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二百九十六、倡导健康生活,远离不正常人群

二百九十六、倡导健康生活,远离不正常人群

 
    果不其然,几天之后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子就开始热闹了起来,街上越来越多年轻的江湖中人在游荡,喝酒的时候也是各种大放厥词,打架斗殴的案件也呈几何倍数往上翻。八一★★中文网W★w W . 8★1 z√Wく.CoM

    不过通常江湖儿女打架斗殴不管输赢都不会声张,毕竟赢了声张容易被别人制裁,而输了的更不会去宣扬,否则就给人一种打不过就叫家长的感觉。

    总体来说吧,虽然猴爷不是很喜欢这帮轻狂的不行的少年郎们,但总体来说一股子江湖风还是感觉挺好玩的。

    不过猴爷倒也见识到了蜀山的影响力,区区一个比武招亲愣是给弄成了华山论剑,看看这三五成群、自带阵营的样子,如果说是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都是有人信的。

    猴爷仍然住在那间房里,而这平时空荡荡的客栈现在却已经满到爆炸,房价翻了三翻住的人都络绎不绝。

    先这里在全国创了订房送早服务,凭当天的房折子兑换一份精致早点,这一条相当受那些不愿意早起的年轻人欢迎,接着还有钟点房服务和外卖跑腿服务,凭这几点这间本来在镇上不算最好的客栈一下子就成了最欢迎的客栈。

    老板脸都笑歪了,整天就缩在柜台后头跟猴爷贼眉鼠眼的交头接耳。

    其实他也很诧异的,明明同样是背着剑的剑仙,他面前这个小年轻那满肚子的坏水哪里像个修行的人,根本比他这个老江湖还老江湖,他甚至还悄悄的往人家单独居住的男修士的房间里塞小木条,木条上写着都是本地一些知名不知名的青楼姑娘的名字,还要简单介绍和价格,背后还有一行小字,说只需要把木条放回柜台半个时辰之后姑娘就到。

    就这样,这间看上去不起眼客栈成为了本地青楼的最佳外场,虽然本着保密原则别人并不知道都是谁谁谁叫的姑娘,但只要一到晚上那些眉清目秀的姑娘在这里窜来窜去却是络绎不绝,有几个头牌甚至还得转场。

    从青楼弄来的分红就已经过房钱,这让高兴到不行的客栈老板直接免了猴爷的所有食宿费用,甚至还好吃好喝的供着,巴不得他在这住上一辈子。

    “接下来,你就不能那么早打烊了,夜场你懂么,懂么?灯火通明到天色将明,酒要多要烈,从斜对面那个番人那弄点琉璃盏来,管他什么酒往里头一倒搅合一下,原价三文钱的卖他一个金。”

    “这不是骗吗?”

    “你特么傻啊,你说一个娇滴滴的小娘子走过来问你,帅哥请奴家喝上一杯吧,你特么还在乎钱?你放心,没有攀比就没有伤害。保证让你赚的你妈都不认识你。”

    “小老儿记下了记下了。”客栈老板认真的作着笔记,看猴爷的眼神跟看亲爹一样,写完之后还感慨:“要不是小女早已嫁人,我真把她许配给你了。”

    猴爷上下瞄了他几眼:“你都老成这样了,你女儿多大啊?”

    “四十有七。”

    “当奶奶了吧?”

    “外婆……外婆……”

    正一边嗑瓜子一边传授怎么把这里改造的时候,突然外头走进来几个人,从服装来看应该是蜀山的人,为那个男的大概三十岁上下,挂着把金穗儿的剑,气宇轩扬。走进来之后,看了看猴爷又看了看旁边的老板,双手一抱拳:“老丈,请问是不是有位金剑仙住在你店里。”

    老板看了猴爷一眼,刚要说话就被猴爷一脚给踩回去了,然后猴爷拿出登记本往台子上一甩:“抱歉这位客官,我们店里有规矩,不能透露客人信息,要是有兴趣您就自个儿开间房,天天在楼下等着,说不定就能让你碰见。”

    “你!”那个金穗儿还没说话,他身后的人就爆了:“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

    “你他妈就是他天王老子在我的地盘也得守我的规矩!走江湖都你这样,这世道不就乱套了?”

    猴爷那是一点不虚,他的声音特别大,把店里其他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来,虽然那些人不敢直接说这个金穗儿,但叫好声却也是暗潮永雄。

    “永安……不得无礼。”金穗儿倒是个好脾气,他朝猴爷拱手:“这位小哥说的是,一处有一处的规矩,既然这样我们就开房吧,你看我们五个人,你能给安排几间上房吗,钱不是问题。”

    嚯!好阔的口气,别说猴爷了,就连身后那些同样跑江湖的都听不下去了,大伙都是年轻人,谁虚这个啊,不一会儿议论声就飞了起来。

    而猴爷却轻轻一笑,翻开登记本:“您稍等,我给您查一下啊。”

    他妆模作样的查了一圈,然后撇撇嘴:“不巧了,小店最近房比较紧张,内个只剩下两间房,一间还是柴房,您看?”

    “师兄……要不咱们走吧,咱们在这有产业。”

    “长安,不要胡闹,师父说这里有一位天下第一的剑仙,要是连这点诚心都没有,我们怎么能一睹风采呢?”

    天下第一?哈?流苏天下第一?猴爷当时就蒙圈了,敢情自己跟着一个独孤求败折腾了十多年啊?

    这时,刚好流苏蹦蹦跳跳的从外头跑了起来,手里捧着那只雀雀,看到猴爷之后高兴的叫了起来:“初心初心,你看!雀雀快好了!”

    “一早上去哪了你?”

    “我……我去抓虫子喂雀雀了。”流苏扬了扬手中的布袋:“够雀雀吃一阵子啦。”

    看到流苏这灰头土脸满身泥的样子,谁特么能相信她是天下第一啊?而且今天她刚好没带灵鸢出去,据说灵鸢不乐意跟她一块抓虫子,觉得掉价所以罢工了……

    “赶紧回去洗澡!这都准备吃饭了,你脏死了。”

    “哦……”流苏点点头,然后抱着雀雀跑了上楼,她上去的时候看瞄了一眼下头正看着她的金穗儿,眼神里的情绪只有猴爷能看懂——那叫不屑。

    “小哥的娘子真的是可爱。”金穗儿的眼神儿一直跟着流苏,直到她消失在楼梯拐角才收回来:“给我们开房吧。”

    “这位大爷,您这眼神儿真是够盯人啊,要不我过去给你打开窗户让你看看她洗澡?”猴爷脸色有些青,他也不知道为啥,反正看着这个家伙盯着流苏他就感觉狂躁的不行:“给您个实惠价,您看怎么样?”

    “大胆小儿!你在胡言乱语什么!我非凡师兄出了名的正人君子,哪会像你那样阴险卑鄙!”

    非凡?金穗?猴爷脑子里突然就闪出了个名字——梁非凡呐!哈哈哈哈……

    知道他的身份之后,猴爷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冷笑一声翻开本子:“嫌我龌蹉啊,还不知道刚才是谁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他的声音有些大,惹的那些正在吃饭的食客们哄堂大笑,也同时弄得这蜀山五人组非常难堪……

    “抱歉……”梁非凡被他这么一说那是相当尴尬,抱拳拱手抱歉了一声,然后一言不的交钱拿上了钥匙由小二的带着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他这个大师兄还不错,主动要求住柴房,看来在门派里应该是属于德高望重那个种类,不过感觉这样的人心里肯定压抑的不行,晚上猴爷准备亲自推荐几个活儿好的姑娘给他。

    很快,流苏打扮的漂漂亮亮从楼上下来,虽然还是傻乎乎的抱着那只鸟,但至少干净靓丽的她着实让人眼前一亮,她出来之后就趴在柜台上跟猴爷聊天,聊的都是一些屁事,比如早上看到一只猫从二楼摔下来砸到另外一只猫啊,比如一堆蚂蚁把一只活蜈蚣拖走了啊等等,但谁让她漂亮呢,那些吃瓜群众可是羡慕死了猴爷这个老痞子了。

    “老头,中午吃啥。”

    “放心,还能亏了你?”掌柜跟猴爷现在熟的不行,开口也没大没小:“昨晚上刚杀了头羊,羊蝎子火锅怎么样?”

    “牛肉不能少啊。”猴爷顺手把一个炸糯米团子塞进流苏的嘴里,然后走出了柜台:“苏仙儿,中午有火锅吃了。”

    “嗯嗯嗯!”流苏疯狂点头:“老板的火锅是镇子上最棒的了。”

    “妥。”掌柜被流苏这么一夸,眉毛都翘起来了:“能让苏仙儿夸上一夸,我这把老骨头都松了。”

    “那行,我帮你紧紧。”猴爷撩起袖子:“老东西,一把年纪还敢调戏姑娘。”

    “哈哈哈哈,你们聊你们聊,我去后厨亲自给你们片牛肉去咯。”

    唤过小二接了柜台的工作,猴爷就拽着流苏来到后院天井,这里之前还是堆破烂的地方,但这几天在猴爷的规划下已然成为了一处赏花赏月的好地方,人造的喷泉美轮美奂,据说这是客栈老板帮住店的一个天工门的家伙赎了个妓院的姑娘,他无以为报特意给造的,原理至今不清。周围的摆设也是清清淡淡,透着一股子装逼用的恬静淡雅风,一颗枫树、几张石桌、满地红叶配上秋天的风和池子里晃来晃去的胖鲤鱼,简直安逸的不行。

    “刚才那人是梁非凡,他来见天下第一剑仙的。”

    “我啊我啊!我就是天下第一啊!”

    “妈的……你早不告诉我?”

    “你也没问我,不许说脏话!”流苏皱起眉头:“再说脏话师父要生气的哦。”

    “你知道你是天下第一?你怎么知道的?”

    流苏眼珠子一转,摸着下巴:“你师公说的啊,他说啊……”

    说这话的时候,流苏装着有胡子,还一把一把摸着胡子,故意粗着声音说道:“流苏啊,师父已经没什么好教你的了,你若出世必定天下第一,谨记不可声张,更不许离开蜀地,挑选徒弟时一定要灵台清明,断然不可收下一个孽障!”

    猴爷眨巴着眼睛,感觉这个师公不简单……

    “不过还好,我家小初心是世上顶顶好的人,师父最喜欢你了。”

    猴爷翻了个白眼……心说你特么大概是世界上第一个说我是好人的人了,果然智力是硬伤啊。

    两个人正细细碎碎的聊天时,后头脚步声渐渐接近,猴爷回头现正是那个吔屎的梁非凡,他假装欣赏着风景,一脸正人君子的样子,明明不停瞄着流苏,但就装出一副梁逸峰看风景的样子,真是太作了。

    “啊,两位好。没想到在这遇见了。”

    遇你麻痹,一个客栈就这么大地方,你特么说出来不心虚么?

    猴爷脸一冷,但转瞬就笑了出来:“梁仙儿,刚才多有得罪。”

    “不不不,是我多有得罪,无规矩不成方圆,还请海涵。”

    哟,不错,挺懂礼貌的,这小朋友有意思。

    猴爷眼珠子一转,伸手一扬:“请坐,我让小二给你上一壶顶好的龙井。”

    “太客气了。”

    你他妈说太客气的时候有本事拿出个水杯说你自备啊,一边说客气一边舔嘴唇是你妈几个意思?装!

    坐下之后,茶也上了,梁非凡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连说几声好茶,然后就开始跟猴爷聊家常,虽然眼睛一直偷瞄旁边玩雀雀的流苏,但对答起来倒也是显得知识渊博。即使是有些为了显摆而显摆,但到底还算是个挺有见识的。

    “之前一直听说这镇子上有当世第一剑仙,梁某在外云游十余年,一直不曾谋面,如今想趁着这门派举办招亲大会的时候,好好会会这当世第一。据门派师兄弟说,那位剑仙至今没使过第二招,无论多强的对手,只用一招。”

    放狗屁!

    别人不知道,猴爷还不知道么?这些年他被流苏用各种姿势轮爆了不知道多少次,流苏揍他就没用过一样的姿势,虽然第二次用同样的姿势猴爷绝对有办法破解,但无奈这家伙愣是不重样,所以导致这些年自己愣是没赢过一次,浑身上下都被流苏打得没一块好肉……

    “这么强啊……”猴爷嘴里感叹着,眼睛却斜视着流苏:“那真是太棒了。”

    说流苏笨吧,这个时候她又精明的很,一句话不说,只是把下巴扬得老高,一脸小人得志的德行。

    “对了,还没问阁下高姓大名,看谈吐你绝非这小客栈里的池中物。”

    “没什么,只是在客栈里时间长了,见的人多了。”

    “可连我也未听说过山海彼岸的法兰西有一位圣女贞德,那法兰西究竟在何处?”

    猴爷指着西方:“一万六千里。”

    正在这时,梁非凡的师弟在后头喊他,他也来不及多问,站起身朝猴爷抱拳之后,风度翩翩的离开了枫树之下。

    “咿……我不喜欢他。”流苏摇摇头:“一副坏人样子。”

    猴爷一愣,指着自己:“我好人?”

    “对!”

    “你可以的。”猴爷站起身:“走了,吃火锅去了,既然不喜欢他,那就看我折腾死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