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三二零、悲惨世界
    酒馆不大,里头充斥着一股腐臭味,感觉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死在里头了,再混合里头的汗臭和脚臭,几乎没有办法坐人。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但事实是,这里却是人满为患,而且看上去层次分明,大佬们在前排,小喽啰分列四周。一个个人都透着一股凶悍,仿佛以前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好勇斗狠之辈都成为了社会的高层。

    虽然啊,很多人会觉得衣冠楚楚之辈并不一定会是好人,甚至于老话都有什么仗义每逢屠狗辈,但实际上不管衣冠楚楚之辈到底能有邪恶,那也总比这样看上去就不像好人的掌握社会资源要更好。

    毕竟伪君子还需要伪装,而这些恶霸们却毫不掩饰。

    现在这个情况就是这样,当猴爷和奈非天进入酒馆的时候,那些人的眼神仿佛在看两头待宰的肥猪,丝毫不加以演示。

    当然,猴爷和奈非天是什么人?他们会在意这帮蝼蚁?所以俩人说着相声就走了进来,并大喇喇的往脏兮兮的吧台上一坐,看着身上几乎全裸满身纹身的女酒保说道:“你这有什么招牌?”

    流利的纽约地痞腔,搭配上猴爷那一副吊儿郎当的德行,倒也是有些无赖的样子,但是奈非天在旁边可就不一样了,穿着西装戴着金丝框眼镜,怎么看都是一副细皮嫩肉小开的德行,看着就想让人去爆他一。

    说起来,奈非天真的是要比猴爷好看,他的长相有些偏女性,虽然一张嘴就暴露,但光看长相还是很娘炮的,就跟韩国男团里走出来的一样,以前倒也是很招女孩子和男孩子喜欢的呢。

    不过这都局限于他不能开口说话,这家伙一张嘴就玩吊蛋,那一副典型的流氓风和高高在上的态势,着实能让人萌生出用铲子拍他头的冲动。

    至于和猴爷有什么差别,大概就是他还只是被人用铲子拍头,而猴爷会让人恨不得用充气钻吧。

    “我们这什么都有。”

    “那来两杯奶。”

    猴爷突如其来的急刹车,让在周围正在仔细聆听他们对话的人几乎齐齐的喷了一口出来,接下来的就是哄堂大笑。

    “笑你妈啊,motherfu*ker。”

    二话不说,猴爷暴起就回头把笑声最响的那个暴走族壮汉给扇到了地上,然后抄起桌上一个杯子就砸在了另外一个人的脑袋上。

    “谁他妈再给老子笑一下。”猴爷皱着眉转过头,揪着刚才也在笑的女酒保的他偶:“听见没,给老子来两杯奶。”

    全场肃静,再也没有人出一丁点声音,那女酒保的眼神一直瞄着远处一个体态堪比终结者的络腮胡子,而他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吃着不知道什么生物的肉,血乎刺啦的。

    而奈非天在坐在高脚凳上,背靠着吧台,来回转动着椅子:“你说,这些逼玩意能给出有用的信息?”

    “大概能。”猴爷从女酒保手中接过两倍奶,只是喝了一口就全部给倒地上了:“太难喝,你给弄两杯,伊利口味的。”

    “蒙牛的行不行?”奈非天从口袋里摸出两瓶软包装的蒙牛鲜牛奶递给猴爷:“伊利的偏甜,我不太喜欢。”

    “随便。”

    猴爷自顾自的从台子上的拿过一个大杯子把牛奶倒进去,心满意足的喝了一大口,然后对女酒保说:“多少钱?”

    “面包,我们现在只收面包。”

    “真特么活久见,面包成硬通货了。”猴爷把手伸进奈非天的口袋里,掏出两个达利园:“法式小面包,可以不?”

    女酒保不敢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收下了面包,接着低下头默默的做自己的事情,甚至不敢正眼看上猴爷一样。

    而这时,刚才被她求助的那个汉子终于吃完了手中的东西,慢慢站起身,那一身腱子肉配上一米九几的身高,压迫力倒是足足的。他慢慢走向奈非天,顺手拿起了一个还剩下半瓶的酒。

    “嘿,有人过来揍你了。”

    “是揍你。”猴爷连头都没回:“看你的了。”

    “凭什么啊!”

    “你看上去好欺负。”

    说完,那个大汉已经抵近,他根本没有废话,只是抄起酒瓶就砸向奈非天的脑壳……果然是看上去好欺负的样子,挑了个软柿子。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个看上去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白嫩男人居然只轻轻扬手就捏住了他的酒瓶并朝他露出了笑容,再接下来他居然生生捏爆了厚重的玻璃瓶。

    “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

    奈非天站起身,虽然比他看上去要矮一大截,但他的笑容太吓人了,而就在他这吓人笑容之后,奈非天扬起手就把那一手的玻璃碴子抹在了他的脸上。

    这一手玻璃碴啊……往人脸上这么一蹭,当时就传出了像杀猪一样的声音。这个家伙好像是这里的头头,见到他被打,旁边的人顿时暴起,蜂拥冲向了奈非天。

    “给我来杯蓝莓汁,多加点蜂蜜。”猴爷指着菜单上的蓝莓汁对女酒保说道:“有冰块么?”

    后面已经打的飞起,但猴爷却始终连头都懒得回,坐在那小猴小猴喝冰镇蜂蜜酸梅汤,倒也怡然自得。

    而奈非天从头打到尾,甚至连型都没乱,那些看上去很强的汉子在他手里根本撑不过一秒,基本上就是沾着就倒,而且倒下之后还爬不起来,不是手断就是腿断,要不就是胸腔都给打凹陷了,总之场面热烈的不行。

    “差不多了,再打全死了。”猴爷转过身,看着意犹未尽的奈非天:“平时看不出你这么暴躁啊,动起手比我狠啊。”

    “谁还不是宝宝怎么的,凭什么我就是好欺负的那个。我打不过你,我还打不过这帮人?”

    奈非天把手上沾染的鲜血在猴爷身上擦了擦……

    “妈的,给老子舔干净,不然我用你的脸擦地啊!”

    “不可能!”奈非天桀骜的一仰头:“边边角角你擦不到。”

    他们在这互相怼的时候,身后其实已经躺了一地的人,整个屋子还能站着的人除了这俩人就只剩下那个女酒保了。本来以为自己经历过丧尸潮之后再无所畏惧的她,此刻感觉到了锥心刺骨的恐惧,因为……她本能的感觉到面前这两个人不是人啊!因为打架斗殴的事他见的太多了,而且甚至每天这间酒馆里都要死上好几个人,各种残忍的死法她都见过,但却从来没见过像面前这两个人一样,在打完一场壮烈的群殴之后,眼神里甚至没有波动,就像刚进来时一样,好像那些倒在他们身后嚎叫的人是一群被掰掉翅膀苦苦挣扎的苍蝇一样。

    “这个味道还不错,来一杯?”

    “不就是酸梅汤么。”奈非天用手指敲敲桌子:“来一杯。”

    女酒保哆嗦着手给他冲调了一杯,甚至因为手不听使唤,蜂蜜倒了大半杯。

    “这特么要喝出糖尿病了。”奈非天把酸梅汤一饮而尽:“不过说起来这算是稀缺资源了吧,这个小酒吧不简单啊。”

    说完,他朝女酒保扬了下巴:“幕后老板是谁?叫出来认识一下。”

    女酒保不敢回答,下一刻她的下巴就被猴爷捏住了:“问你话,你不回答是几个意思?是听不懂还是说不出?对了,刚才你不是笑的挺开心么?你听得懂啊。”

    吓尿了……真的是吓尿了,她感觉面对这两个怪物时甚至比面对丧尸恐怖一百倍,面对丧尸她还敢拿起砍刀拼死一搏,但面对面前这两个小个子亚洲人的时候,她甚至连反抗的念头都没有。

    “老板……在后面。”

    “带路。”

    奈非天从凳子上跳下和猴爷一起催促着这个战战兢兢的女酒保,而女酒保此刻也已经近乎崩溃,她哭着求饶,说自己会被杀掉。但猴爷却根本没有什么同情心,揪着她头就把她从吧台里拖了出来,然后把她按在地上,另外一只脚踩碎了一个酒瓶:“想听听你的脑袋被踩碎的声音么?”

    说实话,放别人那说不定她还不信,可面前这个人身上那股子杀气让她根本都没办法去怀疑,唯一能做的就是哭喊着同意猴爷的要求,带他们去找背后的老大。

    跟着女酒保打开一扇门走进地下室,刚一进去猴爷就闻到了极为恶劣的气味,那种腐肉混着血水的味道极为强烈,甚至强到辣眼睛,奈非天都忍不住的掏出了一个防毒面具戴在脸上,让他看上去像一头猪。

    灯光渐渐昏黄,味道也越来越浓烈,猴爷皱着眉头往前走着,总感觉这地方到处透着一股子诡异。

    而当他们转过一个弯的时候,这地方的诡异才算是彰显出来,这个用水泥块堆成的房间的墙壁上,密密麻麻的挂着人头。

    这些人头被盐腌渍过,红彤彤的反射着光,男人女人的都有,但最多的还是小孩的头颅,一颗颗小小的被挂在那里,仿佛不是人头而是一串串的鱼头。

    奈非天看到这一幕差点就吐了,而猴爷倒是心理素质好的不行,背着手从阴干人头的房间里穿过,径直进入了里层的屋子。

    外头是半成品房,而里面就是屠宰房了,这里的光线倒是不错,但画面却更加诡异,铁钩子上挂着各种残破不全的躯干和肢体,内脏则被用一串串的挂在另外一边,就在门边则堆放了一层乳黄色叠得整整齐齐的人皮,让人看得是头皮麻。

    而他们正前方不远处站着一个人,背对着他们耳朵里带着耳机,正拿着一把砍骨的大刀乒乒乓乓的剁着什么,并不时的切下一小块塞进自己嘴里。

    “我能打死他么?”

    奈非天皱着眉头问道:“太恶心了。”

    “不急啊,迟早是要打死的。”

    把女酒保扔到一边,猴爷走上前从后头拍了拍那人的肩膀,但没想到的是迎接他的却是迎头一刀。

    猴爷连躲都没躲,就让这刀砍在他脑门上,然后毫无损的捏爆了这人的右手腕,生生把他拿刀的手给拽了下来。

    “疼不?”

    猴爷笑眯眯的问着,但他的眼睛却一直在打量着面前这个人的脸,然后惊奇的回头对奈非天说:“看!这家伙长了张猪脸!”

    没错,这个正在屠宰人类的人居然长了一张猪的脸,看上去诡异极了,虽然没有猪的大耳朵,但突出扁平的鼻子和戴着獠牙的嘴,都让他看上去跟一头野猪没有差别。

    “这大概就是原著里猪八戒的样子吧,看上去挺喜感的。”

    “觉醒者。”猴爷笑着掀开了这个猪头人的头皮并把它按在了那张沾满血污散着恶臭的台子上,抄起刀砍下了他的四肢:“我问你答,不然我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的确是个觉醒者,而且能力等级还不低,但在猴爷面前倒是显得有些无从抵抗,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一个如此低端的觉醒者,在猴爷的眼里跟普通人区别几乎是没有。

    “我问你三个问题,第一:你知道不知道ump。第二:你的能力是什么。第三:你的同类都在什么地方。”

    其实到这个地步了,猪头人也不傻,他根本不想说。但猴爷却根本不在乎,开始变本加厉的给他施加折磨,从奈非天那里要来了各种强刺激性的化学品来刺激这个猪头人的伤口。

    那种生不能生、死不能死的感受其实只有体会过的人才能明白,特别是这个家伙身为觉醒者,他的恢复机能格外强大,越是想死却越是死不掉,伤口不断复原又不断被撕裂,痛苦几乎是呈几何级上升。

    所以在一阵猪嚎之后,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强烈的痛苦了,在得到猴爷不杀他的承诺之后,把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猴爷在得到信息之后,果然信守承诺转身立刻,可就在这个猪头人以为自己终于得救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从内部炸裂了开来,而他最后的意识是看到了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正冷冷的看着自己笑。

    “他说不杀你,我可不没说。”奈非天对着台子上的一堆碎肉说道:“去能力者聚集区?”

    “当然啊。”猴爷伸了个懒腰:“这次你可以好好过一把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