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二九一、你们没想到今天我更的这么早吧,不过晚上没有了哈!

二九一、你们没想到今天我更的这么早吧,不过晚上没有了哈!

 
    其实流苏的价值观非常朴素,在她的眼里,能吃的东西才贵,这些皮子什么的根本就是垃圾,所以她才会觉得这么便宜都是理所当然,再加上恐怕这整个镇子都把她当冤大头,所以她贱卖的事,能持续这么多年。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网Wくw★W√. 8 1くzW.CoM老早猴爷就注意到了,但他当时懒得管也懒得说,现在既然下来了,那就抱歉了,这些年了,想从他身上捞好处的人还真特么没出生。

    在猴爷噼啪噼啪玩算盘的时候,刘仁从屋里扶出一个精瘦的老头,这老头就跟个干尸似的,和旁边那肥壮如山的刘仁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一出来,立刻朝流苏抱拳,用那颤颤巍巍的声音说道:“苏仙儿。”

    “你好啊,刘老富。”流苏笑眯眯的跟他打招呼:“你都老了这么多了。”

    “是啊,第一次见苏仙儿的时候,我家这大儿子都还没出生。”

    卧槽?猴爷当时就蒙圈了,这刘仁看上去得小五十岁了吧?就算这个时代的人比较显老,但刘仁绝对不低于四十岁。那么从刘老富的话里可以听出来,他第一次见到流苏的时候,最少是四十多年前……而那时候的流苏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这次,希望苏仙儿看在我这老东西的面子上,放我儿子一条生路。我老了,干不动了,还得留点产业给后人,希望苏仙儿高抬贵手。”

    流苏眨巴着眼睛说道:“我就是那个价卖给你们的啊,反正那些东西也不值钱,我都懒得去别的地方卖呢。我觉得这个价很合适的。”

    猴爷眉头一皱,得亏他现在是手上没根烟,不然就以他的表情神态,要说他不是个黑老大都没人相信。

    “过去的我就不说了,这十年打猎的可都是我。”猴爷冷冷的说道:“她做不了主,既然你心里明白,那咱们算算账吧。”

    流苏瞪大眼睛看了猴爷一眼,想插话,但却被猴爷蛮横打断:“你别说话,这是我说的算。”

    流苏撅着嘴气呼呼的把头侧到了一边,不再搭理猴爷。

    “算吧算吧……”

    “你给我说实价吧。”猴爷掏出自己的小本本:“从第一年开始,我就觉得不对劲,自己做了个记账本儿,我给你报一下啊。老虎皮两张、熊皮两张、貂皮十五张、山鸡尾羽十斤,这是第一年。第二年……”

    猴爷的账本上详详细细的,每一笔都记得清楚无比,旁边的刘仁早已经脸色苍白,而刘老富却是垂头丧气的给他报实价,虽然都是报的进价,但也和几文、几十文相差甚远。

    “十年,一共是九万四千金。我们实收你一金三二文,也就是说你还欠我九万三千九百九十八金六十四文。对吧?”

    “是是是。”刘老富攥紧拳头放在嘴上咳嗽了一声,再张开拳头时里头全是鲜血。

    “爹……您没事吧,爹……”

    “没……没事。”

    猴爷对这一出苦情戏根本看不见,只是在噼啪的打着算盘:“九出十二入,连本带利你欠我十二万五千三百三十三金,零头给你抹掉。诚惠十二万五千三百金。”

    流苏在旁边别提多惊讶了,十二万金……这已经不是巨款那么简单了,一般情况流苏一年的生活费也就只要几十文钱,而一般情况下一个三口之家一年的生活成本也只需要不到三十金。

    果不其然,这个数字蹦出来之后,刘老富直接昏死了过去,而刘仁则跳起来指着猴爷吼道:“你不要欺人太甚!”

    猴爷撇撇嘴,指着他们店里墙上挂着的一张进账表:“你们放账不也是九出十二进么?我还没给你利滚利,你倒是说我欺人太甚?”

    说完,猴爷写了个条拍在刘仁的脸上,然后走到台面上拿过钱匣子打开数了数,从里头数出三百金本票并在刘仁面前晃了晃:“剩下十二万五千金,我们在镇上的客栈等你,你不会跑的对吧,你这家业可不止十二万。”

    说完,他拽着呆如木鸡的流苏就走了出去,剩下刘仁坐在凳子上面如死灰……

    “初心……你……”

    出去之后,流苏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猴爷:“你会把人逼上绝路的。”

    “我的老师父,人家可没打算对你留情,一报还一报罢了。你看到他墙上挂着的那张表么,上头那些欠他们钱的人,本金十金,到了最后还多少?一百四十金,厉害了我的哥,他们可是驴打滚呢,估计被他们逼死的人可不在少数。”

    “是……是真的吗?”

    “当然啊,这种人,呵呵。”猴爷背着手走在满脸震惊的流苏身边:“你啊,虽然你确实厉害,不过这些年你的智商都拿去练功了,江湖险恶你不懂,真正险恶的不是那些大门大户头顶上写着坏人的家伙,就是这帮表面衣着光鲜背地蝇营狗苟的家伙。”

    解释完之后,猴爷突然觉得特奇怪,因为这要是放在原来,他别说解释了,估计连个屁都不会放,哪怕是建刚叶菲,猴爷都得让他们自己去悟,可偏偏碰到流苏这个傻老太婆,他还真愿意去给解释。

    流苏仿佛也陷入了一种天人交战的状态,一方面她单纯的认为自己和刘家父子是熟人,另外一方面没想到她的熟人居然是坏人。至于他们到底是不是坏人,她肯定是相信猴爷的,在她的世界观里,根本没有欺骗这个词。

    “初心初心……你为什么懂的这么多啊?”流苏缓过神之后,快步追上了猴爷,满脸好奇的问道:“我都没教过你呢。”

    猴爷看到她那一脸殷切的样子,真的是想伸手去揉她的脸,不过因为可能会有挨揍的风险,所以猴爷只能克制揉脸的**,咳嗽一声一本正经的说道:“曾经啊,我见过太多这样的事了。”

    流苏当然是理解为自己在把他捡来之前他见识过江湖,而其实恐怕只有猴爷自己知道,在各个世界的人精面前,一个靠坑蒙拐骗家的暴户真的算不得什么,毕竟跟自己打交道的都是老陈、星灵大帝、空管议会这样的奇怪玩意,哪一个都是一句话三个坑的人物。就比如老陈,不是他自己根本犯不着在这里跟一暴户计算一张皮子多少钱。

    虽然没接触过这个世界,但平行世界大多大同小异,人性里的那点事,无外乎贪懒馋奸滑。就好像曾经跟塔娜老爹,已故的狮子王聊天的时候,老头曾经说过一句——世界上的好人各式各样,难以分辨。但坏人却总是千篇一律。

    当天晚上,流苏如愿吃到了她渴望已久的火锅,也不用猴爷去卖艺赚钱。她虽然仍然有些闷闷不乐,但因为好吃的能让这个脑袋空空的笨蛋感觉快乐,所以她在吃饭前还抑郁、矛盾的不行,但当各类好吃的端上来时,立刻就抛开了所有烦恼。

    “你啊,得亏你没一个人闯荡江湖。”猴爷看着吃得满脸开花的流苏:“我女儿都比……我没见过你这么笨的。”

    “我师父也这么说的,所以他不让我下山呢。不过你怎么跟师父说话呢?小家伙皮痒了是吧!”

    看着花猫一般的流苏故作威严的出威胁,猴爷实在忍不住的笑了出来,然后伸手用手指擦掉了他这个傻师傅脸上溅上的辣椒油,然后叹了口气:“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实话,你到底多大?”

    “我……”流苏停顿了一下,然后仰起头支支吾吾:“我……我……”

    “算了。”猴爷摇摇头:“不想说,我不强求。不过你总得告诉我,你师父是谁啊?”

    “他……”流苏低下头,轻轻咬着嘴唇:“在那块石头下。”

    猴爷点点头,师公怕是挂了二三十年了,难怪傻流苏一直在石头上画道道,看来是在记录师父离开她的日子。

    “好了,不开心的日子就别提了。”猴爷摆摆手:“快吃吧,不然等会水干了就不好吃了。”

    管他呢,猴爷什么人没见过?迪亚几百岁了,星灵大帝年纪上千,迪亚不照样跟流苏差不多么,哪怕是几百年几千年的寿命,但如果一直被笼罩在羽翼之下,其实和四五岁、十来岁没有区别。毕竟论沧桑和成熟,布布那个小家伙都要更胜一筹,不为别的,就因为她反过来是她老娘的保护伞。

    猴爷算是明白了,真正的强大其实就是被人需要,也有需要保护的人时,成长率才会变得反自然,而像流苏,恐怕她的人生轨迹就是山上和这个镇子了吧。

    “慢点吃!没人抢!!!”猴爷只是思考了一会儿人生,再低头的时候,却现流苏生生把自己塞成了仓鼠,腮帮子都鼓了,嘴都嚼不过来:“不够还有!过两天咱们的钱足够你胡吃海塞一辈子了!”

    “不行不行,凉了就不好吃了。”

    “你特么……”猴爷捂着自己的心脏:“能笨到你这程度的,我也是平生仅见。凉了你就放回锅里涮一下啊!”

    流苏如遭雷击,愣愣的看着猴爷,老半天才缓过来:“对哦!”

    “哎哟,我的天……”

    ---

    今天我阴历生日,晚上我老爹要为我庆生啦,说一辈子都没给我庆祝一次生日,这次要好好的做一次,说不惑不惑……我顿时疑惑了啊,啥就不惑了……

    不过绝对不能去违背长辈的好意,不惑就不惑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