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三百三十五、暮色笑容,风雪如昨。

三百三十五、暮色笑容,风雪如昨。

 
    终于轮到二狗上场了,但因为有了大牛的前车之鉴,在他上场之后也没被怎么被人笑话,这倒是让猴爷有些不爽,感觉好像自己不如端木似的,连嘘声都没有等会还怎么装逼?

    上台,两方行礼后猴爷就戴上了指虎,因为避免杀伤,所以他的指虎前头都是钝头带弧度的,这打到人疼是肯定的,但杀伤力倒是很一般,以这些剑修的身体素质,想要致命的话恐怕得疯狂的在脸上怼上一套。㈧㈠Δ 中文Ω网WwㄟW.『8⒈Zw.COM

    因为早知道对面的路数,剑走轻灵么,总之就是挺克制重武器的套路,不过再怎么轻灵也绝对轻灵不过指虎啊,毕竟作为除了飞镖之外最轻的武器,这要是还跑不过对面,那就只能说明猴爷自己实在有点笨了。

    摆好阵仗,台下的人都在议论纷纷,他们之中很多人甚至连指虎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觉得这个二狗好像根本没有拿武器似的。

    “你们完全不知道指虎的帅。”

    猴爷撇撇嘴,暗自鄙夷,剑走轻灵、刀行厚重,这指虎就走的是刚猛如潮,虽然它被广泛用于街头打架斗殴,但如果在行家手里操作的话,它的观赏性简直没谁了,快密集的攻击伴随着各种身法走位和下盘功夫,再加上点表演性质的后悬肘击和飞踢,那简直就是一场视觉盛宴,远不是刀枪剑戟这些常规兵器能够比拟的。

    唱名小道一声开场的哨声,场上的比武算是正式开始,猴爷忘记对面这个人是哪门那派叫什么名,只是记得他走的是轻佻细腻流派。而从对手的起手势来看,那轻握剑柄的姿势着实是走轻灵的路子。

    但……指虎可是出了名的粘人王呢。

    猴爷在观察一阵后也摆出了起手势,身体下蹲前弓,双臂微微展开呈蟹钳姿态,因为整个身体前倾的关系,他往那一站就像一头正要捕食的猛虎,气势倒也是十足。

    “啊,他要开始了。”

    端木站在下头端着一兜子栗子吃得开心,看到猴爷的姿势之后点头道:“对面明显是个经验不足的,要吃亏。”

    果然,说时迟那时快,端木话音刚落,猴爷脚下突然加,接着前倾身体积蓄的能量让他比平时的度更加快了一分,几乎顷刻间就蹿到了那个剑宗弟子的面前。

    猝不及防之下,司柳山的小师弟只好仓促闪避,堪堪错开了猴爷的冲锋路,但没想到他刚一闪开,猴爷脚下居然来了个一百度的急转,度不减再次来到了他的面前。

    这种全攻的打法显然很刺激观众的情绪,台下响起了一片口哨声和喝彩声,猴爷借着这股劲儿,照着司柳山师弟的面门就是三拳过去。

    这宗门弟子到底不是废物,他身体朝后弯曲,用剑在地上轻轻一划,身子立刻如柳絮似的飘了出去,让猴爷带风的三拳落了空。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在半空腾转的时候,突然一只手拽住了他的脚脖子,狠狠用力往后一扯就把司柳山小师弟从那边拽了过来……

    这一下,小师弟顿时空门大开,接着猴爷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时间,一连串爆炸的输出就打了过来,银龙的肌肉控制法在以前猴爷根本不屑,但现在使用起来居然现出奇的好用,虽然还达不到银龙那样一秒千多拳的可怕度,但每秒钟上百拳在这里那还是相当可怕的数字。

    当然,这要展现出来,只要稍微懂点行的就能看出来这特么有金穗的实力了,所以猴爷唯一的办法就是压缩拳,以每秒三五十拳的度打暴击。

    这每一下可都是重拳,虽然司柳山师弟还在苦苦挣扎,但根本没有还手余地的他只能是被猴爷打得节节败退、满场乱窜。

    这种被追的满街跑的场面和平时的画风根本不一样,活脱脱就是个打黑拳的地下赛场,但那种刚猛无比的风格却让场外观众热血沸腾,之前那一盘软绵绵的套路演练已经让他们昏昏欲睡,但现在这稍不留神就要见血真实格斗却让所有人打起了精神。

    猴爷的步伐和边打边闪的路子让懂行的人也是眼前一亮,就连端木都瞪大了眼睛仔细的观察着。

    “不简单啊,这内息。”

    琴魔本身就是内家高手,他一眼就看出了猴爷的内息方法有门道。而从猴爷开始进攻时,他就注意到了猴爷身上的肌肉起伏,这种有节奏的起伏状态,绝对不会是瞎摸索能摸索出来的,这肯定是经过某体术宗师调教过才有的状态,毕竟这种方法就跟剑术一样,没有专门的气息、内息运行方法,乱来可是会导致终生残疾的。

    可是这种刚猛的路子根本不是流苏的手段,而猴爷也根本没有第二个师父,所以端木现在真的是稍微有点相信猴爷曾经在另外一个世界活过一遍了。

    当然,关注到这一点的远不止端木,观众席上也有一些高手现了这一点,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当他们看到猴爷的内息路子时,他们就知道胜负已分。

    可现在让他们好奇的反而是猴爷这个人。体术在百余年前随着一代拳法大师的故去就已经没落了,现在拳法虽然还存在,但却大部分被人用在临时反击和强身健体上,根本没有人还能掌握如此威力的拳法,即使是剑圣流苏也不行,因为这气息的运转方式就跟她本身像背离,强行提气可是会导致气血逆转的。

    很快,猴爷一套连招,加上一个倒挂金钩的飞踢把这小哥哥掀翻在地,在小师弟投剑认输之后,猴爷轻而易举的拿下一场,他下场时迎接他的是雷鸣般的掌声还有数之不尽的狂叫,他一个人把整个会场的气氛全部调动起来了,那些观众恨不得看他一直打下去才算过瘾。

    甩了甩因为肌肉过度膨胀而酸涩的胳膊,猴爷面带微笑的走了下来,而走下去之后他就被端木一把勾住脖子拽了过去:“你不老实说,我就揍你啊!你这跟谁学的?”

    跟谁学的?银龙啊!你特么又不认识。作为那个世界当之无愧的体术第一,银龙当然有自己一套的方法。作为猛禽训练营的总把头,他要没点独特的技术光靠能力他还混他妈个球啊,猴爷老早就按照他的方法自行训练过了,这根本不是事嘛。

    现在想来,如果银龙来到这个世界,那恐怕真的是直接登顶剑圣了,就现在来看,能跟银龙争高下的只有流苏,但论杀伤力的话,银龙那专门为战斗而生的技巧恐怕杀伤力还在流苏之上,只是论破坏力他倒是不如流苏这种一剑倾城的人来的狠辣。

    接下来要是把幽那套暗杀理论、光波的精神力控制理论也搬来,不吹牛逼,猴爷开个异界特工培训班绝对没问题。

    “你他妈给老子放手!”

    “你先说这套功法你从哪来的!”

    “干你屁事。”猴爷从端木胳膊中挣脱出来:“你他妈哪来的毛病?打听别人师门秘密是想死啊?”

    提到这茬,端木拍了拍脑袋:“冲动了冲动了,抱歉……”

    打听别人师门秘密那真的是大忌,弄得不好可能会被别人门派通缉的,这一点是很忌讳的东西,就好像猴爷从来不打听端木怎么用琴剑气一样。

    “可是你这功法……绝对值一个剑圣!”端木呼吸急促:“虽然不了解真相,但从你的气息流转来看,你这功法应该在我师门功法之上。”

    “是我原来跟一个黑社会汉子学的,那家伙是个武痴。”猴爷凑到端木耳边说:“他一个呼吸能撇出两千多拳。”

    端木顿了半晌,不可置信的问:“真的?”

    “我骗你有意思啊?”猴爷伸了个懒腰:“走吧,今天没事了。等三天后进复赛吧。”

    正当他俩准备离开的时候,几个中年道士急匆匆的走了过来,伸手拦住了他们俩的去路,其中一个抱拳笑道:“两位,若是不急,就去那边喝杯茶歇息一下吧。”

    猴爷和端木对视一眼,然后他摆摆手笑道:“不行啊,老兄。再晚回去,俺爹要骂的。”

    “一杯茶不耽误功夫,就当给我们昆仑山一个面子。”

    昆仑山……哈哈哈,那个号称蜀山最强大对手的昆仑山。果然啊,这场比武还真的是跟选秀一样,这些门派就是各个经纪公司,在推销自己的选手同时还在不停的拉拢有潜力的闲散人员。

    这一次大牛和二狗算是出了风头,在面对宗门弟子时连全力都不用,玩闹似的就解决了问题,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而且他们俩在报名的时候都是报的野修,这样的人当然是要拉拢一下子对吧……

    对面大门派的拉拢,要是放在一般人面前,人家都自报名号了,按照常理那应该是欣喜无比的,但在大牛和二狗的皮囊下裹着的可是端木和初心啊,这两个人……

    “大牛,你说这昆仑派是啥派?”

    “知不道啊,要不二狗,你问问他。”

    看着两个大男人跟孩子一样的行为,跟在他们身后的两个小丫头已经捂嘴笑得不行了,而昆仑来人则没那么好心情了,整张脸黑得跟墨似的。

    “你们没听过昆仑?”

    默契的摇头让问的人头上青筋暴起,哪怕是再好的苗子,这么侮辱师门那也是他们忍不下的。

    “俺们就认识蜀山。”

    突然,端木提高了调门,一副倔强的样子,看得昆仑山过来的人那叫一个气愤,甚至有两个已经把手放在了剑柄上。

    而这时,他们身后传来了一声轻笑,接着梁非凡的声音飘了过来:“各位昆仑的师兄,挺威风嘛。”

    昆仑来者回头,现是梁非凡的时候,他们的表情立刻就变了,只有为的那个人未显惊慌,冷冷一笑后说道:“梁师弟,要是有人公然侮辱蜀山,该如何处置?”

    “那自然是交给巡视处理。”

    “那这二人侮辱昆仑又该如何处理?”

    梁非凡扫了一眼“大牛”和“二狗”,轻笑着说道:“这位师兄,我方才可是听得一清二楚,他们俩只是说了句不识昆仑罢了,怎么就成了公然侮辱?难不成你们昆仑已经成了天下公历?不识者都有罪咯?这个道理恕师弟无法明白,请师兄解惑。”

    本来就有些理亏,现在又被梁非凡这么一通挤兑,昆仑那毕竟也是大门派,多少也是好面子的,所以一堆人半晌也没蹦出一句屁来,只是狠狠的盯了“大牛”“二狗”一眼,转身拂袖而去。

    看到他们离远,梁非凡笑着凑上前:“两位兄弟不要慌张,在我蜀山之地,只要遵纪守法,哪怕是天王老子也动不得你们分毫。”

    “梁师兄好魄力啊。”猴爷笑了笑,然后盯着梁非凡有些诧异的眼睛说道:“你们货不多了,过了今晚可就没了。”

    “你……你是……”梁非凡吃惊的后退了一步:“你是初心?”

    “这不明摆着么。”猴爷叹了口气:“这说话不方便,晚上到我那去一趟吧,有点事跟你商量。”

    他说完这句话,径直的跟梁师兄擦肩而过,梁非凡则站在那呆若木鸡,半晌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应。他本打算抽完偷来的那一盒就决心不再沾,但想到没有忘忧草时自己痛苦的感觉,他又不争气的胆怯了。

    转过头看着猴爷离开的背影,梁非凡咬紧牙关愤愤的扬起拳头,但又轻轻放下,然后长叹一声,怅然若失的向相反的方向走了过去,没有回头。

    大概一个钟头之后,猴爷和端木都已经回到了流苏门并卸了装,端木带着妹子出去逛,而猴爷则推开了流苏门里一道暗门走了进去。

    走到下头的房间之后,他靠在门框上笑着说道:“涤长老,你这样天天来我这,也不想着给我点好处啊?”

    涤长老此刻正斜靠在木床上,面前放着一盏酒精灯,手上则握着一根抽鸦片的竹管子正在吞云吐雾,看到猴爷来了之后,他缓缓从床上坐起来,伸了个懒腰:“你呀,年轻气盛。”

    “怎么说?”猴爷笑眯眯的坐到了他面前:“是昨天的事?”

    “那还有别的事?我那掌门可是气坏了,回去之后大雷霆。不但罚了一堆人,还摔了他最心爱的琉璃盏,你小子可是有麻烦了。”

    猴爷眯起眼睛看着涤长老,压低声音问道:“你想当掌门吗?”

    涤长老一愣,连忙摆手:“你可莫要乱讲话!”

    “这特么有别人么?就问你,你想不想当吧!”

    一阵诡异的安静,涤长老虽然没说话,但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对那个位置垂涎的不行,毕竟在这里,蜀山掌门可不就是整个蜀地的皇帝么?

    “那你就听我安排。”猴爷笑着说道:“可能手段会脏点,不过你这种人也不在乎脏不脏吧?”

    “你小子。”涤长老无奈的摇摇头:“是要把我往绝路上推啊。”

    “说不定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呢?”猴爷哈哈大笑起来:“你继续享受,我先回去了。我有个方案。等晚上再讨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