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二百六十九、朋友,搞事啊?

二百六十九、朋友,搞事啊?

 
    林丽君家住在上海的富人区里,家里有大宅子、大院子和大狼狗,往日都是那些穷人们仰望的存在。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W√w W√.81zW.CoM

    而今天,他们家却是哀嚎声一片,大量的日本宪兵在林家大宅里翻腾着,而林家的人都被集中在花园里,在地上跪了两排,旁边则是举着枪的宪兵以及他们家园丁的尸体。

    “我现在怀疑你是反日份子。林先生,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山田少佐,我真的冤枉啊!我林本昌对大日本的忠心日月可鉴,这么些年为大日本帝国尽心尽力,从来没有哪怕一丁点别的意思。”

    “林先生。”

    山田少佐笑着走到他身边,围着他绕了两圈,然后手里指挥刀就砸在了林本昌的脖子上,看着这个小老头痛呼着在地上翻滚,山田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他用刀鞘顶在林本昌的胸口:“我劝你还是诚实一点,不然你会很痛苦的。”

    “山田少佐……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吗?最近反日势力明显有抬头的迹象,我倒是想问问你,上个月你报损的那船药品去哪了?还有,你的账本上可是有十万块的亏空,这些钱去哪里了?如果没猜错,它们都被你移交给了反日份子吧?”

    “山田少佐……那艘船不是在大连被击沉了吗,这件事我还特意上报了商会。那些亏空是因为这段时间我们的商船经常被袭击造成的亏损啊,我们要平账……”

    “好说辞。”山田少佐摇摇头,叹了口气:“我们证实了你女儿可是反日份子,我想你是不是通过她来资助那些人呢?当然,作为父亲肯定会保护自己的孩子,但如果是两个孩子之间做出选择呢?”

    他说完,目光就转向了林丽君十五岁的妹妹,那小姑娘跪在那里瑟瑟抖,被山田的眼光一扫,立刻像被针扎一样浑身一颤,但又不敢出声音,更不敢动弹。

    旁边的宪兵看懂了山田的意思,上前像抓小鸡似的把丽君的妹妹给拎了起来,小姑娘拼命反抗,但却被山田重重的一巴掌给打得找不着北。

    “林先生,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再不老实的话,你会受到惩罚。”

    “畜生!你把丽敏放下来!快点放下来!!!”

    “哈哈哈哈,看来林先生还真是冥顽不灵啊。”

    山田伸手捏住林丽敏胸口的衣服用力一撕,小姑娘就跟一条挂在杆子上等风干的鸡似的赤条条的,她出一声尖叫,然后在羞愤之下就昏了过去。

    “喔唷,林先生,你的女儿都很不错啊!”

    “畜……畜生……”

    林本昌气得嘴唇紫,但因为有枪顶在脑袋上,他什么都干不了,只能看着山田这个畜生****自己的亲生女儿。

    “畜生……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你们中国人都喜欢这么软弱无力的威胁吗?”

    山田还没来得及补充下去,他的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你们日本人也只是敢欺负一下手无寸铁的人吗?”

    山田蓦然回头,现他身后不但站着花容失色的林家大小姐还站着一个穿着体面的年轻人。

    “你是谁?这里是宪兵队办事,请你离开!”

    “我给你三秒。”张群环顾四周:“松开她。”

    唰唰唰,一阵枪栓响动的声音传来,但张群却连看都不看一眼:“看来你不打算听我的了。”

    话音刚落,所有宪兵手上的武器都被一股巨大的力道夺了过去,然后像钢钉一样穿过他们的胸口并把他们硬生生的钉在了地上。

    从张群说话,到所有宪兵都被干掉,时间刚好三秒。而唯一剩下的山田顿时大变,扔开林丽敏掏出手枪就要对张群射击,但他的胳臂却在刚伸出来那一刻被硬生生扯离了身体。

    鲜血从断臂处喷涌而出,剧烈的疼痛让山田跪倒在地,嗷嗷叫唤。而张群却面无表情的走上去,居高临下用看尸体的表情看着山田:“对了,记得做鬼也别放过我。”

    说完,山田的脑袋就像一颗皮球似的被抛到了空中,无处安放的血压让他脖子断口上的血柱子往上喷了足足有两层楼那么高。

    这残忍的一幕让抱着妹妹的林丽君半晌说不出话来,而其他人也都是目瞪口呆。但以为这样就完了么?张群是谁?那可是猴爷手底下的人,经历过真正血腥战争的屠夫,屠城的事都干过,在这干掉几个日本兵那还不是跟玩一样。

    之后,他把所有宪兵的尸体全部肢解!没错,就是全部肢解,不管是不是还活着,就这么全部肢解并把残骸从林家大门一直铺了出去。

    空气中的血腥味让人作呕,花园里就像被红色油漆粉刷过一遍似的,粘稠的血浆铺满一地,渗进土中。

    这个疯狂的行为不但震慑了林家人,更让驻上海的日本军部大吃一惊,当大量的军警和军队抵达林家大宅的时候,就看见张群一个人端着一把椅子坐在尸山血海之中,面无表情的抽着烟,手上还拎着山田少佐的人头,如恶鬼一般。

    “是能战士!快呼唤能战士!”

    是不是能战士其实很好分辨,一个人能把一个小队受过严格训练士兵切成这样,除了能战士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做到,而普通武器对这种怪物根本没有作用,唯一能打败能战士的,只有能战士。

    当日本人的能士兵到达之后,他们没有任何迟疑的从不同的方向开始进攻张群,原本以为十个能战士总可以把这个嚣张的怪物给灭掉,但却惊讶的现,整个上海最强的十个能战士却像咸鱼一样被挂在半空。

    “想要他们死,还是活。”

    张群甚至没有任何动作,那些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级士兵就被秒了,甚至他还能继续抽着烟提着人头问日本方面的现场总指挥要死的还是活的。

    面对这样的战斗力……现场总指挥也蒙了,因为能有这样能力的能战士除了德国的母体之外,就只剩下了在东京本部的那位进化神使了,而现在这个人的能力明显不亚于身使甚至还要更加强大。

    这样的人身份一定不会简单,所以现场指挥决定先稳住他,然后再想办法。而就在这时,情报科车开到了,上头的情报头子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在指挥官的耳边低语了几声。

    “什么?德国的能顾问?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大佐,这件事我们联系过了德国方面,已经确认身份了,他是回来探亲的。”

    天呐……大佐顿时觉得自己的脑袋开始疼了,德国的顾问从来都是变态级的存在,他曾经就在德国学习过两年,知道那里的顾问没有一个是简单人物,而现在这面前的男人虽然看上去年纪不大,但既然是德国那边承认存在的顾问,那肯定不是简单人啊!

    “封锁消息!”

    “是!”

    在下达了消息封锁令之后,大佐举起手让手下人放下了枪,接着满脸笑容的说道:“先生,这里恐怕有些误会。”

    “是吗?”张群把山田的脑袋扔到大佐的脚下:“在你们日本,如果有人侮辱未婚妻的家人,你们会怎么做?”

    “像个武士那样去决一死战。”

    “没错。”张群轻蔑的一笑:“他输了。”

    上好的台阶!大佐顿时眼睛一亮,一脚踢开了山田的脑袋:“大日本帝国从来对失败者没有任何怜悯!既然他侮辱了您的家人,并且您在决斗中取得了胜利,那么这件事就是一个误会了。现在能请先生放开我们的士兵吗?”

    张群撇撇嘴,脑袋一歪,背着手走进了宅子:“里头的草坪、外头的路,麻烦打扫一下。”

    “是的,先生。给您添麻烦了。”

    大佐虽然气得牙痒痒的,但真的没办法,德国现在的实力根本不是日本能够抗衡的,而德国人也许不会为了别人跟日本翻脸,但如果是一个能顾问死在了日本人的手里,那么不出三天,德国上空那些无敌的舰队就会出现在东京的上空,然后可以预见的东京会化作一片火海。

    为了一个少佐而和德国人开战?他区区一个大佐可承担不了这个责任,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当什么都不知道,就这么过去算完事,真的要深究下去……鬼知道之后会生什么,而且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八成就是山田这B玩意动了林家产业的歪心思,而且听说林家的大女儿还是个什么学生同盟会的会员,顺便过来折腾一番捞点外快。但没想到……人家大女儿的未婚夫是德国能顾问,然后就这么死的不明不白。

    还能怎么样?哪怕报给大本营,大本营最多也是向德国方面抗议一下,然后德国官方糊弄一下,接着大本营再过来把自己喷一通。谁都捞不着好处,而既然谁也捞不着好处,那还折腾个屁!

    留下一队人收拾残局后,大佐带着人就离开了这里,虽然心有不甘,但到底也没说什么,就这么默默的离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