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三百六十二、莫问旅途何处去,行行复停停。

三百六十二、莫问旅途何处去,行行复停停。

 
    “快点放我出去,要来不及了!算我求求你好不好?”

    猴爷面目狰狞的拍打着大阵屏障,但却根本无法突破。『㈧Δ㈠』中Δ文网WwんW.ん8⒈Zw.COM引了山川地脉、星辰日月之力为镇守的蜀山大阵,根本不是人之力可破。

    已经过去了三个月,猴爷始终被关在这个地方,与世隔绝。与他作伴的只有那只小黑狗和每日坐在大阵门口与他下棋和给他送饭的姬星与青莲。

    “小弟……我没办法放你出去啊,除了流苏姐,谁也没办法送你出去。而且她只给我和姬星下了印记,别人甚至连进都进不来。”

    蜀山大阵已经启动,它的力量让流苏门的内宅变成了相位迷宫,不论是谁走进后宅那扇拱门,不管走多远,都一定会在一炷香时间内重新出现在门外。

    猴爷可以说是彻底被关了起来但同时也被保护了起来,用了这个世界本源的力量……

    “青莲,我跟你说。他们是在胡来,他们不可能赢的……不可能赢的。”猴爷瘫软在大阵口:“你告诉他们,放我出去,只有我能有办法。如果我消失了,那么他们就会毁灭这个世界,这里的一切都会不存在的……”

    青莲没说话,只是走到里面把饭菜放到桌上,再给猴爷沏上一壶热茶就默默退了出去。

    不用试了,猴爷出不去的,青莲因为身上带有流苏的印记,所以才能自由出入大阵,猴爷根本无计可施。

    “不值得,你们不值得为我这么做,代价太大了。这不划算。”

    “流苏姐说,她不求值得不值得,她本就是守护这方水土的灵,这是她应尽之责。端木先生也说了,他从学艺以来便得师父教诲,侠者乃卫士,只是自古名门多渣男他才选择当个特令独行的琴魔。”青莲坐在门外,看着痛苦万分的猴爷:“无怨即无悔,即刻身死也不枉来世上走一遭。”

    青莲说话的时候眼里带着泪花,她低下头轻轻叹了一声,几次欲言又止却最终没有出声,默默的抬起脚离开了这里。

    房间里很快安静了下来,剩下的只有一只肥肉肉的黑狗子卧在那,头枕在猴爷的腿上,什么都不在乎。

    与世隔绝的猴爷,现在感觉到了近乎极端的痛苦,但却始终没有办法击破大阵,对外面所生的的事,他一无所知,但心头却无时无刻不在忐忑。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的流逝,不知道又过了多少日子,青莲照样每天送饭、姬星照例没日陪他下棋。

    因为大阵里的光线恒定,他无法用日出日落来计算时间,也因为没有四季交替,他甚至不知道现在是冬是夏,唯一能够计量的单位就是自己的胡须了。

    他的胡须算是长得比较快的,一个月时间大概能有一厘米多一些。他被关进来的那天刚刚好被建刚刮了个干干净净,而现在……他的胡须已经有一根手指长,大概十二三厘米的胡须,算起来已经被关了差不多整整一年。

    “外头……情况怎么样?”

    猴爷现在说话越来越少,哪怕是面对青莲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因为青莲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不再回答他任何问题了。

    “他们都好吗?”

    “他们还活着吗?”

    “有谁还活着吗?”

    日复一日,猴爷的眼神越来越疲惫,问题也越来越绝望。他知道战争肯定已经开始了,但究竟怎么样,他这个风暴中心的人却一无所知。而他做出这些推断的唯一根据就是青莲送来的饭菜越来越粗糙,份量也越来越少。

    “端木……端木公子,给你留……留了话……他说……”某天,青莲涕泪交横的走了进来:“他说……来世轮回携手闯荡,他先走了,别忘了找他。”

    猴爷脚下晃了三晃,没有站稳,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双手剧烈的颤抖,让他难以摸出口袋里剩下的唯一半截烟,几次摸索最后还是让那截烟掉落到了地上。

    青莲把食物端了进来,猴爷默默的看了一眼,上面只有一块干饼和一碗能够洗脸的稀粥,而从青莲虚晃的身形来看,小姑娘可能连这个都没的吃。

    “你吃吧。”猴爷匍匐在地上,摸索着那根掉落的香烟:“我不……不饿……”

    “你吃……你吃……”青莲的声音颤抖着:“剑兰公主说,只要你能活下去,能赢。那么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值得。”

    说这,青莲突然跪倒在地上,重重的朝猴爷磕起头来:“求求你,活下去!为红莲报仇!为她报仇啊!!!”

    猴爷紧闭着眼睛长出一口气……静静的坐在那一动不动,仿佛真的变成了一块石头……

    时间一直在流逝着,他完全切断了自己的六识,就那么像一棵树似的不动不摇。他不知道青莲是从什么时候再也没有过来,也不知道黑狗什么时候跟着姬星跑掉的,甚至不知道大阵什么时候一次又一次的被人进攻。

    他就那么坐着,一直坐着,像死了一样。

    很多年后吧,也许是吧……不知道究竟过了多少年,他已经枯槁的身体突然出了一声悠长浑浊的呼吸。

    睁开眼看着昏暗的房间,桌子上的碗筷还在,但给他送饭的女孩却早已不在。

    站起身,身上的衣裳竟化作碎片,片片风化而落。

    “老子,赢了。”

    猴爷睁开毫无神采的双眼,像尸体一样走到大阵口,伸手摸去,竟现毫无阻碍。他撞撞跌跌的走出门外,却现映入眼帘的只有一片荒芜。

    风吹起,四野一阵寂静。

    繁华的镇子没有了,巍峨的蜀山成为了一滩碎石,地上枯骨满地,分不清谁是谁的,就那么纵横叫做的躺着。

    “建刚!”

    “流苏!”

    “端木!”

    “青莲!”

    ……

    空荡荡的山谷里只剩下他毫无润色的声音在回荡,断壁残垣在弥漫的藤蔓之间露出昔日的荣光。

    “如你们所愿,我赢了……我赢了!!!”

    枯瘦的猴爷跪倒在地,出沙哑的嘶吼……

    早就听说,人在悲伤的极致是无法流出眼泪的,猴爷此刻深切感觉到了那种刀削斧劈的痛楚,让他连思考都已经无法进行。

    “胜负判定!”

    突然,他耳边传来了一声毫无感情的声音,接着他就那样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了许多许多年前的那个屏障之内,闭着眼睛,一切如常。

    “大破坏者,胜。”

    声音再度传来,猴爷此刻才慢慢张开眼睛。而当他张开眼睛时,他的眼睛却像一头野兽,直勾勾的盯着大仲裁者。

    他的对面,是同样一派枯槁的老陈,他的状态并没有比猴爷好,眼神中透着一股心如死灰的苍白。

    “请提出你的要求,大破坏者。”

    猴爷轻轻翻起眼睛:“我要你死。”

    “抱歉,条件不……”

    大仲裁者的话还没说完,就见他的规则屏障生生被猴爷捏爆并一步一步朝她走去:“你忘记了吗?”

    猴爷上身的衣裳熊熊燃烧起来,隐藏在伤疤后的引起绽放出炙热的光芒:“对,你肯定忘记了,忘记了老子是谁。”

    每走一步,他踩过的地面都会被溶解,形成一块脚印形的熔岩漩涡。

    空气中的不详,弥漫到了极点。世界的维度随之开始坍塌,时间、空间、规则、物质、精神、思维、意识都在一瞬间被吞噬进了硕大的黑洞之中。

    “请你保持冷静,你这样会遭到至高者的惩罚,我是你的同伴。”

    “同伴?”猴爷喷火的双目中冒出了灼目的火星子:“我的同伴名单里,可没有你啊,小朋友。”

    伸手,按在了大仲裁者的屏障之上,虽然没见怎么用力,那足够抵消规则之力的屏障居然开始像被急冻的玻璃一样产生了细密的裂纹。

    “你是没有办法伤害到我的,大破坏者,我是……”

    一只手在她还在说话时就捏住了她的脖子,像提小鸡一样把它捏在了手里,然后重重的摔到了地面。

    “你的能力很好,我喜欢的很。”猴爷用一只脚踩住大仲裁者的头:“我用了二十年来思考,怎么破你的局。我想,我大概有办法了。”

    说完,他探出手,直接插入了大仲裁者的胸膛,并像搅合浆糊一样在她的身体内掏着:“你能感觉到疼吗?”

    “可以,但我能够压制住疼痛。不过我的器官已经开始衰竭,很快这副身体就不能够使用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冷静一下,你是至高者最喜欢的儿子,他会原谅你现在的所作所为。”

    “是吗?”

    猴爷眯起眼,用力一拽,从她身体里掏出一块淡蓝色的六角结晶体:“那么这样好了,你回去给我传达一下,他儿子要跟他断绝父子关系了。请他震怒吧,趁你还有意识,好好看着我,记住爸爸的脸和我干死你时的姿势,寻仇别找错人了。”

    瞬间紧握住那块结晶体,大仲裁者顿时化作能量束飞向了宇宙深处,而猴爷再次张开手看着荧荧亮的结晶,转过头朝目瞪口呆的陈先生笑道:“我现在时间很紧,下次再收拾你。”

    说完,他扬起那块蓝色的结晶对着灯光看了看,上头映出他的脸:“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认识我。”

    “不要!你可能会被侵蚀……”

    “轮不到你提醒我,朋友。”猴爷直起身子:“你在我眼里,只是虫豸。”

    说完,他双手把宝石合在胸口,轻轻闭上眼睛:“流苏、建刚、端木、青莲、红莲……小黑,所有为我而死的家伙们,爸爸来给你们报仇了!”

    唰

    整个世界开始进行倒置……

    “我们快受不住了……”

    建刚被能量武器击伤,无法复原。她捂着肩头的伤口走到已经力战三十五天没有休息过的流苏面前,递给她一杯仅剩下的水。

    “姑娘们,好雅兴啊,还赏月呢?”端木挣扎着从地上坐了起来:“你们说说吧,还有什么想说的?今天可就守不住了。”

    说着,他探头看了一眼远处正在集结各种高科技武器序列,漫天的飞行器已经把他们给围了起来。

    “没什么好说的了,足够了。”建刚耸耸肩:“我们已经破坏了他们的联接核心,他们无法再进行搜寻了。”

    “嗯。”流苏笑着坐起来,她的左臂上缠着布,灵鸢早已经卷刃,静静的躺在一边:“初心安全了吧?”

    “可是你钟爱的世界,恐怕已经不再存在了。”建刚站在他们的阵线里,看着旁边已经死掉的宗门弟子:“这些孩子,都是好样的。”

    “嗯,好样的。”端木长出一口气,回头看着气若游丝的红莲,俯下身子吻了她一下:“宝贝,黄泉路上等你一程!”

    说完,他毅然站起身,伸出已经断了一根手指的右手:“琴来!”

    对方的新一轮集火已经开始了,端木却毫无畏惧、毫不闪躲的拉开琴弦……

    而就在这时,硝烟弥漫的天空上突然闪过一道亮光,只不过这道亮光在能量武器的夺目强光下显得有些萤火了。

    “姑娘们,我够不够英勇啊?”

    端木微笑着回头,他其实早已经拉不动弦了,但造型还是要摆出来的,所以他趁着这一点点的时间会能回头调侃一番……

    可是他回头后却只看到了流苏和建刚像吃了蟑螂的表情……

    “唉?”

    他愣了一下,转过头去,却现他的面前站着一个吊儿郎当怪叔叔,轮廓陌生,根本不熟悉。但就是这不熟悉的身形,居然只用一只手就抵挡住了那无可匹敌的光束,轻松的宛如儿戏。

    “哟,世上还有这等高手?”端木松了一口气,坐到了地上:“兄台姓谁名何啊?交个朋友吧。”

    前面的人,微微侧过头,用余光扫了身后的三个人,转过头清了清嗓子:“你们觉得我这个出场怎么样?帅不帅?”

    “握草?”端木一愣,回身问流苏:“觉得这孙子说话的调调很熟不?”

    “熟……熟的不得了。”建刚双目已经盈眶:“只是稍稍有点意外……”

    而流苏爬过去,低声试探性的喊道:“初……初心?”

    “哎呦,看到你们都还活着,老子那么多年没白忍。”猴爷转头露出犬齿和笑容,眼泪早已如雨下:“那么现在……”

    他微微扭动了一下脖子:“该是给你们报仇的时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