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三百四十一、凉风袭鬓扫娥眉

三百四十一、凉风袭鬓扫娥眉

 
    “轻……轻点……哎哟哎哟……”

    “师父,你真的没事吗?”

    “没事……我没事……哎哟,你别碰我腰!”

    幽仄小径,师徒二人相互搀扶着,顾倾城小心翼翼的扶着一身是伤的师父,表情复杂。㈧㈠中文网WwΩW.ㄟ8⒈Zw.COM而长生梦齐掌门一瘸一拐的,身上也是多处损伤,衣裳脏兮兮的,看上去就像一个被欺凌的流浪老头。

    就在刚才,闻名天下的长生门掌门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姑娘打败了,而且败的极惨,虽不至于像顾倾城一般的被一招秒倒,但却也根本奈何不得那个姑娘。

    剑刃如风暴,但却对她却无济于事,任凭剑锋如梭,但她却穿梭在其中毫无伤,而她的笛子挥舞过来却像是一座大山,让人避无可避却不得不避。但她远不止毫无伤那么简单,她的度同样非常可怕,每次起身腾挪的瞬间都会让大地为之震颤,每次的震颤都会接下一道霸道无比的挥击。

    她娇小的身躯和霸道力道完全不成正比,齐掌门只是硬接了一次就觉得手腕麻,几乎握不住剑。

    而且她不像别人,她的力量好像无穷无尽,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快到最后场上就只剩下她满场飞的场景,在顾倾城的眼里,建刚居然只剩下了残像,根本无法分辨实体在何处,仿佛同一时间出现了成百上千个建刚。

    开始齐掌门还能跟她有来有回,但很快年龄带来的身体素质下降让他不再能起进攻,只能够被动防御,但只要是防御总有被击破的时刻。

    就在顾倾城眨眼的瞬间,胜负分出了胜负,他的师父被抛到了半空,而下头却是一个一只手背在身后,白衣如雪的清秀女子,手握一根长笛,无悲无喜。

    月光洒在她的脸,映出一片秀美,但谁也想不到这副秀美之下,居然隐藏着如此霸道的力量。

    “师父……你觉得她……”

    “剑圣!虽然老子不清楚她到底是什么门派,可她绝对是剑圣。”老头虽然疼的龇牙咧嘴,但笑得像个孩子:“你知道她击败老子的那一下,力道足以让河流改道。这才是剑圣该有的力道,老子在见识过流苏花妍的凤凰破之后,终于再次开了眼界。”

    “凤凰破?那是什么招数?”

    “不知道,只知道也是个一剑倾城的招数。”齐掌门满脸喜悦:“一定要把这姑娘笼络住!一定要,咱们长生门总算能扬眉吐气一把了。”

    顾倾城看着师父的表情,长长的叹了口气:“这么说来,我输给她不丢人?”

    “丢人?输给一个剑圣有什么好丢人的。”齐掌门摸着胡子:“对了,这次过去我倒是没见着非凡。”

    “齐师兄?”

    “梁!他改了姓,姓梁。如果姓齐,他还怎么继承蜀山。”齐掌门揉着屁股说道:“不过我觉得蜀山那老头好像没打算把大统交给非凡。”

    “嗯?”

    “放心,傻小子,老子太知道你的德行了,长生门最后还是你的。”

    “不是……师父你误会我了。我是想问,为什么师兄不会继承大统?”

    “谁知道,不过也无所谓了,有个剑圣在那边,那个掌门不当也罢了,我看看什么时候把非凡召回好了。”齐掌门靠在树上,疼得脸都变形了:“到时候让他来给你当个副手,你们南梁北顾也算是双剑合璧了。”

    “啊……师父,那是您亲儿子……”

    “长生门可不是老子一个人的,亲儿子怎么了?你别想太多,想办法把那个剑圣给勾搭上,这是你的任务,知道不?”

    “徒儿……恕徒弟无能……”

    “也对,唉……当不了儿媳妇就当祖宗吧,明天我们再去找她!”

    果不其然,第二天一早,顾倾城还在修早课的时候就被齐掌门给拎了出去,在北京城里转了一大圈,买了可不少礼物,然后敲开了建刚的门。

    建刚开门的时候,手上还拿着一块油饼,等齐掌门说明来意之后,她把人放了进去,自己就坐到了银杏树下的摇椅上,一边晃悠一边吃早点。

    “这么早来找我,想再打一场?”

    “不不不,姑娘误会了……师父和我这次来,是想跟姑娘商量一件事。”

    “对对对,老夫有些事想跟姑娘商量一下,如果你要是同意,一切好说。”

    齐掌门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大概就是忽悠建刚加入长生门,并且说长生门这也好那也好,条件好、福利高,逢年过节还有奖金,住房有分配、出差有报销,如果愿意门派还可以包有一段好姻缘。

    说了种种好处,建刚倒是嗤之以鼻,她招呼侍女过来给续上三杯茶,然后自顾自的抿了一口后才抬头说道:“这都不是问题,加入也不是不行,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只要不是作奸犯科、只要不是违背天地良心,哪怕你要住在长生殿都由得你!”

    “谁要住那地方。”建刚笑了起来,宛如迎春而绽的映山红:“我需要你们帮我找人,用尽一切方法找人。”

    “找人?”齐掌门回头看了一眼顾倾城,点点头:“一切好说。”

    “你记一下。”建刚在躺椅上吱嘎吱嘎的摇了一会儿:“我不知道他变成什么样了,我只知道他桀骜不驯、聪明绝顶、神通广大、眼中无是非正邪、心中无爱恨情仇。”

    “这样的人?好,一言为定。”齐掌门皱着眉头问道:“还有些其他的描述吗?”

    “没有了……”

    “好吧……”齐掌门拍着胸脯:“长生门弟子三万八千人……”

    “师父……我们只有一万二……”

    “你小子,就是太实诚!”

    看着这活宝师徒,建刚始终保持着微笑,温暖和煦。

    “姑娘,婚配否?”老头突然一副老不正经的样子把头伸到建刚面前:“要是不嫌弃,老头子给你做个媒?”

    “不了。”建刚轻轻摇头:“心有所属。”

    “唉……可惜了……”

    “师父!”

    “嗨呀,好气呀。”老头连看都没看顾倾城一眼,反而一脸悲伤的表情对建刚说:“我这个徒弟,什么的都好,就是太老实了。一副憨人的样子。”

    建刚被他说的噗嗤一乐,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已经坏的不成样子的箍,上头的猫耳朵原本是沾满水钻的,但现在只剩下光秃秃的两根钢丝,但建刚却小心翼翼的拿出来:“你帮我保管,如果现有合适的人,就给他看一下,他看到应该就能明白的。”

    老头看了看建刚,然后一脸庄重的说道:“莫不从命,长生门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答应姑娘事,势必去做,至于……”

    “明白。”建刚洒脱一笑:“我信你们,不要辜负我的信任,还有加入你们长生门需要什么手续?”

    “手续?要什么手续,不用。有你一句话就行,我也信你。”齐掌门站起身,豪气干云:“后头的事,我会安排,你安心住下就行。”

    建刚轻笑起来:“让我苦等也不是办法,倒不如给我找些事情做?最近哪里有热闹可看?”

    “湘蜀交界倒是在搞一场比武招亲,不知道姑娘有没有兴趣?”

    “比武招亲?”建刚指着自己:“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可以去选个夫婿,而且那里还有当世第一的女剑仙,你为何不去跟她比试一场?”

    “没兴趣,我来这不是跟人比武的,不去了。”

    “也对,那就好吧。三日后,长生殿见。”

    “长生殿见。”

    也许是阴差阳错吧,如果建刚还是曾经的建刚,她一定会去见识一下那个最强女剑仙,去见识见识这个世界最强的女人,而那时可就真的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了。但建刚长大了,不是那个懵懂的小姑娘了,她的心里只想快些找到猴爷,然后帮他赢了这场赌博,最后一期回家。

    “初心初心,在想什么呢?”

    夜色深沉,猴爷站在热火朝天的工地上,看着已经出现雏形的大型度假中心,不过很明显他的心思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流苏从后头给他披上了一件衣服,还有一碗热乎乎的红米粥。

    “流苏啊,如果……如果我有办法带你走,你会跟我走吗?”

    流苏愣了一下,然后皱起眉头打了猴爷一下:“师父不叫师父,叫什么流苏!欠打!!!”

    “我说真的,回答我。”

    “走?去哪?这是我的家,我能去哪?”流苏小声嘀咕着:“我不能走,镇守蜀地是我的使命……”

    猴爷点点头:“嗯……唉……”

    “别想太多,说不定……说不定……”

    看着流苏说不定半天,猴爷拍了拍她的肩膀:“天气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没事,师父陪你。”流苏仰头看着猴爷:“你……不会怪师父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当然不会怪你。”猴爷侧过头小声说道:“我尊重你的选择。”

    流苏咬了咬嘴唇,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轻叹一声,如秋风萧瑟。

    没再看流苏,猴爷趴在栏杆上一口一口喝着热粥,久久没有说一句话。直到流苏突然轻轻拽了一下他的衣角,他才转过头。

    “初心,我……我是你师父……”

    “哦。”猴爷眉头紧蹙,不耐烦的说道:“知道了。”

    “那我……那我先回去了。”

    “好的。”

    流苏逃跑一样的撤了,猴爷有些不太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要说那些没头没脑的话,只是觉得流苏这段时间相当不对劲,脑子好像更不好使了?难道是因为冬天快来了,她要开始减缓大脑运动用于储存脂肪来度过寒冬吗?

    “端木,过来一下。”猴爷伸手把正在巡逻的端木叫了过来。

    这家伙那就跟打了鸡血一样,那心态就跟刚创业的应届毕业生一样,自己的事业不知道多上心,活生生一个金穗剑仙硬是弄成了一个工头……

    “来嘞。”端木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搓着手:“有吃的啊?”

    “走开,流苏给我吃的。”

    “这心偏的……我不开心,我有小情绪。”

    “你怒火滔天都跟我没关系。”猴爷三口两口把碗里的粥吃干净,然后把空碗递给端木:“给你舔。”

    “滚!”

    端木转身就走,而猴爷则再次叫住了他:“刚才我算了一下,你知道如果一切不出大意外,咱们一年能赚多少钱么?”

    “赚多少我不知道,但现在我们已经投了两百多万金了……后续还是个无底洞。我那几个朋友已经上路了,带了一百二十个金陵的名角儿,你算算这个价钱吧。我给打了白条,这亏是我面子大,换一个人你试试。”

    “你听我说完。”猴爷笑眯眯的伸出两个手指:“一年能分这么多,你一个人。”

    “二十万金?”端木瞪大了眼睛:“乖乖……真的假的?”

    “两百万!”猴爷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一年之内,你就能富甲天下。”

    “两……两……两百万……”端木一把扶着栏杆:“不行,我头晕……”

    “你看你这点出息。”猴爷阴森森的笑道:“光这一个肯定是做不到的,这是我们的起点和跳板,你知道垄断吗?现在不知道魅关系,以后就知道了。”

    “行,反正我赚钱就行。”端木毫无节操的点头:“我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想都没想过。”

    端木真的是猴爷见过最没出息的剑仙了,也不知道他那么喜欢钱是为什么,可能是因为从小穷怕了吧,而且好像这家伙隐约也透着一股想要重振山河的想法,不过不管怎么样,他就是贪财到了要命的地步。

    如果奇迹有颜色,那一定是会是深红色。在建刚于长生殿受印时,猴爷的度假中心已经完全建造完毕了,虽然还有些装修还在折腾,不少器具还没有置办,但深红色的门廊、粉红色的帷幕已经让这看上去一片缠绵了。

    门口的貔貅透着一股子猥琐,脸部特征居然有几分像端木……

    猴爷、端木、涤长老和梁非凡站在大门口一动不动,流苏站在猴爷身边,轻轻挽住他的手,笑颜如花。

    他们的前面有一个画师,正在用工笔细致描绘着这幅画卷……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的画画技术真的了得,画出来的画能与美颜相机一拼,虽然价格不菲,但猴爷真的觉得是值。就是……站的时间有些长,一站就是三个时辰,六个小时。

    这得亏这几个人都是基本功扎实的主儿,要换一批人不饿到低血糖才怪呢……

    “炮仗炮仗!”能动之后,端木一个反应不是喝水吃东西上厕所,而是指挥起旁边的人:“那边炮仗牵过来,开门大吉!”

    猴爷回头看了流苏一眼,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流苏门,占领世界的第一步。”

    流苏被他弄得耳朵痒痒,笑嘻嘻的侧过耳朵在他肩膀上蹭了蹭,但从眼神来看,她好像比任何人都要高兴。

    “此一生,只为还一人愿。”猴爷继续说了一句:“我说过的,对吧。”

    流苏没有接话,只是低眉婉转,侧目而视。突然之间就画风大变,看得人赏心悦目:“谢谢初心。”

    “你还想要什么?”

    “不要了……不要了,我最想要的就是你能永远在我身边。”

    猴爷愣了一下,侧过头:“抱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