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三百六十二、人世一程,几多造化。

三百六十二、人世一程,几多造化。

 
    “出出,出啦。?  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老实了几天之后,出的日子终于到了。猴爷背着一个生存包,腰上挎着战术刀,一身迷彩装,除了脸上没有抹上迷彩之外,那就活脱脱是出去打仗的。

    而流苏也没好多少,提这件挎着她的细软包袱,手里还抱着一个包裹,里头是她这几天晒的馒头片,说是路上当干粮吃,从她那个包袱里透出一股子酸涩的味道,场面极为壮烈。

    “此去山高水长,路上要多担待一些。”流苏面色凝重的拿出蓑衣递给猴爷:“我连夜制作了一件蓑衣,你拿着。”

    “多谢!”猴爷拱手抱拳,从流苏手上接过蓑衣:“一路上多多照应!”

    “那是自然!”流苏眼神坚定,铿锵点头:“我们师徒一心!”

    这时,戴微从里头拖着她的小提箱走了出来,看到猴爷和流苏的样子,愁眉苦脸的说道:“飞机就三个钟头……你们是不是还要杀只鸡祭天啊?”

    “对啊!出远门要上香。”流苏突然拍着脑门:“该死该死,我居然忘了。”

    “放过我吧……”戴微小牙咬得吱嘎吱嘎响:“你们这样连机场安检都过不去啊!”

    可布布却在这时蹦了出来朝流苏喊道:“千万不要走散了,世恶道险的,走散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就是就是。”流苏点点头:“你要是被人捡去卖到青楼,那可就苦命了。”

    “就是!”布布严肃的点头。

    戴微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默默的打开车门,拎着小武塞进车里,然后动车,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声:“出了……”

    “出出。”

    猴爷兴致勃勃的钻上车,但流苏却怎么都不肯坐进车,她说她从没有见过什么坐骑是把人吞到肚子里的,她强烈要求坐车顶。

    按照她的能力来说,坐车顶肯定不是什么问题,但关键是交警不许的好吗,而且车上坐个大活人,这特么得多吓人……

    最后好说歹说,好不容易让流苏坐进了汽车,而坐进去没多久之后,她就很安逸的躺在真皮座椅上美滋滋的吃起了零食看电视了。

    “原来这里有电视啊,你早些告诉我不就好了。”

    戴微气的想用头砸方向盘,因为她突然现这辆车上坐着的真的没有一个省心的主,从上到下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一个正常的。

    到了机场之后倒是没什么问题,身份证都不要,直接绿色通道就上去了,毕竟早就打过招呼的,特权阶级在这就体现出来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愿意为了个身份证的事惹上猴爷这么个玩意呢。

    但在上飞机时,流苏又出幺蛾子了,她十分不愿意坐飞机,说她飞的比飞机快多了,为什么还要坐这丑陋的铁疙瘩。这个论调让戴微十分尴尬,但却又不好跟她争论什么,毕竟要是她在这地方施展一番御剑飞行,那可就是搞事情了。

    “这不合适吧,带着武器上飞机?”

    “我也觉得不合适。”

    机场的安检人员目送他们一帮人离开之后,站在岗位上聊了起来:“可上头不是来电话了么,一路绿灯。”

    “你说这几个人什么身份啊,有大有小的,也不像执行任务的。”

    “知道那么多对你有好处啊?老实干活吧,刚才那姑娘真挺漂亮的,就是脑子不太好,人还能比飞机跑的快呢?”

    “可不。”

    流苏真的比飞机跑的快,介于她死都不肯上飞机,甚至告诉她飞机上有电视她都不肯坐,所以在飞机起飞之后,她就真的御剑跟着飞机一块飞……

    好在飞机上从乘客到空乘人员都是特工,不然一拉开窗帘看到一漂亮姑娘坐在机翼上吃馒头片,这样的画面足够任何一个普通人终生难忘了。

    当然,她不止是吃馒头片,她还晒太阳、打盹和朝飞机里的人打招呼……总之看上去很蠢就对了。

    “关上吧。”

    戴微拉上了窗帘,阻断了布布和流苏之间手舞足蹈的交流,她真的好害怕自己的混账女儿会被这个奇怪的女人污染成一个不正常的人,虽然现在已经有这样的趋势了,但绝对不能再恶化下去啊。

    “拉上啦!”

    近乎咆哮的声音从戴微嘴里跑出来,因为她这边刚折腾完她的宝贝布布,回头一看却又现猴爷坐在前面和流苏手舞足蹈的交流着。说真的,这个世界让她好绝望啊……

    “小武,你不会干这种蠢事的对吧?”

    “对!”

    虽然小武的义正言辞让戴微非常满意,但一转头却现小武正趴在另外一段的窗口和流苏在窗户上哈气写字玩的时候,她的眼珠子都红了。

    真的没办法,没办法啊……

    现在唯一能阻止她们的人就是猴爷了,但这个家伙玩的好像比两个小的还开心,要不是空乘用好吃的牛排把他骗回座位上,他已经拉开安全门跟流苏一起去机翼上玩了。可就算吃着牛排他还在不停念叨说自己就不应该在机里他应该在机底。

    “我想回家……”戴微靠在椅子上,低声絮叨:“我真的想回家……”

    当然,他们的动态都被实时汇报到了建刚那头,建刚在听完之后,也只能一只手撑在脑袋上,旁边的小猴子则眯着眼睛笑的不行。

    “哥哥这个样子还挺可爱的。”

    “他是可爱,但他是颗定时炸弹,还记得他失控的样子吗?”建刚摇头道:“连我都被杀掉了。”

    “我觉得没什么啊,他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他现在更像个有血有肉的人。”

    “你为什么不见他?”

    提到这个话题,小猴子倒是抿着嘴笑了起来,然后指着自己:“我现在哪里敢见人啊,都成这样了。以前丑就丑点,现在已经不是丑了,而是恶心。”

    这话说的倒是没错,小猴子的身体出现了特别的变化,她的个子明显长高了,但出现了严重的皮肤溃烂,每天一层一层的皮肤从她身上脱落,不疼不痒,但看上去太恶心了,就像一个被核辐射照射过的怪物,至今没有找到原因。

    这个问题已经持续了大概两个多月,小猴子现在一身绷带,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头,绷带上还有皮肤组织的黄色组织液,闻上去也怪怪的。

    “还好,我是个医生。我给自己检查过之后,现这是我身体的基因序列在开始生变化,过段时间就会稳定下来了。”

    “其实你就是开始育了而已。”建刚笑着说道:“说不定拆了绷带,就会变成大美女哟。”

    “别闹了,我还成什么大美女呀。”小猴子坐在腼腆的笑着:“只要能像个人就好了。”

    其实小猴子是至今为止,除了猴爷自己之外,第一个能在他能力存在的时候对他进行伤害的人,也是唯一一个可以赤手空拳切入迪亚相位屏障的人,在组织内部大家其实都明白,破坏力她比不上猴爷万分之一,但论攻击力,她简直就是隐藏Boss,不过隐藏boss的性格是整个组织里唯一没有黑点的人,温柔、善良到不像个人,要不是因为不好看,追求者能沿着京九铁路均匀散布,连绵两千公里。

    “说起来,当初那家伙把你捡回来的时候,他估计也没打算你会是个漂亮姑娘吧?”

    “我本身就丑嘛,习惯了。”小猴子笑道:“被他照顾那么长时间了,现在应该是我们照顾他的时候了。好了,闲谈结束了,我整理了一份他的身体情况报告,说实话……我不是很清楚为什么。”

    “嗯?怎么说?”

    “怎么说呢,大概就是他整个身体已经不再是人类的dna序列了,而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了七对染色体,这和星灵的dna是吻合的。”

    “星灵?”

    “对!我现在还没和迪亚说。我哥……可能成为了唯一一个男性星灵。”小猴子表情有些奇怪:“顶级进化的人类。他的恢复能力、力量、反应度和智商都会远高于之前。而且我还从他的血液中提取到了一种物质,这种物质只存在于虚空之中。”

    “这代表什么?”

    “代表他不再会被虚空侵蚀……或者已经被虚空侵蚀。”小猴子露在外头的眼睛透着迷茫:“我很不了解这次重生的时候,他身上到底生了什么。总之,他好像被整体强化了一圈。”

    本来就已经足够强的猴爷居然又被强化了一圈?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建刚也有些迷茫了,当时他燃烧自己的生命力击碎晶壁把建刚置换出来之后所生的事情,到底都包括一些什么?

    自然法则是很平衡的,绝对不会无端给予一个人强化,特别是猴爷这样因为规则而诞生的人。他之前的程度还有规则能够制裁,但现在规则已经无法制裁了吧?那么就一定存在着一个可以制裁他的东西存在,这个东西是什么?

    突然危机感就涌上了建刚心头:“还有什么信息?”

    “还有……”小猴子清了清嗓子:“那个美女剑仙姐姐啊。”

    “她?她怎么了?”

    “她的dna序列跟你的吻合度是百分之百,从医学角度来说,你们根本就是同一个人。但外观、体型却完全不一样,这件事过了我的理解。”小猴子笑道:“也就是说啊,不管你们谁生了孩子,其实都可以算作是你们的亲生骨肉,你们的关系要远近于同卵双胞胎。”

    “同位异形体的关系。”建刚笑眯眯的用手指戳了一下小猴子:“死丫头,连我都干调侃了?”

    “我哪调侃你了啊,我就是告诉你事实嘛。”

    “唉……说起来,你也该找男朋友了吧?你可是跟我同岁的。”

    “谁能看得上我啊。”小猴子叹了口气:“我又没你那么好运气。”

    “我哪有什么好运……”

    建刚的话还没说完,她的通讯器里就响起了飞机上的回执信息,里头说飞机已经降落,流苏正在要跟一辆消防车单挑,及时被戴微阻止了……

    “跟消防车单挑。”建刚用手捂住额头:“你刚才说什么?我跟她比姐妹亲?你再说一次!”

    “好的,我什么也没说。”

    当然了,其实流苏也不是故意要跟消防车单挑的,她并没有见过这种车,当时消防车从她身边经过时,鸣笛了,把她给吓了一跳。身为剑圣的流苏哪受得了这个气,她当时就差点爆炸了,冲上去就要和车上的人理论理论,这在观察者的眼里就变成了要和消防车单挑了……

    “算了,让他们折腾吧,就是可怜戴微了。”建刚哭笑不得的说道:“她是个好姑娘。”

    “我也这么觉得。”小猴子也是窃笑:“不过他们应该不会闹的太过份,哥哥其实一直在暗中管束呢。”

    “嗯?为什么这么说?他肯定是帮着一起折腾啊。”

    “不会的,你看到哥哥的眼神了没有。”小猴子指着屏幕上猴爷的影像:“你仔细看。”

    “好鸡贼啊!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鸡贼了?”

    “对啊,就是鸡贼啊。”小猴子细细抿嘴笑道:“他一直在管着,他现在不是以前的他啦。是一个更好的他。”

    “可是……更好的他,还是他吗?”

    “是!”小猴子斩钉截铁:“他回想起我们的,你信我一次。”

    “为什么?”

    “因为……我明天再告诉你,我的小现。”

    先不管她的小现让建刚怎么样的抓耳挠腮,单说猴爷他们现在已经抵达了下榻的宾馆。

    说大被同眠这种事就有点太脏了,猴爷是一个人一间房,虽然布布强烈要求要和流苏在一起,但最后流苏还是一个人一间房,布布和小武都跟着戴微住在一间屋子里。

    因为如果让布布和流苏在一起的话……谁知道她们俩会干出什么样诡异的事情,而猴爷的话,他还是很……

    “他丢了?去哪了!!!”

    建刚那头突然出咆哮声,因为监察员只是眨眼的功夫,猴爷特么的丢了……丢了……转身就没有了踪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