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三百一十一、寿与天齐,留万代功名。

三百一十一、寿与天齐,留万代功名。

 
    猴爷是俗人,真的俗。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W wW.81zW.CoM

    人家门派开张,都是百家来贺,仙鹤降临、仙音邈邈,不整的跟神仙一个待遇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开宗立派了。

    可猴爷这边倒好,人家奏仙乐,他放爆竹!

    没错,就是放爆竹,门派门口摆了四十张桌子,逮了请仙楼的厨子过来做流水席,整得端木出去帮忙都得易容,生怕被人认出来。

    但猴爷不在乎这个,他抱着胳膊站在刚成立的门派大门口,满脸笑容的看着这帮子吃吃喝喝的糙人,乐不可支。

    为什么说是糙人呢,这其实很简单啊,这无遮无挡的流水席,除了那些个苦哈哈之外,哪里会有正儿八经的仙家子弟来这骗吃骗喝,端木除外。

    所以,即使开宗立派了,猴爷在人家眼里也不过是个傻乎乎的暴户罢了,根本上不得台面,人家过来过往的世家宗门弟子通常不但不会正眼看那么一眼,甚至还会嗤之以鼻的啐上一口,毕竟猴爷的做法着实有碍观瞻了一些,他这开业典礼跟特么窑子开张有什么区别?

    哦,当然了,区别也是有的。至少窑子开张还有辣妹看,而这就是几个大老爷们在忙来忙去,连眼都不让人养。

    这里头最尴尬的大概就属琴魔了。嘛……琴魔端木,那说出去可是名震江湖的人物,金穗剑仙顺位第九,好歹也是进了前十名的人物,就算是蜀山掌门见了他就算没有好脸色也绝对不会恶语相向,但现在这个顺位第九却正低着头轻衫小帽的给人端茶送水,而且都是给一些船工脚夫棒棒鸡,这让端木的玻璃心都快碎完了。

    可是啊,猴爷说了,如果他帮忙的话,不但给腾出一间最好的宿舍还会想办法把蜀山的凤凰琴给他弄来。

    说到这凤凰琴啊,据说是当年凤凰栖息的那棵梧桐树打造的,通体乌黑不说,还水火不侵、刀枪不入,哪怕是寒冬腊月摸上去都是烫烫的,仿佛里头真的有一团火在燃烧。不但如此,那把琴的琴弦还是北海巨鲸的鲸须打造而成,不管是音色还是手感都是世上一流。

    即使是端木也是听说过他的存在,根本没有见过这张被称为蜀山至宝之一的凤凰琴真容。所以即使他对猴爷拍着胸脯的保证有些将信将疑,但仍然抵不住诱惑的从琴魔变成了门童。

    李时珍倒是正常,即使在原来的世界中,民间医生的生活都好不到哪里去,更别提这种一门心思扑在花花草草上的小怪物了。在这里,他十二岁就被他老爹打出去打零工补贴家用,卖过烧饼、当过小二,甚至在青楼里当过小厮,据他无意间吹牛逼说过,他的处都是这镇子上的当红头牌给破的,这件事可是让这个小宅男欣喜了好一阵子。

    不过俗归俗了点,但着实是热闹了,猴爷背着剑往那一站立刻有脚夫认出了这个经常请他们喝酒聊天的仙儿,他们互相提醒着,然后不约而同的站起身朝他举杯致敬,表情真切。

    猴爷相当高兴,他端着酒杯从门口走下来,乐呵呵的招呼他们吃好喝好。不过闹了一阵,他抬头看了看天色,然后皱着眉头问旁边正在跟一个小姑娘眉来眼去的李时珍:“流苏呢?”

    “师公在里头换完衣服不肯出来……怎么叫都不肯出来。”

    一听他这么说,猴爷立刻撇嘴,放下杯子就钻进了大门。

    果不其然,来到流苏那个最豪华的房间之后,现这家伙正穿着华服别扭的扯来扯去,遮住了腿就露出了肩膀,遮住了肩膀,雪白的大腿就露了出来。

    “你在折腾啥?”

    “哎呀,不能穿不能穿,露太多啦!”流苏用手捂住胸口,然后现肩膀划了下来,她立刻去拽肩膀,但这一拽,大腿再次出现。

    “你看看!你看看啊!”流苏都快急哭了:“这怎么穿嘛!”

    猴爷站在旁边看着流苏,倒是笑而不语。真的,这身衣服真的是太适合她了,蜀山送的礼物里,就这最合猴爷心意。

    这件华服据说是当年嫘祖织的布制成的衣服,遇火变红、遇水变蓝、遇风变白、遇雪变绿,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这款式真的是漂亮,穿上它之后的流苏简直跟平时盘若离盎然,即便还是能感觉到一股子哈士奇的气息,但是不动不说话的时候,真的宛如天仙,便宜的不行。

    “赶紧出去,到你言了,也不看看都什么时候了。”

    “不行不行,羞死人了。我不要穿着个!”

    “那你总不能穿破衣服出去啊,今天可是你流苏门开张的日子啊。”

    “啊……我有裙子!有漂亮裙子,我昨天晚上特意去买的。”流苏说着,从柜子里拿出一条蓝碎花裙子,料子倒也不错,是扎染印花的料子,配上她倒也是娇俏可爱。

    但是啊……讲真,虽然她眼光还不错,可这条裙子穿出去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子土气,根本跟她的气质不搭,更和她的身份不搭。毕竟她的梦想是名扬天下来着,可是谁会拜在一个村姑的门下啊。

    对!没错,这个村姑很漂亮也很厉害。但再漂亮再厉害那也是村姑不是,不管在哪个世界,脸都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想象一下,将来有个剑客,拔剑跟人对决,帅帅的舔了一下剑锋,自报家门“我师承……”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了流苏那一脸土鳖的样子,笑场了……

    ****,神尴尬好吗,猴爷想着都觉得无地自容。这感觉就跟打架之前先把裤子脱了的感觉一样一样一样。

    所以,不管流苏怎么抗拒,猴爷最后都把这样扭来扭去的流苏给拽了出去……

    可拽出去了,猴爷就现了更大的危机……流苏压根不会说场面话。真的,一点都不会!她站在那穿着华丽的衣服,也只不过是个衣架子、真人模特,扭扭捏捏的样子着实不成体统……

    “怎么回事?”端木都看不下去了:“干站着不说话可不行,大伙都等着呢。”

    猴爷也面露为难:“我都忘了她的臭毛病了,生人一多就不说话。”

    “这是病,要治。”

    端木叹了口气:“这是你们的事,你们自己处理吧。要不你给我加点钱,我给来段表演?”

    “滚!”猴爷骂了一嗓子,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身看着流苏:“来!来朝天上放个大招!”

    “哈?”流苏眨巴着眼睛:“为什么啊?”

    “来不及解释了,快点!”

    “哦……”

    从某些方面而言,流苏是真的很听猴爷话,虽然她完全不明白猴爷为什么让她这么干,但她还是照做了。

    闭上眼伸手轻轻一挥,灵鸢真的是像是有生命一样从围墙后冲天而起,然后稳稳落在了流苏面前。

    这个动作之酷炫、场面之好看,直接掩盖掉了流苏不善言辞的缺点,当场就引来了一众叫好声。

    “这就吃不消了?后头等着吧。”

    猴爷始终抱着胳膊,一脸猥琐的笑。也许这个世界上吧,除了他之外已经没有人亲眼见过的流苏的大招了,毕竟即使是当年击杀蜀山十七个长老的时候她都是扮演的一剑人,可在折腾训练猴爷的时候,她可是正儿八经的拿出过大招的!

    果不其然,流苏在唤剑之后就开始了祭剑,这就好比是读条,她祭剑的动作华丽至极,配上那身灵动的礼服让她看上去根本就是个真正的仙女,一句话不说都能让人感觉到强大无匹的气场。

    而这个气场不光吸引了下头吃饭的那些人,甚至连过路的剑仙们都不可自拔的盯向了这里,因为剑气的激荡甚至引了他们佩剑的共鸣,方圆十几里的剑器都在蠢蠢欲动,稍微有些灵性的剑甚至都已经开始出了嗡嗡的蜂鸣,像是在为流苏和声一般。

    祭剑结束,流苏手腕一翻,灵鸢绕着她的身子飞行一圈,接着紧闭双目的流苏突然睁开了眼睛……

    就在这一刻,整个镇子的剑仙全蒙圈了,因为不管是什么品相的剑全部自行出鞘了,朝着同一个地方直直飞了过去。

    流苏的手腕轻轻翻转过来,引着灵鸢在半空幻化出了一只灵动的飞鸟,接着这只飞鸟剧烈燃烧起来,变成了一只炙热的凤凰。

    火凤冲天而起,带着无匹的势头直冲天际!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凤鸣,成千上万把剑就像朝凤的百鸟一样,跟在灵鸢屁股后头的冲上了天空,在灵鸢的火光下,这些甚至造型都不一样的剑都闪烁着如同星光一般的闪光,在夜空熠熠生辉,着凉了数十里的地界,甚至连远在百里之外的蜀山都能清晰的看到这震撼人心的一幕。

    剑阵在天空汇聚,逐渐变成了火凤的尾羽,一只真正的凤凰在天际完整呈现出来,带着金戈交鸣声和风雷滚滚声,还有一股因剑而生的罡风。

    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闪出了雷电,巨大的剑凤凰在密集的雷电中遨游,漂亮的简直像是一幅印象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