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三零2、致命毒师
    单挑?

    无论在哪个世界哪个次元,单挑这种事情都能够吸引大量看热闹的吃瓜群众,特别是蜀山第一大师兄与传说中的杀人狂端木青云之间巅峰对决。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W wくW .81zW.CoM

    这两个人一直在外界对比的热门关注,那些闲人没事的时候就把他们拉出来对比一下,有人说端木更强有人说梁非凡最强,为了这件事不知道有多少无聊的吃瓜群众与友人反目成仇、大打出手。

    而今天,甚至可以说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不知道因为什么杠上了。都是金穗级别的实力、都是少女们心目中老公的人选,而且还是那种振奋人心的一正一邪终极对决。

    地点选在镇子外头河边的空场上,时间就选在今夜。消息传出去之后,这个镇子突然之间就盛况空前了,先不说蜀山上的人,几乎倾巢出动过来为梁非凡打气,而其他门派的人也纷纷为了见证这一场空前的金穗之战而蜂拥而至。

    金穗啊!虽然猴爷对这个概念不太清楚,毕竟起点太高,一出场就是有个大手子带他升级,可别人却不这么认为啊,金穗本身就代表着尊贵和实力,就这么说吧,一个门派几万人,也许能够成为金穗的人也就那么一两个,这就跟成为国家级运动员一样,除了勤奋刻苦之外,需要的还有那一份天赋。

    流苏当初就说了,猴爷的天赋可以说是百万挑一,他的成长度可以说是极为罕见的,而且就算是流苏都说不上来是为什么。而即使是这样,他也需要八年才具有金穗的势力。这概念就相当玩游戏人家不开挂的一辈子都可能不能封顶,而即使开了挂也需要好久好久才能满级。

    当然,有的人挂好有的人挂不好,猴爷的是顶级挂,然而端木、梁非凡这种也属于外挂玩家。

    什么比赛最好看?当然不是至高王者吊打小朋友啊,肯定是实力差不多的两个挂逼之间的对抗最好看,为什么那么多人都乐忠于关公战秦琼、吕布硬抗李元霸,不就是因为在他们那个时代根本没有能够与他们相抗衡的人了么。

    所以,端木和梁非凡的决斗简直称得上一场盛宴!

    至于门派管不管?当然是不管的,先这种比试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别人管不着不说,而且琴魔端木作为一个散人,而且又是个魔头,他可以随便折腾,但蜀山作为大门大牌私底下打击报复可以,但如果耽误了人民群众看热闹,那他们可就算摊上大事了。

    阮玲玉的遗言是什么?不就是人言可畏么。蜀山再强也架不住别有居心的人带节奏,所以大门大派讨厌的地方就在这里了,哪怕背后都杀人无数了,但在人前必须保持一股子仙家风采。

    所以蜀山弟子成群结队的下山,充其量也不过就是一大群拉拉队罢了。

    猴爷看到这个架势,立刻跟客栈老板商量摆起了堂口,上庄开赌。他还贼可怕,把端木的赔率压得贼高,看上去就跟端木输定了一样。

    想也知道,现在这局势,那些个名门正派显然不会买端木赢啊,即使一些知道内情的人知道端木的水准其实要比这梁非凡高一些,但为了摆正自己的态度,他们要不选择不压要不硬着头皮跟那些自以为是的师兄们一起压上了梁非凡。

    能进剑派修行的,都是贵族阶级,有钱的主儿。所以猴爷算了算,即使是把买端木赢的钱全赔出去,自己这最少也能入账三十万金以上。

    稳赚不赔的买卖嘛……

    嗯,猴爷打算等干完这一票,就拿着这些钱去成都买一套大宅子,然后让流苏享受一下这些年她没感受过的少奶奶生活。对!招丫鬟一定要年轻漂亮的,价钱好说,但一定得是十八岁以下又可爱又温柔的那种。

    而就在猴爷算盘打得噼啪想的时候,突然一只手拎着一兜子本票放在他面前:“买端木。”

    猴爷翻起眼睛看了来的人一眼,然后头也不抬:“滚。”

    “为什么许人买不许我买?”

    刘松林诧异的问道:“我买端木买错了吗?”

    “妈的,你买就买,买这么多,你他妈知道你赢的是谁的钱不?”

    刘松林愣了一下,从本票里摸出一张:“买一张可以吧?”

    “买吧。”

    猴爷看到他才买一百金,想想也就算了。不过等他抬头再次端详刘松林的时候,现他和之前见到的样子完全不同,现在的刘松林啊……怎么说呢,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阴郁的气质,黑眼圈重重的,眼神里透着一股邪佞的气息。

    “哟?成这样了?”

    面对猴爷的问话,刘松林没说什么,只是从鼻子里出重重的后鼻音,算是回答了猴爷的问题。

    “要是被你师兄弟现你练邪门功夫,他们会弄死你不?”

    “清理门户。”

    “不怕?”

    “怕什么。”刘松林朝猴爷伸出手:“哥,给我一杯醉生梦死。”

    “妈的,你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那酒你不能喝。”猴爷从柜台里拿出一杯刚才调着玩的烈酒,味道还不错,只是没忘里头搀东西:“喝这个。”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能喝我不能喝?”

    “妈的。”猴爷朝刘松林勾勾手指,然后一把把他半个身子拽到柜台里头:“那酒有毒,老子就是为了喝死人做出来的,你要尝尝?”

    “可是……外头已经千金难求了。”

    “所以说啊,这帮人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而且那东西上瘾!”

    没错,醉生梦死有成瘾性,而且会对神经系统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毕竟里头可是搀了不少过五十克就要枪毙的玩意,大植物学家兼大化学家的猴爷专门为了弄死人鼓捣出来的东西,那是人能喝的?

    刘松林不疑有他,轻轻点头,拿起桌上那杯普通的酒喝了一口,但立刻就被呛得连连咳嗽,他擦了一把眼泪抹了抹嘴:“酒苦,不好喝。”

    “唉。”猴爷拍了拍他的脑袋:“酒苦是因为心苦。滚吧,别在师兄弟面前表露实力。”

    “嗯!对了,哥。你说今晚琴魔和我大师兄谁的胜面比较高?”猴爷用手指戳了戳下注的记账本:“你为什么买端木呢?”

    “我想看到梁非凡输。”

    “那你回去等着吧。”

    “我明白了。”

    刘松林很快离开,猴爷则坐回吧台后头,旁边放着一个蒸皿,还有一个小坩埚。下面的酒精灯正在噗噗的燃烧,蒸皿里的蒸汽在通过水溶凝结又通过坩埚脱水之后成为了白色的粉末。

    猴爷则把这些粉末刮到一个小瓶子里装着,一直装了有半瓶大概一百多克他才停下,然后把这白色粉末放入酒精中,看着白色粉末溶解又析出,变成了淡蓝色的晶体后,他才满意的取出这个晶体,均匀的撒在晒干的烟草上,然后小心翼翼的用棉纸把这些加了料的烟丝包起来,封口、烘干。

    一系列的动作看上去熟练的不行,而他的旁边则放着几十根这样的香烟,烟的外头还被他用咖啡色的析出物浸泡过,烤干后颜色金黄,煞是好看。

    这是什么?这就是传说中的神仙雾啊!高纯度,一根保证上瘾,然后戒不掉的那种,外头那层金黄的东西则是鸦片提取物,而里头的晶体……嘿嘿,如果通过血液注射,只要2克就能带走一个人哦。

    用铁盒子把这几十根烟装好,贴身携带后。猴爷收拾好柜台,然后背着手就晃了出去,刚出去就现端木正在给年轻的姑娘看手相算命。

    还别说,虽然谁都知道他是邪道大能,但这家伙的人气其实相当高,镇子上的姑娘没几个不喜欢他的,嘴又甜又帅,知道的也多,出口成章,气度不凡再加上拿着猴爷的钱花起来不心疼,所以这一条街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喜欢过来找他玩。

    而他说是算命,摆明就是占人家姑娘的便宜,但被占便宜的姑娘不但不反对,甚至后头还排着队的等着让他看手相。

    “端木,来一下。”

    端木抱拳朝面前的姑娘告罪一声,然后起身来到猴爷旁边,压低声音说道:“准备好了?”

    “嗯。”猴爷点点头,拍了拍自己的腰上鼓鼓囊囊的位置:“都在这了,我跟你说,你如果碰了,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

    “知道知道。”端木连连点头:“我誓不再碰你弄出来的任何东西,那我就按计划来?”

    “对,你看着办,诛他的心。”

    端木想了想,然后不无感慨的说道:“人人都说我端木是时间第一邪魔,我看我在你面前,纯良的像一朵小白花。”

    “就你,还小白花。”猴爷对端木的话嗤之以鼻:“记住,晚上打完就走,不要转身!”

    “知道了知道了,我倒是想看看你能把这个当世第一的正人君子折腾成什么样。”

    猴爷没说话,只是背着手哈哈大笑的走向了外街。

    今天晚上的活动,猴爷让客栈老板全力准备好酒水,而猴爷的任务就是往酒里搀东西,这些东西虽然没有专门为大师兄私人订制的那么厉害,但也是有成瘾性的。

    今天去观看比赛的,绝大部分的人不都蜀山的人么?那么这次来一波吧,有一个算一个,全部给算上,反正这种东西在这个时代根本不受限制,漫山遍野疯长着,甚至不少人院子里种满了这东西,当观赏植物来着。

    当然,猴爷的目标远不止一个蜀山,他……需要让这个世界所有的剑仙变成粑粑,看他们还飞!还浪!还装逼!到时候全跪地上叫爸爸。

    很快,时间来到了晚上,今天的月亮大好,一轮明月挂在天空,就像一个硕大的电灯泡。河边空场外早已经人山人海站满了人。

    人群的前方,梁非凡站在一块大石头上,一副冷艳剑客的样子,随便一个动作就能引得台下少女惊声尖叫,而他却巍然不动的站在那装逼摆造型。

    端木还没来,猴爷则坐在旁边负责卖酒水,流苏穿着粗布衣裳,包着农妇的头不停的给人打酒,谁都看不出来这个娘们在这里是个全场最佳……用端木的话来说,如果轮到流苏对他起杀心,十个端木都怼不住一个流苏,十五个才勉强能够顶住,但要赢基本上不可能,十五个端木能跑掉三四个就已经极好了。

    “好酒啊!好酒!这个味道,让我想起了家乡。”

    一众人在没开场前就顾着喝酒,一碗接一碗,轻微的幻觉已经开始影响到了他们,飘飘欲仙宛若天堂的体感,让他们忘记了忧愁。

    这个酒价格很高,平民一般买不起,但剑仙们确实有钱,他们一碗一碗的喝一壶一壶的装,猴爷准备的两千斤酒分分钟就光了,客栈老板已经赶着马车回去拿存活了。

    “喝吧。”猴爷哈哈大笑的自言自语道:“你们再强能强的过神经毒素?骂了隔壁的!”

    “初心来帮忙呀!师父忙不过来啦!”

    “来啦来啦!”

    猴爷甩开膀子退下外套开始跟着流苏一起打酒卖酒,而围在这里的人不一会都已经双眼迷离、神志恍惚、满脸潮红。

    不多一会儿,端木抱着琴长飘飘的从天而降。而他的降临也引来了场上的一场轰动,因为他今晚的造型真的是帅!那种飘逸的帅,站在刚强霸道打扮的梁非凡面前,截然是他的反面,两种风格都让人着迷。

    “琴魔,今天我要替天行道。”

    “我给你个忠告。”端木笑眯眯的说道:“你没法替天。”

    ------------------------------

    啊,其实我觉得我每一段小故事拿出来都能扩充成一整本书,我特么到底有多少灵感就这样浪费掉了啦……真的是暴殄天物啊啊啊啊。不过没关系,我有故事,不过我不喝酒,哈哈哈。快点!我现在少千万盟,快来老板包养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