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三三六、月华成妆,衣角清扬

三三六、月华成妆,衣角清扬

 
    “定位被干扰,数据开始出现紊乱。Δ』㈧Δ㈠中文』Δ网Ww W. 8⒈Zw.COM”

    这个情况很快被通报到了迪亚那头,她刚离开位置才几秒钟而已问题就接踵而来,她以最快的度回到了工作岗位。

    在经过一番调试和操作之后,她重重的把杯子甩到了地面上:“妈的!又是规则之力!”

    曾经那个连脏话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迪亚,现在在激动时那脏话飚得贼溜,虽然有着绝美容颜,但现在头乱糟糟还带着一副平光护目镜的她看上去显得有点颓,远不如之前那样光鲜亮丽。

    “怎么办,我们没办法继续找下去了。”

    迪亚的声音透着一股沮丧,她靠在椅子上,面如死灰。

    不光是他,几乎所有人都停下了手头的事,被这突如其来的阻碍困顿在了原地,很长时间都没有人说话。

    一直到一个略带清冷的声音从门口出现:“直接把我送过去。”

    声音先到,人再出现,建刚已经穿好防护服,头也扎成了马尾,走了进来,表情清清淡淡,声音也是清清淡淡,无悲无喜的样子和之前的建刚判若两人。

    “你疯了!十二万分之一的概率,你要赌?”

    叶菲拽着建刚的手:“你别疯啊!”

    “有什么疯不疯的。”建刚甩开叶菲的手,径直坐到了穿梭机上,拉下保护罩对迪亚说:“开始充能吧。”

    “可是……”迪亚看了看叶菲:“这样的概率太小了……”

    “小吗?”建刚扬起娟秀的眉眼看了她一眼:“不小了,如果我真的是他的一部分,那不管相隔多少光年、相隔多少世界我们终将汇合,而如果我不是他的一部分,那就当我去另外一个世界度个假吧。”

    防护罩拉下,建刚坐在里头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充能。

    其他人来回的看着,猴爷不在这里的情况下,谁也不敢直接下这么重大的决定,因为这事关建刚的安全,她并不是无敌的存在,除了跳出了规则之外,其他并不见得比在做的其他人更强。

    而这时,奈非天从精神扩大器里走了出来,揉了揉太阳穴,拉开了玻璃罩,一根手指戳在了建刚的额头之上:“这是我送你的武器,去吧!”

    虽然跟猴爷多少有些不对付,但到底也算是地球阵营的人,而且他也是地球上唯一一个可以和猴爷打得难分难解的人,在猴爷不在的时候,他则是这群人的最高指挥官,一些决策性的事情都是要由奈非天拍板才能算数。

    他既然给了建刚武器,就从侧面表明他同意建刚赌这一了,既然他已经授权,那迪亚也不多说了,直接拉开了充能器:“如果……”

    “没有如果。”奈非天摆摆手:“她有七千万分之一的几率能找到那个家伙。”

    “不是十二万分之一么?”叶菲吃惊的后退了一步:“为什么变成了七千万?”

    “你忘记了虚空乱流,没有标记的情况下,虚空乱流会让她迷失。”

    “那……那为什么还同意她去?”

    “不去,我们都要完蛋,我是大创造者,我可以告诉你。大仲裁者并不是绝对的平衡,他能在一定的程度下给予偏袒,你知道他们赌的是什么吗?”

    “是什么?”叶菲眨巴着眼睛问道:“能赌什么?”

    “命。”奈非天深吸一口气:“他们赌的是命!而在大仲裁者有意识的偏瘫下,哪怕只是百分之一的优势,都足以决定赌局的胜负。你告诉我,我们要不要赌一把。”

    “可是七千万……这个概率……”

    “从哲学角度上来说,这个概率是百分之五十。”建刚睁开眼睛:“如果我有一种感觉,为很快能与他见面。我相信自己的感觉,它没骗过我。”

    “你不能学那个家伙那么神棍!我们再想办法好不好,你不要冒险……”叶菲咬着嘴唇:“我只剩下你一个亲人了……”

    建刚再次闭上眼睛:“我也是,但是有些事我不得不做,开始充能。”

    她说话的时候,眉心处出现了一个枚红色的菱形纹路,看上去就像是胎记似的长在她的眉心。这东西就是奈非天送给她的武器,至于是什么,她没问,奈非天也没说。

    反物质充能度很快,建刚的周围开始产生了隔离带,叶菲的泪水也夺眶而出,她捂着自己的嘴,哭得像个泪人。

    “曾经你把她当成累赘,但真当可能永别的时候,你却现自己的心碎成了无数份。”张群满脸是汗的从扩大器里走出来,笑着对叶菲说:“其实我何尝不想代替她,但我没有她和那个家伙之间的羁绊。所以,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你只要记住现在的感受就好了。”

    “嗯……”叶菲转头哭着走了出去,她不想看着建刚就这样离开她的视野,只能选择逃开这份离别。

    而建刚早已经不是曾经的建刚,闭着眼睛的她露出笑容,张开嘴说了几句话,但因为隔离装置把一切都隔离了起来,声音传不到外头,所以并没有人能听到她说什么。

    在张群想要确认一次时,穿梭机突然消失在了所有人的面前。整个大房间里顿时一片寂静,所有人都不再说话了,只是静静的看着墙上的原子钟,因为从现在开始他们就彻底和建刚隔断了,那个世界只有她这样在规则之外的人才能够进入。也许她下一秒就能回来和那个疯子一起,也许……她和猴爷永远都回不来了。

    传送过程很短,周围的光华一晃即使,她在穿梭机里和未来的自己握了握手,然后笑着说道:“你们害怕吗?”

    下一秒,她的耳边就出现无限回荡着的“你们害怕吗?”,层层叠叠如同山谷的回声。这个现象叫做显影重现,大概是最无聊的一种玩法了,但在这个时候这种无聊却成为了一种勇气。

    “怕。”建刚肯定的点点头:“但有什么关系呢。”

    突然,传送器向两边分裂开来,建刚知道这是即将抵达自己的目的地,她戴上了防护器,闭上眼睛等待即将到来的虚空乱流。

    如果能闯过乱流,她的人物就完成了一半,而如果没有能闯过,她就会永远在虚空中飘荡,加上她不死的特性……这恐怕就是传说中的无间地狱吧。

    建刚长出一口气,静静的等待着如期而至的颠簸,没有紧张、没有慌乱甚至没有期待,就这么静静的,安静的如同一朵盛开的野百合。

    突然之间,她的身体感受到了被撕裂的感觉,她微微皱起了眉头。不过幸好,这种感觉一闪即逝,紧接着她进入了绝对安静的状态。已经有多次任务经历的建刚知道,现在就是决定她命运的时刻了,如果没猜错,三秒钟之后她睁开眼睛就能够看到自己未来的命运了。

    三

    二

    一

    再次睁开眼睛,建刚看到的是一片盛世繁华,夜风清冷、明月如盘,头顶是郎朗夜空,脚下则是车水马龙。

    风里飘荡着秋天的味道,混杂着酒水菜肴的香味,让人忍不住胃口大开。

    “你在这里,对吧。”建刚背着手,站在巍峨城楼之上,静静的环视着周遭的世界,轻笑一声之后,笑容满面。

    “那边的!什么人!!!”

    突然,建刚身侧传来呵斥声,几个道士打扮的人朝她的方向迅接近,从他们度来判断,这几个家伙大概相当于四到五级灵能者水平,果然是高武世界。

    建刚并没有心思跟他们起冲突,只是朝着那几个人展演一笑,足尖一踏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而刚才那惊鸿一瞥却让那几个道士呆立在了当场,明月为妆、伊人如玉。

    “自适应装置启动。”

    建刚不知道自己跳了多远,只是现落地的时候已经远离了城市来到了一条河边,河边有个破茅屋,她进入之后启动了迪亚的装置。

    这个装置很快就通过范围扫描收集到了这个时代的衣着特点,原本一身防护服的建刚顿时变成了一位长裙如瀑、轻衫半拢、****微露、手拿团扇的俏丽姑娘。

    “妈的……你这个系统有问题啊。”建刚摇头笑道:“自适应!!!更换!”

    再次更换之后,建刚总算穿上了一身她认为正常的衣服,全身素白的书生服,腰间束带还配上了一块翠玉腰坠,头也被束成了干爽利落的模样,可一看却典型还是一位姑娘的造型,只是少了几分妩媚多了几分英朗,飒爽不凡。

    “你送了我什么武器?”

    建刚伸出手摸了摸额头:“出来啊!”

    话音落下,他手上多出了一把漂亮的碧玉短剑,拿在她手上刚好合适,不长不短。

    “也是个自适应啊。”建刚手腕一翻:“换一个!”

    顿时,短剑变成了一把高斯狙击枪,能量格显的是无限符号。神特么子弹无限,大创造者名不虚传……

    “再换一个!”

    一把多功能外骨骼直接把建刚笼罩了进去,这东西据说是131的最尖端科技,简单说就是单兵高达……

    “很好玩的样子。”建刚拍了拍操作杆,细声细气的喊了一句:“dva爱你哟。”

    在玩了一圈各种兵器之后,她最终还是选定了一款淡绿色的长笛作为武器,看上去倒是跟她的打扮相当搭调。

    不过谁要小看的这笛子谁八成要倒霉,毕竟作为同等等级的武器,它可是和战斗高达、无限子弹高斯狙击还有胖子手持核弹同级别的武器好不好!

    画了些淡妆,世上就少了一个冷酷决绝的特工,多了一个精致婉约又婀娜多姿的女侠客,娇小的身姿和愈精致的面孔以及那一副充满了公主韵味的气质,让她走到街上就成为了众多人关注的对象。

    “快看快看,那边那个小娘子。”

    酒楼上的书生呼朋唤友的围观建刚,虽说不上轻佻,但着实是有些有碍观瞻。不过建刚并不在意,她徜徉在花市灯如昼之中,小女儿神态彰显无疑。

    她心情很好,不为其他,只为了自己没有迷失在深空之中,光这一点就足够大肆庆祝一番了,至于找那个家伙,随缘吧,随缘,不强求不挣扎。

    “老板,这个怎么卖?”

    “三个子儿。”

    建刚放下簪,轻轻一笑自言自语道:“方言体系是北方语系,从衣着来看应该是明朝?是明朝。明朝长江以北有这种规模的大城市里只有北京、洛阳、开封、西安四个,这里应该是北京城。”

    她判断的标准就是这里的气候,北京处于季风气候的大环境中。其西北面,是属于太行支脉的西山、燕山与蒙古高原和黄土高原相接。其东南面,是广阔的华北大平原,并与辽阔的海洋毗连,这就形成了一个靠山依水的特殊的地理环境。所以这座城市的气候是非常特殊的,只要稍微有些地理常识的都能清楚的分辨,毕竟月亮和气温已经告诉她这里是秋天了。

    唉?不知不觉啊,建刚现自己在这不知不觉中,居然成为她曾经最羡慕的那一类人,也许是十六年的古代无聊生活让她几乎把带去的资料都读了个遍吧,总之她不再是那个傻瓜小文盲了。

    “前面那位姑娘,请留步。”

    建刚被突兀的呼唤叫住了脚步,她转过身面露笑容,轻巧行礼:“先生有何贵干?”

    叫住她的是一个书生打扮的男人,年纪大概在二十岁上下,身上的衣着打扮倒也是不俗,既能看出高档又不显得庸俗,这大概就算是品味吧。这家伙的品味还不错。

    “这位姑娘,方才见你经过,我一时之间颇有感触,于是便有了个不情之请……”

    “说。”

    “想请姑娘与我共同完成一幅画卷。”

    “明代撩妹都这么简单直接吗?”

    “姑娘说什么?”

    “没什么。”建刚笑道:“倒也不是不行,不过我也有些事想请你帮忙,不知先生是否愿意?”

    “既姑娘肯赏脸,那袁某定当万死不辞。”

    “不用你万死。”建刚的笛子在手里转了一圈:“只要有问必答就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