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四百二十七、那为你对抗世界的决心

四百二十七、那为你对抗世界的决心

 
    “那条蛇到底是什么玩意?它已经两千多米,整个港口已经没有位置了。八一?中文网 ? W?W㈠W㈠.㈠8?1ZW.COM”

    毓卿冲进研究室咆哮起来,那条蛇就那么盘踞在海港,没有任何有挪动的意思,它那巨大的脑袋跟一栋房子似的,尾巴轻轻一甩就是一道碧海狂波,整的跟海啸一样。

    在这么下去,光这一条蛇就能封锁整个港口了……不,不用这么下去了,基本现在港口的深水港就已经无法使用了,想要登6大船需要先坐快艇抵达外海再上船,这样不但耽误很多事情还严重影响效率,各种意义上的效率。

    澳洲总部那些科学家昨天信誓旦旦的说这东西再大也只是条蛇,既然是蛇就有办法驱赶,可实际上……他们已经把能想到的办法都用出来了,但那条大蛇的内心不但毫无波动,甚至还有些想笑。

    而且这大家伙根本就违反了生物的基本常识,连氰化物都对它毫无作用,高温、强酸、强碱简直就是在给它挠痒痒,甚至他们连试验用的电磁炮都拉出来了,最大过载级的功率打到大蛇的身上,肽锰合金的炮弹打到它身上都碎了,但只是在它鳞片上挂出了一个小白点,水一冲就冲了个干净,就跟没挨过打一样。

    就这么个滚刀肉,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现在恐怕唯一没试过的方法就是核打击了,但从这大兄弟的强度来看,少于一千万当量都是白扯,而且一千万当量都不一定够,但问题是就算一千万当量可以解决问题,那是不是连带着澳洲总部也一起升天?

    这个买卖是做不得的,港口没了大不了再改建一个,可要把澳洲总部给轰没了,那麻烦事可是很多,多到不能承受。

    “我们查遍了典籍,得出一个可能的结论,这条蛇是北欧神话里的尘世巨蟒。如果真的是的话,那么它现在……”

    “它现在怎么了?说啊。”

    “它现在还是幼年期。”

    “什么???幼年期!?”

    毓卿当时那一刻,顿时感觉世界有些崩塌,如果这都只能算是幼年期的话,那么这条被称之为尘世巨蟒的蛇成年之后会有多大?

    当然,大小都是次要的,关键是它到底怎样出现的?

    心中带着这个疑问,他这时才突然想到了那两个已经被遗忘了的潜入者,霎时间他脑子一片清明,理顺前因后果之后才突然惊醒,这条蛇根本就是那两个潜入者的障眼法,而真正把这条蛇带入这里的目的,只是为了让他们更好的进行潜入。

    可那两个人究竟是谁?能有这样的能力,为什么还要潜入ump,他们甚至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灭掉整个军团。

    “我有些事出去一下,对了。”毓卿面色沉重:“告知兰帕德,澳洲基地全面封闭,不允许任何人进出并对所有人进行身份扫描核实。”

    “是的,先生。”

    虽然带着疑问,但作为一个军事化的组织,ump绝对不允许质疑上司的命令,所以毓卿的命令在得到另外一位指挥官的同意之后,即刻生效。

    当然,那个被称为兰帕德的指挥官虽然签署的命令,但还是带着质疑找到了毓卿,而在得到了毓卿那里的信息之后,他甚至比毓卿还要感觉后怕。

    所以当天下午开始,整个澳洲总部就开启了一轮疯狂排查的大活动,那感觉就好像在侵华战争时期日战区的清缴地下党一样,各种各样奇葩的事都应运而生。但毓卿和兰帕德都对此不为所动,本着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的心理,他们开启了ump内部肃清的一场腥风血雨。

    而就在这个时候,猴爷和奈非天却身穿着总部制服正在一间屋子里喝奶茶。没错,就是喝奶茶……

    奈非天不知道从哪个小姑娘那里得到了一个稀奇的奶茶配方,他常识过了一次之后觉得非常好,于是就喝上了瘾,在这里已经被隔离三天了,他啥事也没干,就喝了整整三天的奶茶。

    至于隔离审查这种事情,对于他对于猴爷那都是一点压力没有,这两个人在第一天就已经成功黑入了系统,把身份篡改的一塌糊涂,改到连审查小组都分不清是真是假,然后再删掉了过一万人的登6信息。这大概就是导致现在整个ump澳洲总部面目全非一片冤假错案的原因。

    反而这两个正儿八经的外来者却因为谁都不认识,谁也不认识他们而非常安稳的躲在屋子里喝奶茶。

    “下次可以试试加点肉桂,口感应该会更好。”

    作为专业厨子的猴爷为奈非天提出了宝贵的意见,奈非天连忙用小本本把猴爷的话记了下来:“肉桂粉是吧,要多少摩尔的?”

    “适中一点,3oo摩的差不多,要能感觉到那种沙沙的口感又不至于有颗粒感。”猴爷喝了一口之后,仔细品味了两分钟,缓缓说道:“奶油多了点,口感有点腻,下次试试用淡奶酪。马苏里拉奶酪就不错,酸味稍微浓一点,配上肉桂的味道冲击力很强。”

    “嗯嗯嗯。”奈非天连忙记下:“说起来,别的我不服你,当厨子你绝对是我见过最好的。”

    “开玩笑,那是老子本行。”猴爷拿出笔在纸上漫不经心的写着:“等会我给你个配方,你照着烤个饼干出来,配上这奶茶,保证让你吃不下其他东西。”

    奈非天仔细看着,然后照着它上头的配料弄出了一块块的半成品,然后开始用吹风机慢慢烘干,一时间整个屋子都是一股浓郁的甜香。味道透过门缝透出,弄得这一片区域都香到让人饥肠辘辘。

    “刷上橄榄油,烤十五分钟。”猴爷看着表:“十五分钟之后拿出来再刷上一层鸡蛋黄和奶油打出来的浆,再烤十五分钟。”

    奈非天撸起袖子,在那里等待着烤箱里的东西出炉,眼神愣愣出神:“你说,如果我们是普通人的话多好,我开个面包房你开个快餐店。”

    “要得在学校周围,学生钱好赚。”猴爷蹲在地上给不知道从哪捡来的一盆花浇水:“价格不能太离谱,一杯奶茶最贵的不能过三十,简单的蜂蜜柚子或者柠檬红茶之类的,十块钱左右。记住,不能太甜,你口味偏甜,甜味太重会破坏饮料本身的清爽,让人喝着腻。”

    说完,他还补充一句:“还不健康。”

    “请两个漂亮的前台小姑娘,看着客人来了就甜甜一笑那种。”奈非天揉着鼻子:“后厨还能做牛排之类的简餐。”

    “那就不是面包房了,那是西餐店。你心太大,不要越界。”猴爷把几片植物的叶子放到研磨罐里细细的碾碎,然后轻轻闻了一下里头的味道,点点头之后把里头的浆水倒入了蜂蜜里搅拌了起来:“这是一种有毒的草,如果直接注射的话,三毫升就能致人死亡,而且无色无味。”

    “那你这是要干什么?”

    “我还没说完。”猴爷把这种草药的混合物倒到奈非天的茶杯里:“它虽然有毒而且无色无味,但却能直接刺激人的神经系统,在稀释到一定程度之后,会给人带来强烈的欢愉感,而且不上瘾。这是关键,不上瘾,比例配方是一比一千二。一毫升配一千二百毫升稀释物,水也好、酒也好,但是推荐用蜂蜜。”

    奈非天转过头,拿起杯子喝了一口,静静的等了几秒,然后长出一口气:“握草……”

    “什么感觉?”

    “喝出了高二下学期刚开学时候的某个下午看着前头那个漂亮姑娘双马尾晒着太阳昏昏欲睡的感觉。”奈非天深吸一口气,又喝了一大口:“真的是最好的年纪、最好的时光和最好的天气凑到了一起,完美到不行。”

    猴爷抿着嘴笑道:“它不致幻,只是刺激神经分泌欢愉物质,而你这种三十多岁的老男人,恐怕最让你欢愉的时光就是那段无忧无虑了。”

    “人吃了真没事吗?”

    “一天不能过五份,不然会中毒。”猴爷用笔记录了一下:“植物神经毒素比蛇毒厉害很多,这种蛋白质的代谢时间是三十个小时左右。”

    正在他们聊吃的聊喝的不务正业时,敲门声却传来了,奈非天挠着头走到门边:“谁会找我们?”

    “你开门看看就知道了。”

    猴爷靠在小窗上,摆弄着手里的扑克牌:“管他是谁呢。”

    打开门,外头站着四五个身穿战斗服的男人,他们看到开门的是奈非天之后,朝他点头示意,为一个粗犷的汉子端着枪正站在那伸头探脑。

    “有事吗?”

    奈非天皱着眉头看着他,而那个汉子却突然扭捏了起来,颇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是巡逻队的杰克,我闻到你们这里散出来的甜美香味,曾经我的外祖母的厨房也有这样的味道,这让我想家了……能不能……”

    看他的体格,他应该也算是准强化战士了,也许平时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物,但此刻眼神里的东西却让人动容。看来食物总是能把人内心最柔软的回忆勾起来。

    而对于奈非天来说,一个新晋的厨子,如果有人愿意品尝他制作的食物并且得到称赞,那简直就是最幸福不过的事了,至于猴爷……他做饭一直都是顶级的,奈非天在他这可得不到任何成就感。

    “能,不过要稍等一会,你们要不先进来?”

    也许因为有恃无恐,所以奈非天和猴爷根本不在意这几个人进入他们的房间,只是这种宿舍并不大,所以最后只有这个杰克一个人进来了,并坐在椅子上静静等待着烤箱里的饼干。

    果然应了那句话,人在任何环境任何时间都不会缺少朋友,就在这等饼干的十几分钟里,奈非天居然就跟这个队长里聊上了天。猴爷比较高冷,他坐在旁边看书,只是时不时的插上一句嘴。

    奈非天和这个队长聊家乡、聊美食,虽然两个人完全没有交集,杰克队长是墨西哥人而奈非天却是河北人,但这并不影响两个人各自抒着对自己家乡记忆的感叹。

    最后杰克队长带走了绝大部分的饼干,热乎乎散着奶香味的饼干被他捧在怀里时,这个肌肉壮汉兴奋的像个孩子,而得到奈非天的许诺说如果喜欢晚上还可以再来的时候,他欢呼雀跃的到不行。

    而奈非天在他走了之后才尝到了自己刚刚制作出来的饼干,果然……果然猴爷提供的配方完美到不行,奶香、蛋香和香草清甜配上酥脆化渣的饼干,不太甜的口感又完美的把主料的气味衬托得淋漓尽致,这简直是奈非天吃过的最好吃的饼干了,没有之一。

    “太棒了。”奈非天一抹鼻子:“吃的我都快哭了,你从哪学来的配方?”

    “在某个小县城里,一个跟自己小姨子私奔的怂逼那学的。”猴爷手放在脑袋下头躺在床上:“那段时间真的是馥郁芬芳,我只是个简简单单的面包店学徒,在菜市场里的每天烤着面包。现在回味起来,真的美好。”

    “我想,虽然我没有过去,但见惯了焕彩生辉、见惯了惊涛骇浪,我更奢望的是那种碌碌无为、平平淡淡的生活吧。”

    “不对啊,你不是最爱看热闹的么。”

    “对啊,但我不喜欢我自己成为热闹本身的一部分。”猴爷从床上坐起来:“塔娜的灵魂学说里有过一段关于人性的总结,就是人是一种极端生物,灵魂的驿动频率是这种情况的根源。而至于人类究竟有没有灵魂,我确定是有的。”

    “你还研究神学呢。”

    “神学本身就是科学的一部分嘛。”猴爷点上烟:“我之前一直不太明白很多选择的根源是什么,现在我算是明白了,根源就是根植在心底的那丝火苗。这才是抛开逻辑之外的最终决策权所在,所以说只要是人就不可能完全抛开情绪。而人工智能的选择永远不能和人类的多样性相比。比如小红,即使她的行为看上去和人类没有区别了,但是啊她的选择永远脱不了逻辑运算,并不能和你和我一样在两件毫无关联的事情之间找出共同点并以此决定眼下的事情。”

    奈非天垂下眼睑:“看来我真的要开始学习了,我已经跟不上你的思路了。”

    “为什么要跟上,其实我有时候更羡慕你,因为我好像就是一个被人工设计出来的完美产物,而你才是真实的存在,身上漏洞缺陷一大堆,看上去真实。”

    “妈的……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夸我还是骂我,但是我谢谢你啊。”奈非天翻着白眼,无可奈何的说道。

    “算是夸你。”

    “那特么我还真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夸人的,你也是厉害的。”

    “说起来,我现在才明白我一直说脏话的原因了,大概就是因为我接触的第一批人是这样的存在,所以我在内心深处更渴望接近人类一些。但我的程序设定我就是一个大魔王,不允许有凡心,所以这就是我混乱的根源。”

    猴爷坐起身子,惨然一笑:“我挺可悲的。”

    ---------

    我现在心中只有一句妈卖批了,昨天我更新的时候不小心手贱点错了位置,这一篇没出去,存在了草稿箱里,直到今天有胖友问我昨天为啥没更新时候我才找到了毛病,操了……全勤奖没了,我的五百块没了!!!!五百块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