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三百四十九、谁家炊烟待客归堂

三百四十九、谁家炊烟待客归堂

 
    雪锁横江,烟波不见。㈧㈠中文  『 网WwΩW.ん8⒈Zw.COM

    猴爷很久没有练过剑了,但今天他出奇的一大早就到江边开始早练,手中长剑如游龙穿云,在氤氲雾气的江面上凌波而动,若是不说话倒也是飒爽的少侠模样。

    流苏站在江边,看着不远处的猴爷,眼神空洞,一看就是在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如果不是背后那柄因为感受到鱼龙召唤而嗡嗡悦动的灵鸢,她看上去仿佛在江边等待丈夫归来的小娘子似的,安然恬静。

    “灵鸢,你在想什么。”

    也许是听到了流苏的问话,灵鸢停止了躁动,只是出低沉暗哑的蜂鸣声,就像是闺蜜之间的悄悄话。

    “对啊,灵秀、灵鸢……本就是雌雄剑。可是灵秀现在叫鱼龙了,它不再是灵秀了。”

    灵鸢剧烈颤动了一下,便再无声息。流苏轻笑一声,反手过肩握了一下灵鸢的剑柄,然后继续抱着胳膊看着猴爷。

    突然,在流苏毫无察觉的时候,灵鸢突然出鞘,直直的冲向了猴爷的方向,接着就这样围绕着鱼龙剑翩然起舞。

    鱼龙刚猛,灵鸢轻盈。同时舞动起来就如游龙戏凤,煞是好看。而猴爷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岸边流苏,展颜一笑便继续挥剑引剑。

    鱼龙入水,水龙滂沱,漫天大雪之下,一条晶莹的水龙腾空而起,鱼龙为龙尾,灵鸢为龙头,每一次摆动都能引来天威如怒。

    两把剑的配合天衣无缝,仿佛互相知晓心意似的,龙起周天却滴水不沾身,雾气腾起仿佛是天上的云彩,灵鸢在空中出高亢尖锐的剑鸣,映衬着鱼龙的颤动就好似真龙吟,引来了镇子上不少的高手。

    高手们过来之后现只是在练习,大多都只是看两眼就走了,当然也有不走的,毕竟这个场面可不常见,两柄金穗的剑能配合的这么好,唯一的可能就只有传说的灵秀、灵鸢,在传说中灵秀和灵鸢是7oo年前那个至高剑圣打造的雌雄剑,后来剑圣身死灵鸢传给了他的弟子,灵秀则随着他的尸埋进了剑冢。而如今……居然再次看到了世上唯一的雌雄剑翩然起舞。

    “散!”

    一声号令,水龙在空中散开,低温让水滴来不及落地就变成了冰珠子,噼噼啪啪的落了一地,就像空中落起了水晶雨一样,落在水面上激荡起一层薄薄水气。

    灵鸢满意的归鞘,而猴爷收剑归鞘,慢慢的走向岸边。

    “嗯,不错。没退步。”流苏一边夸奖猴爷一边用自己的手帕擦着他脑门上的汗:“不过不可以自满哦,要再接再厉。”

    “放心吧,我这种天才根本不需要练习的。”猴爷笑着说道,但眼睛却斜视着离他不远的那些看热闹的人们。

    被这眼神一扫,不少识趣的人立刻退散,可总有那么些不开眼的嗑着瓜子、吃着早点继续站在那一动不动,深切的盼望着下一场演出。

    “这帮人真不识趣。”端木坐在离猴爷最近的地方,坐在琴上吃着一碗米线,看那样子应该是从早点摊子上直接蹿过来看热闹的:“都不知道留点个人空间。”

    也许是跟猴爷在一起的时间挺长,端木的接受能力又强,所以他说话的风格越的跟猴爷相似了,一些很现代的词语经常会从他嘴巴里蹦出来,他觉得这些词不但新颖而且特别好用。

    “你滚!”猴爷哭笑不得的看了一眼端木:“我的那份呢?”

    “来的急,给忘了。我可给你点好了豆腐脑,你为什么喜欢豆腐脑放糖?那能吃?”

    “吃咸的跟****有区别?”

    “妈的!”端木端起碗就作势要砸:“你这是侵犯了我的信仰,拔……”

    他拔剑两个字还没说出来,灵鸢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剑圣的实力让他连流苏什么时候拔剑的都没看见……

    “好!你们行,合伙欺负我是吧?”

    端木哼了一声,一边吸着米线一边夹着琴屁颠屁颠的跑掉了,看上去样子傻到不行不行的。

    “不理他,端木就喜欢胡说。”流苏撅着嘴:“每天都能听见他说你闲话。”

    其实猴爷也挺尴尬的……毕竟他说端木闲话的次数似乎更多一点,但流苏这种人你跟她说偏心?她打不死你啊!

    回去时已快到晌午,红莲正在厨房帮忙准备午餐。端木的这个小姑娘对什么事的兴趣都不大,但是对厨房却有种偏执的爱,虽然做出来的饭跟大厨还是有一定差距,可她的用心程度可是不容小觑。

    青莲正在院子里练剑,旁边还有个跟着她一起假模假样比划样子的姬星小流苏,至于白莲那个冷冰冰的姑娘,反正常年也看不到人影,估计这个点应该是窝在李大人那里跟着学习医术呢。

    说起来这四个姑娘倒也是兴趣分明,老大红莲喜欢厨艺、老二白莲喜欢医术、老三青莲钟爱剑术而姬星只对棋道感兴趣。

    性格上来说嘛,其实最招人喜欢的是红莲,最招人嫌弃的是白莲,青莲相对比较独立和强势,姬星则是个粘人精和害人精。至于说长相,如果姬星长大的话绝对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儿,不然也不会被人称呼为小流苏,其他三个倒是各有千秋,比如违规的尺寸、高冷的气质和欢脱的性格。

    总体来说猴爷对这几个姑娘都没什么坏印象,哪怕是整天不跟他说话的白莲,毕竟自己徒弟的终身大事还得指望那个非常适合当护士的小姑娘呢。

    “哦哦哦!”

    姬星看到猴爷进来,立刻扔掉了她的小木剑屁颠颠的蹿到了他身边扬起手要抱抱。等猴爷抱她起来之后,她就回头对世界扮鬼脸……

    “她她她,她欺负我!”姬星告状:“她要我练剑!”

    “练剑怎么是欺负呢!你小小年纪,总是不学好,天天下棋有什么用,你能靠这个嫁个好人家吗,能靠这个名扬天下吗?”

    这话在猴爷听来有点耳熟……感觉就好像是父母在嘲笑整天打游戏儿子时用的语气和词汇。不过说起来,练剑又有个球用啊?还不如去科学院学习知识呢……

    当然,如果猴爷这个金穗剑仙说出这种话肯定是略有些奇怪的,但是就是这样嘛,在世界评定系统里,高武世界分为科技高武和个体进化高武,星灵就是典型的个体进化高武,个体的强大就会造成进化方向的更改以维持世界平衡,没有人口红利的星灵现在已经处于灭绝边缘了,而靠着科技高武进化过去的131眼看就要登顶高武世界巅峰了好吗……

    地球其实走的就是科技高武的方向,但同时保持着个体进化优势,所以地球算是一个极为特殊的个案,这个个案让星灵和131都把地球设置为保护区,虽然谁都想染指一但却因为互相干涉的关系大家都相对保持克制。而之所以地球上的保护者会抗拒131,那是因为如果一旦让131成功改变地球的进化方向,那么灵能者会遭到灭顶之灾。

    这种双重进化是最完满的一种状态,而这个世界如果单纯靠个体进化高武的话,最后说不定就是第二个星灵的,然而……说实话,猴爷更喜欢的是科技高武。

    ”好了,都别闹了。准备吃饭吧,姬星喜欢干什么就让她干什么,咱们养得起!”

    猴爷笑着捏了一把姬星的小脸,弄得小丫头害羞的那脸埋到了他的肩膀上,还不时的朝青莲炫耀似的挤眉弄眼。

    “气死我了,不管你了!”青莲指着姬星气哼哼的说道:“你去下你的棋吧!”

    而正在这时,端木在度假村的一个手下匆匆跑了进来,一见到猴爷埋头就跪下去了:“那边出事了……您要去看一下吗?”

    猴爷愣了一下:“什么事?端木不是在吗?”

    “有人寻上门了,正在寻衅滋事。”

    猴爷笑了,他放下姬星笑道:“还有这种事?他们不知道这场子背后是谁?”

    “唉……我说不请,您去了就知道了。”

    猴爷点点头,跟流苏打了个招呼,跟着这小厮就直奔向度假村,青莲作为他的小秘书屁颠颠的也跟了过去。

    就这样,一行三人坐上马车一路赶去了度假村。

    说起来度假村已经开张十余天了,这段时间因为梁非凡、涤长老因为刘松林的事忙的不行,各大门派都在借机讨个公道,所以没什么时间过来,大部分时间都是端木这个名义上的大老板在前面撑着。

    一般来说一个金穗剑仙撑场子哪里有人敢来找事?可今天倒是奇怪,居然不但有人来找麻烦,居然还弄得端木处理不了,非要叫猴爷出面。

    过去之后,猴爷果然现门口围满了人,他们穿着同款的制服一看就是一伙的。而门口端木横着琴坐在那里,面如寒霜。

    “就这些人闹事?”

    “对!西北马王爷的人。”

    马王爷?这应该就是说的纯清宫吧,猴爷记得在西北地界就这么一个门派,门主就姓马。这个门派很有意思,虽然是剑仙门派,但却专门干一些车费路霸的勾当,要不是西北地界太偏加上环境恶劣以及马家有不穿的下毒本事,各大门派早就收拾他们了。

    对了,上次被端木灭了门的马贼,听说就是这家扶持起来的,而被干掉的那两个剑仙都姓马,哟……想象一下,还真是精彩呢。

    不过他们在西北猖狂就行了,没想到居然猖狂到这来了?

    “你回去跟东壁说一声。”猴爷冷笑着对旁边的小厮说道:“让他从化学院里把芥子气取出来。”

    小厮不明白什么是芥子气,但初心大神的话他哪里敢不听,转头策马就跑了回去,而猴爷在他离开之后,背着手分开人群走到了端木身边。

    “什么事?”

    “没事找事。”

    端木眯起眼睛看着为的一个佝偻老头,眼泛寒光。

    猴爷歪着头笑眯眯的看着面前那个满脸认真的小老头,抱拳笑道:“这位老丈,有何贵干?”

    “你?你又是何人?”

    猴爷没说话,只是背着手站在那笑,而老头旁边的一个人凑过来小声对他说了几句,他才哈哈笑了起来:“又是个金穗?这年头金穗如此不值钱?”

    “是啊,挺不值钱的。”猴爷点点头:“不过总比某些人一辈子挂着绿的,到老都离不开这绿要好啊。”

    小老头的腰上有个葫芦,葫芦上挂着的是绿穗。这绿的是不计入体系里的,他就跟终身成就奖一样,只是代表辈分高。

    不过要说他没能耐,那也是倒是乱讲,挂上绿的一般都是非常规能力的剑仙,比如他挂在葫芦上,代表这B八成就是玩毒的高手。

    听到自己的绿穗被调侃,小老头倒是哈哈一笑,用手点了点猴爷:“连蜀山上代掌门玄炽子都不敢这么跟我说话,小家伙你很有胆色。”

    “哦,这样啊。”猴爷点点头:“您贵庚?”

    “小老儿也就一百零五。”

    一百零五?保养的不错,看上去跟六十多岁差不多,不过想也知道,一般用毒的高手都是玩药的高手,弄点什么邪门的偏方让自己看上去年轻也不足为奇。

    不过……猴爷怕他啊?妈的,从流苏现在表现出来的年龄来看,一百多岁只是保底好吗。

    “那这位老……前辈,您来这是想干什么?”

    “干什么?拆了这个害人的地方。”

    拆?朋友,这里可是蜀山的产业,你说拆就拆?你想瞎了心啊!你敢拆,涤长老晚上就敢带着人烧了你妈。

    不过猴爷倒是不着急,只是笑吟吟的对端木说道:“端木,让开。让他拆。”

    “为什么!”

    端木也急了,这地方就是他的命根子,拆?他宁可自爆也不会让人动这片产业的好吧!

    而猴爷冷笑道:“让开,让他拆!我看看他拆完之后能不能活过今天!”

    “小伙子,说话不能太满啊!”

    “是吗?“猴爷错开身子,摆出了个恭请的手势:“请拆吧,快拆!”

    被这么一弄,这小老头反倒怂了,他皱着眉头看着猴爷:“你为何护着这邪魔?这地方藏污纳垢,污我清修者的名头、耗我青年钱财,怎么拆不得?”

    “你拆啊,没让你别拆。”猴爷笑着说道:“我倒要看看你西北马王爷到底有特么几只眼!我话就放这,你敢动这一下,我灭你满门。老子很久没玩过了,不信试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