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三百六十三、刀枪入库,马放南山

三百六十三、刀枪入库,马放南山

 
    一个变态的行为,很多人都觉得难以以常理推测,但实际上变态的内心时间相比较而言反而更加单纯一些。??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他们从一个地方漂流到另外一个地方,穿上衬衣戴上帽子,把自己隐藏在人群之中,当现猎物之后才会露出狰狞的犬齿。

    这是猎食者的本能,自然界中所有的猎食者都具备这种能力,猴爷自然也不例外。

    他想从一个地方逃跑,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拦得住更没人可以现。作为一个不喜欢被束缚的人,根本不可能活在被人监视的环境中,这一点他没说,只是默默行动。

    当然,他为了避免别人担心,倒是给留下了纸条,说自己出去逛逛,不会出什么问题的。不过他倒是没考虑过,他确实不会出什么问题,可不代表人家不会出什么问题啊,他的危险等级可是在他们内部都是红色级别的……

    跑出去的猴爷,带着一顶黑色鸭舌帽,穿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看上去就是一个最普通的无业游民,在街上晃荡的时候,大姑娘小媳妇见他都绕道走。

    “说吧,你们俩想干什么吧。”

    “其实也没什么事好干啊,感觉好无聊啊。”布布叹了口气:“这个世界太没有意思了。”

    而小武则专心舔着她的棒棒糖,毫无女王风采,仿佛只要棒棒糖在手,世界对于她来说就是毫无意义。

    “那就看你打架吧,你快去找人打架。”

    布布想了一会儿之后,总算想出了个奇怪的乐子,然后就开始怂恿猴爷去跟人打架斗殴,凶残的一塌糊涂。

    “我们来扮捕快吧。”小武抬起头,用亮晶晶的眼神看着猴爷:“去抓坏人。”

    “坏人?”猴爷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布布:“什么是坏人?”

    “我也不知道。“小武快摇头:“布布姐,什么是坏人?”

    这个问题真的是把布布难倒了,她翻着白眼想了一会儿:“我们成立一个临时打黑小组吧,黑社会都是坏人。我妈说的。”

    黑社会都是坏人……

    猴爷认为这个解释靠谱,他径直来到马路边上,放声大喊:“谁啊!谁是黑社会啊!站出来!!!”

    “哎呀……”布布捂着脸跑到一边:“羞死我了,我不要认识这个家伙。”

    别说布布了,就连小武都感觉到了尴尬,但她最崇拜的人就是猴爷了,所以她并不好意思跟布布一样跑到一边装陌生人,只好低着头红着脸站在猴爷旁边默默的吃糖,不敢抬头。

    叫了好几声,没有人回应。猴爷也觉得挺没意思,侧过脑袋问:“哪有黑社会?”

    “黑社会啊,这里肯定没有。”布布咳嗽了一声,拉着猴爷的手快往前跑:“要去别的地方找……别在马路上喊啊,好丢人的啊啊啊啊。”

    猴爷脑子里并没有黑社会的定义,他呆呆的问道:“黑社会是不是就是那种光着膀子有纹身、光头金项链、五大三粗吃烧烤的?”

    “应……应该是吧。”布布一手拽着猴爷一手拉着小武,尴尬症已经作。

    作为一个心理年龄和脑部育远高于普通成年人天才少女,布布其实还是很敏感的,她最受不了别人诧异的目光,可现在……猴爷简直就是尴尬动机,走到哪都能引来人家嫌弃的目光,关键他还完全没有自觉,这个时候跟他讨论黑社会显然是不明智的选择,拉他走就对了。

    “他还把两个小朋友拐走了?”

    接到戴微的电话之后,建刚的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疼。讲真,她真的不害怕猴爷一个人出去浪,毕竟猴爷现在自我保护时期,最擅长并不是找茬而是学习。可带上了布布就不一样了,那是个什么玩意?那可是个连亲妈都嫌得做狗屎臭的家伙,家里养的狗见着都能撒丫子跑路的人。

    这么一混世魔王带着白纸一样的暗黑破坏神到处乱逛,在没有戴微监管的情况下,他俩把东三省给挑了都不是问题。更可怕的是布布作为顶级的精神能力者,她根本就不可能被追踪,除非让张群来折腾她,但张群现在正在希腊陪女朋友置办婚礼的事,根本没有时间回来逮这小王八蛋……

    “告知当地政府吧,让他们做好善后准备。”建刚靠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说道:“希望他们别玩的太狠,不然地球守护者找的可是我。”

    “不会的。”助手把一杯咖啡放到建刚的面前:“大破坏者有相当的忍耐度,而且布布也要远比一般的小朋友聪明。她是有善恶观的。”

    “她有个屁!”建刚把滚烫的咖啡一饮而尽:“你就等着瞧吧,她的心肠黑到你不敢想象,联系一下流苏,让她满城找一下,没别的办法了,流苏是他的克星。”

    “还有你哦,我感觉他从心底疼爱你们两个,那种不跟从记忆的疼爱,刻在他灵魂里的。”

    “你说话什么时候这么酸了,牙都酸掉了。恶心死了。”

    虽然建刚嘴上这么说,但她那小人得志一般的笑容却隐藏不住心里的喜悦,看得助手小姐姐唯一的办法就是翻个白眼默默走掉,毕竟建刚现在这种状态,就像网吧里穿着极品装备装逼的玩家一样,嘴巴上说什么“哎呀不行了,我的装备还很辣鸡”但却不停的按快捷键开合属性窗口。没有比这更贱的了好吗。

    而就在他们想办法针对猴爷搞破坏这个问题的时候,猴爷本人已经坐在了一家大排档的外头,一个人点了十个人都吃不完的东西,嚣张跋扈的斜眼看人。

    这一招是布布教的,斜眼看人很容易给人上上狂怒的BuFF并从而引申“你瞅啥”的引战宣言,而他盯的人主要还是那些搂这女朋友看上去挺激进的小年轻。

    “我眼睛都酸了,怎么还没人上来揍我?”

    “情绪!情绪你知道吗?”布布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教导着猴爷:“你不带上情绪怎么行?那种由内而外让人厌恶的神态,你知道吗?你现在看上去就像只疯狗,一点不激进。”

    疯狗?小朋友到底是小朋友,她真的低估了猴爷眼神的杀伤力,那种镌刻在灵魂深处的杀戮,让他的眼神都带着血。这样的眼神不是装逼能装出来的,那可是正儿八经从尸山血海里摸爬滚打里闯出来的。

    所以哪怕是那些个性张扬的年轻小混混也不敢冲上来找这么个大佬的茬,至于那些资深的混混,更是了解什么样的人不去碰最安全。而且那真不是疯狗的眼神,那是猛虎捕食前的待机状态啊……

    “小武,不要吃啦!就是你才破坏气氛的。”

    一个钟头了,还是没人过来找茬,布布把脾气撒在了小武头上,认为是这个吃货影响到了整体气氛,导致没有人上门。

    而小武一脸无辜的抬头看着她,歪着脑袋表示不明所以……

    “我认为我们的方法还是有问题。”猴爷轻轻摘下帽子,眼神也恢复了平静:“我应该去摸人家女朋友的屁股。”

    “这样不好啦!这样你就成坏人了啦。”布布摆摆手,不耐烦的说道:“我们在这干什么?不就是制裁坏人吗?你都成了坏人,那还有什么意思?想摸屁股去摸小武的,她小小年纪,屁股倒是翘的很呐,难怪李世民会喜欢。”

    小武浑身一哆嗦:“起步三年,最高死刑哦……”

    猴爷斜眼瞄了布布一眼:“你这么小,就这么混蛋,是谁教的?”

    这一下,布布和小武齐齐抬手指着了猴爷,猴爷愣了一下:“真的是我?”

    “嗯!”布布点头:“是的。”

    “很好。”猴爷默默的看着天:“反正我不记得了,就当不是我了。”

    跟两个小朋友聊天时的猴爷,再次变成了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那个人。而这时,好死不死来了四五个社会大哥模样的人,天气已经十来度了,他们却还是光着膀子,露出胳膊上的龙或者菩萨,看上去倒是挺有些声势的。

    他们来了这之后,立刻咋咋呼呼的叫唤了起来,最后点了不少东西坐到旁边的桌子上去,开始胡天海地的吹牛逼。

    “好!就是他们了。”布布眼神一亮:“该主动出击了。”

    “我啊?”猴爷指着自己:“他们也没干什么啊?”

    “可是他们看上去像坏人。”

    说完,布布撸起袖子大摇大摆的走到那几个中年社会哥面前,来回观察了一圈,然后晃回了猴爷身边。

    “他们为什么不问我瞅啥呢?”

    布布的表情很纠结,她已经瞅了很久了,但愣是没有人看她一眼,这让她自己的存在感产生了深切的怀疑。

    猴爷叹了口气,凑过去拍了拍布布的肩膀:“小同志,你不行啊。”

    “你行你上。”

    猴爷清了清嗓子,站起身:“看我的!”

    他走了过去,五分钟之后,他就已经坐在那群社会大哥的桌子边一起喝酒吹牛逼了,完全忘记了自己过去的初衷,而且他还是里头牛逼吹得最响笑声最猖狂的那一个。

    “老板,这顿我请!”猴爷从口袋里掏出钱包卡,麻利的刷了一下:“再上两瓶酒!”

    “好嘞。”

    布布则坐在旁边目瞪狗呆的看着玩的性起的猴爷,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而就在猴爷刷卡的一瞬间,建刚那边的报告也出来了,助手小姐姐把猴爷的行踪告诉给她之后,建刚反而不理解了……

    “你是说他什么也没干,只是在烧烤店里刷了一千多块钱?”

    “对,是这样的。根据天眼系统的情报……你自己看看吧。”

    打开显示屏,上头刚好接入了正对着猴爷的那个摄像头,屏幕上的猴爷正猖狂的笑着,旁边坐着一堆光膀子大佬,还不时有人举报给他敬酒,场面和谐的不行。

    而布布和小武两个小姑娘坐在旁边,小武埋头在吃,布布愁眉苦脸。

    “哈哈哈……”建刚突然就笑了出来:“小武的样子好可爱,那个小混蛋也好可爱。”

    “我说过的,他有着远过我们想象的克制,对杀戮和破坏的**远不如以前那么强。这个改变应该是有人对他做了什么,根据迪亚的分析报告,他现在可能正处于两个人格的融合时期,虽然不表示他不会有暴力行为,但起码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不会去肆意破坏。”

    “那就好。”建刚摇摇头,叹了口气:“回执给叶菲,同时回执给戴微和流苏,取消搜索。让他玩吧。”

    让他玩……不得不说,建刚的心真大,因为就在她取消了对猴爷的监管之后,猴爷很快就出现在了一个地下赌场的门口。

    这个地方非常隐蔽,地点是那些社会大哥告诉他的,他刚才可不是主动吹牛逼的,更主要的任务就是打听这地界的黑社会。

    这一片,最大黑老板就是这家地下赌场的老板,在这里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个场子里有赌博有冰毒,兼顾高利贷。几乎和猴爷在流苏那个世界干的事情没有区别,不过倒是还有不同的地方,就是这里主要面向的最底层的愚昧群众。

    于是猴爷领着两个小姑娘就来到了这里,在门口的时候,抽着烟的门卫用眼睛瞪着他,粗声粗气的喊道:“麻溜滚!”

    听到这句话之后,猴爷脸上慢慢浮现出了笑容,低头对布布说:“锁定一下里头的人,一个都不能跑!”

    布布眼睛轻轻闭上,精神力像雷达一样放射出去,不多一会儿就回答了猴爷:“赌客一百三十九人,工作人员四十人,其中打手三十个。有三个人正在隐蔽的房间里打扑克,是老板。”

    猴爷笑着走上前,瞄了那保安一眼:“滚,不然死。”

    就是这么眼睛一横的功夫,那保安顿时吓坏了,他下意识反应就是掏出甩棍,但却被猴爷一把捏住了棍子,不锈钢的甩棍就这样被捏成了一根铁丝……

    接着他拉住防盗门的门把手,看似没怎么用力,防盗门就被整个拉了下来……

    猴爷走进去之后,大声喊了一嗓子,莫名其妙……

    “六扇门办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