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三百八十二、怎样去讲好一个故事(上)

三百八十二、怎样去讲好一个故事(上)

 
    “这个特殊频率的大级别能量反应,连续出现了两次。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但我们却一无所获,我现在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面对一众沉默不语的技术部人员,叶菲狠狠的把桌子上的东西砸到了地面,她是几个长官中最难说话的一个,组织内部的人就没有不害怕她的,脾气大的吓死人,但却没有一个人敢说出半句解释。

    确实,大级别能力反应连续两次出现,第一次说是措手不及,但第二次怎么解释?资源全部交给技术部了,但技术部却做的一点都不让人满意。

    迪亚坐在叶菲右手边的位置,一言不,脸色看上去也不是很好。

    “迪亚,你没有要解释的吗?”

    “没有,是我无能。”迪亚别过头,看样子像是在闹别扭:“我没办法查到能量源。”

    “现在你就只用一句无能来解释你的工作失误吗?我需要一个确切的分析报告,一个能过说服所有人的报告,而不是一句你无能!你难道想让我因为一个完全未知的东西而召唤战斗部吗?”

    叶菲咄咄逼人,丝毫不给这个星灵公主面子,气氛顿时变得压抑了起来,情报部和技术部的人都坐在那里噤若寒蝉,没有一个敢出声音的。

    “我不希望有第三次了。”叶菲冷冷撂下一句话后,转身离开,不过走到门口时,她突然回头:“我感觉它还会出现,锁定它!找到它!不管是敌是友,让它露面!”

    说起来,虽然迪亚嘴上说自己无能,但她心里那股子别扭比叶菲还强烈,她一直以来都以拥有凌驾这个世界的科学技能为傲,然而现在居然出现了连她都无法解析的东西,这本身就已经过了这个世界的认知,所以就算叶菲不说,她也一定会玩命的找到那个东西,至于是接触还是毁灭,那就不是她的事了,但现都现不了,这就让他非常窝火了。

    “今天就都别睡了吧。”

    迪亚愤愤的站起身,轻描淡写的来了这么一句,她身后的技术组成员齐齐叹气,不过情报组倒是习以为常的站起身,各自奔赴岗位。

    而与此同时,小红那边的警报也在猴爷耳边响起:“别特么在关声音了,大能量级反应啦!”

    猴爷正在一边看着明星拍摄电影,冷不丁被小红整的一愣:“你不是说过了么,这种小事还用我处理?”

    “是啊是啊,你不管是吧?”

    “不管。”

    “两次位置都在你饭馆的巷子里,你也不管是吧?”

    “啥!?”

    猴爷从稻草堆上猛地扎了起来:“在后巷?”

    “对!早晨一次,傍晚一次。两次的能量波段分析显示是同一个能量源,塔城和叶菲都已经有所反应,但还没有现确切是什么。”

    猴爷看了看时间,然后点点头:“我们现在回去!”

    说完,他急匆匆的走到戴微身边小声打了几句招呼,戴微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猴爷就已经跑出了老远,并回头对她喊道:“回家再说!”

    之后,猴爷的度突然狂飙了起来,直到进入了相位空间并转眼出现在他饭馆后巷。

    玻璃房中一切如常,除了地上散落着猫粮的袋子,而几只还没长大的小猫出喵喵的求助声,老猫虎视眈眈的看着这里,但现是猴爷之后,护犊子的老猫只是眯了几声就晃着尾巴自己玩自己的去了。

    猴爷蹲下去用手指摸了摸走路都撞撞跌跌的小猫并从口袋里摸出一罐子装在玻璃瓶中的粉末,从里头拿出一点洒在空中。

    “这是啥?”

    “灵魂尘。这不是自学灵魂学么,学着做了点,不知道有没有用哈。”

    “这是干哈的?”

    小红虽然没有实体,但声音里却仍然充满了懵逼的意味:“你不能老老实实的当一个唯物主义者吗?”

    可虽然是这么个道理,但当灵魂尘被泼洒出去之后,周围的光景渐渐变了模样,原本实际的画面变得氤氲摇晃,仿佛在梦中似的,接着这里出现了诡异的波动。

    “塔娜在论文上说,意识在脱离本体之后仍然会独立存活很长时间,只是我们无法感知,这些脱离本体的意识是另外一个维度的生命体,它们的存在和实际空间是没有的交互的,想要看到这些生命体,就需要构造出一个类似它们那个世界的外部空间环境,灵魂尘就是这种东西,它会在一定时间内稀释实体世界的对冲力量,将某个区域改造成那个不真实世界的样子,这样我们就能看到那些残存的意识体了。”

    果不其然,虽然猴爷对灵魂学、神秘学的研究才刚刚开始,但理解力强的他倒还真的是有能力的,第一次试验就已经有了成效。

    在他泼洒过灵魂尘的范围内,慢慢出现了半透明的意识体,当然……这东西大概就是被人称之为鬼的东西吧,或者是幽灵。

    反正无所谓,那只是无知者对它们的叙述,而塔娜在笔记中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所谓幽灵正是意识生物的表现形式,只是因为人们对它们一无所知所以才会把它们描述成各种样子。

    而意识生物只是意识生物,就像是任何生命体一样,没有什么特别。

    “能不能听见我说话?”

    猴爷在那几个意识生物面前招手:“如果能,请点头。”

    几个半透明的物体晃动了一下身体,根本看不出是点头还是别的什么,但猴爷却把这都当成了点头,接着继续说道:“你们一直徘徊在这里对吧?”

    还是同样节奏的晃动,这让猴爷肯定了这就是他们的表达方式,所以他很高兴的继续问道:“你们能看到现世的镜像,对吧?那麻烦给我重构一下今天的场景!”

    后巷有摄像头,但猴爷知道,这个摄像头只能防一下小偷,对于那种大能量反应,普通的光学设备根本没有作用,因为他们远不如肉眼精密,除非使用特质的光谱捕捉摄像头,否则对于这些东西普通摄像头根本就只好无能为力了。

    但这些意识体就不一样了,它们本身就是纯能量生物,除非用跟它们能量运行方向相反的粒子冲击照射,否则这些生物是不会受到任何能量的影响,所以有事情问他们就对了。

    过不起,当猴爷问出来之后,这些乐于助人的意识生物立刻开始重构起当时的画面,虽然非常模糊,大概就相当于站在游泳池上面看水底下的光景,但却足够能让人看清楚当时这里生的一切。

    从那个女人突然出现,熟练的喂猫、跟猫对话到特工小崔过来,拔枪。最后到那个女人消失。接着傍晚时她再次出现,仍然是喂猫,还在长椅上坐了一会儿,并且还推门走进了店内。

    而当夜幕降临时,女人突然消失,没有任何预兆也没有任何动作,就是站在那里然后一眨眼就失去了踪迹。

    “小红,你看到了没有。”

    “影像已经录入,但太模糊,无法修复。只能确定是女性、年纪不大,身高大概在一米五五到一米六五之间,黑色衣服,长头。其余一概不知。”

    很快灵魂尘的作用消失,周围虚构出的世界也随着烟消云散,猴爷坐在长椅上,也就是那个女人之前坐过的位置:“这件事很奇怪,你计算一下她两次出现的时间是多久。”

    “早晨出现了十七分钟,傍晚出现了九分钟。根据秋季光照时间来界定,她出现的时间刚好与日出和日落时间吻合。太阳升起之前的十七分钟和太阳下山之后的九分钟,都是在时间界定不明确的时刻出现的。”

    “这样啊……”

    猴爷摸着下巴:“这不刚好是闹鬼时刻么?”

    “是的,在汉文化圈里,的确是有这样的说法,但我们不是说好了安安心心当一个唯物主义者吗?”

    猴爷撇撇嘴,他蹲在地上观察着痕迹,然后慢慢的沿着灰尘上覆盖的脚印走向厨房,小心翼翼、悄无声息。

    “地上有脚印,分析一下!”

    小红立刻开始扫描猴爷圈定的位置,然后开始从这些脚印的归属来分析:“只有一个痕迹没有找到数据。”

    “什么数据?”

    “一双三十四码的鞋,高跟鞋。脚印的主人体重大概在四十五公斤左右,跟我们目测的身高、体型相吻合。鞋底有1ogo,但这个标志不属于任何一家地球上的企业。”

    “Logo放大。”

    小红把细微痕迹放大、修复、填充,然后投射在猴爷的手掌上。它看上去很精巧,并不像那些粗制滥造的厂商制造出的1ogo,但它的造型却很奇怪,甚至连小红也没有检索到相关信息。

    “也可能是私人作坊量身打造的鞋。还有,刚才从影像里我现了一个细节,那个女人的手抚摸过那只猫,还用手推过门。”小红其实是非常严谨的,虽然这牵扯到痕迹学,但对于小红来说,这些都不算什么太难的事情:“需要采集指纹吗?”

    “废话!”

    采集指纹这种事,当然是猴爷来干,在小红的特殊光线照射下,这里所有被人类皮肤接触过的地方都除了荧光色,猴爷则会在每个有反应的地方停顿一下等待小红扫描录入。

    而当他顺着痕迹走到厨房之后,小红却突然惊叫了起来:“奇怪!她摸了你的围裙、饭勺!”

    “很奇怪?”

    “当然很奇怪,只听说过女大学生的内裤是大自然的恩赐,从来没听说过怪叔叔的围裙有什么说法,一个体态均匀、身材姣好、面容看不清但想来也不会太差的长女人,在所有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摸摸的过来摸一个又没风度、又不帅还没情趣的中年男人做饭用的围裙,这个动机是什么?”

    “抄家伙吧,把你的反破坏者装甲拿出来,我打爆它。”

    “好了,好了。你怎么跟小孩一样,现在是闹别扭的时候。我们凭良心讲,我的主人格是被设定为女性,从女性角度出,如果没有跟你有长久的相处机会,没有人会喜欢你的。我自真心的肯定。即使是现在,真正对你有多巴胺反应的也就只有你的流苏和建刚两个人,而这两个人跟你相处的时间有多长,你不知道吗?你为何要骗自己?”

    “我忍了,但是你不要挑战我的底限啊。我最恨别人说我不帅了。”

    “你自己明白就好。”

    小红说着,突然投影出一个那个女人的模拟体,然后根据现场的痕迹开始了一次模拟轨迹,猴爷跟在这个投影体身后慢慢走着,一直从后门走到了厨房,然后看到她开始东摸西摸,站在那里久久不动。

    “很奇怪对不对?她站的地方,正是你平时做饭的地方,位置分毫不差。而且从头到尾她的脚步都没有停顿,这也就是说这个人对这里的地理环境非常熟悉。可是你接触过的人里,有大能量级反应的吗?我没有印象。”

    “我也没有。”猴爷眯起眼睛,看着窗外的天空:“现在几点?”

    “凌晨一点十二分。”

    “不走了,我坐在这等。”

    猴爷真的十分好奇,到底是谁会干出这种奇怪的恶作剧,从各方面角度来分析,这个女人他一定是不认识的,而和他有交集的人中,能够达到这样能量层级的人屈指可数,仅有的那几个也都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

    这就很尴尬了,真的……这个姑娘到底是谁?

    难道说……

    “你说,是不是我有那个变态女粉丝之类的?”

    “你想太多,就你……还变态女粉丝。是不是还会用体毛给你蒸蛋糕吃啊?而且还是具有大能量反应的变态女粉丝,你真是没什么好想了。”

    小红对猴爷虽说是出言不逊,但猴爷却认为这多少是有点道理的,不过心里倒是有那么点小失落,毕竟连变态女粉丝都没有,他还算什么红人啊。

    “好吧,那我们就坐这等着吧,说不定她早上还来,等我逮住她,有她好受的。”

    “万一真的是变态女粉丝呢?”

    “合个影,签个名吧……不然呢?”猴爷摸着下巴:“我是不会吃体毛蛋糕的,很恶心。”

    说完,他还补充了一句:“还会塞牙。”

    “你这句话说的比这件事本身还恶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