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四百一十八、四十八小时的预言

四百一十八、四十八小时的预言

 
    在欧洲政府得意洋洋的炫耀他们成功拦截住了肆虐美洲的病毒后的第四个小时,瑞士就进入了全国紧急状态,接着这不受控的病毒感染扩张到了整个欧洲也只用了不到二十个小时。?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 W?W?W㈧.?8㈧1?Z?W㈧.㈠C㈠O?M

    这时,全世界才真正的紧张起来,但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已经晚了,最开始的T病毒已经在这些日子里自行更迭了许多代,不但拥有延迟潜伏性,还拥有了更强的扩散性。

    夏季的海洋季风把携带着病毒的水变成了云,像蒲公英一样散播到远方,曾经习以为常的雨就成为了召唤死神的源泉。

    就像当年席卷欧洲的黑死病一样,上午还只是在新闻里看到哪里哪里爆疫情,下午自己家的一亩三分地就已经成了感染区。

    巴黎、伦敦、柏林、希腊、莫斯科接连告急,接着南亚次大6也迎来了第一轮的感染冲击,几乎在三十个小时,欧亚大6已经沦陷了一大半。

    剩下的国家惶恐着,但却没有任何办法,天气预报似乎成为了世界上最可靠的预警系统,只要什么地方有雨,那么就一定会出现大面积的逃亡。

    可是……人的度似乎永远也比不上风的度,洋流带来的飓风偏偏在这个时间开始肆虐,日本成为了东亚第一个出现疫情并急扩大的国家,接着是中国的东南沿海、东部地区、中东部、中部。

    当军队报告无法抵御时,时间正好过去了四十八个小时,那些在大雨中奔走的感染者,几乎一瞬间就可以让一座城市陷入死寂。

    没有救世主,只有无穷无尽的狂躁人群,武器在这个时候已经变得不那么有用,原来这片大地上的主人现在零星的被称之为幸存者。

    整个世界几乎是在一瞬间坍塌了,秩序、规则和游戏法则都已经失效,人们蜷缩在暗处,小心翼翼的熬过一天算一天。

    而此刻,塔娜却已经坐在避难所里通过张群同款无人机观察着世界了,而他的旁边则有一个正在做样品分析的小猴子。

    “你不怕感染吗?”

    “我不怕,我是世界上最好的医生。”小猴子不停的将各种试剂按比例混合并观察同时观察病毒活性:“其他人都安顿好了?”

    “当然。”塔娜显得得意洋洋:“这里是总部,设备远要比张群那边更先进,迪亚稍晚一些时候会过来。”

    “你们有地下通道啊?”

    “当然,隔壁避难所更适合多人居住。不知道布布他们现在情况怎么样。”

    布布能怎么样?她们现在正坐在四号避难所中斗地主,小红的宇宙飞船产生的力场严丝合缝的遮盖住了这个避难所,迪亚正在七号避难所中跟叶菲她们视频通话,一切都显得非常正常,外头的纷杂和残酷丝毫不影响这里的任何活动。

    “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把一个外人带进来。”

    迪亚所说的外人正是小红,她对小红的抱有非常强的敌意,毕竟在这种生存空间狭窄的地方,任何一个外来者都可能导致灾难。

    “她很安全。”建刚坐在叶菲旁边说道:“或者说,她比任何人都安全,倒是你们那边,怎么样?”

    “十一个避难所全部开启,有过七十人被保护在里头。我们的避难方案非常完备,塔娜曾经预想的情况远比现在更加复杂。”

    “很好,那你先忙。”

    建刚关掉了视频通话,转过头对已经完全掌握避难所科技的小红说道:“这里你来负责操作,我要上去。”

    “去呗。”小红把一个圆球插入主控系统:“我跟你一起去。”

    “可以,对了。团团在九号避难所,奈非天的姐姐。”

    “我知道她是谁。”小红说完,屏幕上显示出一个庞大的结构图:“还记得这里吗?”

    “我们曾经的总部。”

    “那里会更安全。”小红通过远程操控打开了总部的中控系统:“我有过三百套构造体在里面。”

    “你要启动它们?”

    “当然。”

    说完,曾经总部的密闭地下室里的陈旧舱门慢慢打开,一个个双眼闪烁着魔能的机械构造体从里头走了出来并依此进行了皮肤构造和武器配备,看上去就像一支无敌的军队。

    “接下来呢,我要用这些东西去搜索ump了,反正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小红倒也是不以为然:“早点完成任务,早点回去报道。”

    “你还真是深得他的精髓,不管惹出多大的乱子都不会在意。”

    “为什么要在意?”

    小红说完,就开始专注的给它的构造体灌注程序,而得到指令的构造体也都开始行动了起来,迅如疾风。

    在疫情全免扩散后的第七个小时,全世界都乱成了团,无政府骚乱一直持续着,而随着感染人数的几何数量提升,这个世界算是彻底的毁了。

    虽然说起来有些尴尬,但事实就是猴爷终于又毁灭了一个世界,即使这件事跟他没有直接关系,但小红可是应了他的命令过来的,而且逻辑系统也是他给的,所以到头来,一切的罪魁祸仍然是猴爷。

    但这里有个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虽然疫情全免爆,但每个区域都会有一块不算小的地方来容纳人类,比如美国的西海岸、中国的大西北、南欧以及新西兰。这些地方似乎都被有意识的忽略了,成为了人类的自留区,不但水源相对保持清洁而且就连外围的丧尸也绝对不会进入那个区域。

    而且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人类的突然性进化,或者成为觉醒。大量拥有特殊能力的人以井喷的度涌现出来。虽然这些能力有高有低、有强有弱,但这些人却在无形之中与外部的丧尸构成了一种诡异的平衡。

    甚至有时在丧尸围捕幸存者时,都会突然爆出一个能够瞬间击溃所有丧尸的英雄,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丧尸在进化的同时,人类居然也在以同样的度进化着。

    而这种微妙的平衡一旦形成就非常不容易被打破了,虽然整个人类体系被糟蹋的一塌糊涂,基数也减少了过百分之八十,但整体上人类的强度却上升了不止一个层次。

    “看来这个世界还是要被强行带入高武世界了。”

    猴爷在与那个已经苏醒的觉醒者聊过之后,颇为感慨的坐在屋顶看着天边浮云,满脸忧伤。

    是啊,这个世界终于还是要回归到曾经那个模式中了,虽然这个回归的方式和代价有些大,但最终叹息之墙还是没有能够压制住这种冥冥之中、未曾预想过的变化。

    T病毒使一部分原本没有能力的人变成了个体更强势的人类亚种,而原本具有能力的人则开始逐渐恢复他们以前的能力。

    这一环一环的紧密相连,就连猴爷也深深感觉到了所谓纠缠的强大,什么狗屁大能力者,只不过是一群自欺欺人的傻叉罢了。

    看来只需要一个奇点,世界就会被强行纠正成他应该成的那个样子。这倒是有些应了佛家的理论,果然所有科学到了最后都成了神学。

    “别难受了,自己做的孽,跪着也要掰回来。”

    奈非天递给猴爷一杯热咖啡:“我刚才在想,我们该怎么回去?”

    “其实我没打算回去,我就打算在未来等他们。可是……”

    “可是现在这样,你不得不回去了,是吧。”

    “对,但是回去需要大量的能量。这些能量有两个途径获取。”

    “你说。”

    “一个是燃烧大能力者的生命,比如你。”

    “滚粗,换一个。”

    “打破叹息之墙,用它的能量回去。”

    “怎么打破?”

    “需要转化装置,还有就是要知道我特么是以什么方式铸造叹息之墙的。也就是说,我们要找到过去的我到底干了些什么、鱼龙干了些什么。这些东西我都要了解才能逆向拆解,没有这些能量,我只能靠你燃烧自己了。”

    “想都别想,我不欠你的。”

    “别这样,大不了以后清明冬至给你烧纸。”

    “滚粗!”

    强迫奈非天燃烧自己这种事总归是有点说不过去的,当然……猴爷倒是还有一种办法可以回到过去,但那种方法似乎没有被验证,那就是直接提升自己的维度,从第九维度的上层空间里回到曾经的时间。

    但要进入第九维,就必须要先找到大宇宙意识集合体,然后吞噬掉它的意志才可以做得到,而在这之前,需要打破叹息之墙。但都已经打破叹息之墙了,还去吞麻痹的大宇宙意识啊,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吗?

    “我觉得问题还得从ump身上找,他们保有很多旧世界科技,包括T病毒。我相信他们那肯定有线索。”猴爷摸着下巴沉吟片刻:“我现啊,你真的没啥作用,顶多就是让我不用打猎了,可以随时有好吃的吃。”

    “妈的,你说这话有意思吗?我是怎么来的?不是被你强行拉来的么,如果没有你,我现在应该已经扶持李鸿章跟鱼龙扶持的伊藤博文正面对线了。这是关于男人尊严的战争好吗。”

    “我特么不是说了等回去我去帮你么,你还在这纠结什么劲儿。”

    “你?你搞的过他?”

    “他算个**毛啊,一个复制品而已。”

    “他说你是复制品,你说他是复制品。你们到底是谁?”

    “看你们,你们觉得谁是,谁就是。”猴爷点上烟,站起身:“问问你自己。”

    “其实我觉得他比你正常多了,是属于那种可以商量的人,你就是个病人,精神病。”奈非天追上去:“不过我以前杀过他,他记得啊。所以虽然你们两个人我都嫌弃,但如果非要选一个站队,我选你。”

    “但是有人不会选我。”

    “比如?”

    不知道,猴爷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肯定有人没有选择他,比如塔城就没有选择他而是原则了一手把塔城推向巅峰的鱼龙,但他们显然没想想到这一次鱼龙没有把他们再次推向巅峰而是……直接毁灭了,并成立了新的ump。不过说起来ump到底是什么意思?universa1manetationsmasterp1ate?反正怎么感觉都不通顺,估计鱼龙也是瞎B起名字的吧,对……一定是瞎比起的名字。

    其实说起来,自从知道自己将要和鱼龙面对面之后,猴爷其实还是挺兴奋的,那种紧张和激动交杂的感觉,毕竟要面对的是曾经的自己,而说起来鱼龙恐怕也是这样的感觉吧。鱼龙有着猴爷没有的过去,猴爷有着鱼龙没有的未来,虽然理论上说是同一个人,但实际上早已经被拆分成了两个了吧,根据塔娜笔记里的灵魂学说,他们现在有着截然不同的灵魂,而个体的差别从来都是以灵魂来区别的,灵魂差异造成个体差异,而灵魂是无法创造和复制的,哪怕同样的两个玩偶灌输进同样的东西,在一段时间之后都会出现自己独特的世界观,这就是灵魂差异学说。

    不得不说,塔娜这个没存在感的老婆,真的很厉害。虽然不算是颜值担当,但绝对是智商担当,毕竟她写出灵魂学说的时候,才二十岁啊!而普通的女孩二十岁在干啥?开房约炮胡吃海塞满脸天真。

    “好了,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了,先放浪几天,观察一下情况。然后我们得开始行动了。”

    “你哪天不在放浪?你哪天说要干正事而真正干了正事?这么多年,你干的事就是瞎折腾。我为了阻止你,费多大劲你知道吗?”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你怎么这么娘炮,你这样会找不到女朋友的。”

    “我看上鱼龙的未婚妻了,你怎么说。”

    “她是不是长得跟塔娜一样?”

    “长得是一样,但根本不是同一个人。不过塔娜的头是棕色的,她的头是黑色的。同位异形体诧异还是有的。”

    “比如我的建刚和我的傻白甜么。”

    “你说的是流苏?她是够傻白甜的,不过你喜欢就好了。”

    猴爷再次点上烟:“说起来我年纪也不小了,干完这票我就回老家结婚。”

    奈非天斜着眼睛看着猴爷,那眼神跟看死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