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三七零、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三七零、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你有心事啊。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也许是秋天到了,笼罩后巷的那颗银杏的叶子开始有了黄的迹象,虽然落叶不多,但看上去很漂亮。

    猴爷坐在自己亲手打造的长椅上,旁边不少野猫在围着他转悠,场面一派安详。

    流苏则站在旁边,负手而立,虽已经不再是女侠打扮,但身上仍然透着一股子江湖中人的气质,看上去还挺有些潇洒的意思在里头。

    “心事倒是没有,只是有些搞不清楚的事。”猴爷慵懒的调整了一下坐姿,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他搞不清楚的事主要就是三点,第一点就是新的大能力者为什么会在131的地界诞生,按照常理来说陈爷这种坚定的反能力者所做的一切就是要把所有能力者扼杀在摇篮之中,但偏偏他的地界却总是可以出现各种能力者。

    第二就是这次新来的大能力者究竟是谁,这才是猴爷关心的点。可以这么说吧,大能力者其实就是诞生能力者的基础,只有某个世界存在大能力者,才可能导致能力者的诞生。这一点陈爷很早就研究出来了并且通过这个方式找到了进化的捷径,就是所谓的进化石。

    但通过上次大裁决者的事情来看,这进化石根本就是个坑,绝对是故意让陈爷“无意中”现的东西。后来这个东西果然坑了人,所以这次再次出现的大能力者绝对不可能再是那不完整的进化石弄出来的东西了。

    既然不是进化石弄出来的,还有什么可以导致大能力者诞生?要知道即使是大宇宙意识集合体也不可能凭空创造一个大能力者,毕竟每个大能力者就代表了宇宙的一部分意识体系,能力各有不同创造规则也各有不同,随便乱搞会导致宇宙本身进行湮灭。

    这个很好理解,也就是说就算是再牛逼的人,想胡搞那也是得按照基本法来的。

    而这第三点让他想不通的事,就是世界线的Bug问题。在多元宇宙中,时间线是不固定的,这是已经不用证明的。但只要两个世界进行的连通,那么时间就会合二为一。但时间可是个不可确定的矢量因素,这样的更改究竟是基于什么规则?

    如果搞清楚这一点,猴爷完全可以想办法找到一个时间比例近乎无限的地方,这样的话,就可以验证很多问题了。

    当然,现在已知的情况是这样,越是高级世界,时间比例越是大,比如星灵所在的世界,她们的一天相当于地球上的十二年。虽然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导致了他们的时间线与地球同步,但同步之后星灵的寿命并没有受到影响。

    还有就是建刚,建刚至今仍然是个未解之谜,甚至都不知道她是因何诞生,而与之为同位异形体的流苏也是一样,诞生的原因至今不明,而且身上都有着很离奇的地方。比如建刚的不灭和流苏不死。

    对的,流苏是不死的。当然,她和建刚一样,也是在常规层面上的不死,规则体系还是能够对她们进行伤害。

    根据体检报告来看,时间对流苏的影响无限趋于零,而建刚在重生时的新陈代谢度快到近乎观察不到。也就是说,流苏不受时间影响、建刚不受空间影响,这对同位异形体可是厉害的不行了,两个人结合起来就是一个大能力者的基础能力了。但她们却并没有大能力者那样的力量,所以她俩才是真正的谜一般的生物。

    “要不干脆今天关门算了,我们去逛街吧。”

    流苏拿着一片叶子在猴爷身边晃来晃去:“散散心也好啦。”

    “你为什么会喜欢逛街这种事?”直男癌晚期的猴爷根本不理解流苏的选择:“这不是应该都是一些心态不正常的小女孩喜欢干的事吗?”

    这种话恐怕也只有他这种人能够说出来了,显得又蠢又贱还带着一种不可理喻。所以流苏除了翻白眼之后,根本连搭理都不想搭理他。

    不过毕竟是流苏的要求,猴爷也没什么好拒绝的,索性直接一把大锁锁上了店门,浑然不顾外头等待的顾客,直接从后门钻了出去,陪着流苏开始了无聊又漫长的逛街。

    猴爷始终认为,一个男性逛街根本就是纯粹为了浪费生命,男人逛街唯一的用处就是在小说里配合那些不长眼看上女主角的小混混扮猪吃老虎,其他别无他用。

    衣服能穿就行、食物能吃就行,还讲究什么牌子、品质,都是扯淡。真要比质量,去跟防弹衣比啊,真要比保暖去和十二斤大棉被比啊。分明都做不到,这逛街有什么卵用?

    但对于女人可就不一样了,即使是流苏这样的老姑娘,在面对花花世界的异彩纷呈时,都根本不能把持自己,她在初步适应了现代城市生活之后,最大的乐趣就是逛街了,甚至还有了一个闺蜜。

    说起这个闺蜜,猴爷觉得这姑娘也是挺神奇的,没事就来找流苏玩,各种无脑各种追星,关键还是属于那种普通人,自从流苏被她教会了玩微信之后,每天猴爷都会被各种颜文字轰炸。对,还有神奇的表情包哦……

    所以,猴爷对这个闺蜜那是深恶痛绝,但毕竟是流苏的朋友,她也是属于那种朋友不多的人,猴爷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果然,今天这逛街自然也是少不了这位脑残少女的搀和,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流苏和猴爷关系不一般吧,两个人经常撒狗粮的好吗。可是这姐姐浑然不顾,不管撒了多少狗粮,捡起来就吃,蹭吃蹭喝无所不用其极,当电灯泡已经当到了起飞的地步却浑然没有自觉。

    更可怕的是流苏这个傻姑娘却极喜欢跟她混在一起,两个人经常悄咪咪的咬耳朵什么的,亲密的不行。难道这姐们就不知道自己这个中人之姿的姑娘跟流苏站在一起那连绿叶都配不上么?顶多就是一根枯草。

    “咿……啧啧啧,流苏啊。你看看你男朋友,穿的这么朴素啊。”

    “啊?”流苏愣了一下:“我是他师父啦。”

    “是是是,我知道我知道,现在特别流行师徒恋,你们挺赶时髦。”

    “啊?”流苏基本的起步语气就是一脸痴呆的疑问表情,然后得反应好长一段时间才知道说的是什么:“没没没,没有啦。”

    “算了算了,你这么笨,就不欺负你了。”

    啥啥啥?您说啥?欺负流苏?她一巴掌能把你打到你家狗都认不出来你,你欺负她?

    猴爷顿时黑人问号脸,看着旁边那个跟流苏喋喋不休的姑娘,几次都欲言又止……

    “你们两个啊,说起来还真是天生一对,一个呢笨笨的,一个呆呆的。”

    我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不当讲,敢在老子面前直接说老子呆的人,普天之下恐怕就您一位了,我真的是不好打死你,不然你早死出银河系了。

    猴爷翻了个白眼,心中已经翻江倒海。他顿时觉得如果建刚在这里就好了,建刚绝对能把这姑娘喷得涕泪横流。

    “不要跟她置气哦,要乖。”流苏趁着闺蜜小姐姐挑几百块的便宜包包时,双手揪住猴爷的衣角:“她就是这样的嘛。”

    所以为什么说流苏是猴爷的克星呢,其实就体现在这一点了,猴爷这种软硬不吃、生冷不忌的人,偏偏就吃流苏这酥酥麻麻的一套,愣是把这脱缰的野马给治理的服服帖帖,就这手绝活,那是连建刚都自愧不如的存在。

    “她在跟我胡扯,我吃了她。”

    “知道啦知道啦,你要乖乖的。”

    “是是是,乖乖的乖乖的。”

    看着流苏被闺蜜拖走,猴爷总算松了一口气,环顾四周现没有熟人,他赶紧偷偷摸摸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掏出手机刚准备玩几把欢乐斗地主的时候,身边却突然响起了脚步声。

    脚步声由远及近,然后停在了大概五米开外就不再动弹,猴爷歪着头听了一会儿,眉头一皱,却也没有回头。

    “我还以为你没现我呢,没想到你现在变化这么大,像换了个人。”

    声音从猴爷身后响起,这个声音太熟了,一听就是毓卿的声音,但猴爷却不能够让任何人知道自己还记事儿,所以只能侧过头瞄了毓卿一眼:“你谁?”

    “你不认识我也正常,老师说你会被惩罚,没想到真的被惩罚了。”毓卿走到猴爷身边一屁股坐下:“这段时间我都在观察你,现你真的变了不少。”

    猴爷心中默默笑了一下,但表情却显得非常不耐烦:“我特么不认识你。”

    “我认识你啊。”毓卿耸耸肩,给猴爷递上一根烟:“我有个坏消息告诉你,非常非常坏,你最好把这一条记一下,非常重要。”

    “哈?”

    “你复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