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二八六、真的是个悲伤的故事

二八六、真的是个悲伤的故事

 
    “初心,下来走走看。八一中  文网W w W√.★8 1√z W√. CoM”

    拆掉了绷带和夹板的猴爷小心翼翼的用那只受伤的脚踩在了地上,虽然脚上还有些无力,但却已然感觉不到疼痛了。

    他小心翼翼的调整了力道,然后在茅屋前空地上走了几步、又走了几步。

    “万岁!!!!”

    还没等猴爷高兴呢,他的便宜师父就已经高兴的跳了起来!甚至一把抱住了猴爷来回晃悠,猴爷现在还没她个高,脑袋刚好到她胸口,这么一搂差点没把猴爷活活给憋死。

    “再不放手死球了。”猴爷奋力推开流苏:“你有点轻重啊,麻烦你。”

    “哦……师父高兴嘛。”流苏咬着嘴唇,满意的看着猴爷:“初心,你先适应两天。然后呢,我就要正式教你仙法了。”

    “仙法?”

    猴爷一愣:“什么仙法?你一直都没告诉我呢。”

    “你不知道?”流苏狐疑的看着猴爷,像是看一个外星人:“也罢,肯定是脑子被冻伤了。那就由为师告诉你吧。”

    从流苏嘴里,猴爷大概知道了这个世界的世界设定。高武世界,绝对的高武世界,这里就像是那些仙侠小说似的,有着数之不尽的所谓仙人,他们各自占山为王,建立大大小小的门派。这些门派里有像流苏这样的剑派,也有那些不靠器具靠法术的术门,还有专门靠各种法器的器宗。

    这些人被人们称之为仙人,他们各自占领着一块地方,靠着普通人的进贡来维持日常用度,相应的他们也会保护他们治下的子民。

    可以说,这个世界就是把国家的概念用门派替换掉了,所谓官府已经是名存实亡,虽然还有皇帝,但基本上就跟英女皇一样,当个吉祥物就差不多了,根本没有什么实权。

    所以既然跟国家一样,那么所谓的仙人也并不是那么高风亮节的存在。那感觉就好像是猴爷经常看的仙侠小说那样,什么杀人夺宝之类的勾当不要太普通,甚至都形成了一个所谓弱肉强食的公理。除了抢夺宝物,还有抢夺子民、领土和修炼宝地。一旦胜利的门派会让失败门派治下的子民强行信仰自己的门派,不但给予供奉,还要把家中有潜力的孩子送出去。一般三四岁就要送去,这基本上就等于强行让人家骨肉分离不得相认好么……

    这特么是修仙吗?修仙不应该是“爱信信,不信滚,不要打扰我飞升”的高风亮节吗?这活脱脱的是山匪、是马贼、是海盗!

    “那你呢?”

    “我啊,我的梦想就是建一个跟他们不一样的门派!”流苏站在瀑布前面,眼睛晶晶亮的看着远方:“高山云渺之上,一座孤殿,等闲人不得入。门里的弟子都以除魔卫道为己任、以匡扶正义为根本,不求钱财、不求权贵,只求修的长生道!”

    “好好好,好想法。”猴爷漫不经心的拍着手,然后回头看着那个都已经快成危房的茅屋:“就靠这?”

    “你啊!徒弟!”流苏双眼持续亮:“让我们师徒一心完成它!”

    “啊?哈……哈哈……”猴爷干巴巴的笑了两声:“好好好……你开心就好。”

    “那你是答应咯?好叻!你先在这里呼吸吐纳,为师去给你抓好吃的!”

    说完,她唤出宝剑,飞驰而去,而她吟唱的乡间小调却留在了猴爷的耳边:“那边厢来了一个女娇娃,头上戴着一枝花,身上穿的是绫罗纱,柳腰儿细一掐掐,走起路来多利洒,我心里想着她,我口里念着她,这一场相思病害煞……”

    “妈的智障……”

    猴爷留在原地,来回走了两步,然后现自己的脚真的好了。下一刻,他脑中就立刻出现了逃跑的想法,这个想法闪现了一下,然后频繁回顾,最后占据了他整个内心。

    可就在他打算制定跑路方案的时候,一条大鱼突然从旁边的小河中窜了出来,在河水中溅起了清脆的响声。

    “卧槽?有鱼!”

    猴爷是个心大的人,他看到那条肥美鳜鱼时,第一时间就把逃跑的事给放到了一边,跑回屋里拿出一柄流苏给他削的木剑,挽起裤管就走下了水……

    “初心!你在干什么?!”

    正在插鱼插得不亦乐乎时,猴爷身后突然响起了流苏带着严厉的呵斥,他回归头,指指离流苏不远的那个火堆和挂在火堆旁已经烤的滋滋冒香味的鳜鱼,然后继续专心致志的等着那些蠢笨的鱼游过他的身边。

    “初心,你的腿不能近凉水,快上来!”

    流苏拿着一条已经熟的鱼一边吃一边严厉的教育着猴爷:“再不上来,师父可就要罚你了!”

    “下次说这话之前,嘴里别吃着东西。”猴爷拿着挂着一条鱼的木剑走上岸:“一点气势都没有。”

    流苏翻了个白眼,用手从嘴里拽出一根刺扔到一边:“有你这样跟师父说话的吗?”

    “哎哟,你老实吃你的吧。”猴爷都不愿意理她,熟练的用一柄小刀处理着鱼:“去看着鱼,别让它烤糊了。”

    “哦……”流苏很乖,点点头就走到了火堆旁边,但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把剩下的鱼头扔到一边,双手叉腰:“小东西,居然敢这么跟师父说话!今天是得教训你一下了,省的我以后清理门户!”

    话音刚落,她窜上来拎起猴爷然后拿起一根树枝就开始抽猴爷的屁股……

    无妄之灾……无妄之灾啊……猴爷根本无法反抗这个傻师父的力道,被抽得就跟一条大鱼似的扭来扭去……

    “卧槽卧槽……你特么疯了吧!会疼的啊,给老子停啊!”

    猴爷边扭边喊,可他越是这么喊,流苏越是用力抽,一边抽还一边喊着说什么“目无尊长、毫无礼教!丢的是师父的人,丢的是门派的人!”。

    作为一个刺头儿,猴爷当然不会轻易服软……

    “……我错了,放过……我……”猴爷都被揍的要哭了:“你是我亲爹了。”

    “这还差不多。”流苏眼泪八叉的把猴爷放下来,然后站在那呜呜的哭着。

    “卧……我挨揍,你哭个屁!”

    猴爷都懵了,他完全不能理解这个娘们的思维回路好吗,明明自己被打了个屁股开花,这娘们哭毛啊哭。

    “初心,疼不疼?”

    流苏蹲在猴爷面前,伸手想去摸猴爷的屁股……

    “行行行,我不疼……”猴爷果断的躲开:“您老安生点,放我一条生路。”

    “是师父不好,师父不该打你。”流苏哭的更厉害了:“可是师父不能看你变得桀骜不驯……我……”

    “行了,我知道了。”猴爷叹了口气:“我没事,你赶紧去吃鱼吧,求你了。”

    “真没事?”

    “真没事!”

    “哦……”流苏抹了一把眼泪:“师父给你做饭,你等着啊。”

    猴爷哭笑不得,哭笑不得啊……

    做饭的时候,猴爷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瀑布,心中顿时打定了一定要跑路的想法!可偏偏这个时候,流苏的声音从里头传了出来:“初心,你千万不要乱跑啊。这里深山老林,离最近的镇子可都有三千五百里,山里还有脑腐和熊罴。”

    等等!三千五百里!

    经过猴爷认真细致的推理,他推理出这三千五百里大概相当于一千二百多公里!一千二百公里啊啊啊啊啊!从北京到南京都不够一千二百公里啊!而且还有脑腐!脑腐?

    “脑腐是啥?”猴爷侧过身子问道:“什么新物种么?”

    “大猫,嗷嗷叫的。额头上有个王的。”流苏把热好的饼拿了出来:“你没有见过脑腐吗?”

    “妈的……”猴爷暗骂一声:“那叫老虎!”

    “对啊,脑腐。”

    好吧,脑腐就脑腐了。您老这口音挺重,一听就是扶蓝人啊……

    吃过晚饭,猴爷的晚课就开始了,日常吐纳、温习口诀,睡前还得拉伸筋骨……不过时间倒没多久,因为流苏到了晚上八点来钟就会对猴爷说一句“初心,今天天不早了,明天再练”这样。

    所以说,他们这种古代人日落而息是真的咯?八点多就时间不早了,猴爷原来八点多的时候还在打游戏好么。

    不过没办法,有个蠢人管着就只能这样了,她八成把全世界都归纳成跟自己一样了吧……猴爷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好灰暗,好灰暗啊。

    当然,有时候猴爷睡不着的时候,他也会借着月光走到屋外静静的坐着,就像曾经一样呆,思考一下自己该怎么办。但大多时候都会有一件衣服披在他背上,然后傻乎乎的师父也会坐在他身边,一言不。

    当然,猴爷从她的眼神里可以看出来,这个傻白甜真的什么都没有想啊!从她的眼睛可以直接看到她的后脑勺好不好!

    “唉,你一直在这里?我看到屋子后头的大石头上有好多划痕,我数了一下,一共五千三百道,十四年。你在这住了十四年?你才多大啊!”

    “嗯?”

    看着一脸迷茫的流苏,猴爷默默叹了口气:“没事了,你继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