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三百四十三、导演!这特么是谁啊,仙侠里怎么有体能训练啊!

三百四十三、导演!这特么是谁啊,仙侠里怎么有体能训练啊!

 
    “强,真的强。㈧㈠中文网WwんW.8⒈Zw.COM”

    齐掌门再次和建刚切磋并再次被打败之后,坐在旁边的大石头上呼哧带喘。他这次更多的探究,但现面前站着的这个姑娘一身都是破绽却毫无破绽,无论吃下了怎么样的攻击,烟尘散尽之后都会毫无伤的站在那里。

    “老了,打不过了。”齐掌门叹了口气,朝建刚竖起大拇指:“不过既然你已经是长生门的人了,倒是可以试着挑战一下长生剑阵。”

    “剑阵?”

    “由三千八百名弟子结成剑阵,同时催动飞剑,以浩瀚之力汇击一处。”

    听到这个解释,建刚轻笑一声,接着她身侧突然出现一个跟她一样的建刚,接着是三个、四个、五个……等到了九个的时候,突然变成了十八个,接着是三十六、七十二、一百四十四、两百八十八……

    不多一会儿,整个校场都站满了一毛一样的建刚,场面别提多震撼了。接着,所有的建刚开始自主行动起来,有的坐着、有的站着、有的凭栏远眺、有的独上高楼……

    “怎么样?三千八百人?”

    建刚笑着了一句,接着齐掌门身边的建刚也跟着说了起来:“这是你这不够大,不然我可以一直分,分到填满这个世界都不是问题。”

    齐掌门脸色苍白,环顾四周,颤抖着声音问道:“所有的……都跟你本体一样吗?”

    “都是本体。”建刚笑道:“不分彼此。”

    瞬间,所有的建刚全部消失,只剩下最远处凭栏远眺的那个建刚转过头说道:“任何一个都没有区别,分裂无衰减。”

    这就很imba了,这种规则级的能力,在这些规则内的人看来,那就是神技……根本不知怎么才能破解。

    要知道一个建刚就已经是剑圣了,成千上万个建刚对他们来说就是成千上万个剑圣,这根本就是无敌……

    就是不晓得她的无限分身和流苏花妍的凤凰破谁更变态一点……

    “剑圣到底是剑圣啊,不过剑兰姑娘,我倒是觉得你的绝招还是不要轻易告诉人家的好。”

    “我?这不算什么绝招。”建刚笑着摆摆手:“绝招是……嗯,绝招不要轻易告诉人家。”

    被自己坑了一的齐掌门悻悻转头,看了一眼建刚:“那这段日子你有什么打算?”

    “我只是找人,不想参与纷争。你们就先帮我寻着,我帮你带带弟子,你带出来的人底子太差。”

    要换成是别人说这种话,齐掌门八成得爆炸,但建刚说出来之后,他不但不炸,反而双眼冒金光,正儿八经的冒金光!

    这什么概念?一个剑圣点名要给你带徒弟,那特么可是前世修来的服气好么。别看虽然半只脚踏入圣域,但只要那半只脚没有踏进去,差别就相隔如天地。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剑圣和宗主中间只隔了一万两千年。这真不是乱吹逼的,虽然这是个高武世界,但绝对没有做到高手满地走、圣域不如狗的地步。

    剑圣已经很久没出过了,除了流苏之外,现在已知的剑圣就只有建刚一人了……

    只不过,建刚这剑圣还是个外来者。如果想象一下,猴爷本体如果降临这个世界……哎呀我的天,那简直就是恐怖大魔王啊,灭世级别的。毕竟建刚知道自己在那家伙的手下连一回合都撑不住。虽然他是个不喜欢跟人正面冲突的人,但他简直就是一拳人、**大魔王,至今为止地球上唯一一次两个规则级的近身搏击就生在他和奈非天身上,即使那时候猴爷不知道被什么给刺激的失去了理智,但是那一战给建刚带来的震撼至今都难以忘记。

    无法越的力量,规则级的无法越的力量。虽然那次他们两个打了个平手,但奈非天自己早就说过了,自己并不是那个家伙的对手,因为创造的度永远跟不上破坏的度。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如果你连我都认为是至强者,那么……如果你见识到了我要找的那个人真正的力量,你会怎么想。”

    “真正力量?”

    “是的,真正力量。大宇宙级的力量。”建刚笑着,转身离开:“对了,告诉你的徒弟们,从明天开始,准备做噩梦吧。”

    做噩梦?

    没错,对于长生门来说,建刚真的给他们带来了噩梦级享受,曾经在猛禽训练营里那些训练高级灵能者的方法,建刚根本没有怀疑的就给使出来了。

    专门供给高级强化系灵能者的锻炼方法其实非常残忍的,几乎每一样都是越人类体力极限的项目。这套训练方法主要强化反应能力、耐力、爆力和抗击打能力。

    听这些名字就知道训练多痛苦,虽然掌门之前打过招呼,就算是死也要咬牙坚持下来,但在第一天持续八个钟头的强化训练做完了之后,第一批受训的长生门弟子一个个都叫苦连天,甚至哭哭啼啼的向掌门诉苦,哭诉着建刚的惨无人道。

    “倾城,你感觉怎么样?”

    顾倾城也是参加训练的人之一,他虽然也感到了体力消耗的极快,但一直都练习刻苦的他相对其他人来说情况要好很多。所以他在一边大口大口的吃饭,一边连连点头:“虽是苦点累点,但徒儿认为,若是持之以恒,不出三年,长生弟子将会整体提升一到两个阶层,若是再有些悟性,恐怕要多出一两个金穗了。”

    看着平时吃饭都是温文尔雅、不声不响的徒弟今天却吃得跟狗抢槽一样,齐掌门其实就已经知道了训练的惨烈程度。不过一听倾城的话,他顿时宽心了。

    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天才,任何一个被冠以天才之名的人都是花费了比别人多的多的刻苦才到达那个地步的,顶多是要比别人多了一份聪慧罢了。

    人生就是一款养成游戏,只要愿意在一件事情上下苦力,就算是R卡也能给人惊喜,毕竟一年被莹草的姨妈球抽死的茨木能绕地球三圈。

    这套方法总结起来,虽然有些粗暴,但如果能持之以恒,以长生门弟子优秀的个人素养,十余年后长生门成为金穗最多的门派也不是不可能啊。

    “好!太好了!”

    “可是师父……”顾倾城三两口吞下一块大肥肉:“太累了,师兄弟们都有些顶不下来。”

    “顶不下来也得顶!告诉他们,顶不下来的,明天开始全滚去扫茅厕。”

    这个命令那是够残忍的,本来都是宗门的天之骄子,要突然去洗厕所,那比杀了他们更让他们难受。所以虽然怨声载道,但并没有人中途退出。

    吃过晚饭,第一批受训的弟子有的连澡都不洗就想回房间睡觉,但还没等他们过去呢,半道就被建刚一把笛子给堵在了门口,然后拎着就扔到了冰冷刺骨的水池子里。

    全场四十多个建刚来回扔人,不多一会儿水池子里就装满了人,而齐掌门就站在旁边冷眼旁观,就连一贯护着他们师兄顾倾城也是不管不顾,抱着剑站在旁边当门神。

    看到这两个人的样子,这帮家伙才知道……这次掌门玩真的。

    老老实实洗澡睡觉,可谁知道等大家都酣睡正畅时,突然所有寝房的门全部被打开了,接着炮仗就扔了进去……

    “紧急集合!”

    建刚一嗓子之后,不少人骂骂咧咧的爬了起来,但还有些自由散漫习惯了,享受特权习惯了的家伙索性就赖在了床上。

    她也不急不忙,站在长生门校场上,旁边的齐掌门黑着脸用梆子计时。真的是黑着脸,根据建刚的理论,这些人必须要在三分之一柱香的时间内穿戴整齐出现在这里,但现在一炷香过去了,还是邋邋遢遢小猫三两只,睡眼惺忪、迷迷瞪瞪。

    “报数。”

    建刚背着手,让这些宗门底子穿着睡衣在寒风中报数,每报一个建刚就在本子上记一笔,最后数目少了十三人。

    “谁没来。”

    她的问题没人回答,建刚也不着急,只是轻轻一笑,指着地上拿一堆巨石,每一块石头大概在三百斤左右:“每个人搬一块!绕城十圈!”

    绕城十圈!那可是两百多里地啊!!!在不能御剑的情况下,哪怕是跑到天亮也跑不完,更别说抱着一块这么大的石头了……

    “说不说!”

    “吕子凯、张长剑、万寿城……”

    十三个没来的人很快就被人供了出来,听到这些名字之后,齐掌门的脸色更难看了,他从地上捡起一根扫把,提着就走进了宿舍区……

    很快,从里头传来一阵凄厉的鬼哭神嚎,那十三个犯懒的家伙哭喊着被齐掌门给打了出来,不少人只穿着一条亵裤,身上早已经是纵横交错,跟斑马一般。

    “所有人到齐了是吧?”建刚指着那堆石头:“抱起来!跑!!!三分之一柱香没赶到,这就是惩罚!如有下次,再加十圈!!!”

    清晨的时候,早起的北京城老百姓在城外看到了一副奇景,那些平日里不可一世的宗门弟子一个个浑身风尘,抱着一块石头哭天抢地的绕着城跑圈,后头跟着的居然是德高望重的齐掌门,谁掉队了他走过去就是一鞭子。而当其冲的则是北京城的国民老公的顾倾城,他赤着身子,抱着一块最大的石头,满脸涨得通红但却始终跑在第一位,没有丝毫松懈。

    而建刚此刻正在厨房内指导厨子们制作各种高能量的东西,肥猪肉、牛肉、米饭、肉包子还有一种用果子熬出来甜到腻人的土饮料。

    虽然橱子们不明白为什么要准备这些东西,但掌门说了,现在长生门这个女人说的算,那么听她的就好了。

    大概在中午时,这些抱着石头的家伙都回来了,一个个就跟霜打的茄子似的,有的人一停下就开始呕吐,有的人索性就躺下了。

    “躺下的都起来,慢走三圈。”建刚抱着胳膊站在前头:“走完了去饭堂吃饭!”

    一听有饭吃,这帮家伙瞬间来了力气,互相搀扶着开始走了起来,走完之后像疯狗一样窜到了食堂,开始饿虎扑食。

    因为食物不限量,所以这些家伙都开始大吃大喝起来,平时最不吃香、最廉价的肥肉这时却成了抢手货。一块块肉往嘴里塞,三两口就是一个馒头,再配上那种甜腻腻的饮料,根本停不下来。

    “奇怪。”齐掌门到底是强者,他虽然也跟着跑了一夜,但却像没事人一样,站在那好奇的问建刚:“往日这些人可都是挑嘴,这个不吃那个不吃的,今天怎么都转了性子了?”

    “人是很奇怪的东西。”建刚靠在门框上:“在有外部压力的时候,他们能很快适应,并根据自己身体的需求做出选择。下午休整,明日继续。”

    听到下午休整四个字,这帮家伙激动的热泪盈眶,根本不在乎明日还有继续……

    吃了饭,所有人都很自觉的洗澡,然后躺在床上鼾声一片,根本不像是往日养尊处优的剑仙,反倒像是一群干苦力的劳工。

    唯一一个还在坚持做功课的就是顾倾城,不过他在做功课的时候脑袋也跟鸡啄米一样,眼看坐在那就睡下了。

    “这有点苦啊。”齐掌门到底是心软,他叹了口气,小声对建刚说:“这些孩子哪吃过这些苦,长生门重内……”

    “没什么内内外外的,我当年训练的时候,比这苦多了。”建刚笑了,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这才到哪呢?”

    齐掌门叹了口气,想想也是真的。他是个老江湖,能感觉出这套训练方法的好处,中午的大鱼大肉很快就能让这帮家伙补充回失去的体力,每天满负荷的运转会让他们的体魄更加强劲,内外相辅的道理他能不懂?

    “好吧……只是心疼这些孩子,都是自己的孩子。”

    “心疼有什么用。”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受长生。长生门来自于此,现在想来……想长生倒是不容易啊。”

    建刚起身:“三个月出效果。这段时间我会给他们封闭训练,请你加油帮我找人。”

    “一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