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三百三十七、栀子香艳平江路,桐油伞下笑语盈

三百三十七、栀子香艳平江路,桐油伞下笑语盈

 
    “敢问姑娘芳名?”

    一幅画做完,袁书生痴迷的看着自己的画,上头的女子温婉却不阴柔,透着一种倔强的芬芳,多一份太硬少一分太软,恰到好处。㈧㈠中『 』文网Ww%W.ㄟ8⒈Zw.COM

    “剑兰。”

    “人如其名。”袁书生闭上眼深吸一口气,仿佛是问到了空谷幽兰的馥郁芬芳:“这幅画大概是袁某此生最佳。”

    建刚走过去看了一眼,展颜一笑:“非常好,谢谢你把我画的这么美。”

    “不,姑娘要比这画上美丽万倍,香气内敛、芳华自纳、不娇不亢、中正英朗,世间少有。”

    “可惜,有些人看不见。好了,该问的我都问完了,有缘再见。”

    建刚说完,从窗口一跃而出,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消失在夜色之中没了踪迹,袁书生站在露台上,仰天长叹,黯然神伤。

    而建刚在半空也是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就这么长飘飘、洒脱如仙的走了,夜风吹得她身上的衣裳猎猎作响,但她却浑然不顾,低头婉转、抬头明媚。

    “姑娘,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这不合适吧。”

    突然间,建刚身边有声音传来,她侧过头现身边有个人躺在一柄剑上,带着戏谑的跟在她旁边飞着,惬意轻快。

    “一个过路人罢了,用不着先生费心。”

    建刚轻笑着看向前方:“天色已晚,诸多不便,请回吧。”

    “哈哈哈,那可不行。这是我宗门领地,你这来来去去的,可是扰人清梦啊。要不咱们找个地方把话说个清楚?”

    “行啊。”建刚眉头轻轻扬起:“你先追上我吧。”

    度突然加快,本来大概时在三百公里左右的飞行度,建刚在零点三秒钟就突破音障……而且她的度还在进一步加快。

    这个行为让跟着他的男人楞了一下,笑容顿时绽放,接着他也已同样的度跟了上去。转眼,天空上多出了两颗摧残的流星,一颗在前,另外一颗紧随其后。

    “前方是香山禁地,请姑娘不要一意孤行。”

    他在一个回旋后拦住了建刚,建刚眉头轻轻皱起,身形晃动直接蹿向了地面。而那男人也转剑跟上并跟着建刚一起落地。

    “在下并无恶意,只是身有职责,希望姑娘不要责怪。”

    他说话的时候,一只手帅气的捏了个剑诀让他的剑回到了背后的剑鞘之中,借着月光建刚可以清楚看到他剑柄上挂着的金色流苏。

    “金穗剑仙?”

    “不才。”

    建刚拿出笛子在手上转了一圈,笑着说道:“刚好,我也想见识一下金穗剑仙到底有多厉害,刚听人家说金穗稀少,没想到就这样遇见了。”

    “嘿,姑娘。你有些误会,我们可不是遇见的,我可是专门跟着你的。”那男人靠在一棵树上:“不知姑娘师门何处?难道没有知会过吗?北京城、成都城、南京城、洛阳城是不许飞的。”

    “禁飞区?”

    “嗯,很恰当。所以,顾某职责所在,需上前询问一番。不过看来姑娘好像不想给顾某解释的意思。”

    建刚揉了揉鼻子,握住笛子指着他:“打一场,赢了什么都告诉你。”

    而在几千里之外的蜀地,一间郊野小酒馆中,烛光昏暗、烟气氤氲,三个男人坐在一张油腻腻的桌子前,其中两个在吞云吐雾的抽着烟,一个拖着下巴在冥思苦想。

    “南梁北顾,梁就是你梁非凡,顾是长生门顾倾城?”猴爷摸着下巴:“我还真是没听说过这个人。”

    刚过了一口烟瘾舒坦无比的涤长老咳嗽一声,喝了一口温热的黄酒,缓缓说道:“东南西北。东昆仑、西蜀山、南仙灵、北长生。基本天下所有其他门派都要仰仗这四大门派的鼻息,东西之间间隙巨大,南北之间时代怨仇,所以蜀山与长生早就有盟约,以来对抗昆仑仙灵。顾倾城就是长生门下一代中最杰出的人物,与非凡齐名。”

    “可是你家非凡连我家端木都打不过啊。”

    “端木高我一辈,早就已经是天下有数的高手。”梁非凡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强行解释道:“输在他手中,不丢人……不丢人……”

    这倒也是,梁非凡即使输给了端木也没见他人气低到哪里去,毕竟端木不但是金穗而且是成名好多年的金穗,手下败将数不胜数,梁非凡这个小辈输给他倒是不丢人。只不过明明年纪就差不多好吗,用辈分说话本身就落了下乘。

    不过也无所谓,毕竟金穗现在能出来活动的也就那么十来个人,那些隐世高手不说,那些宗门领袖互相之间也都有个默契,就跟现代社会的核弹一样,你有我也有就不稀奇了,顶多就是个国土防卫用途,而这些下一代金穗才是中坚力量。

    “那说说看,顾倾城跟我们的计划有什么关系?”

    “他是掌门义子,送去长生学艺。而我是长生门掌门的儿子,在蜀山学艺。”梁非凡抬起头看了猴爷一眼,笑道:“长生继承蜀山大统、蜀山承接长生大统。”

    “我曹……听说过换老婆的,没听说过换儿子的。”猴爷竖起大拇指:“牛逼!”

    “为了盟约稳固,在蜀山二十余载,我早已经成了蜀山人。而顾倾城也是一样,这就是一种交融。”梁非凡悠悠叹气:“他剑术不如我,我道术不如他。而如今,他究竟怎样,我也不知道。”

    猴爷轻轻敲击着桌面:“那就是说,如果一旦蜀山这边出现问题,长生会来救?”

    “是的。而且我已经是钦定的掌门了,为什么要干出这样的事?”

    梁非凡说话的时候,眼睛瞟着涤长老,威胁的意思非常明显。但涤长老到底是个老狐狸,他吐了口烟,摇晃着身体说道:“我老了,今年已经七十了,这天下到底还是你们的。”

    猴爷笑着说道:“梁兄,你也高兴的太早了。你们掌门有个儿子,亲儿子。知道吗?”

    提到这个话题,梁非凡再不做声,涤长老却在一边笑得像个狐狸,这件事虽然是个秘密,但在蜀山内部却是个大家都知道的秘密,就连青莲那样的童养媳都知道,梁非凡这种核心层的怎么可能不知道。

    “梁兄,你还觉得你一定能继承大统吗?”猴爷歪着头笑道:“先不说你以后会怎么样,就光是现在,你以为像你们掌门那样的人会把位置留给你吗?你太天真了,你沾染烟瘾,他知道吗?当然知道,为什么他不但不管不顾,还对你多加纵容?”

    梁非凡低着头:“这怨不得别人,只怪我心智不坚。”

    “不是你心智不坚,而是你太过自傲。张开眼睛看清楚吧,而且你们也看见了,我跟你们掌门势成水火,他有朝一日一定会让我消失。而我消失了,你们一个都活不了,别怪我卑鄙无耻,人活世上不容易,我还想多陪流苏二十年。”

    涤长老美滋滋的抽了一口:“我反正已经一只脚入土了,有这享受,其他的倒是不在意,今朝有酒今朝醉啊。”

    而梁非凡的眼神却飘忽不定,懊恼、怨恨、愤怒和悲痛都在同一时间翻涌而起,半天没能从这股劲里缓过来。

    “好了,事就这么定了。至于后面的计划,明天我会给你们一个周全详尽的计划书。大家一起加油。”猴爷拍着梁非凡的肩膀:“事成之后,我给你配方。”

    听到这条件,梁非凡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咬着牙黑着脸想了一会后,粗着嗓子像低吼似的问道:“真的?”

    “我没必要骗你。”

    烛火湮灭,四野归寂。三个人各揣着不同的想法起身上路。而此刻,天边的那场战斗也落下了帷幕……

    “还来?”

    只见建刚的笛子架在顾倾城的肩头,白衣胜雪。而顾倾城却早已是浑身狼藉,他半跪在地上,用剑支撑着身子正挣扎着往起爬,但建刚的笛子压在那仿佛千钧重担,让他根本无法起身。

    “你到……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个过客。”建刚笑着蹲下身子:“你也太弱了一点。”

    弱?顾倾城都快哭了,这根本已经不是弱不弱的问题了,而是他面对的人根本就是个怪物,长生门的终极技能流转轮回都分毫伤不到她,而剑更是对她毫无效果,这还打个屁啊!

    当然,其实并不是伤不到建刚,而是现在建刚的自我恢复度比去唐朝之前快了上千倍,十六年的摸索让她完全可以可控的进行愈合。

    怎么个法呢……打个比方,如果在建刚前方五米有一颗核弹爆炸,那么她当时就会被分解成原子状态,但只要核弹的威力一过去,她在万分之一秒内就可以重新整合并具备完整的战斗力。

    而普通的伤害对他来说更是快,比如常规的贯通伤,利刃透体而过,但当剑拔出来之后,血还来不及喷呢,伤口就已经愈合了。

    所以,即使顾倾城把建刚打的支离破碎,他的动态视力也没办法捕捉到建刚复原时候的状态,所以看上去就好像不管怎么打,她都金刚不败一样。

    “我问你个问题。”

    直视着顾倾城的眼睛:“这段时间这里有没有突然冒出来一个极恶的坏蛋,他心狠手辣、作恶多端、不顾伦理、不理法纪,为非作歹还实力强大?”

    顾倾城愣了一下:“没有,没有这样的人。“

    “唉?那就奇怪了。”建刚撇撇嘴,站了起来:“不应该啊,那你有认识一个说话非常奇怪,会让你听不懂的家伙么?”

    “没有……”

    这下该轮到建刚挠头了,她知道什么叫狗改不了****,猴爷会做个好人?打死她也不信,可是现在居然从这个家伙嘴里没有得到一丁点有用的信息,甚至连个作恶多端的人都没有?这地方真的特么这么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不可能,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建刚沉思片刻:“你作为金穗剑仙,实力这么差,没人管吗?”

    天王老子哟,什么叫作为金穗剑仙实力这么差……都已经是金穗了,哪里会差?是姑娘你太厉害了好不好,根本就不是个等级的,根本就不公平。

    “我可以教你怎么变强,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建刚背着手,剑兰王的风度顿时就喷出来了:“如果不行,我拆了你的长生殿。”

    她能拆吗?不管能不能,都不要冒险……毕竟曾经就有个流苏花妍掀翻过蜀山的灶台,再出来一个奇怪的人拆了长生殿也不是没有可能,这档子事宁可信其有,千万不可赌。

    在理顺千般思绪之后,顾倾城叹了口气,用几乎沮丧的语气说了声:“好……”

    “现在给我找个地方住下吧。”建刚把顾倾城扶起来:“我没地方住。”

    说完,建刚环顾四周:“这穷乡僻壤的,你们长生门真的这么没用开意识么?这可是香山景区。”

    “嗯?”

    “没事。”

    顾倾城倒是个挺讲体面的人,他回去换了一套衣服,没让建刚等多久就重新出现了,毕竟他现在还摸不准这姑奶奶的操行,所以哄着点也没错,而且她看上去……还挺好看的呢,应该不会是什么坏人,对吧……

    金穗剑仙在凡人眼里还是很有威望的,他很快就在城中繁华地段给建刚找到了一处相当不错的院子,院子的主人不但主动把地方腾出来,还附赠了侍女、厨子和采买小厮,配套齐全,拎包入住。

    在安顿下来之后,建刚站在院子的天井里背着手看着那颗已经开始飘黄叶的银杏树,这树最少得有四五百年了,看来这里的风水倒真是挺好。

    而顾倾城这时候张罗着大包小包拎进来,不过他在看建刚的时候总有些不自在……

    “你倒是很实诚,没想过找人来对付我?”

    “输既是输了,成败不可论英雄。输了也能是英雄,但输了不认那才是真狗熊。”顾倾城尴尬的笑了笑:“输给强者不可耻,至少知道自己还能够有方向。”

    建刚转身拿起纸笔,唰唰唰写了一套东西给顾倾城:“那作为感谢,我就把这套呼吸吐纳的法子交给你,以你的能耐应该很快能明白。”

    顾倾城接过东西只是扫了一眼,然后跟着运转了几次,顿时双眼放光……

    “等价交换,你给我办事,我教你能耐。”

    建刚转身进屋,关上了房门,院子里只有顾倾城在那兀自兴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