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三百五十七、在下是本地人

三百五十七、在下是本地人

 
    这座城市不过三千多平方公里,算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小城市。八一?中文?网 ? W?W㈧W?.㈧8㈧1?Z?W㈠.?COM地处湘赣鄂三省交界,不穷也不富,人数不过百万,生活节奏缓慢,吃的东西口味偏辣。

    一座城市想要藏下一个人,真的是太容易了,只要不刻意为非作歹,哪怕活上一辈子也并不是不可以,特别是对生活品质没有什么特别要求的我情况下。

    猴爷很快就融入在了这座城市里,他工作、赚钱、看电视、喝酒、去公园看人放风筝,生活平淡无奇,就像走在路上的任何一个人一样,毫不出众。

    也许除了雇佣他的面包店老板之外,谁也不知道他的神奇之处在哪里,而实际上即使是那个老板,也并不知道他到底神奇在哪里,只知道他很不好说话但却异常的能干,而且好像永不知疲倦。

    “人格的定义。你都看的是什么书啊?”

    “你管得着么,你不读书就觉得所有读书的都是傻x是么?”

    被凭空呛了一通,身为老板却无从反驳,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刚买的辣味鸭脖放到猴爷的桌子前面:“莫那么凶噻,拿克。”

    “你说,为什么我都走丢两个多月了,咋就没有家属找我呢?”

    “可能都以为你死了吧。”

    “不对啊,如果是死了不应该是死要见尸吗?电视上都这么说的,而且我还有点模模糊糊的印象,可具体的就是想不起来了。”

    “要不报警?”

    “你莫闹,看到拉些窜腐皮的都害怕,万一我是网上逃犯嘞?自己把自己送过克哦?”

    不知不觉,猴爷已经在这养成了满口浓郁槟榔味弗兰话,这让他看上去更像本地人,鬼知道他哪里这么强的学习能力,反正只要是语言,他听过一次就能无障碍交流,上次有个老外,还不是英国人,说的什么阿尔巴尼亚语,这个家伙就在跟人买蛋糕时聊了那么两句就掌握了一口熟练的阿尔巴尼亚语。

    还有更神奇的地方,也是他学习能力方面的。就是他每天下班时间除了看电视就是看书,前两天无聊还弄了一套司法考试的内容习题,做完之后居然是满分……然后他就开始学刑侦、反侦察、犯罪心理和高等数学、化学、医学和生物学。

    一本六斤多的书,借来六小时看完,然后就能只字不差的背诵出来,然后就能融会贯通,学以致用。老板丝毫不怀疑,如果有条件,他一个人就可以搞载人航天。

    “你说我克考大学怎么样?”

    “你都么的身份证咯。”

    “对啊……我没身份证。”

    就这样,在一根鸭脖吃完之后,一张仿真度非常高的身份证就被他用圆珠笔给画了出来,而且还是立体绘画,不上手去摸的话,根本不知道这身份证居然是特么画上去的。

    “帮我克弄张假证。”

    “好说……好说……”

    其实猴爷自己也感觉很神奇,如果不是他脑子还残留一下隐隐约约的印象,他甚至觉得自己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真的是一点过去都没有,无论他想尽办法都没有从网络上的人脸识别系统中找到自己的脸部特征,唯一找到一个相似度百分之九十的,还是个女的,一九五七年生人。

    这不奇怪,他所有的信息早就被小红彻底抹去了,而小红现在又因为需要自保而自己给自己做病毒陷入了无限期冰封状态,别说猴爷找了,就是塔城和中央特勤都没有一丁点关于他的消息。

    当然,如果是从天网系统的摄像头里现他的踪迹也行啊,但这家伙不是自学了刑侦和反侦察么……他老早就走路躲摄像头了,甚至在空暇时间他都把全程的摄像头包括测仪的位置全部标注出来了,简直比林志玲配音的导航还精准。

    这也不怪他,电视上的法制节目什么都好,就是有个毛病,那就是谁看了都会以为自己是犯罪分子,现在状态的猴爷跟一张白纸区别不大,稍微被影响一下就会被施加心理暗示,比如他现在就坚定的认为自己是个跑路的犯罪分子……

    犯罪分子可不敢乱显,所以他低调的程度简直可怕,就算是在战争时期抓特务都排查不到他头上。

    不过说起来,这面包房的老板对他还是挺好的,二手笔记本给配上了,阁楼的空调也给配上了,甚至还给他弄了一张专门的书桌。

    通常情况下,猴爷都是埋在书海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了工作唯一的爱好就是疯狂的学习。

    “你认为我该是个什么人?”

    “你肯定是个变态杀人魔王。”

    这么一说好像也合情合理啊,猴爷认为自己确实有当变态杀人狂的资质呢,至少也是变态狂。不过他就是不明白到底自己哪里变态了,记不得哪里变态也是件挺苦恼的事,至少少了一件值得去守候的爱好。

    哪怕是偷看姑娘裙底、哪怕是闻晒在外头的男士内裤,这至少也是一种爱好嘛……

    “昨天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喊你啊,不停在我脑子里回荡猴子猴子猴子的。”

    被老板这么一说,猴爷立刻大惊失色:“不要回答!不要回答!那肯定是三体人,千万不要回答!”

    “我没回答啊,翻个身就继续睡了,你也听见了?”

    “嗯,听见了。”猴爷郑重的点头:“不过我不敢回答,谁知道是不是外星人要侵蚀地球呢。”

    侵蚀nm1gb……这是地球上所有的精神力者在检索全人类,一旦有对这个呼唤产生异常回应就立刻会被人侵入思维体系,然后仔细翻找关于猴爷的一切内容。

    可是面包店老板当时满脑子都是小姨子,而猴爷居然在呼声响起的时候开启了静默模式,简直溜的不行。所以他俩一块儿躲过了能力者检索。

    “我觉得我想当侦探了。”猴爷摸着下巴:“我认为我比柯南厉害多了。”

    “可是我们这没那么多凶杀案啊,你喜欢抓小三吗?”

    “我现你也是个自带弹幕吐槽的冷面滑稽演员啊,我说一句你怼我一句,什么毛病?”

    “我只是不想你误入歧途。”蛋糕店老板拍了拍他的肩膀:“记住我的名字和我劝你时的语气。”

    “知道了,冬瓜。”

    “还有,记住。我的名字叫董合春,我太爷爷起的名字,他是光绪时候的秀才。”

    “好的,冬瓜。”

    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冬瓜的小姨子了,猴爷有一次看过冬瓜老婆的照片,他认为他老婆和他小姨子这么一比较,他小姨子就是一头快要出栏的老母猪啊,起步一百八十斤的腰和浓郁的狐臭,就这还能让人爱不释手,这可是多可怕的审美观?

    猴爷认为自己如果有喜欢的姑娘的话,一定是那种个子不高、长头、薄嘴唇,笑起来有酒窝,生气的时候鼻子会皱起来的姑娘。绝对不会去喜欢一头老母猪。

    当然,这就有些歧视了,不少女孩会认为他是臭狗屎,他当然是知道的,但歧视就歧视啊,那些鼻屎一般的存在还能对他怎么样不成?不光这样,他还歧视黑叔叔也吃狗肉呢,怎么没见黑叔叔来暴他菊花也没见狗奴来杀他祭天呢?

    坐在阁楼里,学习到深夜,猴爷闲得无聊,拿起铅笔在纸上随便写写画画,虽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画些什么,但最后却出来了一个漂亮姑娘,他歪着头看了一会儿,默默点头:“好看!”

    然后就把纸捏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垃圾桶里居然已经有了满满一桶画过画的纸,上面的面孔都是一样,但猴爷却不止一次确认并不认识这个姑娘到底是谁。

    日子过的平淡,甚至连个流氓都不上门,猴爷已经成为这远近闻名的面点师傅了,不少人早晨排队就等着吃他出来的第一炉面包,但他却还是每天都不紧不慢的烤着面包,一次就那么多,任凭别人怎么抢,他都浑然不顾。

    当然,这样直接的结果就是冬瓜把价格涨了十倍,但就是这十倍的价格仍然是供不应求,一个月赚的钱足足顶上了过去的一年,这让冬瓜决心要出血请猴爷出去吃顿好的……

    “出去?不去。”

    让他不解的是,猴爷居然拒绝了他的盛情邀请,九十九块钱一个人的自助餐呢,这简直奢侈到不要不要的好吗,他居然拒绝了?

    “万一被摄像头拍到就不好了。”猴爷摸着下巴:“不如我戴顶帽子?”

    “那更惹人注意好吗!”

    “是这样的,我可以带顶草帽,这样就能巧妙的避人耳目了。”

    “我们去的可是一百块一个人的高档餐厅好吗,你戴草帽不是更引人注意?”

    猴爷想了想,又重新把草帽挂到了墙上,转过头看着冬瓜:“你知道吧,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

    “你能做什么梦,怕不是躲在被窝数钱吧?”

    “不不不,我梦到你变成了个弹琴的娘炮。”猴爷上下打量着冬瓜:“对,就是你!弹琴装逼,自称琴魔。”

    “我早跟你说了,让你不要看那么多奇怪的书,你这是看出毛病了,今天休息,我们去吃顿好的。”

    其实说实话,冬瓜还是挺可怜的,光是他那个有狐臭的一百八十斤的小姨子就让本是富家公子的冬瓜瘦到没人样了,平时的时候他还得采购、干活,虽然现在厨房交给了猴爷,但外部采购却也是一份大活,而他那个跟一滩臭肉似的小姨子却宁可躺在楼上吹着风扇看韩剧也绝对不肯下来帮忙。

    不过猴爷觉得这可以理解,因为她只要敢下来,自己一定会揍她的,狐臭的味道恶心的不行,绝对不是正常人能够承受的。

    在经过冬瓜的好说歹说,猴爷终于答应他去吃这么一顿上好的自助餐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一提到自助餐猴爷就觉得特别亲切,然后无端的想笑,虽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就好笑了……

    “你真的没有绝世武功吗?”

    “真没有,你看我这小胳膊小腿的。”

    在吃饭的时候,猴爷不依不饶的问着这个问题,到最后连一身土气的冬瓜都不耐烦了,他长叹一声:“不瞒你说,我别提什么武功了,我连杀鸡都不敢,我爸是国家级的厨师,早年那可是做过国宴的,可我就只能烤个蛋糕,还不如你。”

    “不要这么挫败嘛。”猴爷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就是做蛋糕不如我吗,以后你会现你没有什么地方比我强的。”

    “我能打你吗?”

    “我会打死你的。”

    “好吧,我们换个话题。”冬瓜插起一块牛肉放到嘴里:“你打算怎么办?我觉得我这小庙肯定容不下你的,你迟早还是得走。”

    “我走了你怎么办,看你家那摊烂肉?”

    “自己私的奔,跪着也要走完。给你看她以前的照片。”

    冬瓜把钱包拿出来,翻开展示在猴爷面前。钱包里有一张照片,穿着高中校服,虽算不上什么绝色佳丽,但也明眸皓齿、笑颜如花,青春气息倒也是让人自心里喜欢。

    “高中毕业就跟了我,后来私奔嘛。她就得了抑郁症,一有压力就狂吃,不就成这样了。”冬瓜耸耸肩:“无所谓,慢慢陪她治,倒是你,有什么打算吗?”

    冬瓜不是傻的,猴爷这样的人比想象的可怕多了,有些时候他甚至都脱离了人类的范畴,这让一心只想过平静日子的冬瓜感觉感到深层次的恐惧。

    就是这样的恐惧,他今天带猴爷来这地方吃饭,其实最终的想法就是想劝说猴爷退出他的生活。

    不可否认,猴爷却是能带给他额的利润,但这就跟突然从天上掉下几千万一样,小老百姓没几个不害怕的。

    而通过这段时间相处,他对猴爷还算是比较了解的,这家伙虽然很难讲话,但到底还是通情达理的。

    “就是让我走呗。”猴爷丝毫不在意:“你早说啊。”

    “对不起……我……”

    “没事。”猴爷爽快的一摆手:“我也该出了,你这地方我也待了有几个月了,该学的都学了。”

    “这是你这几个月的工钱,我全给你存着。”冬瓜递给猴爷一张银行卡:“密码六个零。”

    猴爷收起银行卡:“秘方我给你写在本子上了,回去好好研究,别饿死了。”

    说完,他站起身直接走了出去,而冬瓜快步追上:“你不收拾东西了?”

    “我有什么好收拾的,我来的时候就是光溜溜的。”猴爷笑了笑:“我得上路了,看看能不能找到我的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