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三二五 、 哎哟呵,弯道超车啊(上)

三二五 、 哎哟呵,弯道超车啊(上)

 
    就跟高中开运动会一样,运动会之前当然是各级领导的讲话,先上场的就是仙剑盟的那群德高望重但没啥卵用就类似联合国的老头。㈧ 『Δ㈠ 中文  网Ww W.『8⒈Zw.COM

    那开场词说的跟什么一样,难道这帮家伙都忘了这是一次比武招亲了吗朋友?别整的高大上啊,这就是比武招亲而已啊。

    接下来上场的是各门派代表,他们不一定是掌门,但大多是门派里比较有威望的人,他们代表各自的门派表了一通又臭又长的演讲,这些演讲大部分是彰显他们门派的各种美德,总之就是哔哔歪歪一堆没用的废话。

    总之,这些人从大清早哔哔到了快到正午时才切入正题,开始由剑盟的人宣布比赛规则。比赛规则很接近大循环模式,先是把所有报名的选手打散分成数个小组,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天干十二组,然后每一组分别角逐小组的前一二名。

    小组出线之后的二十四个人进入复赛,复赛抽签决定对手,最后分成胜者组、败者组,最后胜者组的第一名和败者组的第一名进行最后决赛,决赛分三轮,内容到比赛时才会决定。

    也就是说,光靠蛮力和武力还不一定能拿第一。这明面上来看,机制更公平了,比赛也更精彩了,给了不少武力值不出众的小众修行者更多的晋升空间,但实际上啊……这个机制可以暗箱操作的方式可就太多了,论透明度完全不如全部扔到深山老林里打大逃杀,杀到剩下最后一个人出来当冠军来的实在。

    但毕竟规则是人家定的,猴爷这个始作俑者又不参加比赛,随他们折腾就好了。反正最后的冠军是谁都没关系。

    顺带一说,这次比武招亲的第一名除了能得到一个媳妇之外,更有剑盟的额外加码,就是只要得到了第一名,不管原本是什么等级的剑仙都能直接晋级为金穗,位列剑盟名册之上。

    这个诱惑多大那是可想而知的,那些因为已经结婚而失去比赛资格剑仙得到这个消息之后,那可算是哭天抢地恨不得杀了自家老婆。

    怎么说呢,猴爷认为这是接着比武招亲的名头来一次选拔认命年轻干部的大型人事组织活动。可以看出来,这个世界的剑盟的组织动员能力还是不错的,毕竟这样从基层选拔上来的干部,没有娇气又有能力,给一个金穗就能得到了这么一个年轻有为的干部,何乐而不为?

    当然,报名的条件也是相当苛刻,先是需要根正苗红的宗门子弟,外门的不可以、中途加入的不可以、过三十五岁的不可以、有老婆的不可以、有不良行为记录的不可以,总之整个剑盟登记在册的剑修大概有四十五万人左右,符合标准的不过万人,而这万人里又剔除了年幼的、没啥能耐天赋的、没有兴趣的和好逸恶劳不得师父喜爱的,剩下的精英大概就全部集中在这里了,大概一千人左右。

    按照分组,这一千人被分成八十多人一个组,然后互相捉对厮杀,初赛失败直接淘汰,进入拉拉队。

    可以说,这是一场赌上了男人尊严的战斗,哪怕是只有数十个人的小门派也要求参加比武的弟子输人不输阵,就算被打败也要能赢得满堂喝彩,说不定一下子名扬天下也说不定。

    当然,第一名是谁都想争一下的,毕竟在这地方拿了第一,基本上就等于是拿了天下第一,没区别。这次盛会猴爷把它比喻成修真界的奥运会,就算不是第一,但只要拿到了名次也足够名扬天下了。

    难道这还不能成为他们玩命的原因?当然能!所以各大门派从上到下都跟打了鸡血一样,恨不得一口气能把对手全部干翻。

    除了不同门派间的斗争,哪怕是门派内部的明争暗斗也足够写上一部两百万字的小说了,出阴招、下绊子,今天你举报我早就结婚、明天我举报你已经三十八岁这些就不用说了,私斗才是动摇根本的大问题。

    毕竟大家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大家谁也不想在这档子事儿上认栽,所以凑在一起互相肛的事几乎是天天生,虽然上头明令禁了私斗,但血一上头谁还管那个。所以这几天镇子外的荒野总能看到刀光剑影的,有时候一片场子一晚上能有四拨人上去打架斗殴。

    当然了,这些事猴爷自然是喜闻乐见,越是这样他距离实现计划的距离就越近一点,他甚至恨不得这帮人直接甩开膀子火拼,然后来一场剑仙世界大战。

    但好显然,这个想法暂时没有办法实现,不过没关系,自己的时间还算充沛,而且准备也相当充足,蜀山运气不好,就先从蜀山开刀好了。

    中午时,在比赛场地的这两三万人吃饭可是个大问题,猴爷承包了整个比武招亲这半个月赛程里所有的餐饮娱乐业务,涤长老把这一块大头让给了他,而他只需要提供三成的利润分成出来就行。

    对于这件事,猴爷根本不把它当成事,不就是办个临时食堂么,这很难吗?粮食从蜀山调拨,价格低廉,肉禽蛋、蔬菜则从全国各地流到这里,只要能给得上钱,这根本都不是事。

    根据涤长老之前跟各大门派洽谈的结果,每人每顿饭的餐补大概是六个子儿,这算是个不错的价格,但因为大量采购的原因,各种原料都有所上涨,所以猴爷在算完账之后,现比预想的要赚的少了一点。

    这哪行?进了猴爷口袋的钱还能让人给掏出去?

    于是在开饭时间,数十辆餐车被推了出来,一半供应米饭、炒菜等食堂日常产品,而另外一边则供应西式快餐。

    没错,就是西式快餐,就是三明治、汉堡、可乐之类的东西。没有面包就用加了小苏打的烤饼代替,没有炸鸡粉就用加了胡椒、辣椒粉和泡椒汁的面粉代替,可乐更是好办,用焦糖混着井水加点酸梅熬出来的汁就行了。

    这样的成本是中餐的四分之一不到,但因为这种东西又新鲜又方便,有肉有蛋有菜还有一杯甜甜的糖水,所以大部分的年轻人都选择了这个新鲜玩意。只有很少一部分排不上队的人才选择去吃天天都吃腻的常规饭菜。

    古代人好骗吗?当然不好骗,这种东西不一定符合他们的口味,但因为有趣啊!两片饼里夹着蔬菜、酱汁和肉,还有一大杯冰凉凉清爽爽的酸甜饮料,口味什么的真不重要啊,小年轻凑在一起,如果不告诉他们的话,就算是给他们喂屎吃他们都能吃的开心。

    所以中午吃饭的时候,就看到一大片人捧着一碗假可乐拿着假汉堡在那说说笑笑,场面倒是融洽的很。

    开始以为吃饭是大问题的涤长老找到了猴爷,见面之后直接朝他竖起了大拇指,笑得眉眼都已经不见,不知有多猥琐。

    “年轻人,有想法啊。”

    “拾人牙慧而已。”猴爷坐在桌子前,正试图给狂吃汉堡的流苏夹菜:“你不去长老饭局,来这干什么?”

    “嗨,你是有所不知,他们总是以为我是个生意人,话里话外都把我当成个外人,我去那有什么意思?”涤长老也是苦笑一声:“他们都忘记了,忘记了谁才是曾经蜀山第一剑仙。”

    看来这个涤长老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呐,不过想想也是,一个金穗剑仙不惜身份干起了倒买倒卖的勾当,为了养活一大帮子人天天把自己折腾成一幅商人样子,就这样还得不到别人自内心的尊敬,这让这个有功劳有苦劳的长老心里能舒坦才奇怪呢。

    “那就坐下一起吃。”

    “你不说我也打算在你这蹭点。”涤长老年轻时候八成也是个不拘小节的江湖儿女,他不顾身份坐在小凉亭里,伸手就拽下烧鸡的一条腿塞进嘴里:“开始我还跟宗门里的师兄弟商量,是不是把蜀山的伙夫调来帮忙,没想到你居然能解决这么多人吃饭的大事,人才啊!真是人才。”

    面对涤长老自内心的称赞,猴爷只是轻轻笑了笑。这很难吗?只要把这简单的东西教给那些农妇,然后再让给他们两个大子一个时辰,这种好事那些一天卖菜才赚半个大子的妇人可是高兴的不行,抢破头才能抢到个名额。

    而猴爷也是来者不拒,他索性直接腾出个场地,然后让李时珍当监工开始折腾起薯条、肉卷和新口味了,几十人一天下来也不过不到千多大子,而这东西一天的利润可以到两万金!这买卖不做干啥?更别提还有用昨天的隔夜饭弄出来的馊米粉,味道也是相当棒,只要处理得当那也是一道相当廉价但美味的东西。

    “你就是我的财神爷啊,初心。”涤长老没得到猴爷的答案,他也不恼,只是抹一把嘴继续说道:“你还有什么东西没拿出来?倒是让我见识见识啊。哦,对了。我听坊间传闻,你是不是弄出了一种活死人的仙丹?”

    “算是吧,不过没那么神奇,只能治少数几个病。”

    “都有哪些病?”

    “各种瘟疫、风寒、疟疾,嗯……”

    猴爷的话还没说完,涤长老已经瞪大了眼睛站了起来:“瘟疫?”

    “大部分吧,不是全部。要看是细菌性的还是病毒性的,病毒性的,没办法。”

    涤长老可听不懂病毒、细菌的,只是听到了大部分这三个字就已经激动不能自己,他在桌子前转了几圈,然后突然坐下,神秘兮兮的凑到猴爷耳边问道:“配方出不出?”

    “不出。”猴爷摆摆手:“这个不打算赚钱,我说过了,我干这个算是给流苏积德的,咱们干的坏事太多。”

    “这倒是个大功德,可……你可知道这要损失多少钱吗?”涤长老抓耳挠腮的样子十分滑稽:“初心,你可要想清楚啊。”

    猴爷歪着头看着流苏,这时的流苏已经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她也是刚知道猴爷那个神奇的药居然是为了自己,她当时感动的眼泪就在眼眶里转悠了……看着猴爷的眼睛,久久说不出话。

    “我想的很清楚,钱赚不完。但这个,不行。我要让所有的平头老百姓,不用再看你们的脸色。”猴爷翻着眼睛看着涤长老:“我要他们都知道,这个世上没有神。”

    “大逆不道……大逆不道啊……”涤长老弯下腰遮住了猴爷大半个身子,一副被吓坏了的表情:“可不能当着别人面这么说,知道么。在我面前说说就罢了,千万不能对他人提起。”

    能看出涤长老是真心被吓了一跳,毕竟现在的政治体系就是神权和皇权合一了,门派代表着最高执政机关,像猴爷这样直接说不存在神的人,基本上就会像布鲁诺一样被挂在树干上烧死的。

    “放心,我不傻。”猴爷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纸,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瓶子灰绿色粉末递给涤长老:“这是麻草精,上头的效果我写的很明白了,提炼方法也很清楚了,怎么用,你自己看着办。会上瘾,但是对人的伤害不算大。”

    涤长老早从致幻酒里得到了无穷无尽的好处,他当然知道猴爷拿出来的这东西几斤几两,所以他脸色变了几变,把拿东西和配方都收进了自己的口袋:“老规矩。”

    “嗯,老规矩。我信你。”猴爷毫不在乎的说道:“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对。”涤长老笑着点点头,然后站起身:“年轻人,很不错,可堪大用,我先走了。”

    猴爷连忙站起身双手抱拳:“谢长老夸奖。”

    说完,涤长老笑眯眯的转身离去,而流苏还在纳闷为啥两个人的对话突然变了画风,就听见旁边有人压低声音喊道:“小弟……小弟,我来啦!”

    流苏转过头,现两个小脑袋从亭子的柱子旁边探出来,笑嘻嘻的看着猴爷,样子傻乎乎的。

    “来,吃东西。”

    青莲和红莲笑呵呵的蹿了过来,青莲不客气的往椅子上一坐:“刚才那是涤长老啊,他找你干什么啊?”

    “过来夸我会办事啊,我可是负责你们伙食的人呢。”

    “哇……那你是不是好有钱啊?”红莲瞪着眼睛看着猴爷:“好多好多钱的那种。”

    “还好吧,算不上富可敌国。”猴爷哈哈一笑:“过来找端木啊?”

    “对!那个死骗子。”红莲气鼓鼓坐在那不高兴的说道:“他跟我说你是他书童,可是我师妹告诉我,你是个大人物!他才是小跟班!”

    红莲生气,而青莲则在旁边得意的活灵活现。果然,小姑娘的世界也挺复杂的,打压闺蜜永远是女人最好的娱乐的活动,没有之一。

    “他是大人物。”猴爷笑着说道:“你家端木可比我厉害。”

    “真的?不骗我?”红莲眼睛豁然亮了起来:“可是……”

    “不骗你,没什么可是,端木是个大人物。”猴爷点头说道:“以后你会知道的。”

    而这时,青莲才注意到坐在旁边笑盈盈满眼只有猴爷的流苏,仔细端详了一阵突然惊叫了起来:“啊!!!流苏师叔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