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三五零、哥们,你很有想法,跟我走上不归路吧

三五零、哥们,你很有想法,跟我走上不归路吧

 
    靠在门口,静静的看着门口的人,没有任何一丁点紧张的样子,反而透着一股子痞气,让人丝毫不怀疑他说话的真实性。㈧㈠中文网WwW.8⒈Zw.COM

    老马家的弟子都已经手按着兵器了,端木也是紧张的不行,毕竟这些家伙身上上上下下都带毒,而且都是专门研出来对付剑仙的奇毒,甭管是谁沾上都要脱一层皮。

    但猴爷却一点都不担心,他本身玩化学就贼溜,提纯了芥子气和沙林之后,他现在已经是无所畏惧了,这大杀器是吧……弄不死这帮龟孙儿。

    现在度假村还没到营业时间,但昨晚在这过夜的人那也不是少数,所以渐渐的里头也出来了些人看热闹,所以一下子就显得人声鼎沸起来。

    “怎么?不拆了?”

    猴爷眉头轻挑,眼泛寒光。看着那个小老头冷笑着,他表情冷冽的不行,但却分明写着无所谓三个字。

    “年轻人,我劝你不要太过猖狂。”

    “老头子,我劝你现在就走。不然来不及了别怪我没提醒你。”

    这件事的起因其实很简单,正是猴爷那时和端木一起剿灭的马贼帮,那可是纯清宫的聚宝盆,那地方除了点野生农作物之外根本没有什么更好的东西可以赚取利润,再加上他那可没有猴爷这样随便点东西都能点石成金的人,所以打劫过往商人或收取一些保护费就成了他么的主要经济来源。

    这一波马贼全灭,这个冬天的纯清宫格外难熬。更别提其中还有两个纯清宫的弟子一并****死了,而且这两个弟子还都是马王爷的子侄。

    这个仇理所当然就被安在了端木的头上,这次他们过来参加这个比武招亲,本没什么事,毕竟蜀山的面子他们还是要顾忌一下的,但无奈这大雪封山了,谁都走不了。一堵就堵了十天。

    十天可不算短,这老马本就是个喜好玩乐的人,年轻时就吃喝嫖赌一条龙,现在老了女色不能近,这赌就成了他最爱的活动。堵在这镇子里后,这个老东西最大的爱好就是在猴爷的度假村里一掷千金。

    赌场么,大家都明白,大家都明白赌场是个干什么地方,进来了不怕多有钱,哪怕是家财万贯一天也能耗了个精光。

    这老马断短三天就输了整整一百八十万金,虽然这几天好酒好菜的招呼让他感觉又年轻的一回,甚至昨天晚上还点了两个头牌姑娘去玩老汉推个车,但这一百八十万金那真的是一笔巨款,这是他们从纯清宫里带出来的货变卖后拿回去的过冬钱。

    这笔钱说是救命钱都不为过,这个冬天整个纯清宫就靠这点钱了。现在被他给输了个干净,这不但回去没办法交代,恐怕掌门怪罪下来的话,虽然不会拿他这个老前辈怎么样,但到底丢人可丢大了。

    既然输光了,那唯一的办法就是找赢了他钱的人要回来呗,而刚好今天端木这个老板上班了,这仇人见面不眼红都算是奇怪了。

    可是连他也没想到,本来就是想讹点钱事,居然搞到现在骑虎难下……

    真的是骑虎难下啊……不知道从哪蹦出来这么一个硬茬子,死死堵在门口,还大放厥词要灭他满门。

    说真的,他就是想把钱弄回来而已啊……真的……

    可现在事情就不好办了,先人家都把灭门的话放出来了,这按照江湖上的规矩已经是个不死不休了,可面前这个家伙不但自己是个金穗,而且他还是蜀山的人。再从他的架势来看,这个产业根本就是蜀山的啊!

    在蜀山的地盘拆蜀山的产业还要杀蜀山的人?疯了差不多……

    如果蜀山是虎,那马王爷现在就是骑在上头动弹不得了。进一步那就是跟蜀山正面对肛,退一步他纯清宫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而且这次还碰到了这么一个死不低头的角色,好尴尬的啊。

    所以他唯一的办法就是围在这,等待一个机会,既不让自己看上去示弱又不能硬生生吃下这个亏。

    而猴爷当然也不急,他有大把的时间呢。

    很快,几辆马车从后方滚滚而来,接着就见东壁从打头那辆马车上下来,然后开始一桶一桶的往下搬东西。

    “师父,芥子气都到了。”

    东壁搬完之后,越过人群站到了猴爷身边。他带着全封闭的过滤口罩,眼睛上也戴着天然水晶打磨的护目镜、鹿皮的手套,全身上下没有一丝皮肤裸露在外。

    “你小子……”猴爷哑然失笑:“太实诚了,你怎么全搬来了?”

    “啊……师父,不是你让我搬来的?”

    是……是猴爷让他搬来的,但没让他全搬来啊,就这七十五桶浓缩芥子气,足够干掉一个城市里所有生物了好吗。

    “留下一桶,其他搬回去。”

    “哦……”

    “小心点,别磕碰。”

    芥子气是非常危险的东西,猴爷拿来也只是个威慑,倒没有真想把整个镇子都给干翻过去。

    一桶芥子气放过来,猴爷直接往小老头面前一放:“听说你喜欢用毒?来来来,品鉴一下。”

    这桶是特制的桶,里头都用金箔包裹,细密不留一丝缝隙,密封性可以说已经堪比现代器材。要不怎么说科研就是一场烧钱的运动呢,光这一个桶的造价就达到了一百二十金一个,为的就是不让里头已经凝固的芥子气挥出来哪怕一丁点。

    “这是何物?”小老头眯起眼睛看着面前的桶:“有何玄机?”

    猴爷哈哈大笑:“灭你满门的东西。”

    小老头脸色大变,然后抬起头眯起眼看着猴爷,阴沉着脸没有说话,只是这么看着他……

    “别客气,你来品鉴一下。”猴爷指着桶:“打开盖子试试,不过小心死了哦。”

    作为使毒的行家,小老头也不是盖的,他走到桶边从怀里拿出一根细针微微打开密封盖,探了进去。

    其实他打开盖子的那一瞬间其实就明白这桶子里装的绝对是剧毒之物了,因为这金箔气密的法子不是等闲毒物能用上了。

    等他把细针取出来,再拿出一块不知道什么材料的布抹在上头,接着他眉头一皱,瞬间把那块布死死攥在手里,接着从小酒壶里倒出猴爷那买来的醉生梦死,一把火就点起来了。

    “我曹……你疯了!”

    猴爷一把捂住口鼻,快步往后退着。而那小老头也快步往后退着……

    “石灰水!”小老头伸手一扬,旁边的弟子立刻拿上了石灰水倒在了那块布上……

    不错啊,猴爷倒是由衷的赞叹了一声,芥子气可以说是提前了一百多年出现,在这个时代就能第一时间知道用石灰水溶解芥子气,看来老头倒是真的有几下子。

    “行!行行行!”小老头朝猴爷竖起大拇指:“年纪轻轻,倒是搞出如此恶毒之物,此物毒性之强,恐怕冠绝天下,等闲之人沾上怕是要周身溃烂而死。看不出来,看不出来啊。”

    “行啊,老东西。”猴爷笑道:“只是看一眼就知道它的用途,怎么样?要是那七十多桶砸在你纯清宫的大殿上,你感觉如何?”

    老头憋着劲儿不说话,旁边的端木倒是憋不住了,他歪着头看着小老头:“嘿,老马。碰到克星了吧,还敢使毒不?”

    小老头皱着眉头,深吸一口气,想要转身离开。而猴爷却歪着头喊道:“小老头,别急着走啊。”

    马王爷转过头,眯起眼睛:“年轻人,你是想把我这前浪盖死在沙滩上吗?”

    “不是啊。你看啊,你是把钱输光了对吧,这事儿咱们一码归一码,输的钱肯定不能给你,不过我倒是有法子让你翻倍……”猴爷眼珠子一转,音调陡然提高:“赚回来!”

    赚回来?小老头将信将疑,他不是很相信这身上从上到下都透着一股子邪气儿的年轻人,但赚回来这三个字对他的诱惑实在太强了……

    “哦?年轻人,不要骗我老人家开心啊。”

    “我为什么骗你?想通了,不拆了,后堂等你。”

    说完,猴爷转身离开,临走时候还不动声色的踩了端木一脚,端木立刻心领神会,拎起芥子气跟着一块跑了进去。

    留下小老头一众人在外头也不知是该怎么样,最后还是小老头活的时间长,看的明白。深吸一口气,转身屏退众人,自己背着手晃进了度假村的大门儿。

    一场差点不死不休的风波就这么结束了,那些准备看大热闹的家伙当然失望,但到底也是看了一场好戏,不过其中最精彩的就是初心一人用气场镇压纯清宫这一段了,在他们看来,这又是一段好谈资啊。

    “坐。”

    进入内堂,丫鬟开始沏茶,猴爷坐在主位上面带笑容:“怎么样,小老头,想欺负人没成功吧。”

    “呵。”小老头没好气的冷笑了一声:“倒是没想到蜀山年青一代居然出了你这么个人精。”

    “嘿,老头。别闹了,这蜀山什么货色、你那纯清宫又是什么货色,你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难道还不知道?那我只能说你的日子过到狗身上去了。”

    “你这年轻人,口无遮拦。”

    虽然是训斥,但小老头却没有反驳,只是端起茶喝了一口:“小老儿倒是想听听你怎么让我赚到这三百六十万两。”

    猴爷抿了一口上好的福建运来的正山小种,享受了一把那微弱的烟火气,然后歪着头看着小老头:“你大西北,物产没有、资源没有,连河都不多,想钓鱼都费劲啊。你那边靠打家劫舍过日子,指望可持续展么?”

    小老头闭口不言,毕竟猴爷说的不错,东南西北四个大门派,哪个不是占了个物产丰富的地方,长生门地处中原,渊源博大、地势广袤;蜀山派偏顾天府之国,水美土肥;仙灵地处金陵,挟长江踞东海:昆仑地处伊吾,虽是西域之地却是风华绝代、物产丰饶。

    他们这纯清宫呢?在西北戈壁边缘,满眼黄沙终年苍茫,别说物产了,连人都没几个。想来钱?除了当劫匪就只能当人贩子了,可是人都没有几个,当人贩子都特么容易断货。

    “对吧,我说的没错吧?”

    猴爷的话让这个吃了一辈子黄沙的老头长长叹了口气,坐在那里一言不,就当默认了,从他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一片悲苦。

    说实话,如果都能跟蜀山这样靠做生意、靠收税养活一大堆人,谁愿意去打家劫舍、为非作歹?那可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生意,谁愿干?

    “说实话,我想要灭你满门,连投毒都不用。”猴爷手指在桌子上轻扣,出让人心烦的噪音:“我有钱,我只要个悬赏,1颗人头一万金。你想想,谁敢再进你们那个小地方?三五年之后你们那也就一片荒芜了,对吧。”

    小老头不说话,只是默默叹气。

    “你找上门是你的不明智,蜀山把你们当事儿了么?没有吧?但是他们把我当爹。”猴爷伸出两根手指搓动着:“因为我有这个,而且我能赚这个。你懂我意思么?”

    小老头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你打算……”

    猴爷指着台子上一盆在寒冬温暖的室内开得火红而美丽的花:“我给你们这个种子,你们种下去,明天的果子我收,湿货1金1斤,干活1o金1斤。怎么样?考虑一下。”

    “这是?”老头眼睛尖:“阿芙蓉?”

    “到底是同行啊,你只管种,我负责收。有多少我收多少,还有这个,你拿去卖,从我这进货,比市面上便宜四成。这四成有多少利润,你不会不知道吗?一年五百万金保底,再加上你把果子卖给我的钱,保证明年让你们过个舒坦年。“

    鸦片膏现在在小范围已经流行起来了,不少门派都大量采购回去当成增进功力的东西,虽然会上瘾但现在后遗症可还没体现出来,大家都感觉它的好而没看到它的恶。

    这一点纯清宫当然也看见了,眼馋的不行,但他们虽然有技术,但提纯这一关怎么都过不去,很让人苦恼,想仿制却因为品质太低而只能用来当镇痛药,并不能和市面上那些鸦片膏一样红红火火。

    “那一百八十万金,我借给你当个启动资金,免得你太难看,这钱从明年的收益里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