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三五八、愁作序
    现在烟草业已经形成不小的规模了,全国各地都是猴爷旗下的烟草,而且还是垄断行业,别人想仿都仿不出来,而毒业并不面向底层,只针对高层的那些有钱人。㈧┡ ㈠中文『『网Ww%W.Ω8⒈Zw.COM其实这几个月也可以看出来,这个镇子就是最好的微缩世界,财富再分配的力度非常大,虽然这里还是个镇子,但规模却已经非比寻常了,全国各地的人络绎不绝来到这里,特别是严寒带来的饥荒导致这里的人口规模空前高涨,一个冬天的时间,已经涨到了三十万左右,大部分人已经安顿了下来,这些人就形成了劳动力的核心,大量的工厂和种植园虽然做不到完全吸收这些劳动力,但各种相关产业和配套设施也成为了城市展的基础。

    所以镇子还是镇子,但却已经有了城市的规模,光这一点,猴爷已经被人建了生人祠,敬之如父母。走在街上随时都有人冲他跪下磕头的那种……

    “你不进去?”

    “进去干什么?”猴爷没好气的喷出一口烟:“进去不够受气的。”

    “你有麻烦了,我跟你说。”端木眯着眼睛抽了一大口烟:“我闯荡江湖多年,见过三妻四妾的,但没见过谁能同时搞定两个剑圣的,那可都是心高气傲的主。新来那剑圣我不熟,可是流苏我熟啊,别看她平时懵懵懂懂,可也不是个吃素的主,傲气的很呐。”

    “废话,要你说啊。另外一个我告诉你,她当了十六年摄政王,天下无敌。”

    端木双手抱拳:“恭喜。”

    “恭你奶奶个腿。”

    “哈哈哈哈……要不要我帮你进去打探个风声?”

    “打死你啊。”猴爷白了端木一眼:“两个人的脾气我都太了解了,晾着吧。今天天气不错,我也两个月没出去逛逛了。走吧,去码头善堂看看。”

    “善堂现在不错,流苏门认领了相当一部分孩子。”

    “嗯,从小培养的才有忠诚度。”猴爷站起身,背着手:“去看看。”

    两个人结伴穿过主街,猴爷没刮胡子所以很少人认识他,但端木却是人人都晓得,走到街市时,不管男女老少,见到端木时都要脱帽行礼,看得出这家伙的社会地位现在简直可怕。

    “社会在逐渐脱离门派影响,再过不了多久,我们很可能会无意中创造一个农商社会体系,如果没有意外,提前一百年进入工业革命没问题。”猴爷背着手走在端木身边:“让你找的那些杂学家和大工匠呢?”

    “都已经进入流苏门了,他们大部分人很满意流苏门,不少人都选择留下来了。现在流苏门很少教授仙法剑术了,大部分孩子都在学习杂学和工匠。”

    “继续砸钱,争取把天下所有有一技之长的人吸引过来,从这成为社会展联接点。门派很快就不成气候了,你要注意一下各方大佬的动向,在适当时机把皇帝重新推出来。”

    “为何?那些本就是些金丝雀啊。”

    “社会展需要循序渐进,你可以跳科技但不能在和平年代跳社会制度,如果从奴隶制突然跳到民主或者共和制,社会会出问题的,就好像古罗马。现在我们所处的时代和他生产力结构还有它的展过程决定现行社会体系大体还是封建社会,那么在不破坏大一统结构前提下,现在要进行不流血改革唯一的展方向就是君主立宪,当然这不是完美状态,也不存在完美状态,随着生产力展,社会形态会不断进化。具体的可以参考英国维多利亚时期,在即将到来的生产力井喷状态下,达到最佳平衡点,你特么的有没有看我给你写的那本书?”

    “看是看了,不过很多东西不懂。”

    “不懂是因为前,毕竟整整前了一百年。等社会开始生变动的时候你就能从上头摸索到规律了。”

    “明白了……”端木摸着脑袋:“我其实一直都特别好奇,你看你啊,我到现在没摸到你的性子。你既可以杀人如麻又能悲天悯人,既可以制造烟土又能创造神药,既能够左右门派斗争又能构建社会体系,全能啊,你到底还能干什么?”

    “你知道吗,我所有的能力,都是为了破坏而准备的。”猴爷拍着端木的肩膀:“但我现,破坏未必是摧毁,也可以是改变和突破。这大概也就是为什么我反而成为破坏规矩的那个人了。其实想动一场变革,不管是大范围还是小范围,只要接入了一个突破点,非常容易,但很多人接触不到这个高度,但世界上有一个法则,叫五人平均法则。好好利用这个,可以更快的让你融入到更高的社会层次里进而接触到更多的机会。你要知道,我单靠我自己,是没有办法这么短的时间里干出这一切的,而实际上所有的事情,都是蜀山干的。它本身就坐在这个世界的巅峰,那么由它来执行我的命令,效率不是个人能比的。”

    “那你几乎把所有门派的长老都干掉了……也是这个原因?”

    “一个新锐的社会,不需要保守派。在他们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配合要么死。”

    两个人聊着天就来到了码头,这里是猴爷刚踏入这里时第一个接触的地方,而现在这里已经变得让他有点不认识了。

    原本的码头因为人流的关系被扩充了过五倍,光是码头区的范围就已经和之前整个镇子差不多了,江面上横帆掠影,一派繁忙。开春之后之前因为冰封而冻结的货物现在像疯的一样吞吐着,这天气虽然还是春寒料峭,但光着膀子的汉子扛着货、小推车上装着袋,川流不息,一派繁荣昌盛。

    离他们不远,就是善堂的位置,门口的粥铺前有个伙计正在春日的阳光里昏昏欲睡,里头时不时能看到盥洗娘提着一大篮子衣服走出来,偶尔有照顾孩子的嬷嬷的吼声从里头传来。

    “这嗓门,小时候我娘教训我的时候就是这调门。”端木情不自禁的摸了一把屁股:“当年要是有这善堂,她也不至于饿死。”

    “当年没有你,自然也就没有这善堂。”

    “是没有你。”端木侧目看着猴爷:“我替穷孩子们谢谢你了。”

    “看不出来琴魔端木也有多愁善感的一面。”

    “人心肉长。”端木笑了笑,背着手朝善堂走了过去。

    大老板突然袭击,这是最可怕的事情,粥铺的小厮打盹间扫了一眼,立刻瞌睡全无,战战兢兢的站起来恭候老板大驾。

    端木朝他点点头,然后跟着猴爷就一起走了进去。进去之后,掀开帘子就是一股子淡淡的尿骚味,仔细看了看才现,周围的炉子上全挂着尿布。一个中年妇女正忙活着几个不听话的小兔崽子,旁边则有两个年轻的姑娘在仔细学习。当她们突然看到端木进来之后,立刻大惊失色的整理了一下衣衫,齐齐朝端木欠身行礼。

    “行了。”

    端木摆摆手,转头问猴爷:“想看哪?”

    “厨房和茅厕。”猴爷笑道:“不管是一个机构还是一个企业,看这两个地方一定没错。厨房可以看出他们有没有克扣和有没有效益,茅厕可以看他们的管理。”

    当然,要看先是看厨房。里头鸡鸭鱼肉都有,厨子看上去也清爽,锅里蒸着晚上的饭,桶里煮着蛋。一大块猪后腿正在案板上被分解,旁边还有一锅猪骨熬的汤。

    端木的到来让厨子们惊慌失措了一阵,他倒是浑然不顾,走过去拿碗打了点汤尝了一口:“哎哟,味道不错啊,就是没放盐,鲜味倒是出来了。”

    厨房很满意,猴爷手一挥:“明天让人过来每人一个金的额外奖励。”

    他们走后,厨子们窃窃私语,他们每人认识端木老板身后那个邋遢男人,但看上去这个男人似乎比端木老板还要高一个层次,吩咐事的时候,就跟吩咐小弟一样……

    “厕所里也算干净,后面的菜园子倒是很合理。”猴爷在视察完厕所之后点点头:“不过这里离水井太近了,这口井不要了。直接在前面打口深水井,用压力泵抽水。”

    “你说……你回去之后,她俩会不会打起来?”

    “哪壶不开提哪壶……”猴爷咳嗽了一声:“走,带你去吃肉,这有一家店的肉汤正宗的不行。”

    “哎?你别岔开话题啊,这是你要面对的。”

    猴爷不搭理他,只是对着善堂的管事说:“明天再请几个人过来,要勤快的,手脚麻利的。后面这么一大块空地不用上实在可惜,给弄个屋子出来,养养猪、养养鸡。”

    “啊?”管事的愣了一下,眼神不时的瞄着端木,等待大老板的示意。

    “你瞎啊!这是初心大爷。”

    “哦……哦哦……原来是大老板……”

    “大老板……”猴爷哑然失笑:“不过这称呼比剑仙顺耳多了。”

    “那是,我现在都快忘了老子是琴魔了。谁见都叫一声端木掌柜。”端木摇头:“老子的琴都不开心了。”

    “等我走了,这里都是你的。”猴爷伸了个懒腰:“照顾好,有空我还会回来看看的。”

    端木愣了一下:“不走行吗?你若不走,这天下迟早都是你的!”

    “不行。”猴爷看了看天空:“身不由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