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二百九十三、誓约之剑

二百九十三、誓约之剑

 
    中午吃饭的时候,流苏抱着一大堆垃圾从外头兴高采烈的蹦进了房间,正在屋子里用小刀削木头玩的猴爷抬头看了她一眼:“花了多少钱?”

    “这么多东西!才五个金!才五个金!!!”

    看到她欢呼雀跃的样子,不用想了,这姑娘这趟大概被人忽悠惨了。√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网W wW.81zW.CoM看看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啊,他这是相当于用五万块钱买了一堆地摊货,但无所谓了,她开心就好,作为一个智障剑仙,她能活到这么大真心是苍天眷顾。

    “流苏,刘掌柜好像找人对付你了。”

    “啊!你不叫师父叫流苏,翅膀硬了啊!”流苏跑过去揪住猴爷的耳朵:“快叫师父!啊!你是在雕我吗?”

    不由分说,流苏把猴爷手里还没完工的木雕抢了下来,虽然脸还没完工,但从体态和姿势还有背着的剑来看分明就是流苏。

    这一下流苏简直高兴的要飞起来了,握着木雕就不肯松手,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玩着自己的木雕。

    “还我。”

    “不给不给,明明就是雕的我,我要了!”流苏把木雕踹到衣服里:“你去玩别的。”

    “还没雕完。”

    “不用了,我这么漂亮你是雕不出来的,就这样挺好的。”流苏认真的点点头,然后看到桌子上还放着一盒胭脂,她顿时狗眼一亮,窜了过去又把胭脂拿在了手里:“也是我的了。”

    “刘掌柜要找人对付你。”

    “你眼光还不错嘛,明明是个男孩子,居然这么会挑胭脂,很好很好,师父没有白疼你。”

    猴爷翻了个白眼:“刘掌柜要找人对付你。”

    “啊!我买了好吃的,来来来。”流苏蹦蹦跳跳的来到她买的那堆垃圾里面翻腾着,翻了一会儿从里头拿出一份用油纸包着的奇怪东西放到猴爷面前:“吃吃!快吃吃,好吃的。”

    “你听没听到我说话?”

    “听到啦。”

    “那你怎么想?”

    “你吃,你先吃了我就说。”

    猴爷无奈的打开油纸包,里头居然是一大包油炸麻雀,看那诡异的造型就让人倒胃口,但流苏却固执的说那个好次……

    忍着恶心往嘴里塞了一个,猴爷满脸不情愿的嚼了几口就吐到了一边:“你现在该说了吧?”

    “还有还有,我买了梅子和柑子哦。”流苏低头翻腾了一会儿:”唉?我的柑子呢?”

    猴爷一只手抚着额头,没有一丁点跟她说话的**,虽然十年时间已经让他对流苏的行为模式了如指掌,但他仍然不能接受这个智障的种种行为逻辑。

    “啊,我跟你嗦哦,我还买了一种叫番椒的东西,据说是这两年才从番人那传来的,可要比茱萸辣上许多,我打算买些种子回去,种在菜园里。”

    猴爷翻着眼皮,背过身不去看她,通常这是让她憋哔哔的最好方法了,因为流苏这种人啊……单纯的不搭理已经无效化了,只要视线还挂在她身上,她就会自动脑补你在跟她说话,然后继续不停息的说上一大堆。但要是不看着她,她会很快的消停然后去玩自己的,这一招是猴爷总结出来对付流苏的绝技,甚至可以说是必杀技。

    “初心初心,我刚才在镇子上,看到一个好漂亮的姑娘,你要见一下吗?”

    “我见女人干什么?”虽然打定主意不搭理她,但没想到她却喷出一句石破天惊的话:“你别没事找事啊。”

    “来来来。”

    流苏兴致勃勃的把猴爷拽到了床上并把他按到了自己对面做好,接着一本正经的说道:“初心你看,当初师父捡到你的时候,你是个十四岁的孩子,现在已经是个二十四岁的大孩子了,也是时候成家了,师父我就相中了那个姑娘了,连她是哪人住哪里都给你打听好了,要不咱们下午去见见?”

    “不见,别烦我。”

    “初心初心,你是没见过那个姑娘,你要见过的话肯定就同意了,师父告诉你啊,那个姑娘啊……嗯……”流苏跳到床下,用手比划着:“比师父高一点点,比师父胖一点点,虽然没有师父这么美,但也眉清目秀的。”

    “你要不要脸……变着法夸自己有意思么?”

    猴爷哭笑不得的看着流苏在那连比划带介绍,自己则默默的在那一桌子的垃圾里翻腾趁手的玩具并无意识的玩了起来。

    “不是啦,那个姑娘真的漂亮!真的。她说她是青城派的,这次下山是和蜀山的师兄办事情的,我跟你说哦,以你的实力,恐怕就算是蜀山掌门都不是你的对手呢。”

    “你别老哄人,我要有这么厉害,能被你打成狗?”

    “那是,你也不看师父是谁,那能是一般人能比的?所以就这么决定了,下午跟师父去见见那个姑娘。”

    “不去不去,你也是无聊的可以啊,没事就睡觉啊,逼我相亲算怎么回事?”

    “唉,初心啊。你也老大不小了,算算也是是时候给你找个双修道侣了,再大就没人要啦。”

    “哈?谁都有这个资格说,就是你没有吧,你不看看你自己啊?你几岁了?你道侣嘞?”

    流苏翻起白眼,哼了一声推门出去了……没错,她就这么出去了,不过从她的神态来看,她应该是出去觅食了,估计过不了几分钟她就会拎着一堆奇怪的食物冲回来拉着猴爷一起吃。

    果不其然,正如猴爷所料,流苏在十五分钟之后真的拎着大包小包从外头走了回来,什么牛肉羊腿糯米饭,那油腻程度简直没谁了,可流苏却一点都不在意似的,每打开一包就要给猴爷来一段百家讲坛式的介绍,说什么这家的卤牛肉是百年老店,当年第一次吃的时候,牛肉铺子老板还是现在这老板的爷爷的爸爸,还有什么这家的糯米鸡好吃到能让人看到仙界之门。

    总之在介绍吃的时候,她不但一点都不蠢,反而处处透着一股子商场导购的机灵劲儿,不过在这种地方机灵又有啥用呢……嗯,说不定对她来说也是有用的,万一哪天活不下去了,她去给人卖包子也是能给自己赚一顿吃食的。

    猴爷倒是没什么胃口,因为胃口都被那只炸麻雀给倒光了,他之所以会吃,完全是因为实在是怕了流苏的喋喋不休。

    “吃这个吃这个。”流苏用力点点头:“多吃一点才能长身体。”

    猴爷冷冷的看了一眼窗外,心中居然涌起了一股莫名的悲凉。

    而就在他度日如年的吃着难吃的饭菜时,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猴爷顿时感觉阳光都明媚了许多,他几乎是蹦起来跳到门口的,然后自真心的满脸笑容的打开了门。

    不过等他打开门之后,他的表情立刻松垮了下来,只见外头站着三个人,其中两个是背着飞剑的一男一女,男的正是上午跟刘仁站在一起的那个红穗儿剑仙,那个女的倒是没见过,但是个黄穗儿,比黑穗要高那么一级。而他们的身边正是站着那个灰头土脸的大胖子刘仁,他佝偻着腰,看上去就跟丢了魂儿似的。

    “蜀山,刘松林。”

    “青城,杨倩宁。”

    见到猴爷之后,他们两个先自报家门,猴爷愣了一下,然后扭头看了一眼刘仁。可就在他刚要说话的时候,流苏的脑袋从他的肩膀旁边探了出来,看到猴爷面前的那个姑娘之后,立刻就激动了起来。拽着猴爷的袖子喊道:“初心初心,师父跟你说的那女孩子就是她!漂亮吧!是不是特别漂亮!”

    “前辈说笑了。”杨倩宁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跟前辈的风姿绰约相比,我只是那萤火之光。”

    “看看,看看!看看人家多懂礼貌。”流苏一边在夸着对面那姑娘,一边用肩膀不停的撞猴爷:“还不让人家进来!”

    猴爷斜眼看了她一下,无奈的让出了半身位,把门口的三个人让了进来。

    “抱歉,打扰前辈用餐了。”

    蜀山的刘松林先走进来抱拳朝流苏道歉,然后又转过头对猴爷抱歉了一下。不过两个的姿态是有区别的哦,猴爷看出来了!跟流苏道歉的时候,他左手食指从右手食指和中指的指缝里穿过,并且鞠躬的角度也达到了六十度。而面对猴爷的时候,他只是抱拳,而且根本没有鞠躬。

    要放在原来,有这样的差别,那猴爷非让他跪下不可,不过现在么,这样就这样了,反正人家也算是客气。

    他们走进来之后,也不找地方坐,只是站在那,先开口的还是刘松林:“我本是镇子上的人,十五年前被选入蜀山修行,今早还是第一天下山。回来之后拜访一下族叔,就听闻他干出如此寡廉鲜耻之事,这次来我特意登门道歉,并且让族叔归还这些年所欠银钱。”

    说完,他眼睛一瞟,就见刘仁双手捧着一大叠本票轻轻放在桌上,然后一言不的退到了刘松林身后,表情谦卑的一塌糊涂。

    “这个姑娘嘞?这个姑娘是来干啥的?”

    “哦,前辈。我是随松林师兄的下山办事的。”

    “办啥事?”

    流苏这个问题问的太尴尬了,人家既然十五年次下山,肯定是有不可告人的勾当,怎么可能就会就这么告诉流苏这么一个外人。

    “那就是没啥事咯?”流苏眨巴着眼睛:“姑娘,你觉得我这徒弟怎么样!”

    “流苏!”猴爷眼睛一瞪:“你有完没完!”

    但他的威胁显然不起任何作用,流苏只是一拽就把他拽到了一边,然后站在杨倩宁面前上下打量着她:“快说快说。”

    “这位……这位师兄虽然初次谋面……但……但看得出倒也是器宇轩昂……”

    猴爷在后头差点捂脸,论好看他倒是觉得自己现在还蛮好看的,但显然与主流审美不相符合,主流的审美么,男的就要跟刘松林这样细皮嫩肉、四肢修长,脸上带着一股子清冷的禁欲。而猴爷呢,因为常年在山里磨练,再加上之前因为体弱多病,所以修炼前期又主要以体术为主,所以他一身壮硕的肌肉配上偏古铜的肤色,将真心的……光从外表上来看,真的不如刘松林这样的俊俏小生招人喜爱,所以杨倩宁说他时候是器宇轩昂而不是凝若冰心。

    “啊,觉得不错啊!那好那好,那你嫁我徒弟怎么样?”

    猴爷在流苏身后朝杨倩宁摆出无奈的手势,估计杨倩宁也是看明白了,轻轻掩嘴一笑,然后才慢慢说道:“前辈,青城派虽然不如蜀山派那样的规模,但也是家法森严,这种事可不是我可以说的算的。”

    猴爷满意的朝杨倩宁竖起大拇指,她则用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轻轻扫了一下,眼带笑意。只是旁边的刘松林表情倒是不是很好看,猴爷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八成是这小子对这个杨倩宁有意思,而杨倩宁对她倒是没啥太大的兴趣,不然要是情投意合,恐怕早跳出来了。

    “姑娘姑娘,你要多少彩礼?这里有十多万呢,拿回去跟你家掌门说一声就是了。我流苏门不会亏待你的。”

    哎呀妈呀……真的是够羞耻,猴爷都不好意思站在这了,因为流苏又把她那流苏门搬出来了,这只有两个人的门派都没注册好么,根本就是黑户,感觉就是一个村子占着一个山头然后成立王国的感觉,丑的不行。

    “彩礼……”

    流苏的辈分确实高,金穗也代表着她的势力,所以作为小辈的杨倩宁并不敢直接拒绝,只是不停的示意她身后的猴爷想想办法。

    可是猴爷能有什么办法呢,流苏就是传说中的蠢轴,她认为猴爷到了结婚的年纪了,那么猴爷如果不结婚就是大逆不道、欺师灭祖,这种事是她不能允许的,所以现在猴爷如果冲上去,那么等待他的将会是被绑在椅子上用流苏的袜子塞住嘴。

    “前辈……”刘松林恐怕是真听不下去了,他走上前:“您许是不太了解门派的规矩,这种事是需要比武招亲的。”

    放屁!猴爷可是微表情专家,他一眼就看出来刘松林在胡扯,狗屁的比武招亲。他就是看自己是黑穗儿的好欺负,比武招亲这种事怎么也轮不到一个黑穗的家伙上前。可是他特么的太不了解流苏了,这娘们对自己、对自己的徒弟、对自己的门派有一种蜜汁自信,比武招亲算个球,恐怕就算是要独创锁妖禁地她都拍着胸脯打包票。

    果然,真的是应了猴爷的猜想,流苏一听比武招亲,当场眼珠子就亮了起来,然后从背后解下配件:“以此剑为盟!誓约成立!”

    “卧槽!!!”猴爷冲过去就要夺剑,但却整个人都被弹飞了出去:“快点,不停下就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