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三百三十一、有笛声渐行渐远。

三百三十一、有笛声渐行渐远。

 
    “今天的天气真好。㈧』㈠中┡ 』文网WwんW.8⒈Zw.COM”

    猴爷躺在屋顶,头枕着鱼龙剑,嘴里叼着一根不知从哪拽来的黄的狗尾巴草,直勾勾的看着满天星河。

    无风无月,星河璀璨,一条星带纵横天空之上,在没有工业化的时代,这样纯自然的星空,真的是美的让人不知该说什么好,纵观人类历史,用来描绘星空的词语是那么的匮乏,匮乏到不管用什么来形容都觉得那是一种亵渎也是一种卖弄。

    “你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我女儿。”猴爷翘起一条腿:“虽然她离开我大概也就几天的时间,但我离开她已经十多年了。”

    “你又在胡言乱语。”端木抱着酒葫芦吃着花生米,悠哉的跟猴爷聊着天:“你毛都没长齐唻,哪里来的女儿。”

    猴爷没有回答他,只是五指张开伸向天空:“你知道么,其实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你是不是喝多了?那个什么……酒精中毒?”

    “去你妈酒精中毒,中毒也是你中毒。”

    猴爷躺在那抖腿,语气中颇有一丝无奈:“我是跟人打了个赌,才来到这个世界的。”

    “哦?”

    端木一听,顿时来了兴致,带着一身酒味凑到猴爷面前,满心好奇的问道:“可你不是被流苏花妍养大的吗?”

    这个问题吧……猴爷怎么跟他解释呢?解释起来太麻烦,先要给他解释什么叫相位投影,再解释什么叫时空构成理论,然后就是时间乱流理论,接下来还有位面突破、平行世界。

    其中最难的大概就是相位投影了,因为猴爷在这个世界是一个相位投影产物。什么叫相位投影呢……就是以规则之力创建一个模板,然后将猴爷在另外一个世界的意识投影在这个世界上,并以这个意识为基础构成,让他形成一个类自然生命。

    可以说他并不是凭空添加的产物,但他是个突然诞生的产物,如果这个世界有户籍制度,那么不管怎么查都不会查到猴爷的父母祖先。甚至他连自己的家乡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因为他是被直接投影过来的。

    而离开时,猴爷也是以投影方式离开,就是他整个人骤然消失,取消这个世界的躯壳模板然后意识回归本体,大破坏者回归而初心则彻底消失。

    可是呢,猴爷在这些年的琢磨中总结出来,即使他回去了,初心也不会消失,因为他的意识体已经把现在的初心整合进了他灵魂的一部分之中,也就说初心就是大破坏者,大破坏者也同时是初心。

    因为是规则之力,他的力量会被同等级的规则之力束缚。这倒是可以理解,如果让他带着能力来这边,那这里还玩个毛啊,去******高武世界好么。

    不过既然现在闲的无聊,猴爷倒也乐意给端木讲解一下他的过去……

    他其实还挺喜欢给别人讲过去的,因为他现在不再是没有过去的人了,他的过去有叶菲、有建刚、有戴微、有迪亚、有塔娜、有布布、有毓婷还有幽、银龙、光波、张群等等等等,这些人构成了他的过去。

    猴爷在月色之下给端木讲了那个世界的新奇的一切,那里的好、那里的坏,那里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还有安静甜美、温情四溢。

    “我女儿特别可爱,如果有机会我就让你看看她。”

    看着猴爷充满幸福的眼神,端木轻轻的笑了:“这不像平时的你。还有,我真的好羡慕你们这些有过去的人。”

    当听到这句话时,猴爷突然愣了一下,“你们这些有过去的人”这话不正是他曾经说过的么?现在居然从别人口中听到了这样的描述。这是怎样一种快活,没想到自己也成了别人羡慕的对象,真的是沧海桑田啊。

    “那你还会回去吗?”

    “会,三十年。还剩下二十年了。”猴爷提到这个问题时,感慨万千:“我有点舍不得,但又很想念那边。我人生的第一次矛盾,就在这个地方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矛盾?你不就舍不得流苏花妍吗?带走她啊,反正她也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端木皱起眉头问道:“你不是说你曾经强大无匹吗?难道带走她对你来说是什么难事?”

    “难,很难。我至今没有找到对抗规则的方法。”

    “我不懂你说的规则是什么,但事在人为,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端木的语气十分坚定:“如果是我,哪怕是把天捅个窟窿也要办到。”

    天真啊……真的只能说端木是天真,他的世界观还没被刷新过,认为最顶级的就是剑圣流苏了,但实际上流苏最多就是个十三级能力者,这还是最多最多,在时空枢纽十五级的多如狗好吗,迪亚全族平均等级十五级,那是他根本无法想象的力量。

    可即使是这样,他们也无法跟规则之力抗衡,大仲裁者的力量甚至连猴爷都能束缚,可想而知规则之力的强大。

    想要破解他,除非猴爷能够想出破解规则之力的方法,蛮力根本没有用,只能强行用规则之力对冲。一个还未完全苏醒的大破坏者不可能冲破一个苏醒的裁决者的领域,不然猴爷早特么暴力抗法了,哪至于在这傻乎乎的受气,一巴掌就能把掌门伯伯打出银河系好么。

    “算了,你自己考虑。我喝我的酒。”端木靠在屋顶边沿,轻声哼起了小调,好悠闲的样子,看上去并没有因为猴爷的困扰而感觉到焦急。

    一声长叹,猴爷起身拂袖而去,完全再没有兴致去看什么狗屁星星,他现在满脑子烦躁,因为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他舍不得流苏……

    对,这种带有强烈感**彩的情绪在他身上体现出来了,他自己也准确的把握住了,但却依然没有任何办法,唯一能干的就是不断的安慰自己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回到房间,猴爷一宿没睡,烟抽了一根接一根,烦的整个人都处于狂躁的状态,哪怕是第二天一早叫他去吃早餐的李时珍李大人都因为进门时候先迈左脚被猴爷给狠狠的训了一通……

    直到最后,所有人都现了猴爷的不对劲,他整个人阴沉沉的,看人就跟看鸡腿一样让人后怕,身上的那股黑气都快喷出来了,就跟一个行走的黑洞一样,这个姿态弄得整个流苏门根本没有一个人敢跟他搭话。

    负面情绪大爆的状态看上去着实有点吓人,不过流苏根本不惧,她情商低的可怕,根本不知道猴爷现在状态很糟糕,反倒跟原来一样在他面前**叨叨没完没了。

    “初心初心,这双靴子你放好,鹿皮的呢,冬天的时候好穿。”

    “初心初心,这帽子啊,还是你小时候师父给你做的呢,可暖和了,就是丑了一点。”

    小心翼翼吃着早餐的青莲担心的看着猴爷,生怕他会突然爆,从小就活在别人脸色之下青莲对情绪的把握非常准确,她一眼就看出了猴爷的情绪烂到爆炸,所以哪怕憋着再多话像跟他说也不敢张嘴。

    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猴爷居然没有因为流苏的**叨叨而爆,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背着手就走出了流苏门,一个人出去闲逛了。

    而刚出门,他就看到了昨天那个过来找事的黑衣小哥,那小哥还没开口,猴爷上去就把他给揍了一顿……

    他倒是也反抗了,可这个状态的猴爷显然战斗比以前强大的多,黑衣小哥的刀子还没出来就被猴爷给按了回去,然后一通近身短打给他打懵逼了……

    “他今天好可怕。”

    红莲小声对端木说道,而端木则笑眯眯的牵着红莲在流苏门前的小铺子上挑胭脂,一言不故弄玄虚。

    倒是旁边跟着的青莲一脸神秘的说道:“我觉得啊,他这是碰到什么烦心事了,昨天晚饭时还好好的呢。”

    “唉……你去开解开解他吧。”

    “我可不敢去。”青莲摇头:“等会我们回去看看师父吧……昨天的事闹的有点大,师父都挨揍了。”

    “我……我不去。”红莲连连摇头:“我不喜欢她,她也没把我们当徒弟。”

    “可毕竟我们是被她给……”

    她话还没出来,突然感觉身后一阵凉风吹来,转脸一看就现猴爷黑着脸站在他们身后,眼神阴郁,表情冷漠。

    “给养大的是么?放屁!你们长这么大学了个屁本事,到现在连把剑都不给配,你还当他是师父?你知道不知道她养你们是为什么么?不就是为了给那帮正儿八经的蜀山弟子当老婆,童养媳你知道什么意思么?要不要这么蠢?还师父,师父个屁!你昨天是没挨揍皮痒了是吧?”

    一通咆哮把青莲给吓坏了,连红莲都不自觉的躲到了端木身后。最后还是端木实在看不下去了,伸手揽住了猴爷,揽住他的肩膀把他拖到一边:“别这样,吓着小姑娘了。你啊,这是气血郁结。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去哪?”

    “打架!”

    端木在没有拿琴的时候就是个典型的地痞流氓,作为一个地头蛇,他当然知道什么地方治安好、什么地方治安不好,但在这个镇子上他们太出名了,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所以俩人为了不被人认出,跑回去化妆换衣服,猴爷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典型的村夫,而端木则成了一个穷凶极恶的黑脸大汉。

    不得不说啊,跟流苏学化妆的那帮小姑娘手艺还真不错,一看两个偶像来找她们帮忙,那着实是使出了全身解数,基本上根本没人能看的出来这俩人一个是初心剑仙一个是琴魔端木……

    “啧啧,这化妆术啊,当真神奇。”

    “化妆?画完能看出来的是化妆,画完看不出来的叫易容。”猴爷撇撇嘴:“我特么都不认识我自己了,这胡子是怎么回事?”

    猴爷摸着脸上的一圈青灰色的胡子,这居然是用画上去的,而且用手都抹不掉,也不知道这帮娘们是怎么做到的,还有左边脸上那一道从耳根到脖子的伤疤,那就跟真的没有区别,让本来看上去还挺清秀的初心小哥顿时变成了个看脸就不像好人的混蛋。

    而端木更夸张,本就是一个小白脸,不拿琴的时候就是个白面书生,文质彬彬的。但现在他的长被卷到了头上成了一个粗犷的圈圈,脸上手上不知道涂了什么,整个变成了一个棕黑色的汉子,一看就是经常劳作的样子。而他的丹凤眼硬生生被弄成了铜铃大眼,眼睛一瞪跟牛似的,凶神恶煞的。

    “哈哈哈哈……”在外等候的青莲看到他们的样子之后,一下子没顶住就笑了出声,但马上就捂住了嘴……

    “笑啥……”猴爷说完,看着端木的样子,他自己都笑了出来:“你咋成这蠢逼样。”

    “你以为你好啊?”

    端木翻了个白眼:“你自己撒泡尿看看。”

    猴爷指着自己问青莲:“老大,你说。我跟他谁好点。”

    “嗯!当然是你。”

    而端木当然不服输,拽着红莲过来问道:“你说,我跟他谁好看点。”

    红莲实诚,连连摇头:“都丑……”

    猴爷和端木侧过头,谁也不接这个茬,然后猴爷揉了揉鼻子,粗着嗓子问道:“大牛,咱们现在干哈?”

    “二狗,去比武招亲啊!”

    “万一拿了第一咋整?”

    “认输就行了,而且哪容你得第一。”

    于是乎,“大牛”和“二狗”就这样带着青莲和红莲去了比武的分会场,要求报名……这个报名的机制还可以,随到随报名,不过这样后报名的人一般会匹配到奇怪的对手,通常都是胜者组的前几名,贼强的那种。

    而这种机制对外是叫踢馆赛,有不少散修都是这么报名的,倒也算得上公平。

    分会场离镇子大概二十里地,那边大多都是外来的人,所以压根没人能认出猴爷跟端木,只是在他们报名的时候受尽非议。

    “王大牛,吕二狗?哈哈哈哈,你们两个是来比武的?”

    “怎么?不许啊?”猴爷瞪着眼睛,气势汹汹,撩起袖子就要展示肌肉。

    “许许许,打完了赶紧回去种田。”报名官笑着在他们俩的名字戳上章子:“在等候区候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