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三零六、快来让我吸吸欧气,非酋已经已经阵亡。

三零六、快来让我吸吸欧气,非酋已经已经阵亡。

 
    “我喜欢你……”

    “这位姑娘,不要这样……别别别,别扯衣服。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网W★w W .く8 1くz√W.CoM别……别扯了,再扯衣服下来了!”

    一战成名的后果就是这样,现在端木已然成为镇子上姑娘们的梦中情人,连猴爷都觉得好奇,不是说特么古代的姑娘羞涩么,怎么看上去骚的这么厉害?真的,端木现在都快被各种小礼物给埋起来了,香喷喷的情书都烧了两壶开水了。

    “应该是祸害女性思维的程朱理学还没兴起就被江湖儿女而按灭了,所以这帮姑娘才浪的这么凶。”

    “先生在说什么?”

    猴爷的自言自语让李时珍李大人满脸茫然,什么程朱理学、什么江湖儿女,他完全不知道,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

    “先生,这味药如果加上之后会有什么效果?”

    “哦,催情。”

    “哎哟……好东西!”李时珍郑重其事的点点头,然后在本子上记了一笔:“先生,我这算是拜师了吧?”

    “你特么你家拜师这么拜的啊?元宝蜡烛呢?”

    “那……那是给死人的……”

    “嗷……对。”猴爷拍了拍脑门:“行吧,你说拜师就拜师吧。流苏!过来一下,有人要拜师!”

    正在后院帮忙配酒的流苏擦着手上药水穿得跟农妇似的窜了出来,兴高采烈:“哪里哪里!哪里有人要拜师!我来啦!”

    李时珍被这个漂亮的姑娘吓了一跳,紧张兮兮看着猴爷……

    “流苏门么。”猴爷不屑的撇撇嘴:“她是掌门。”

    李时珍愣了一下:“还真的有门派啊?”

    “俩人,加你三个了。”

    虽然一个门派只有两个人,但流苏却仍然认为现在有了三个人是一种绝对的大好事,所以这个掌握着猴爷所有钞票的富婆居然把整个客栈的餐饮区都包下来请这里的住客吃午饭,名头就是她家流苏收徒弟了……

    “喝了这碗酒,你就是我流苏门的弟子啦!我先跟你说一下规矩啊……”

    这个章程在猴爷之后终于有第二个人享受到了,不过因为李大人是拜在猴爷下头的,所以啊……流苏的辈分蹭蹭往上长了一辈,她那拿腔拿调的样子,看上去怪的一逼,不过倒是能看出来她是自内心的高兴。

    而拜师宴也弄得相当隆重,不过食客们一听说是拜师学配药手艺的,顿时也就懒得打听这流苏门到底是什么玩意的,反正有的免费吃就行。

    倒是衣衫不整的端木端着酒杯站在柜台旁边,懒洋洋的看着流苏在忙上忙下,时不时的跟猴爷说上两句话,而李时珍则全程蒙圈……完全不知道生了什么事。

    “笨蛋行动派就是这样的,你别去揣摩她的想法了,她高兴就行。”

    “你真是够宠她的。”端木摇摇头:“小兄弟,你这样要出事情的。”

    “能出什么事。”

    “师徒****可是大忌,你不做人了,她还要不要做人?”

    “滚吧!你脑子里就没点正常东西了是吧?”猴爷斜靠在柜台上抽着自制卷烟,然后顺手递给端木一根:“老子跟她干净的不行。”

    “别人说我就信,你?”端木满脸狐疑的瞄了猴爷两眼:“如果说这世上谁能让我觉得是坏到能捏出黑水,那一定是你了。这里头没给加料吧?我可不想变成梁非凡。”

    “至于么,那玩意金贵着呢,你配不上!”

    “那就好。”猴爷这么一说,端木立刻放心了:接过烟小口的吸了一下:“第一口下去有些辛辣,但是后头那晕晕的感觉倒是不差。”

    “这东西也上瘾,到时候花钱到我这买!”

    “你不是把酒精的配方卖给我了么,有那个就行了,买的起。”

    “你特么给钱了?”

    “没啊,这不是给你干活赚工钱了么。”端木的脸皮倒也是个百毒不侵,他抽着烟歪着头看着流苏兴高采烈的给别人介绍她门里新收的小徒弟:“真是个可爱的姑娘。”

    “头给老子转过去,再看眼珠子给你抠了。”

    端木顺势把头侧到一边:“妈的,我是真怕你,你比我见过最邪门的人还邪门,我惹不起行么。”

    两人有一搭没一撘的聊天时,梁非凡晃晃悠悠的从屋里走了出来,抽了大烟又美美睡了一觉的他,看上去精神好了许多,虽然看上去还有些憔悴,但到底是恢复了不少。

    他出来后第一眼就看到了流苏,然后走到了猴爷那边上下打量了一圈端木,然后侧过头一言不的背着剑离开了客栈。

    不过没走多远,他又折返回来了,来到猴爷身边:“那个……初心老弟,能再给我一根那个……那个……”

    “忘忧草啊?”

    “对!”

    “梁师兄,不是我不给你,那个真不能多用!昨天看你心里难受,我给你一根,但……真的,那是药。是药三分毒这个道理你明白吧?用多了会伤身伤神,甚至还会让你武功尽废。”

    “我……”梁非凡咬着嘴唇:“初心老弟……说句真心话,我一早起来就觉得少了点什么,抓心挠肝的难受,我这病恐怕还是没好……”

    “你这是心病。”猴爷一指端木:“把这孙子弄死你就好齐了。”

    梁非凡抬起眼睛看了端木一眼,然后悻悻的低下头:“技不如人……技不如人……”

    趁着这个空档,猴爷和端木笑盈盈的对视了一眼,然后猴爷从盒子里拿出了一根大烟放到梁非凡面前,心高气傲的大师兄看到这东西之后,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伸手就要抓,但却被猴爷快的收了起来。

    “梁师兄,最后给你一根。这东西害人的,你一定要秉持本心,不能贪!”

    “明白明白!”

    梁非凡一边说着明白,一边劈手夺过那根金黄色的烟,也不用酒精灯点燃,伸手一晃,直接用术法点燃了大烟并美美的抽了一口,那滋滋的声音和任何一个瘾君子没有区别!

    “谢初心兄弟了。”

    过了烟瘾的梁非凡瞬间恢复了他美少男大师兄的姿态,抱拳朝猴爷行礼,然后冷冷的看了一眼端木,高傲的走了出去。

    看着他的背影,端木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你是没看他抽烟的眼神,我的天……那就是饿鬼转世。”

    “呵,就这还饿鬼?这才第二天。”猴爷拿起那个盒子:“这里有二十根,二十天之后我让你见识什么叫人不人鬼不鬼。”

    端木再看猴爷的眼神时其实都带上了畏惧的神色,杀人简单啊,但像他这样活生生把人变成另外一个人可就难多了。就在刚才,他亲眼看到那个在江湖上威名赫赫的蜀山大师兄像一条狗一样乞讨,那可是个金穗剑仙啊,实力虽然不如自己,但也不会差距太大,但却在面前这个年轻人面前居然像条狗……心甘情愿的一条狗,这得多可怕才能做到。

    “看什么看?你也想来一根?”

    “客气客气……你太客气了。”端木连连摆手:“我去吃点东西,过了晌午那些买酒的人就该来了。”

    端木现在是下午场看场子的人,兼职卖抽奖券。他每卖一张门票就有百分之二的抽头,虽然看上去不多,但实际上一天下来百多金还是随便入手的,这可比他卖艺讨饭强多了,所以谁也没说什么,不过大家都默认了这种雇佣关系。

    怎么说呢,端木这人的性格有点怪,他是典型的那种有多少花多少的人,而且特别好赌,现在又成了公众人物之后也没改变,每天晚上没事的时候都会去赌场爽到后半夜回来,关键他手气贼特么臭,昨天给他结的工资,第二天早上就过来问猴爷借了五千金,光还债就够他还好一阵子了,所以他最好的办法就是跟着猴爷这个金主打工,毕竟毒枭么……来钱快。

    李时珍是个好孩子,现在的李时珍李大人还不是那个本草药王,十**岁的年纪正是单纯如雪的时候,猴爷随便忽悠了他一番,就让他对猴爷这种劫富济贫的金融观认同了,认为用这种毒酒卖给那些门派世家子弟是为穷人做善事……

    当然,更多的还是因为猴爷真的是有真材实料的,一上午硬生生的给写了半本本草纲目出来,这半本书简直让李时珍如获至宝好吗,打心眼里佩服和认同猴爷这个师父。

    “初心初心,快来!徒弟要敬酒了。”

    “就来就来。”猴爷端起水杯走了过去:“你让小李吃点东西啊,他快醉了。”

    一场嬉嬉闹闹的拜师宴折腾到下午时才算结束,高兴的快要飞起来的流苏已经开始张罗要给李时珍说媳妇了,猴爷看到她这样总算是出了一口大气。因为这娘们终于把注意力转移到别人身上了,说媳妇这事吧……她真的是乐此不疲。

    “珍珍,你可不能像你师父那样啊,到了年纪就要娶媳妇,开枝散叶!等你生了孩子,师公就教你孩子剑术,从小练一定更好,你师父就是开始的太晚了,不然肯定十四五岁就能成金穗啦。”

    李时珍瞪大眼睛看着流苏:“我师父现在是金穗吗?”

    “是的啊,你不知道啊?那你是拜的什么师嘛,不如拜我拜我。”

    猴爷这时候走进来把一瓶刚做出来还温热的洗水放到桌上,斜眼看着流苏:“有你这样的么?”

    “嘿嘿……嘿嘿嘿……”流苏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但她很快就找到了转移话题的点,拿起了那瓶洗水:“这是什么啊?好香啊,能吃吗?”

    “吃个屁。洗头的。”猴爷走到流苏身后,捏起她的头:“有酒精了就能做好多东西,这瓶是给你洗头的,不能吃啊!你别吃啊我跟你说。”

    “啊……这么香不能吃,好可惜。”

    猴爷已经没法跟这个家伙正常交流了,他从瓶子里倒了一点粘糊糊的洗露出来,放到手心然后倒了点水慢慢揉搓,接着一团细腻洁白的泡泡就出现在他手中,茉莉花的香味也彻底挥了出来,整个屋子都充满了让人欢快的香味。

    “好香!呼……”流苏像疯一样疯狂吸气:“一定很好吃!”

    “我说了不能吃啊!!!”

    “哦……不能吃有什么用。”

    猴爷无奈,只能慢慢的给流苏解释洗露的作用,而在同时李时珍李大人关注点完全不一样,如果放在端木那种人的手里,他一定会认为这东西会成为撩妹神器,但放在李时珍的手里他却已经想着怎么把何乌、核桃、人参这些东西往里头搀了。

    “师父,我认为这东西比那毒酒更好赚钱,猪油、皂角随处可见,香味也可以通过不同的花来调和,如果往里头加入更多滋补药材,女孩家家的会疯掉的。”

    “可是它不能吃。”

    “不是谁都跟你一样只知道吃的。”猴爷白了流苏一眼,转过头对李时珍说:“你继续。”

    “这样的东西,夺天地造化、吸日月精华,谁不喜欢?哪怕是女剑仙们,谁不喜欢自己身上香喷喷的。”

    “对对对……这个好,女人钱好赚!”

    猴爷现在对金穗银穗的根本不上心,他觉得在古代赚钱才是顶顶好玩的事情,在这里当土豪也是相当有意思的。至于鸦片酒这种东西嘛,说实话不是长远之计,迟早会有人现问题的,而且因为配方需要保密的关系,产量也不可能很大,但这些东西就不一样了!简直暴利好吗。

    而就在这时,客栈的老板突然从楼下匆忙跑上来,看到猴爷之后气喘吁吁的说道:“小哥小哥,不好了!”

    “你女儿又要出嫁啊?”

    “不是!青城和蜀山的人来找你了!”

    “哈?”猴爷一愣:“找我?我碍着他们什么了?”

    “不知道,你还是下去看看吧,好像来的还是长老!”

    猴爷摸了摸脑袋,背着手就往下走,而流苏却突然拽住他:“师父跟你去!”

    “你去洗个头试试,这个小场面我还是能应付的。”猴爷拍了拍流苏的脑袋:“放心吧,下头还有端木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