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四六零、还记得年少时卖奶茶的梦吗

四六零、还记得年少时卖奶茶的梦吗

 
    “塔娜老师,很疼……”

    蒋欣坐在沙地上,塔娜则在旁边给她清理着伤口。

    伤口在胳膊上,已经可以看到骨头了,不过虽然蒋欣受了伤,但她却做到了,使用魔法把那些骑兵给干掉了。

    这是她第一次使用攻击性的法阵,她倒是没想到自己存下来的那些法阵的威力居然这么大,大到那些看上去很可怕的死灵骑兵也只是瞬间就被消灭。

    说起来,那些骑兵真的好吓人,靠近之后才看清楚他们的盔甲下都是一张张腐烂的丑脸脖子上还有一圈缝合的痕迹,处处透着诡异,仿佛是从那种欧美宗教恐怖片里走出来的怪物。

    “塔娜老师……这些都是什么啊?”

    这个问题塔娜不想回答,但她却清楚的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那都是曾经死在她手下的叛军,七万颗脑袋在她眼前滚滚落地,而现在这些曾经被她砍头的人又一次的活了过来,虽然是在环境,更准确的说是在梦境中,但这种侵入骨髓的恐惧却从她的心底油然而生。

    “塔娜老师?”

    蒋欣明显不解风情,她的手在经过塔娜治疗之后已经基本恢复了,但她真的是急迫的想知道面前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可是塔娜却始终不肯开口。

    “不要问。”塔娜皱起眉头:“你最害怕什么?”

    “蜘蛛!我最怕蜘蛛了!!”

    听完回答,塔娜的眸子轻轻缩了几下,然后站起身环顾四周:“怕蜘蛛?”

    “是啊,小时候被蜘蛛咬过,所以就特别怕蜘蛛。”

    “跑!”

    突然之间,塔娜拽起蒋欣就一路狂奔,而就在他们跑了不到五秒钟之后,一只巨大的比一辆汽车还要大的狼蛛突然从矮墙边跳跃了出来,扑到了刚才她们两人所在的地方。

    蒋欣听见响声,回头看了一下,顿时吓得七窍生烟,惨叫一声就开始狂奔,而塔娜却顾不得回头并边跑边对蒋欣说:“一只还不能构成恐惧,我想……”

    “塔娜老师……不要说了,你回头看一眼啊!”

    塔娜回头看了一眼,现她们刚才才穿过的小村子,正在从各个角落里往外喷涌着蜘蛛,五彩斑斓、各式各样的蜘蛛密密麻麻,最大的光是肚子就有卡车头那么大,最小的也有两个成年人的巴掌大。

    这些蜘蛛里不少都是捕猎性的,它们就跟在塔娜和蒋欣的身后,同样一路狂奔,而且越来越近。

    作为世界上最完美的捕猎者之一,如果蜘蛛的体型能跟人类一样的话,普通人类在它们的面前不可能存在任何抵抗能力。不管是力量、度还是反应,都绝对不可能过蜘蛛。

    蒋欣现在甚至连反抗的念头都没有了,哪怕只要回头看一眼那密密麻麻的爬行者她都觉得浑身颤抖,两条腿根本不听使唤,这个时候根本不用说什么反击了,能继续跑已经算是相当可以了。

    就像电影里的场景一样,在追逐战中,总有人会摔倒,这一次摔倒的就是蒋欣。当然,这已经是在预料之中的了,而她的摔倒,直接就导致她们两人被蜘蛛围困了起来。

    “反击!”

    “我……我做不到……”

    “做不到就滚出这里、滚出学院!”

    蒋欣仰起头看着已经拿出权杖的塔娜,塔娜的话说得很重,但也没有什么问题,因为如果连反击都做不到,这样的学生根本没有价值,相信就算是猴爷也不会再让蒋欣继续在学院里学习下去的吧。

    可能是因为退学的要求远比蜘蛛要可怕吧,蒋欣红着眼颤抖着站了起来,双手颤颤巍巍的冲着一块空地比划了一个框,接着记忆项链就顺着这个框把法阵投影了上去,接着火焰从法阵中喷涌了出来,绕着她俩围了一个圈。

    宽度有十米的烈焰地带让蜘蛛一下子无法突入,但这并不是能够解决这次围困的办法,因为个头比较大的狼蛛已经在缓慢后退准备高跳了。

    显然蒋欣也现了这个问题,她跳了起来,像猴爷那样让法阵准确的出现在脚下,踩着法阵就登上了半空,然后双手比划了一个巨大的框,把几乎所有的蜘蛛都框在了里头……

    “黑洞!”塔娜惊叫了起来:“别失去理……”

    还没等塔娜喊完,黑洞已经释放了出来,连带着蜘蛛和塔娜,一起都被黑洞法阵给吸了进去,而在被吸入的瞬间,保护程序启动了,塔娜从梦境中清醒了过来。

    回到现世的第一件事,塔娜就冲到了猴爷的面前:“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你都给了她什么法阵?”

    猴爷也蒙了:“干哈?”

    “她在里头放黑洞你知道吗!我没反应过来,直接被做掉了。”

    “把你做掉了?”

    这很难理解啊,一个初学菜鸟硬是把一个传奇法师给干掉了,这不科学。就算是黑洞也不至于当场就能把塔娜给收了,要知道塔娜可是很强很强的,再加上她是灵魂祭祀,在梦境中可是有实力加成的。

    “一个黑洞怎么可能把你干掉?”

    “对,为什么!”

    “除非。”旁边的老头突然抬起头:“释放者有出塔娜的实力。”

    “别闹了,老头。”猴爷摆摆手:“那个菜鸟。”

    拉古大师摆摆手,转脸问塔娜:“当时你感觉到魔力波动了吗?”

    “拉古大师……”塔娜显得很委屈:“我当时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黑洞瞬间触,然后我就醒了。”

    “她本身就是二级灵能者,再加上法阵和记忆项链的加持,如果……”拉古大师眯起眼睛问猴爷:“你跟我说过什么来着?”

    “觉醒者。”猴爷抱着胳膊:“灵能者里有一种特殊的存在,就是觉醒者。当觉醒者爆时,可以在一段时间内爆出远远过自身等级的能量。”

    “对,应该是突然觉醒了,只是这不是好事。”拉古大师摇头:“唤醒她吧。”

    猴爷也知道,突然觉醒绝对不是好事,特别是蒋欣这种对力量一无所知的小姑娘,觉醒之后对精神的伤害非常严重,如果时间太长的话,甚至会造成永久性损伤。

    在拉古大师的协调下,法阵缓缓的停止了运行,蒋欣却没有如期醒来,猴爷走上前蹲下身子按住了她的胸口,现她的心跳度过了正常人的三倍,过的心率让她的脸色变得病态的潮红。

    “呼叫牧师班!”

    塔娜一看这情况,当场就喊了起来:“快!牧师班!!!”

    很快,十五个牧师在那个胖胖的牧师的带领下来到了现场,专业的牧师班开始咏唱之后,蒋欣身体所有的器官机能被强化了数十倍,血管、内脏、大脑都变得十分强韧。

    在塔娜给她进行的简单的检查之后,塔娜得出了结论,蒋欣的精神过度亢奋,现在处于能失控阶段,这个阶段绝对不能唤醒,一旦唤醒她会把所有人当做敌人。

    “抑制器!需要抑制器。”塔娜通过魔法向学院里的能协会督查喊话:“能失控!”

    能失控是大事,绝对的大事,弄不好不光是一条命,甚至可能是半个校区,特别是这个失控者还能够使用魔法。

    最终,在督查和牧师的联手下,终于把蒋欣的命给救了回来,但因为精神暴走而导致她陷入了深度昏迷,直接被抬去了医院。

    塔娜、猴爷还有几个督查都跟来了,时间也来到了凌晨,天都蒙蒙亮了。

    看着病床上小脸苍白的蒋欣,猴爷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一言不,几次想点烟都默默的掐掉了,最后只是抱着胳膊半闭着眼睛。

    “别太自责,你很少和这样低水准的人接触,不怪你。”塔娜从外面进来时,给他递了一瓶水:“你可能把她当成建刚了,但她怎么能和建刚比呢。”

    “我太着急了。”猴爷苦笑道:“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在这就行。”

    “大破坏者也会关心人了嘛。”塔娜坐在他身边,轻轻挽起他的胳膊:“我就在这陪你好了,毕竟你对魔法也不太精通,等会有什么事也不好处理。”

    “嗯……”

    说实话,猴爷心里不太舒服,不光是因为蒋欣现在的状态,更是因为自己的急躁。如果不是自己急于求成,根本就不会生现在的事,毕竟在开始之前那些老江湖已经三番五次警告过了,这个魔法阵非常危险。但猴爷的武断固执却没有听取意见,不但导致了现在局面,甚至差点失去了一个会给自己带小零食的小朋友。

    “我昨天在你们进去的时候,跟拉古聊了一会,我想我大概也应该去换个活法了。我总是把世界想的太简单了。”猴爷仰着头看着天花板:“可能对我来说,就是简单模式吧,可是……”

    “加油。”塔娜凑到猴爷旁边亲了他一下:“虽然你一点都不喜欢我,可你到底也是我的世界里最强的盖世英雄。”

    “你这话说的。”猴爷笑着摇头:“你先回去吧,这里没什么问题的。”

    “好的吧,那我就先走了。你在这思考世界吧。”

    塔娜走了之后,病房变得安静了起来,只有氧气瓶的声音和仪器脉动的声音,猴爷坐在里头静静的思考着昨天晚上拉古大师所说的话,不知不觉已经日上三竿。

    他站起身走到窗边,看着外头三五成群结伴去食堂的学生,猴爷背着手长叹一声,回头看了一眼仍然在昏迷中的蒋欣。

    这算是揠苗助长了吧,她才是接触这些东西多长时间,就要她去触碰那些深层次的东西,到底这个世界还是不存在小说里那样的主角,对于凡人来说,自己弱根本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面对的东西。

    而猴爷让蒋欣面对的东西,太强了。

    虽然确定了她是觉醒者,但觉醒者又能怎么样,她真的没有张群那样拔群的精神天赋,也没有建刚那样永生不死的构造,她只是个凡人,凡人啊。

    猴爷枯坐到下午,张群终于赶到了这里,他看了猴爷一眼,然后笑道:“是不是我们成长起来了,你寂寞难耐,现在准备培养新人了?”

    “你算个屁成长,只是看上去大了一点。”

    “我大不大我老婆说的算。”张群开着玩笑,但手已经按在了蒋欣的双目中间:“幸亏你想到我了,不然这个小丫头就是植物人了,不跟你开玩笑。”

    张群可以说是除了猴爷之外最强大的精神系灵能者了,他在某些方面的造诣已经足够他称霸一方了。而且他的能力在被他掌握之后,他可以对一个人进行逆反操作,也就是说他既可以摧毁一个人的精神体系也可以重构一个人的精神体系。

    猴爷可以摧毁,但他却无法重建,这就是天赋的差异吧。

    “猴哥,听我一句。”张群皱着眉头给蒋欣梳理精神混乱的时候,突然开口说道:“我不知道你在未来碰见了什么,但我还是希望你能以后稍微的改变一点,我知道这话你听不进去,但我真的认为你的行为方式有问题,而且问题越来越大,甚至都偏离了正常轨道。我担心某一天你会跟世界为敌。”

    “怎么?要对付我?”

    “哪能啊。”张群笑道:“我是什么人我不知道?有那么一天,我还是得跟着你一起摧毁世界的。不过我不希望有那么一天,我成家了,而你也跟这个世界有了越来越深的羁绊。当有那么一天的时候,你怎么去面对那些崇拜你、喜欢你的人?还有那些给你无条件信任的人?我们是兄弟,我才这么跟你说,对吧。”

    “知道了,还有多久?”

    “个把小时。”

    “弄完了去喝一杯?”

    “你不是不喝酒么?”

    “今天心情不太好。”猴爷笑了笑:“咱俩挺长时间没聚了。”

    “一年吧。”张群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协调器放在蒋欣的头上:“你请。”

    “行行行,我请我请。不对,你钱呢?我特么一个月给你一百多万的工资,还有叶菲给你补贴、塔城给的补贴,加起来你可是个有钱人啊。”

    “一看你就没结过婚,成了家的男人身上能有钱?我这次还是以出差的名义要了张卡回来,不趁这个机会黑点私房钱下来,日子没法过了,我可是个只拿工资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