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四零四、奈非天的遗物(上)

四零四、奈非天的遗物(上)

 
    以杀手48身份存在的猴爷根本没有被人认出来,他仿佛就是这个世界上隐藏在黑暗中的那一部人之一,毫无存在感,但却总让人如鲠在喉。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其中最糟心的就是ump了,那些调查员的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除了三个人是被友军火力误杀之外,其余的人都是一击毙命。

    一开始ump怀疑是皇后干的,但他们也切实的了解皇后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而根据调查,被杀掉的调查员其实是有使用质子武器反击的,但却没有对袭击者造成任何的伤害,反而破坏的现场粒子动向导致逆成像系统根本无法操作,这样一来就彻底的无法了解到了昨天晚上所生事情的真实情况了。

    虽然找到了一个幸存的组员,但他的精神已经彻底崩溃,虽然所有人都能从他的表情和眼神里看出昨夜究竟有多么惨烈,但谁能够从一个反复重复的“猪”身上联想到事情的本质呢,又不是柯南。

    “能在增援抵达之前屠灭第二小队,我想象不出这个世界上有谁能做到这一点。”

    毓卿正在与总部进行视频电话,电话那头的十三张椅子后面都坐着一位足以篡改一个国家历史的大人物,他们是谁没人知道,但他们的决定却能够从容的改变一个级大国的国家政策,就像当年总是跟阴谋论挂上边的共济会一样,他们才是这个看上去自由度十分高的世界中真正的王。

    “会不会是自然觉醒的能力者?”

    “有这种可能,但至今为止我们没有现任何能力者具有如此大的杀伤力,要知道第二小组身上的武器装备足够应付任何突情况。”毓卿双手撑在桌子上:“当时的场面甚至让我觉得会不会是那个东西跑出来了。”

    “你是说亚当?并没有,它仍然被关在它应该在的地方。”四号椅子后的声音缓缓传来,带着一股浓浓的希伯来语腔调:“你继续执行调查,我们会给予你最大的支持。”

    “谢谢您的支持。”

    说完之后,四号位置的灯光熄灭,代表那位已经离场,而剩下的十一盏灯在表达同意或支持的观点之后也6续的熄灭。最后只剩下毓卿一人坐在指挥舱里,端起一杯英国红茶面沉如水的。

    事情现在被捅到了理事会,那么就代表必须有一个结果,而毓卿是个聪明人,他知道现在这个情况已经不是他能够完美解决的了。光是那份狂躁的战斗力其实就已经不是毓卿手头人员能够对抗的,难道明知道对方不可匹敌还要让他的人往里头填坑?

    但如果不解决或者敷衍了事的话,他明白自己的下场会怎样,所以现在……他只能破釜沉舟的搏一把。

    “请求总部调集心灵捕手小队。”

    “总部已收到,心灵捕手小队正在集结。”

    听到这句话,毓卿长出了一口气。这个心灵捕手小队是人类以能力者为假想敌制造出来的级部队,抛开身上那些精锐的装备,单单是那些血清的价值就已经过了一艘航母。

    这些心灵捕手不管是度、力量、反应力还是抗性和防御上都不是人类能够比拟的,甚至已经远现在已经觉醒出来的能力者。ump一直把他们当做压箱底的宝贝,从来不肯轻易示人。

    而现在,他们即将迎来属于自己的第一次实战,虽然至今为止连目标都没能确定,但搜寻其实也是他们的一部分工作。

    几个小时后,几艘多功能快艇抵达了飞机场,毓卿背着手站在那里等待着。舱门打开后,里头66续续下来了四十个精壮维护的汉子,他们每一个看上去就像是移动的铁疙瘩,高密度的肌肉让他们的表情看上去都非常坚硬,眼神也是冷冰冰的。

    为一个身穿迷彩服肌肉壮汉走到毓卿面前朝他点头示意,而本是老熟人相逢的时刻,毓卿却一点开心的意思都没有,他只是抬手敬礼然后说道:“这次我们面对的将是前所未有的强敌。”

    “那又怎样。”

    大块头脸上没有笑容,只有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倨傲,他背着手微微踮起脚,就像十九世纪英国那些戴着假的贵族一样居高临下的看着毓卿。

    “我希望你们能平安返回。”

    “你对我们没信心?”

    大块头冷哼一声,手上的力气突然变大,原本被他握在手中把玩的高强度工业塑料弹夹被捏了个粉碎。

    毓卿摇摇头:“跟我来吧,我带你们看一下分析报告和现场。”

    在毓卿看来,这个名叫摩根的大汉展示肌肉根本没有任何作用,他们也许比人类更强,但面对那个连痕迹都看不到的怪物时,他们显然没有毓卿想的那么强。

    而此刻,让整个ump齐齐震荡的怪物,正坐在一家湖南粉店里跟老板因为一根三块钱的香肠而争论不休。

    “你看,这根也是三块,凭什么我这就短一截?你是不是针对我?是不是看不起我?”

    猴爷筷子上夹着香肠站在老板面前质问着:“我跟你说,要放在我那边,你这样可是会被拿去煲汤的。”

    “爱吃不吃,不吃滚蛋。”

    湖南粉的老板也是个刚硬的汉子,他白眼一翻瞄了猴爷一眼,然后把刚才猴爷给他的四十块钱甩了出来:“滚!”

    “你好大胆子!”猴爷冷笑道:“不过我不跟你计较,你给我换根香肠然后再补我一个虎皮蛋这事就算过去了!”

    “自己拿!拿完赶紧吃,吃完赶紧走!”

    被这个不依不饶的家伙弄得不厌其烦,湖南粉老板手一挥,然后点着一根白沙坐到旁边看起了电视。

    猴爷冷眼看了他一眼,一变用筷子在汤锅里翻腾一变絮絮叨叨的说:“你这人这么做生意,迟早倒闭。”

    “给老子滚,老子在这二十年了。”

    “二十年?啧啧。”猴爷撇撇嘴:“吹牛逼,以前这是家潮汕鱼丸店。”

    老板被拆穿,冷着脸坐在那不看猴爷的脸,而小猴子在旁边尴尬的不行,明明那么牛逼的哥哥,却总是会在这种神奇的地方跟人斤斤计较。他是世界之主啊……现存地球上唯一一个大能力者,恐怕也是所有多元宇宙中唯一一个大能力者了,昨夜像玩闹一样灭了一整个特种部队,但却在一家米粉店里因为一根三块钱的腊肠差点没跟人打起来。

    导演!剧本到底是谁写的,这家伙的性格有问题啊!

    “虎皮蛋我拿了啊。”猴爷用筷子插起一个虎皮蛋放进小猴子的碗里:“我们两请了。”

    “拿去拿去。”

    老板不耐烦的挥手,像是赶苍蝇一样。

    猴爷一点都不在意,坐在那看着自己换来的大一圈的香肠,美滋滋。

    “哥哥……你总是在顶天的恶霸和升斗小民之间切换,老是弄得我不知所措。”小猴子把碗里的肉一点点挑到猴爷的碗里,然后噘着嘴说道:“你就不能安安稳稳当一个冷酷到底的大反派吗?”

    猴爷闷头吃面,等小猴子说完之后他才抬头看了小猴子一眼,然后伸出手弹了她脑门一下:“我们看过那么多电影,是不是总觉得意犹未尽。”

    “嗯?是倒是是……但这跟我们聊的东西有关系?”

    “当然有,如果把每部电影后头都加那么十分钟。比如拯救世界的英雄在打完怪兽之后继续卖他的烤肉串、比如最浪漫的惊世一吻后等来的是七年之痒的惨淡分手、比如曾经以一敌万的将军变成了个行动迟缓弯腰驼背的老头、比如才华横溢的钢琴家最后因为写不出一好曲子从十五楼纵身一跃、比如一个励志的大学舞蹈组合在毕业之后各自奔赴江湖泯然众人。这样才是真正的现实不是吗?”

    猴爷低下头喝上一口面汤,然后抹了一把嘴,点上烟:“这对我也一样适用,虽然我覆灭了无数的世界、葬送了无数的生命、抹杀了无数的未来、扰乱了无数的定局,但最后我还是我,我还需要过我自己的生活。这些年我大概也悟出来了,有时候大部分的人都是输给自己的,就好像晕车一样,不是车让你晕,而是你跟自己较劲,只要你闭着眼睛随着这车的节奏来回晃,其实就能解决所有让你不舒服的事了。”

    小猴子抬起眼睛看着猴爷:“哥……你是个哲学家对么?”

    “我是个科学家。”猴爷拍着自己胸口。

    当然,且不管他到底是哲学家还是科学家,猴爷的世界观其实是相当独特的,他可以完全把不同时期的人格分割开来,并且独立储存在不同的小格子里,这种多重复合型人格虽然让他看起来像个神经病,但却让他永远不会成为那个堕入魔道的人,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他需要走的是修罗道。

    站起身,甩开风衣,然后往老板桌子上拍了一百块钱,潇洒的离开这里。这种事合常理吗?显然不合常理,但放在猴爷身上却让人一看就能出感慨“嗯,是这家伙能干出来的事”,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从来就是那个不被世俗约束的人,无论在什么时候,他总是在自己制定的行为准则中行走。

    他不是好人,这一点是肯定的。起疯来无差别杀伤,不管是手无寸铁还是老弱病残,他的眼里没有怜悯。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他好起来非常好,坏起来非常棒。不要试图用普通人的三观去约束他,他所做的事情既是正确,不正确也正确。

    “现在,我们要去找奈非天的遗物了。”

    “到底是什么遗物啊?”

    “是……”猴爷眯起眼睛笑道:“是一个印记,一个属于创造者的印记。”

    “什么意思?”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而就在此刻,身在过去的奈非天却正在一家茶楼中招待着鱼龙。按照道理来说,他们两人之间应是仇敌,但大能力者之间的事,那是凡人能明白的?

    鱼龙并没有和预想中的那样上来就正面干奈非天,反而像个许久没有见面的老朋友一样坐在奈非天的对面,喝着上好的大红袍,听着江北小调,云淡风轻的聊着天,外头一派歌舞升平,看不出一丝一毫正在打仗的样子。

    “这个时代的南京,真的是个漂亮的地方。”鱼龙依在床边,看着撑着油纸伞的江南姑娘像丁香花似的穿过小巷:“如果没有你,这里在几十年后还会变成人间地狱吧。”

    “是啊。”奈非天给自己倒上一杯茶:“所以你不该出现在这里。”

    “为什么?为什么不该?你们夺走了我的一切,却不允许我用我自己的方式找回来吗?这是不是对我有点不公平。”

    “我就在这,你能拿我怎么样?”

    听到奈非天的话,鱼龙居然没有生气,只是笑着说道:“我不怪你,你执行的是父亲给你的命令,而那个冒牌货可不同了,他根本已经背叛了父亲。从这个层面来讲,我们才是一伙的。”

    奈非天皱着眉头:“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也同样背叛了。”

    “你不一样,你的定位不一样。你是创造者,你的任务就是要让这个世界晋升,而晋升需要靠你的想象力,所以父亲一直没有把你定义为背叛。”

    “我不承认他是父亲。”

    “对了,我这次来找你的目的之一,就是告诉你。父亲让我清理到影响你工作的因素,你做好准备。”

    奈非天一听这话,当场就急了。影响他工作的因素?除了团团之外,他想不出来还有任何人能够影响他的工作。啥时间大创造者周围能量开始疯狂聚集,然后站起身指着鱼龙说道:“你敢!”

    “我当然敢。我这个人对事不对人,这是我的工作。还有,就是我出于私心想让你感受一下失败的滋味,你不是想振兴中华吗?那好啊,我们就来一场博弈吧,看你创造的快还是我湮灭的快,我可是肩负着纠正世界线的职责。”鱼龙慢悠悠的站起身:“这是我的工作。”

    “来吧。”奈非天呵呵一笑:“看看是谁能笑到最后。”

    “一定是我,不管是你还是那个冒牌货,都无法阻挡父亲的决心和我的脚步。”鱼龙站起身,戴上帽子:“拳拳到肉不是我们的风格,棋盘上见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