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三零五、你在梦里,我不醒来。

三零五、你在梦里,我不醒来。

 
    屋里是亮着的,流苏每天都会给猴爷留灯,桌上也会留下一块硬邦邦的饼,也许她觉得猴爷那么晚回来一定会饿吧,或者在她的印象里,她的小初心永远是那个吃不够的瘦瘦小小还病怏怏的可怜小家伙吧。八一中 √文网Wくw W√.く8√1 zくW★.CoM

    铺好被子,猴爷照例给流苏盖好被子,虽然这个笨蛋不会感冒,但这种天气在被子里睡觉总归是会舒服很多。

    等帮她把衣服裤子都叠好放在床头后,猴爷顺势就坐在了床边的凳子上,就这么看着流苏熟睡的样子,什么也不干什么也不想。

    “一晃十年了。”猴爷看着流苏的脸,然后伸手帮她嘴角的口水抹去:“我最多还有二十年。抱歉,我不能陪你到最后,傻姑娘。”

    流苏可能是感觉脸上痒痒,顺势翻了个身,像猫一样在枕头上蹭了蹭脸蛋,然后继续酣睡。

    “我有时会想啊,二十年后我离开的时候,你会怎么样。你真的很不让人放心,明明已经这么大年纪了,可是什么都不会干。”猴爷低着头,看着离他不到一米的流苏,无奈苦笑:“二十年后啊,到时候站在你身边,应该都会像是爸爸带女儿了吧。当然,我也不舍得你,不过……你肯定不会愿意跟我走,你的梦想二十年内肯定是完成不了的,所以你这种蠢轴最让人没办法了,不过还好,还有二十年呢。谁知道这二十年会怎么样。”

    猴爷想想还想继续说,但却突然闭嘴,一言不的站了起来,吹熄灯就躺在了他的地铺上,双手枕着头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外头星河璀璨却一点都不美。

    “初心,师父跟你说,只要有师父一口就饿不死你。”

    “我不要吃树根啊!”

    “初心,你看!师父给你做了新衣服,快穿上试试。”

    “你走!我不要穿用破布拼起来的衣服。”

    ……

    过去十年的种种,突然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夜晚像潮水一样涌了出来。十年,十年对猴爷来说,大概是他记忆里最长的十年了吧,建刚、叶菲、张群、塔娜、迪亚他们仿佛已经离得很远很远了,这十年的岁月早已经被满满当当的流苏填满。

    虽然很不情愿承认,但猴爷却不得不承认,这十年来自己一直是在被这个傻姑娘保护着。

    以前足够强大的时候他没有这种感觉,总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他摆不平的事情,别人的感受,甚至是自己的感受对于他来说都根本无所谓。

    可现在,他记忆最深刻的,就是自己在冰天雪地中快被冻死的时候,一块饼扔在他脸上,然后一个脆生生的女声说:你吃了我的饼,就是我徒弟了。

    这种专横的近似耍无赖的行为,现在想想却是那么可笑,但却也足够让人回忆好久好久。

    十年前的流苏和现在的流苏没有变化,而自己却从那个瘸腿病怏怏的小瘪三变成了一个实力不俗的大男人。

    也许是这些年照顾流苏已经成为了习惯,很少会去回想,可如今记忆涌上来之后他才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已经不再是以前的自己了。

    以前他没有过去,没有过去的人不管干什么都会非常生硬。而现在,他有了过去,这十年以来不管是有趣的还是枯燥的记忆已经把他填得满满当当。

    猴爷之前没想过,现在仔细探讨起来,他问了自己一个问题,灵魂的概念是什么。

    对!就是这个问题。

    灵魂的概念,到底是寄宿在人身体里的精神力呢?还是说人只是个u盘,灵魂则是优盘里的内容?

    或者第二个更恰当吧,相对来说猴爷更认可第二种自我解释。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刚出来的时候,有三年的时间他这个大的2ooTB的优盘里装的全是非洲菜谱,第二个三年装的是关于建刚、叶菲他们的记忆,而接下来的十年,他的优盘里的东西满满当当全是流苏。

    这样看起来,他以前不能理解的东西,比如建刚从唐朝回去之后突然跟自己不是很亲了这种事,就能够有完善的解释了。因为他前二十年装的是叶菲,后二十年装的是唐朝那帮人,中间只有短短的几年才跟猴爷有交集。

    人的确是种很奇怪的东西呢,时间长了、距离远了,曾经多亲热的人也都会陌生了。虽然猴爷没有前半生的记忆,不能明白那种关于明明很好的高中同学为什么十年之后再相见会变得那么客气之类的困扰,但现在如果让他分出个心中的份量,第一位肯定是流苏。

    也许不光是流苏太让人心疼,更多的恐怕还要这十年以来的朝夕相处吧。至于什么雨露均沾,那是种马小说里的意淫桥段,就算是亲人都会分出个亲疏远近,更别提生命中如此多来来往往的人。

    喜新厌旧吗?不不不,真的不是。猴爷也会想念建刚、想念叶菲、想念冷面滑稽演员张群甚至想念专业相声演员毓婷,再次见面仍然会坐在一起彻夜长谈。

    但……如果说现在谁在他心中的地位最重,无疑就是流苏了,这个傻姑娘已经成为了他生命里的固定式,习惯……对,应该称之为习惯,习惯了这个傻姑娘的一切。

    “初心,你在想什么呢?”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正在思考问题的猴爷吓了一跳,他转过头现流苏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已经醒了,抱着枕头漂在他的侧面,像一条漂浮在水里的鱼,瞪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猴爷,一脸天真无邪。

    猴爷笑了一下,伸出手又缩回来:“你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

    流苏顿了顿,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没心没肺:“哈哈,现在知道师父好了吧!没办法,谁让你是我徒弟呢。”

    猴爷莞尔一笑,侧过了身子,不再言语。

    “你怎么了嘛。”

    流苏飘啊飘的又来到猴爷面前,掰着他的脸,不让他转脑袋:“快说!”

    “你好烦。”

    猴爷拍开流苏的手,趴在了地铺上,用被子盖住了头,不回答流苏的问题。可流苏哪里是这么好敷衍的,她一把掀开猴爷的杯子,在他背上推推搡搡:“快说快说!”

    “喂,你烦不烦啊!我要睡觉了。”

    “哦……”流苏在空中灵巧的转了一圈,然后居然就躺在了那,不动弹了:“你不告诉师父,师父就不走了哦。”

    “求你放过我。”

    “你现在跟师父都不亲了……心好痛。”流苏假惺惺的捂住胸口:“啊啊啊啊,心痛的要死掉了。”

    “你走!”猴爷被她给抖乐了:“没事,真没事。我就是在想,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该怎么活下去。”

    “不会啊,师父会一直保护你的,放心啦。”

    “我是说我离开你!”猴爷腾出手戳了戳流苏的额头:“是我走!”

    “不可以!师父不许你走。”流苏的语气顿时变得严肃了起来:“我不同意!你是我唯一的徒弟,不能走!”

    猴爷突然顿住了,然后转过了身子,双手捧住流苏的脸:“十年,你没有任何变化,而我已经从十四岁变成了二十四岁。那二十年后呢,三十年后呢,四十年后呢?没有人能跟你一样永垂不朽,离开只是迟早,懂么。”

    流苏没说话,只是眼圈变得通红,然后猴爷感觉**辣的东西滴在自己的脸上,咸咸的、涩涩的。

    “不哭。”猴爷用手指抹掉流苏的眼泪:“你师父离开的时候,也跟你说了同样的话吧。”

    “嗯……”流苏想强忍住眼泪,但仍然泪如雨下:“我不要这样……我不想这样……”

    “还早呢,好几十年呢。放心,好么。我想办法。”

    “嗯……”流苏轻轻点头,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女孩:“师父最害怕的就是让你受苦,我……”

    看到她都这样了还逞强,猴爷也是无奈,不过这样的流苏才是她,带着一股天真的孩子气,像一张白纸一样,甚至连好坏正邪都要别人才灌输。

    “你要记住啊,我不是好人,也注定成不了好人。”猴爷小声的对流苏说:“所以……我恐怕会让你失望。”

    “你已经够好了,没有人比你更好。”

    “好吧,去睡吧。”猴爷用袖子擦干流苏满脸的泪:“白天还有事要忙呢。”

    “嗯!你也要早点休息啊,不要瞎想啦,有事找师父,师父会帮你的。”流苏朝猴爷握拳:“放心好了,有师父在,没有过不去的坎。”

    猴爷闭着眼睛不去看她,但却早已满面笑容。

    很快,累了一天的猴爷就沉沉的睡了下去。而当他进入梦乡的时候,流苏就像一条鱼似的围在猴爷的身边游动着,视线没有离开过他的身上,就像刚才猴爷干的事一样,仿佛要把猴爷身上任何一个细节都牢牢记下来似的,神情专注。

    --------------------

    啊,两章完毕。

    在这里,我要要告诉大家一个噩耗,一个我几乎不能承受的噩耗……

    明天,要上班了啊啊啊啊!连上七天啊啊啊啊啊!!!!所以今天下午就开始码字了,就为了早点碎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