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三百八十九、这是我最珍贵的礼物

三百八十九、这是我最珍贵的礼物

 
    “什么?”

    奈非天拿到猴爷的回信,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鱼龙寻仇来了……这大概是他最害怕的事情了,虽然不知道现在的鱼龙是不是当年的那个鱼龙,但可以肯定现在这个鱼龙过来这里肯定不是为了批土特产。

    “大哥,出何事了?”

    叶书生此刻正在起草告同胞书,看到奈非天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他抬起头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不过好像奈非天似乎并没有听到,完全沉浸在假想敌幻境中不可自拔。

    这时,叶书倩……也就是穿越时空的海豚从外头走了进来,手上拖着饭菜:“大哥,圆大哥。你们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我让厨房给你们准备些吃的,先吃了再干活吧。”

    “小妹,我说了不要进来打扰。明日我们就要见到李鸿章了,这泱泱中华未来如何,就看明天了,哪有时间吃饭。”

    奈非天这时也回过神了,叹了口气:“吃吧吃吧,东西还是要吃的。”

    他说着从桌上拿起一碗面:“明天都安排好了对吧?”

    “是的,圆大哥。山东巡抚袁慰亭已达天津,准备与我们一起制止李鸿章与欧洲人签订协议。”

    “袁世凯……”奈非天笑道:“这个人算是个老投机分子啊,眼光真老辣。”

    “同时昨日孙逸仙的信件也已经到了,他不日便会从日本归国,共赴国难。”

    “行啊。”奈非天点点头:“牛逼啊哈哈,都是大佬来的。”

    “嗯?大哥何出此言?”

    奈非天笑着摆摆手:“不重要了,反正不是什么难事,你先吃点饭然后把东西写完的。”

    “好嘞。”

    叶书生端起桌上的面条三两口吃了个干净,然后喝了一大口凉水继续伏案奋笔,写到激昂处甚至会高声朗读出来,神情异常专注。

    “我不太懂你们这些男人,竟会为了这些事如此。要放在我身上,那断然是做不到。”

    叶书倩抱着餐盘站在旁边看着自己大哥那魔怔的样子,不由得撇嘴,表示不屑。而奈非天倒是没接嘴,只是坐在那出神的看着窗外,看了一会后,他长叹一声:“我出去透透气。”

    “圆大哥,外头有些寒,你披着衣衫。”

    面对叶书倩的热情,奈非天有些不好意思,他尴尬的咳嗽了两声,然后披上她递上的衣服,一言不的走了出去。

    不过当他走到寂静处之后,在他的面前直接出现了一个虚空幻境,他环顾四周,现无人之后,直接钻了进来。

    “握草?你他妈是变态吗?”

    猴爷正泡在浴缸里玩手机,奈非天就这么出现在了卫生间中,然后满脸忧郁的坐在坐便器上,唉声叹气。

    “你特么给老子装什么梁朝伟,有屁放。”

    “我要碰到鱼龙怎么办。”奈非天长叹一声:“而且……我好像有点喜欢上海豚了,对不起啊……”

    “你对不起我干毛,我特么都不认识她。”猴爷把头上的浴帽摘下来:“去跟鱼龙说啊,看他给不给你机会。”

    “我不想死。”

    “你死定了知道吗。”

    “现在还没开始你就给我泼冷水,有意思吗?”

    “不是,大哥。”猴爷抹了把鼻子:“是真的死了。你死了,我也死了,大家都死了,所有大能力者都死了。全部死球了。”

    “嗯?”奈非天一愣:“什么意思?你这又是从哪得到的消息?”

    猴爷嘿嘿一乐,把那个来自未来的女人的事情告诉了奈非天,不过奈非天在听完之后可就没有猴爷那么淡定了,他歪着头瞪大眼睛一副死相……

    “为什么?我为什么就这么死了?有没有天理啊。”

    “当然没有。”猴爷拿起戴微的卷棒开始给自己烫头并一边慢悠悠的对奈非天说道:“我已经派了终结者去未来,看看能不能从未来修改现在。”

    “如果不行呢?”

    “那就死呗。”猴爷倒是满脸无所谓:“年轻人,你得看开一点。论怕死,我一点不比任何人差,可是没的选的时候,坦然接受就好了嘛。不然还能怎么样?”

    “喂,我过来是找你帮忙的,不是听你给我灌鸡汤的。”

    “你怎么这么多事,我给你灌鸡汤怎么了?你突然在老子洗澡的时候蹿过来,没揍你就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还指望我跟你说什么?聊聊恒星引力还是量子力学?”

    “不说这个,我那边要跟李鸿章谈判了,你怎么看?”

    “我看你妈个头啊,你是不是傻?”

    “我警告你啊,你骂我可以,不许骂我妈。”奈非天哭笑不得的指着猴爷:“赶紧说!”

    猴爷耸耸肩,表示并不想搭理这个智障,继续烫头……

    “你这几根毛不要烫了,快点给我想个办法。”

    听到他的抱怨,猴爷特妩媚的翻了个白眼:“要我是你,我肯定直接跑回来算了,毕竟在这还有我,鱼龙不敢乱来。你一个人在那边,被干死了都白死知道吗?”

    “道理我都懂,但我现在走了,海豚就死定了。”

    “你这是要把妹啊,那你跑来在我洗澡的时候**叨叨的是干什么?你都决定不跑路了,再到我这废话是找揍啊?”

    “不是,我现在有点虚。”奈非天双只手紧紧扣着,显得有些紧张:“我不知道我会面对怎么样的鱼龙。”

    “肯定不会是个好说话的鱼龙,这点比较肯定。”猴爷夹着卷棒,靠在浴缸边点上一根烟:“当初你怎么干死他的,他现在就要怎么干死你。”

    这时,外头响起敲门声:“你洗了一个多钟头了,差不多该出来了。你是不是又在玩手机啊?洗澡的时候不要玩手机。”

    戴微的声音穿透浴室大门,带着一股子管家的严肃:“赶紧出来,小武要写作业了,你过来看着点。”

    “知道了知道了,你催什么催。”

    猴爷喊完之后,继续悠哉的抽着烟,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表情就像一条癞皮狗,一副死相。

    “你不起来?”

    “急什么,她又不是不会。”

    “这就是你每天的生活?”

    “不然还能怎么样?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无趣不是吗,很多人会觉得这种生活充满了绝望、无趣,但是对我这种人来说,这反而是一趟新鲜事。”猴爷翘起二郎腿,一条大毛腿滴滴答答的往下滴水,看上去咸湿的不行:“你也看开点吧,我们这种东西,不过是棋子,你还以为你是下棋的人?”

    “那是谁下棋?”

    “谁知道呢,你还看不透?我们根本没有那个下棋的资格啊。”猴爷抬起头看着奈非天:“你还在这坐着干什么?如果真鱼龙皇城pk了,你赶紧跑路就行。跑回来暂时就安全,他暂时还没办法1V2,但是单挑的话,你恐怕就死定了。”

    奈非天还想说话,猴爷却直接不给他机会:“对了,你知道我为什么一个澡洗这么长时间吗?”

    “不知道。”

    这是真不知道,不过从他那一脸高深的样子,难道说这个澡里还有什么蹊跷的地方?或者说包含了什么禅意?奈非天到底还是不懂猴爷的心,所以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最后只能默默摇头,表示自己真的不明白……

    “想知道?”

    奈非天被猴爷问的一愣,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猴爷也不着急,只是轻轻往坐便器里弹了弹烟灰,抬起眼皮轻描淡写的看了看奈非天:“呵呵。”

    “你呵呵个屁啊!你倒是说啊!”

    奈非天眼看就要毛了,猴爷这时才慢悠悠的说:“因为你这个傻x坐在这,我早特么就想起来了,你知道老子跟你聊天的这一个小时,皮都泡了,你见过水的海参么?可是你还在这一点自觉都没有,我几次暗示让你快滚,你特么居然巍然不动,你不知道你很烦啊?”

    奈非天白眼一翻:“行行行,我走我走。你直说不就是了,至于绕这么大个弯子么?”

    “我特么不是照顾你面子么,好歹也是个大能力者,可你看看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大能力者么。”

    “我走我走,那那边你倒是给我个正经的办法。”

    奈非天想了想,毕竟他没有猴爷这么丰富的穿越经验,所以就算被喷的狗血淋头也得把对策想好,而且他又不是不知道这孙子嘴臭,喷壶成精,可偏偏就是这么个喷壶却是个博古通今的货。

    “你其他的都不用关心,你只要注意鱼龙就行。按照正常的角度来看,大能力者一般不会使用偷袭战术,这一点你应该知道,毕竟像你这么不要脸的仅此一家。”

    “我那不是被控制了么,这也不怪我啊……”

    “那也是不要脸。”猴爷不由分说:“等他上门吧,如果他真的是我的前身的话,你的智商是跟不上趟的,随时给我传消息吧。”

    “你这是变相夸自己。”

    “有问题?”

    “没有。”

    奈非天终于肯走了,猴爷也终于从浴缸里爬了出来,裹着大浴巾,包着头走出去。正在客厅写明早例会分析课题的戴微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低下头:“烫头之后要抹护素,你身上都出烧猪毛的味了。”

    “啊?是吗?”猴爷闻了闻自己头上包着的毛巾:“还真是。”

    戴微摇头,却也没说什么,毕竟这个家伙的怪异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每天都会变着花样让自己看上去不像个正常人,昨天是往自己身上抹脱毛膏,前天是化妆。反正有多不正常就多不正常,习以为常倒也就……熟视无睹了。

    “不要吃那个,那是女人吃的。”戴微抬头喊住了正要往嘴里倒益母草颗粒的猴爷:“你是不是什么都要试一下?”

    “其实还好吧,我就是挺好奇的。以前没吃过。”

    “赶紧睡觉去,赶紧赶紧。”戴微站起来推着猴爷的背把他推进了自己的房间里:“不要折腾了,赶紧睡觉!”

    “其实我真没折腾。”猴爷躺在床上自言自语的说道:“我就是想在死前常识一下没干过的事而已嘛。”

    房间的窗户没有关,风从外头倒灌进来,把写字台上的书翻得哗啦啦的响,猴爷扬起手取过书垫在脑袋底下并把耳机塞进耳朵里,听着《刘海砍樵》,吹着骚气的口哨,渐渐入睡。

    当死亡变得不那么可怕的时候,其实灵魂真的是会升华的,猴爷现在其实已经看的很淡了,因为他觉得就算小红真的能完成任务,未来也不一定能改写,既然不能改写……为什么不安安稳稳的等死呢?

    想通这一点之后,整个人都轻松了。就像得了癌症一样,放松一些总归是没有坏处的,毕竟关于未来这种事,真的是没有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

    从时间的惯性来看,想要改变未来大概只有两个渠道,第一就是做出完全违背常识性的选择。举个栗子:一列火车在经过岔路口的时候,一面是千米深渊一边是未知领域,这时候大部分人会把火车导向未知那个方向,因为火车惯性太大,无法直接停车,去未知领域慢慢等死远比直接掉下深渊强的多。而实际上,不管怎么选择都是死路一条。而像改变这种结果的两个途径是不要上车和提前一两千米就开始刹车。

    但哪一种似乎都已经晚了,猴爷是列车长,不上车不可能。而刹车……好像也有点来不及了呢。

    “就这样吧。”

    “大能力集合反应再次出现。”

    正在猴爷坦然的准备接受命运时,那个也许可能改编自己命运的东西再次出现了,这让本来都快被自己催眠的猴爷立刻精神百倍,从床上蹦下来时就已经穿戴好了全身行头。

    “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点出现?”猴爷看看表,皱着眉头说道:“不对啊。”

    --------------------------

    在此祝大家新年快乐,2o16已经剩下了最后的438o分之一的时间了,大家好好珍惜。

    还有,顺便一提,四年前的12月,世界已经被毁灭过一次了,这是重构后的世界,希望大家愉快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