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三六零、嘿,你的大猩猩!不,是你的大猩猩!!!

三六零、嘿,你的大猩猩!不,是你的大猩猩!!!

 
    猴爷觉得,人类有些时候真的很奇怪,曾经他从来没有如此踌躇过,他陷入了一阵前所未有的茫然,这种茫然让他显得有些局促和落寞,根本不知道到底该把眼下的事判定为何种事件。㈧㈠中』Ω文网Ww┡W. 8⒈Zw.COM

    当昨夜,看到那个曾经可以放肆大笑、放肆怒骂的女孩落下泪的时候,他的心几乎被撕的粉碎。当听见她说“我就是来为你而死的”时,生平第一次他开始痛恨自己的无能。

    无所不能但却无能。

    他知道,自己可能是伤了她的心,但撒谎不是他的性格,他不屑撒谎更没必要撒谎,现在他最想干的事,就是快点结束这一切,然后重新来一次。

    可能算是一种逃避吧,总之……他也觉得那不是最好的选择。

    建刚早已经不是以前的建刚了,不是那个仗着自己怎么也死不掉而肆意而为的建刚了,现在的她像是一个真正的公主,有着自己坚持的骄傲。

    很奇怪了,一直以来都忽略了建刚的想法,好像一转眼她就长大了一样,不再刻意假装成熟了,取而代之的却经常要刻意假装自己还带着孩子气。

    她的笑闹、她的玩笑,不再像以前那样纯粹,她把她内心的想法收敛的非常完美,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能统统掏出来展现在那个改变她一生的人面前。

    眼神里的落寞、表情上悲苦和嘴角微微颤动时的疼痛,让人不敢哪怕看上一眼,因为哪怕只要一眼,就能让人同样感受到她的撕心裂肺。而即便是这样,在走出这扇门的那一刻,她就又能变成那个风流倜傥、带着男子帅气的清飒少女。

    猴爷认为,也许这就是真正的成长吧,她的独立不容任何亵渎,她只做自己愿意并且认为值得的事,与他人无关。

    真的,忽视她太久了。当猴爷意识到她那猛然间的情感爆时,却现被摧毁的反而是……反而是他一度认为严丝合缝城墙。

    “这里倒是繁华,不过少了些底蕴。”

    建刚摇着扇子走在猴爷身边,看着猴爷亲手打造的城市:“不过能再过几十年,这个世界恐怕也会成另外一幅样子吧。”

    看着她撑开扇子指点江山的模样,猴爷有些心疼,因为在他的记忆里,建刚还是那个看到这个要吃两口、看到那个要舔两下的没长大的孩子,她能把自助餐吃破产、能让追在猴爷屁股后头骂他凑撒比。

    可不知不觉,建刚已经成为了另外一个人,一个让他既陌生又熟悉的人,这里头到底生了多少故事,他从来没有想过去了解。可恍惚间却现自己真的是太忽略这个孩子了……

    是啊,也许就在自己不知不觉间,建刚已经蜕变成了剑兰公主,再也不是那个任性又善良还带着蠢蛋气息的傻姑娘了。而自己却仍然是那个无知狂妄的傻猴子……

    “当年我把你从家乡带出来时,没想过你会经历这么多,我该道歉。”

    “当年?”建刚连头都没回:“我已经快记不得了。”

    记不得了?唉……口不对心。猴爷知道她没有说实话,因为当她来到这个世界时的精神联系中,她还是当年的样子,而地点还是和猴爷初遇的那个桥洞之下,桥上警车呼啸、桥下篝火微红,很尴尬的相遇之后引出了长长的一段故事。

    而算起来,自己跟这个丫头,分离已经整整二十五载。二十五个春秋啊,变得陌生并不足为奇,甚至沦为陌生人都不是不能理解。但她记挂的仍然是二十多年前的那个桥洞,从未变过。

    也许没有经历过时空位移的人不会知道,虽然时间流并不一样,但当人置身其中归属这个世界规则管辖时,一天便是一天、一月便是一月、一年便是一年,近三十年的风雨真的能让曾经无比熟悉的人变得不那么熟悉。而一想到这,猴爷其实感觉更加自责。

    “要买点什么东西吗?”

    猴爷摇摇头,而建刚这时却拿出了一个只剩下钢丝的箍问道:“这里有工匠能修这个吗?它快断了。”

    “这是?”

    接过来,猴爷恍惚觉得眼熟,但却一时想不起到底是个什么了,而当他拿着箍对着建刚比划了一下之后才豁然想起,这个……破烂不就是当年……当年已经记不得在哪里时,自己送给她的猫耳朵箍吗?

    “这个……你一直带着?”

    “不然呢?”

    猴爷没说话,只是点点头,长叹一声。转身走进了一家一家制作毛笔的店铺,但最终得到的都是无法修复的回答。

    这个世界没有反光小钻石,亮晶晶的碎钻无论如何都是无法修复的。猴爷看着建刚眼神里的失望,他倒是笑着把东西往怀里一揣:“我来修!”

    “好。”建刚仰头看了猴爷一眼:“我现你越来越像个人了。”

    “我本来就是个人啊,dna图谱认证,我是个百分百的人类。”

    “是吗?”建刚眉头展开:“看到你还是这么乐观,我就放心了。”

    “不要像交代后事一样。”猴爷说着,把一朵刚才趁建刚不注意时买下的簪插在了她的头上:“姑娘就要有点姑娘样子。”

    “没关系,习惯了。”建刚话虽是这么说,但却并没有摘下头上的箍:“上门做客,不真的不带东西?”

    “做客?”猴爷笑道:“那里我才是主人。”

    果然,正如猴爷所说,当他走进流苏门的时候,门派上下愣是没有一个工作人员把他当客人的,都以主人模式招呼。倒是那些进来的孩子对这个男人十分陌生,不少小朋友探头探脑的凑到宿舍的窗口看着猴爷这张陌生面孔。

    “你看你像什么样子。”建刚仰头看着猴爷:“这里有盥洗室么?我帮你打理一下。”

    “有倒是有……可你会吗?”

    “你不止一次小看我了。”

    来到盥洗室,躺在椅子上,猴爷看着建刚熟练的准备净面工具和理工具,经过仔仔细细的消毒之后,她利用台子上的肥皂打出了细腻的泡沫涂抹在猴爷已经用热毛巾敷过的下巴上。

    “如果我现在要杀你,你可没的跑。”

    “如果我不相信你,你能近我身?”

    “不要乱动。”

    建刚笑盈盈的用手掌控着猴爷的脑袋:“说起来,我不少第一次都是给你的。”

    “不要说奇怪的话……我可什么都没干。”猴爷闭着嘴,瓮声瓮气的说道:“你这么说可是会带坏小朋友的。”

    “你胡子真硬,说明你这个家伙就是头牛,脾气拧。”

    “再拧的脾气不也被你按着脑袋推来推去么。”猴爷没好气的说道:“我这一趟,已经丢了不少人,说起来还真是脾气柔和不少了。”

    建刚抿着嘴笑着,细嫩的手一点点的在猴爷脸上滑动,只要碰到有一点扎手的地方就会用锋利的刀子在上头反复但轻柔的剐起来,虽然能让人联想到刮猪毛,但其实还是挺舒服的。

    “不过有时候我还真挺迷茫的,你知道那种就是自我认知开始生障碍的情况吗?我在最开始来这的几年,就经常出现认知障碍。几次差点丧命。”猴爷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到后来我渐渐习惯了当一个会受伤的普通人,看到比我强的,绝对不硬来,看到有危险的地方绝对不往前靠。后来我现,当我怯懦时,我反而更像一个人类。而当我……对某种东西或者某个人,产生共情时,我才现人类好脆弱。”

    “你是说流苏吧。”

    建刚的声音清清淡淡,听不出里头有什么感情。而就是这个样子却让猴爷非常难受,他宁可建刚狂躁的蹦出来冲他狂喷一通,也不希望她用这种表情和这样的态度。虽然不知道这种难受源于哪里,但就是让人不好受。

    “还有你,你的陌生以及我以前对你的忽略。”

    “因为不重要才会忽略。”建刚倒是没有什么情绪波动:“我不够强也不够聪明,所以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就好像没人会在不刻意的情况下记住圆周率后面的几百位一样,因为它不重要。”

    这话说的……不过好像好有道理的样子,无从反驳。

    “那你是什么时候现你产生了人类情感的?”

    “大概是从我对流苏的眼泪产生了情绪波动开始吧,具体我也记不清了。可是我知道我是不能产生感情的,一旦出现了这种问题,那机制内部就会出问题,我会成为一个残次品。”

    “没有完美品,其实我更喜欢现在的你。”建刚细致的用毛巾擦干净猴爷脸上滑腻的泡沫:“至少这样可以让我感觉自己真实的存在过。”

    “别……别这么说。”

    “怎么?不是吗?我的一切其实都是架构在别人身上的,我没有自己的实体没有存在感。以前是叶子,那时的我为了她而活着。后来是你,对于你来说,我只是一件武器。建刚三连击不是吗。”建刚噗嗤一乐:“还挺好用的。”

    猴爷也被建刚的自我调侃给逗乐了:“那真是突奇想的招……”

    “而现在,你好像意识到了我的存在,并且把我放在了一个对等的位置上。这让我意识到了我自身的存在,这不就是价值吗?”建刚轻轻把猴爷的脑袋按在水里,轻柔的给他洗着头:“虽然可能马上就要分离了,不过我挺满足了。其实,我也活够了,我的一生已经很精彩了,对吧。”

    “我不允许。”

    “你现在有不允许的力量吗?”建刚微微擦干猴爷的头,开始用剪刀修剪起他杂乱的头:”现在你能做的,就是看着我拯救你,然后默默追悔。虽然我不知道在我离开之后,你会追悔都长时间,但我相信一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会跟跗骨之蛆一样粘着你,让你寝食难安。这算是对你的报复,而且你没有选择的权利。”

    “你特么是在威胁我?”

    “不要动!”

    建刚用力按着猴爷的脑袋:“给你剪个狗啃头出来。”

    “不是威胁你,而是要惩罚你的狂妄。你不是打算自我牺牲吗?那我就惩罚你,让你感受一下你自我牺牲之后别人的感受,难道只有你会有共情吗?”建刚把落在手中的头扔到一边:“我其实一直对死都充满了渴望,而你不一样,你的基因里镌刻着求生意志。那么我就让你看一下你自以为是的选择之后会给剩下的人带来怎样的伤害。这不是很好吗?可以让你更快的树立你既厌恶又无法摆脱的人类身份。”

    “程建刚!谁允许你干这种事的!”

    “我啊,当然是我。”不顾猴爷的愤怒:“我誓,一定要给你一个足够大的惩罚,最后想了想,也只有这样能够让你得到你应有的惩罚了。起码可以让你在未来变得不那么猖狂不那么肆无忌惮。”

    “我有点想揍你。”

    “没关系,你揍不过我。”建刚在把茬子清理干净后,俯下身子在猴爷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让你感同身受一次,也不是坏事。如果可以,就把流苏带回去吧,她是我在这个世界的同位异形体。”

    猴爷一愣:“!!!???”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完全长得不像是因为我本身就是体系之外的,我的投影可能是任何样子。你现在能理解为什么她身上有很多属性跟我那么相似了么?是吧,我认为很多事情都是带有天然巧合的,这也算一种代偿,就好像鱼龙的海豚之后,塔娜会出现一样,但为什么我要说那是鱼龙的海豚么,因为你不是鱼龙。我才是你的大猩猩。”

    妈的……妈的……妈的!!!为什么这么搞笑的一句话却听得人想哭啊!

    “放屁!你们都特么是放屁!”猴爷突然从椅子上蹿起来,暴躁的大喊:“老子偏偏不信这个邪!!!”

    “不信?由得你不信?很快就能见分晓了吧。”

    “好!你等着!我可没忘了我是谁!”

    --------------

    你们知道猴爷为什么叫猴儿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