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二百九十四、升星升不动,土豪求包养

二百九十四、升星升不动,土豪求包养

 
    几乎所有剑门的最高规矩,就是以剑立誓了就务必要遵从,不然就算是欺师灭祖。八 一中文网W★w W .★8 1 zくW .CoM

    亲娘嘞,见过强买强卖的,也见过逼婚的。但没见过逼人家婚的同时也逼自己人婚的。而用掌门的剑立誓了,现在就已经从口头上的小打小闹变成了正儿八经的门派事务。

    怪谁?当然就是怪刘松林多那一句破嘴,真的。如果他说杨倩宁的婚事不能由自己做主而必须要由山门长老、掌门做主都没这么多屁事,可他为了杀猴爷威风,偏偏说了个什么比武招亲。

    亲娘叻,比武招亲什么概念?那就是能者得之啊,流苏虽然是个蠢轴,但她又不是智障,当机立断就替猴爷报名参加了好么。

    一个金穗剑仙,论实力、论辈分其实都是够的,毕竟像刘松林、杨倩宁这种小辈的剑修,按照辈分来看的得话得叫流苏叫师叔祖……

    刘松林蹲在外头跟猴爷聊着郁闷的天,两个人看上去都是一脸灰暗。刘松林因为自己的过错把媳妇扔上了比武台,而猴爷也不得不去那个****的比武招亲来给人当素材。

    而这件事到现在为止,已经不是他们俩能够参与的了,当以剑立誓的那一刻,其实就已经上升到了门派层面。

    “放心,小刘。”猴爷端着一碗凉粉儿,拍着刘松林的肩膀:“我一定不会赢的,争取轮下马。”

    “初心大哥,这件事不是你说不想赢就不赢的,你不赢,还有人家呢。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唉……你是不知道我都经历了什么,你就别说你命苦了。”

    “能能能,能理解。”刘松林唉声叹气:“倩宁是这一辈中最优秀的姑娘了,本来我跟她情投意合、两小无猜……”

    “等等,她一点都不喜欢你好么,看你的眼神就跟看哥哥似的,你跟我这吹牛逼有意思么?”

    刘松林侧过头眨巴着眼睛看着猴爷:“你怎么看出来的?”

    “谁能不知道啊,你看当时一提那比武招亲的时候,她高兴的跟什么一样,屁股着火一样跑回去报告山门。你们八成有婚约吧?估计是为了蜀山青城百年修好定的吧,她实在没办法了,就选了你这么个熟人,记住啊,只是熟人。”

    说真的,猴爷这种人要放在小说里那最多就活三章基本上就便当了,他一句话直接把刘松林给打击的满目疮痍,堂堂一个红穗的高手,愣是半天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你看看,到底是年轻啊。我觉得她八成是在蜀山派里有另外的相好,能力比你强、长得比你帅、家境比你好、潜力比你足,但明摆着看不上她,所以她只能退而求其次,选了你这么个熟人,对,没错。熟人。”

    “别……别说了……”

    “年轻人,真的勇士要能够面对惨淡的现实,你想想看,你蜀山里头有几个比你强的?”

    刘松林愁云惨淡的转过头,一脸生无可恋:“我蜀山派里强者如云,我区区一个红穗,哪里敢造次,光我这一代的就有好几个粉穗,四师姐、九师兄、十一师兄、十七师兄、二十一师兄,二十四师姐、二十九师姐、三十三师兄都是,红穗的更是一抓一把,大师兄更是夺天人之姿,在去年的时候完成试练成为了蜀山第一个不满三十岁就达成金穗的高手,更是未来掌门的不二人选。”

    “啧啧,你特么有多少师兄弟?”

    “我排行九十七……下头还有五百多师弟,最小的四岁。”

    这话可不能让流苏听见,毕竟好歹她也自称是门主么,但门下就俩人,而且还包干了所有场外杂务工作。这要让她听见人家一代就六七百号人,她的玻璃心会碎掉的。

    “朋友,你不好办啊。估计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不过话说你一点都不怪流苏啊?”

    “流苏前辈啊……唉,谁会去怪她。她的辈分高,就算我师公见到她都要叫一声师叔,她想干什么都是合情合理的,怪就怪我这张破嘴,看你是个黑穗想压一压你的风头,想着你知难而退,这事也就过去了。没想到……”

    “你果然是天真,你压我有个球用啊,没见我跟你是一条裤子的么。我可对你那个小情人儿一点兴趣都没有,我这辈子最大的希望就是混吃等死,熬过几十年,但求安安稳稳不求名扬天下。”

    “唉……失算失算,现在怎么办?初心大哥,你要帮我想想办法,我的心都焦黑了。”

    “我?我帮你想办法?”猴爷指着自己的佩剑:“看到这色儿没,黑色的。跟你们那六岁小师弟一个水准,我最多能帮你撑几个回合。”

    “不不不,不可能的。流苏前辈的徒弟,绝对不可能是黑穗,我当时是瞎了心,没想到这一出,现在想明白了。初心大哥你只是没有门派,没有通过考试,所以只能挂黑穗,实力绝对不止黑穗。”

    猴爷侧过头不去搭理他,继续吃着手里的凉粉儿,不回答,只是看着刘松林在那巴巴诉苦,内心毫无波动,反而有些想笑。

    “这次无论如何也要请初心大哥帮忙,初心大哥要是愿意,小弟家还有个未出阁的妹妹,虽然不如流苏前辈那么惊如天人,但却也是秀美温婉,你看……”

    “停停停,麻烦不要卖妹妹。”猴爷被他给逗乐了:“看你可怜巴巴的样,我给你分析一下你多舛的命运吧。”

    “洗耳恭听,洗耳恭听。”

    猴爷清了请嗓子:“先,事情展到这里,我听出来了,其实蜀山是大派而青城山是依附着蜀山淫威活着的小门派对吧。”

    “初心大哥……淫威……”

    “差不多就这意思了。”猴爷摆摆手:“他们的实力普遍要比蜀山差一档,所以比武招亲肯定不会是青城派的人得好处。而且如果真要是你那个小妹子跟他们门派的人有勾搭,其实早就内部消化了。而且青城有意识的让她作为联姻工具来打通青城和蜀山友谊的桥梁。所以基本上青城不会上什么优秀弟子。”

    “嗯嗯嗯,初心大哥说的对。”

    “可你们蜀山就不一样了,你信不信你蜀山根本不会考虑到你的意愿让你去当这个内定的第一名,反而蜀山会借着这股风把声势弄得越大越好,越多人知道越好,甚至很可能光英雄帖哦。”

    “啊!?”刘松林瞪大了眼睛:“怎么会……”

    “你今年几岁了?”

    “十八。”

    “十八岁而已,又学艺学了十五年,你哪能知道江湖险恶。”猴爷把碗放在一边,像个二流子似的靠在墙角:“我问你啊,大门派之间是不是看上去一片和睦,但背地里都是谁都看谁不顺眼?”

    “这个……我不太清楚。”

    “不清楚就对了,反正硬仗打不起来,软的肯定少不了。蜀山出了个金穗的年轻人,他们会显摆不?一定会!可是打着锦旗迎风飘摇的显摆显然太没逼格了。”

    “****格是什么?”

    “格调,就是格调。”猴爷点点头:“那样就太没格调了,所以蜀山肯定要找个机会出一把风头,这把风头怎么出呢?当然是一个人把其他门派所有高手都干掉啊。我问你,你那个大师兄成金穗的事,是不是还没公布?”

    “对啊,你怎么知道?”刘松林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这你也猜得到?”

    “你太蠢了,听着就好了。”猴爷摇头,对这种比npc情商还低的人实在无语:“总之你做好准备就对了。”

    猴爷跟这个蠢萌的小鲜肉在屋檐下坐了一下午,把事情给他分析了个透彻。虽然猴爷现在没有了预知的能力,但他是个什么人?一个正儿八经的妖人收拾一个涉世未深的小鲜肉还不是手到擒来?

    所以当刘松林离开的时候,他整个人已经对猴爷佩服的五体投地,要是个姑娘估计都能被猴爷骗去开房了。

    其实在猴爷给刘松林分析的时候,蜀山派就已经得到了这个消息,流苏以剑为誓的事情虽然不是个大事,只是一个青城的小妮子而已,蜀山还真不待见这么一个小妮子呢。但是啊!这件事却刚好是个由头,蜀山虽然号称是天下第一大派,但毕竟还有几个差不多规模的门派能跟它互相扛上一扛。

    但如果这次所谓的比武招亲上,蜀山能干趴下其他门派的弟子,那声名远播之类的就不用说了,更是可以广为吸纳那些有潜力的年轻人投奔蜀山。毕竟老家伙们都老了,年轻人才是未来的主体,少年强则蜀山强,有了新鲜血液,蜀山一家独大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所以蜀山高层的决定和猴爷的分析惊人的一致,当刘松林回到蜀山办事处的时候,他就收到了这个消息。

    看到了遁甲门里传来的书信,即使已经被猴爷打过预防针了,但刘松林的手还是哆嗦了起来。他真的有点不敢相信,自己挚爱的门派居然真的用已经许配给自己的娘子作为比武招亲的筹码。

    甚至这其中根本就没他什么事,即使是他的师父都没有提到一句,反而嘱咐各处弟子要加紧练习,不要辱没了蜀山的名声。

    作为一个脆弱的小处男,刘松林的内心根本承受不了整个师门的背叛,但却又无处泄,转身拿着信就又去找猴爷了。

    此刻的猴爷正拎着个酒葫芦坐在客栈的顶上看夕阳,这种混吃等死的日子简直太舒服了,再加上又有钱了,而且流苏还因为去操办所谓的彩礼去了,没在他身边哔哔,所以现在的猴爷算是真正的悠然自得,再加上这温温润润的果子酒,甜甜的带着醇厚的后劲,让人飘飘欲仙,感觉真的是爽的不能自理。

    “哎呀,这日子才是人过的。”猴爷用剑当枕头躺在尚有余温的夕阳下,感受着秋天的凉风:“舒服!”

    可就在他没舒服几分钟之后,一个人突然从旁边窜了上来,站在他旁边也不说话,就是用袖子在一直抹眼泪。

    “你烦不烦,一男的哭成这逼样,丢人不丢人。”

    “初心大哥……我心里苦。”

    猴爷侧过身子,把手里的酒葫芦扔了过去:“你特么平复一点再说话。”

    满满一大口酒喝下去,刘松林就开始诉苦了,他先说自己上山之后怎么怎么苦,然后又说自己怎么怎么努力,但没想到自己的努力根本在人家眼里不值一提,明明蜀山从上到下都知道他对杨倩宁是真心的,但现在这种时候居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他说话。

    这真的是太委屈了……

    不过猴爷听完倒是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只是一边抠着鼻孔一边说道:“啊,那么大的门派,第一名只有一个,你自己没实力你怪谁?你也知道了啊,整个蜀山几万人,光你师父这一边的师兄弟就有几百人,你算什么啊?不算什么呀!几百分之一啊,朋友。而且又不是拔尖的,也不是最差的。你说吧,你要是拔尖的,你师门要照顾你吧,你要是最差的,你师门要护短吧。你这种中不溜的,根本就没人看见,你还真以为你算老几呢,下去洗把脸然后好好想想自己吃几碗饭。”

    “我不服!”

    “那你想怎么着?灭了蜀山啊?”

    “我……”刘松林双手紧握拳头,脸色憋得通红,半晌崩不出个屁。

    猴爷看到他那个样,轻蔑的笑了笑,转过身去闭眼假寐:“好好想想吧,小兄弟。”

    刘松林不动不说话,就这么站在猴爷旁边,双手握拳,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心里头的怨气都冲上云霄了,但他知道自己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师门的强大并不是他所能抗衡的。

    突然,他好像想通了一样,噗通一声跪在了猴爷面前:”初心大哥,请帮帮我!刘松林做牛做马也在所不惜。”

    “我要牛马有什么用?而且我比你段位还低,帮你个球啊。”

    “你不同意,我就长跪不起。”

    “那你跪着吧。”

    猴爷翻身窜了下去,而这个家伙还真的就跪在那里一动不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