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三百五十一、假亦真来真亦假,真假全凭听者夺

三百五十一、假亦真来真亦假,真假全凭听者夺

 
    “你真的要给他这么大优惠?我们没那么大的产量。㈧㈠ 中Δ文网Ww*W.┡8⒈Zw.COM”

    “他活不到明年领钱了。”

    一盆噼啪作响的炭火、一张摇椅、一卷厚重的羊毛毡子,窗外的寒风被融融暖意隔在外头。

    猴爷在摇椅上吱嘎吱嘎的摇着,默默看着窗外出神的眼睛里有着远他年龄的深邃,仿佛经历了十世轮回、沧海桑田一般。

    端木坐在桌子边上,一小碟子酱牛肉、一小碟子花生米、一杯温热烈酒。

    屋里没有点灯,炭火微弱的光照在他脸上忽明忽暗,显得阴森可怕。

    “你的意思是……要他们黑吃黑?”

    “恐怕不只黑吃黑那么简单,我已经叫黑影去散步消息了。”猴爷侧过身子:“把我给他的优惠和他一年能赚的钱散布出去了,还顺便搭了一句,他的种子只有我这有,别的地方没有,也只有这个种子种出来的,我才收。”

    端木往嘴里扔了一颗花生,脆脆的咀嚼了几下,突然缓了过来:“你要借刀杀人?”

    “我要灭他满门。”猴爷微微侧过头看着端木:“我不开玩笑。”

    “为什么?”

    “因为他丑。”

    “就因为这个?”

    “不然呢?”

    好理由!端木虽在江湖上被人称为魔王,但在这个家伙的面前自己简直纯良的如同小白兔一般纯白无暇,几个时辰之前他还能与人谈笑风生,但转眼就让人钻进了一个巨大的套子里。

    西北那地界贫瘠的很,门派之间为了一口井都可能生流血冲突,现在这大财的买卖真轮到了谁家,那都是一场血雨腥风。

    盛世年华的勾心斗角也许不要命,但饿急眼的狼可是真的是会吃人的。在那地方,这一块肥肉带来的可不一定是家致富,明年也许猴爷真的会收到罂粟果,但至于是谁送来的,那可就真不知道了。

    “让黑影去长生门走一趟。长生门掌门被流苏侮辱了一把,他心胸再开阔也咽不下这口气,以后免不得要为难流苏。”猴爷突然睁开了眼睛:“我不能给流苏留下隐患,她笨。”

    端木眼睛豁然瞪得老大:“你要对付长生门?只是因为流苏祈福了别人?”

    这是个什么道理?被欺负的人没说话,这欺负人的人居然要开始动手了,而且上来就是天下排名数一数二的大门派,他到底要干什么?

    “你也要跑一趟,去一趟昆仑山。让他们派个能说得上话的人过来,掌门也好、长老也好,我要见他。你把话带到就行,不来后果自负。”

    “你到底要干什么!”

    “暂时只有一个目标,就是灭掉仙灵。”

    什……什么?折腾这么大一圈,又是对付长生门又是一句话就要人家掌门过来面见他,居然就为了灭到到现在为止都没露过面的仙灵派?

    他什么毛病?端木的脑子有些不灵光了,但又不好意思直接问,如果问出来了大概会被他认为是智障吧……

    “当然,仙灵、蜀山、昆仑、长生,我一个都不能让他们留下来。我答应过流苏,让流苏门名扬天下,而对我来说,名扬天下的意义就是……”猴爷眼神突然冷了下来:“天下只有一个流苏们,也只能有一个流苏门。”

    “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我感觉到了。既然带不走什么,就把最好的留下来吧。”猴爷轻轻笑了起来,笑容在炭火的映射下,居然变得稍微有些温婉起来。

    端木没再继续问什么,起身离开,二话不说启程前往昆仑山。而一直在角落里的黑影也动了起来……

    “黑影,等一下。”

    “在。”

    “长生门很不对劲,你要仔细打探,不但要耳听还要眼见。”

    “明白!”

    黑影不是别人,就是那个要跟猴爷比试但却被鱼龙剑打败的家伙。猴爷觉得有些好笑,黑影的身法是他见过最灵活的人之一了,这样的人居然喜欢跟人刚正面,明明是个敏锐贼非把自己当战斗贼用,着实是有点大材小用。

    所以这段时间猴爷一直在教导他各种特工潜入、暗杀、破坏技术,加上黑影对这些东西本就是一通百通,短短几天之内就已经像换了一个人。

    人都走了,猴爷半闭起眼睛哼起了小调,打着节拍在昏暗的房间里显得孤独且落寞。

    他不敢也不想回去,他现在甚至有些害怕看见流苏,大仲裁者给他附加的金手指终于开始显示威力了,他的预感能力至今为止没有出现过错误,也许并没有他之前那种完全掌握未来的能力那么强,但预感却让他能模糊的感觉到未来即将生的事情。

    这几天,有一个梦不断出现在他的睡眠里,梦里的画面不断重复,流苏苍白的脸、流着血的嘴角和像牡丹一般绽放的黑清晰可见。

    这让猴爷感觉时间越来越不够用了,他不想输掉比赛但更不想让流苏受到一丁点伤害,所以他现在要做的事就是把自己要干但还没完成的事加快两个层次,尽可能在那一天来临之前解决掉面前所有的事情。

    然后竭尽自己所能来保护流苏。

    这就是他现在的想法,牺牲流苏也许自己能赢,但他根本不假思索的在赢和流苏之间选择了流苏。这是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他不后悔。

    很快到了约定的时间,门外响起了笃笃笃的敲门声,猴爷微微嗯了一嗓子算是答应了。门吱嘎一声打开,一个面容英朗的年轻人出现在炭火盆照耀的范围之内,他看着猴爷时咧开嘴笑了,原本雪白的牙齿已经黑,看上去却有一种病态的狰狞。

    “事情我已经办好了。”

    “非凡啊,你知道你这个人最大的缺点是什么吗?”猴爷叹了口气:“太自负!自负到愚蠢的地步!”

    梁非凡一愣:“怎么说?”

    “涤长老知道这件事吗?”

    “当然知道,还是他给我的丸子。”

    “杀了他。”猴爷眼睛轻轻眯了起来:“今天就杀,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事情办了。”

    “为……为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