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四零一、这个世界需要更多英雄还是更多凶手

四零一、这个世界需要更多英雄还是更多凶手

 
    “虽然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但刚才真的太美了。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我认为这件事值得调查一下,这种花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是的,先生。它的化学分析表明它的成分和人类的眼泪一样,但很奇怪的是它还能够改变生物的情绪。”

    “派出行动队,对那一片区域进行搜索,如果现有可疑的人,全部逮捕起来,如果遇到抵抗,就地格杀。”

    “是的,先生。”

    从一间金属房间里走出来一个男子,他虽然看上去老了一些,但赫然就是毓卿的脸,他已经不再年轻,但仍然和以前一样满脸干练。

    不过此刻的他穿着黑西装,胸口佩戴着胸牌,从一家科技公司里走出来,一点都不像当年那个会讲相声的二五仔,活生生的就是大Boss手底下的狗腿子。

    他走到外头之后,他笔挺的站在那里,下巴高傲的一扬,周围的人顿时就行动了起来,他也走路带着风的往前走着,走了一会儿身后已经跟上了四五个跟他一样穿着但胸牌明显低一档的人。

    “从能量光谱分,刚才的异常变化的中心在这个位置。”身后的小马仔递过一个半透明的平板,上面标识着位置:“我们需要从里开始着手。”

    “你去拿行动批文。”毓卿皱着眉头:“也许我们可以因此解开人类的进化之谜。”

    一行人走出高科技大厦,毓卿回头看了一眼楼顶闪烁的ump科技的标志,然后把胸牌摘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带着三叉戟图案的胸章贴在自己的胸口:“行动。”

    数十架隐形战机从停机坪成队列飞出,从毓卿头顶呼啸而过,他抱着胳膊等了一会儿,然后回头钻进了一架造型奇怪,虽然长得很像直升机但却没有螺旋桨的奇怪的飞行器,然后跟在音战机后头高飞行起来。

    进入了高音飞行的巡航平稳阶段后,毓卿拿起平板看了一会儿,抬头对旁边一个女人说道:“这个植物的提取物在达到什么剂量之后会产生效果?”

    “二十五毫克。在使用过二十五毫克之后,有一部分人会出现特殊的能量反应。但因为不可控,所有的试验样本都已经毁灭了。”

    “可惜了。”

    毓卿半闭上眼睛不再说话,虽然这件事关系到人类的进化密码,但他真的觉得现在所做的事有些太残忍了,因为所有的样本都是活生生的人类,从六岁到四十五岁的人类。他们在接受这种外界谎称癌症特效药的注射之后,大概有百分之六十的人会产生剧烈的排异反应直接死球,还有百分之二十的人会完全康复,还有百分之十五左右的人会出现各种奇怪不明不白的变化,只有不到百分之五的人可以产生一系列进化。

    但这些进化里,只有万分之二左右的人会产生进化。具有常人不可能具备的级能力,现在ump掌握着这种弄药物的提取独家配方,配合他们试验的人也络绎不绝,即使可能会沦为那百分之六十的炮灰行列,但至少有百分之四十的可能能够活下来不是吗。

    所以虽然在国际上ump争议不断,但人类的求生**绝对不是什么法令可以禁止的,虽然ump游走在灰色地带,但自愿报名的试验体络绎不绝。

    正因为有这样庞大的基数,所以现在ump的实验样本非常丰富,而至今也有过二十个个体产生了能力进化。只是……因为刚进化的试验体并不受控,所以在采集相关信息之后,这些个体都会被毁灭。

    而现在突然现这些花朵出现了大级别能量反应,这让ump欣喜若狂,因为一旦能够掌握受控的试验体,那么ump也许很快就不会再是一家与多个国家合作的企业了,而是……

    这个世界。

    征服世界大概是世界上所有男人的梦想之一吧,所以现在ump非常努力的在朝这个方向靠近,即使正在破坏这个世界的道德体系。

    飞机在经过四十五分钟的飞行就已经跨越了两千公里,从伊拉克腹地来到了大能量产生的地方。

    而当ump的飞机降落的那一刻开始,小红就已经盯上了他们,但这艘飞船上并没有配备武器系统,所以小红也只能全程监管,从她的数据分析得出的结论,这些奇怪的飞行器来这里的用意应该是调查刚才那些怪花突然出声音的古怪。

    但这样的话,不就会调查到自己的头上么?这还了得?现在小红突然感觉如果那只死猴子在这里就好了,他要是知道这情况,管他妈的三七二十一,冲上去就能把这帮家伙干出屎,打的他们连他们家长都认不出,还敢调查这种事。

    可惜……这个世界不存在老猴子,只有小红一个不能和世界有过多接触的人工智能。再加上这一大家子没有了能力的姑婆妯娌,这让小红非常惆怅。

    虽然最后最坏的结果才是要明火执仗的开战,但起码的预警还是需要的,所以在小红惆怅一阵之后,飞船还是缓慢升空了,并且开启了能量护盾。

    “我认为我们需要转移。”

    突然,旁边一个声音从小红身边响起了起来,她转过头正现流苏披头散的站在窗口,语调清淡:“我想你不应该跟那些人正面冲突。”

    小红从沙上坐起来:“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因为……”流苏转过头,指着自己:“我继承了那家伙一部分的能力。”

    “对对对……你是建刚。”小红拍着脑袋:“有你在就好办了。走,我们去怼他们!”

    “不想惹麻烦就离开,我感觉有人会来处理这件事。”

    “谁?”

    “不知道,我的能力并没有那么精确,不然就不是一部分了不是吗。”流苏坐在小红的身边,轻轻握着她的手:“你是回来救他的,对吗。”

    “我不太适应聪明的建刚啊……”小红呵呵笑着:“不过的确是这样呢,虽然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回去,但是……是的,我是从十六年前来的。”

    “很好。”流苏拍着她的肩膀:“叫醒她们,我们进你的飞船,藏起来。”

    一个聪明的流苏……哦,应该是建刚啦。虽然她有着流苏的外观,但实实在在的是建刚啦,也许是那铃声把她唤醒的,而在唤醒之后的建刚,简直就是计划通,翻版的母猴子。

    也许是因为她的猴子气质,所以小红的内部执行程序下意识对她进行了肯定,同意执行她的命令,连夜把屋里所有人弄醒然后连拖带拽的拉上了飞船,然后在船舱里打着地铺让他们继续睡。

    就在他们转移离开之后,ump特工就抵达了叶菲的花房,他们早就锁定了这里,所以没有经过任何复杂的手续就闯入了花房。

    可……

    千算万算啊,他们没有算到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一个人从暗中看得清清楚楚,而这个人还像等待狩猎的黑豹一样,伸出了爪牙。

    “小猴子,你知道么。”猴爷眯起眼睛:“我其实就算用常规力量也能打的他们满地找牙。”

    “可是这样……”

    “他们知道我是谁?”猴爷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面具戴上:“这样怎么样?”

    “猪八戒……哈哈哈哈,你从哪弄来的?”

    戴着面具的猴爷摸摸头:“刚才觉得颜色挺好,就偷了。”

    “你的身份……居然偷东西?”

    “昂?有问题?”

    “你的三观很有问题啊,哥哥。”

    不过现在并不是讨论三观的时候,猴爷嘱咐了一声之后,就隐没进了黑暗之中,没人知道他去哪里了,只是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之中。而且还不是进入二次元空间的那种消失,就是隔断式的消失,比隐身还要高级一些。

    “哥?你人呢?”

    “这。”

    猴爷突然出现在了小猴子的另外一边:“这这这,看我看我。”

    小猴子转过身:“唉?你怎么在这边出来了?怎么做到的?”

    “这是仲裁者的能力之一,控制身体周围一定范围的时间达到完全隐身,下次我还能给你表演空气摩擦放烟花怎么样?”

    现在里头调查小组的的工作不知道又多紧张,而外头的猴爷却正在跟小猴子商量着怎么放烟花,这样的气氛真的有些尴尬呢……

    不过很快,猴爷就把着气氛给生生掰了回来,他拉上面具重新隐没在黑暗之中,小猴子则坐在了一个台阶上,有些紧张,所以她手指的不经意滑动,把地面上的大青石板切出一道道深邃的伤痕。

    而此刻正在花房中采样的全副武装的调查组,他们尽可能的不出任何声音,只有在每采集到一份有用数据的时候,才会出一声通报。

    特殊的光谱重现装置,可以将三小时内这里的出现过的场景再次还原并且录像,这能忍?要是猴爷的样子被现了,事情可就不是戴个猪八戒面具那么简单了。

    “现特殊能量光谱,请求……”

    调查员一句话还没说完,突然就毫无预兆的倒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钢化玻璃外墙上,胫骨当场折断,出惨烈的叫声。

    顿时,气氛陡然变的紧张了起来,所有的调查员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他们在第一时间聚拢在了一起,呈现出防御姿态,并拿起了武器静静的防御者。

    “生了什么?”

    通过通讯器,毓卿出疑问。在收到讯息之后,其中一个调查员打开声音回答道:“我们被袭……”

    击字还没出口,他突然原地腾空而起,被重重的摔到了地上,然后沉沉的昏迷了过去,再没有任何声响。

    “敌袭!”

    所有的夜视仪全部启动,但却没有看到在场有任何第二方人员,这些调查员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被什么东西在袭击。

    “请……请求支援!”

    其中一个人突然喊了起来,但喊完之后,他的手腕就诡异的扭曲了,接被扔出了老远,砸在第一个骨折的人怀中,两个人再次出杀猪般的嚎叫。

    毓卿听到这句话,顿时坐不住了,他站起身:“战斗小队,出动!”

    数十个武器更加先进、装备更加齐全的武装人员从四面八方包抄向花房,比电影里的表现出来的更加精彩也更加激烈。

    这些战斗人员进入花房之后,立刻开始使用无差别攻击进行扫射,这种攻击唯一的躲避方式就是佩戴ump的三叉戟徽记,否则任何人都会这种高能质子武器烧成灰烬。

    在一轮扫射之后,作战队的队长酷酷的对着步话机说道:“任务完成。”

    而就在他们要撤退的时候,队长突然跪倒在地,后脑中一柄剪刀深深穿透,从嘴里穿出,甚至还来不及呻吟一声,便已经没了气息。

    “啊!救命!”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他们也许能应付一场绞杀和反绞杀的惨烈战争,但面对这完全未知的恐惧时,人类心底的恐惧终于还是被激出来了。

    然而,救命喊出来之后,他的身体突然呈现出了倒九十度折叠,惨叫两声之后也就没有了声息。

    这一下,这些人算是明白了,只要出声音的都会死!于是在为的人做出噤声的手势之后,所有人弯下腰悄悄的开始朝门口移动。

    “诸君,我喜欢绝望的味道。”

    突然,原本大开的玻璃门突然被关了起来,空气中飘荡起一个陌生的嗓音,接着周围的玻璃墙在一瞬间完全变得不透明起来,而且比钢铁更加坚硬。

    接下来,里头的枪声、惨叫声、绝望的哭声和求饶声响成了一片,但这一切都没有任何作用,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队友一个个死在面前,到最后只剩下一个瑟瑟抖的调查员像疯了一样从里头撞撞跌跌的走出来,涕泪横流。

    他眼神涣散,嘴里反复嘟囔着一个词就是猪,一路走一路念叨……表情已经看不出是什么了,但只要不瞎的人看到他,都能知道,这个人疯了……彻底的疯了。

    而坐在指挥器中的毓卿扔掉通讯器,紧锁眉头,然后拿出一个长程通讯工具:“第三小队,覆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