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二百二十七、总有刁民想害朕

二百二十七、总有刁民想害朕

 
    “胡琴酒肆,这就是长安的味道了。八??<[一小说〔网[( W]W]W?.>8}1ZW.COM”

    建刚身着长裙,头上挽着头花,额头上还贴上了花瓣似的纹路,跟着李世民走在长安的街道上,前段时间的刺杀并没有给市井生活造成多大的影响,反而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路边小吃摊子上、酒馆里、茶楼中,到处都可见三三两两的闲人聚在一起,畅爽开怀。

    “剑兰姑娘,对长安还满意吗?”

    “说满意吧,其实也说不上。倒也还不差。”建刚点点头,背着手在路上晃着:“不过我说,你可是个王爷啊,怎么出门也不带上几个护卫什么的,锣鼓喧天一把。”

    “那可就没了这番韵味了。”

    李世民今天穿上了便装,白衣飘飘的俊俏少年郎,身材高大魁梧皮肤因为常年在外征战而微黑,但更平添了几分英武不凡的气质,着实是相当的可以。站在妩媚娇憨的建刚身边,任谁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不般配。

    说起来,唐朝的娱乐活动真的不多,吃喝嫖赌大概就是这里最上乘的活动了,其余的也就是看个风景什么的,而且这个年头的酒根本就不算酒,度数最高的都不如一瓶蹩脚的葡萄酒度数高,更别提什么五六十度的蒸馏酒了,对于这种连水都比不上的酒,建刚看都不想看一眼。

    至于赌嘛,如果是猴爷在这里恐怕回去来几盘买定离手,可是建刚对这东西也不感兴趣……

    “别问我吃不吃,我不吃。你们这的东西太难吃了。”

    李世民有些尴尬,但还是风度翩翩的问道:“那不知剑兰姑娘想去哪里游玩?”

    建刚抬头在四周找了一圈,伸手一指:“去那!”

    李世民跟着看了看,现建刚指的地方居然是凤来阁,这地方吧……名字挺风雅的,而且装修倒也是花里胡哨,可地方却不是什么好地方,这是长安最有名的教坊,说白了就是达官贵人去嫖的地方。

    作为一个王爷,去了也就去了。可要是带姑娘去,这可就有点不合规矩了,而且今天好像这里还有什么活动,进进出出的可都是熟人呐。

    “剑兰姑娘,不如……换个地方?”

    “必须去必须去。”建刚根本不管那么多:“我还没进去过呢。”

    说着她抬脚就往里头走,李世民见状现已经无法阻拦了,只好硬着头皮跟了进去。

    这个时代虽然是初唐,但有名的初唐四杰估计还没出生,吟诗作赋的风气还没产生,虽然有些文人墨客也会吟点小诗什么的,但跟巅峰大唐时满地文客的样子相去甚远,所以这个时代来这里的人,真的就是单纯的来嫖的,不谈恋爱。

    建刚走进去的时候,门口的龟公还愣了一下,但紧接着看到后头跟着的是秦王殿下,他们立刻释然了,虽然不合规矩,但在这地方跟一个王爷讲规矩是不是有点太傻了点?他们只是龟公,不是魏征好么。

    进入凤来阁之后,建刚立刻吸引了一大批嫖客的目光。怎么说呢,稍微化妆的建刚其实可以说是美艳不可方物了,肤若凝脂是她最典型的特征,比白豆腐还要细腻白皙的皮肤被烛光一照都能微微反光。

    能在这里等着的,哪个不是色中老手,一看建刚就知道这个大美人居然还是个没出阁的闺女,口水都不知道流了多少哟,但是转脸一看她身后的人,绝大部分人都偃旗息鼓了,秦王殿下啊,说他是天下第三一点都不吹牛,除了皇帝老子和太子就属他大了,这么个人物带个姑娘谁敢跟他争?

    所以,当李世民入场的时候,只要没在床上活动的人全站起来了,一个个朝他行礼,李世民毫无办法,也只能一个个的回礼回过去,满脸谦逊。

    “你演技还是真好,明明满心不屑,还能装出一副礼贤下士的德行。”建刚跟李世民可没有什么好客气,张嘴就来:“所以说,你们这种生在帝王家的人就是虚伪。”

    “不虚不伪,人头落地。”

    李世民边朝周围的点头示意边悄悄的跟建刚说着:“你看吧,来这里一点意思都没有。”

    “是啊……没意思。本来你要不是李世民,说不定还有人跟你斗个诗啊、斗个对联啊,什么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之类的。”

    李世民一愣,低头看着建刚,嘴里反复嘟囔两句建刚刚念的诗,突然笑了出来:“剑兰姑娘好文采啊,随口一说就是上好的佳句。”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这是建刚精心准备的桥段,她为了抄诗装逼可是下了不小的功夫,不光用微电脑当提词板更是连夜静心背了一堆,要是她当年高考有这个劲儿,肯定就不会是个中专文凭了。

    “文的不行,我们去找架打吧。”本来兴致勃勃的建刚突然之间就变得索然无味起来,她坐在凳子上百无聊赖的看着那些无聊的舞蹈,都快打瞌睡了:“哪里有架大?”

    “哪里都没有……”李世民也是被建刚弄得焦头烂额:“我堂堂秦王,谁敢跟我打架啊?”

    “所以跟你出来无聊透了。”

    建刚的埋怨,李世民只能无语苦笑,由堂堂秦王陪伴出游,这等待遇不知道能让长安城里多少姑娘趋之若鹜,可到她这居然变成了无聊透顶,真的是好气啊……

    正在建刚闹着要走的时候,李世民的眼角突然瞟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李元吉来了,带着他的狐朋狗友。

    “二哥,没想到你也在这啊。”李元吉先走到李世民面前朝他行礼,然后扭头一看就看到了建刚。他死死盯了一阵建刚,而建刚自然是毫不示弱的瞪了回去。

    “唉?二哥,这小辣椒是谁啊,以前没见过啊。”

    李世民心里咯噔一声,李元吉虽然资质平平,但到底是一个爹的基因再差也不会差到哪去,这个时候要是被他现建刚就是那天在城墙上出现的女子,那事情就麻烦了,大麻烦!

    “哦,她是……”

    李世民还没开口说话,李元吉却突然会心一笑:“二哥,好眼光啊!”

    说完,他一屁股坐在了李世民的旁边,满脸笑容的看着建刚:“敢问姑娘姓谁名何啊,要成秦王宠妾可不是件容易事啊,我这二哥眼光可高。”

    “他?”建刚冷笑一声,不屑的摇摇头。

    李世民眉头紧蹙,而李元吉则不断的在观察李世民的表情,看到他的表情之后,他并没有把心里的疑问表现出来,只是继续问道:“那这么说就是我这二哥一厢情愿咯?”

    建刚歪着头看着来的人,虽然她不知道这个人是李元吉,但从他叫李世民叫二哥就可以大概知道这人的身份了,所以建刚并没有一如既往的口无遮拦,只是双手放在桌上,歪着头看着李元吉,眼神中杀气纵横。

    李元吉也是上过战场的人,一眼就看出了建刚眼里的那股子杀气,这气势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他明显僵硬了一下,然后干巴巴的笑了两声:“二哥,你玩得开心,我还有些事,先走了。”

    说完,李元吉插着袖子匆匆离开,而他刚走,李世民扭头看着建刚,嘴唇动了动。

    “提前动手。”建刚站起身也走了出去:“不然来不及了,他肯定现了。”

    李元吉现没现还不好说,但李世民本身就是个多疑性子,加上他现在可没有原本时间轨迹里的羽翼丰满,所以现在就只能凭直觉赌一把了。

    带着建刚匆匆回到秦王府,他立刻把府中三百私兵聚集在了一起,而在这个空档,建刚也换上了一身战斗服。

    “直接去逼李渊退位吧。”

    李世民的表情很狰狞,他深呼吸几口平复心情之后才对建刚说:“还没有与长孙无忌商量。”

    “恐怕等你商量的时候就人赃俱获了,放心吧。”建刚系紧了皮带:“有我在。”

    与此同时,李元吉当真去把这异常情况说了出去,不过他并没有告诉李渊而是直接说给了李建成听。

    “不过是一个美貌女子,去跟二郎说说,他说不定就让给你了。”

    “大哥!你听我说,那女子有古怪。敢问天下有哪个女子浑身杀气?据我所知,也就只有李靖的红拂女了,可那女子……更胜红拂女百倍、千倍,我只是与她相视几眼就已开始战栗!”

    “当真有如此女子?”

    李建成的表情狐疑,他能当上太子自然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心思细密的程度绝对在李世民之上。

    “当真!而且我看那女子跟那日在成年上将那妖僧打败的女子身形极为相似,我猜……”

    “不得胡猜!”

    李建成虽然这么说,但他的眉毛却拧成了一团,握着书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一刻都不得安宁。

    “大哥……”

    被这一声呼唤,李建成总算回过了魂,他转头看着李元吉:“当时李世民有什么异动?”

    “面色凝重。”

    “走!”李建成一拍桌子:“去找国师!”

    “现在?”

    “对,否则一切都晚了。”

    两个人各自带上了亲兵冲向了国师府,急匆匆的拍门而入之后,看到国师正坐在房间里摆弄着什么东西,他们不认得,只知道那东西表面莹莹亮,里头还有东西在动,同时还有声音传出。

    “国师!”李建成向他抱拳鞠躬:“李世民要反!”

    “哦?”国师眉头抬头,只是把平板电脑顺手放到了一边:“他要反?他有何能耐?”

    “今日元吉看到他与那日伤你的女贼在一起!”

    一听这个,国师立刻警惕了起来,别人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那天城墙上碰到的女人,性质跟他绝对差不多,肯定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且同样是能力者,能力还非常强,如果李世民跟她在一起,自己辛苦运营来的计划恐怕真的要泡汤了。

    “他们现在在哪?”

    “秦王府!”李元吉急匆匆的说道:“他们肯定回秦王府了。”

    “不。”李建成摆手,眯起眼睛严肃的说道:“大明宫,我太了解李世民了,他要逼宫!”

    国师点点头,走出去点上十数名僧兵,跟在李建成之后一路狂奔向了皇宫,虽然他能够更快的过去,但如果是他一个人的话,他其实并没有把握能解决掉建刚,所以他只好跟着这些身体被强化过的僧兵一起飞奔向前。

    而此刻,李世民已经是率兵来到了皇宫门前,甚至还没等上头的禁军反应过来,那重达千钧的城门就已经被建刚一脚踹了开来。

    一百身经百战的亲兵以最快的度控制了城门,接着一行人就这样一路高歌猛进的冲向了李渊的寝宫之内。

    其实这时候的五十多岁的李渊身体还是相当硬朗的,他这个时间点正在妃子身上来来回回的做运动,突然听到外头一阵嘈杂的声音,便气冲冲的喊来侍从:“外头怎么了?”

    这时,一个小太监哆哆嗦嗦的走了进来:“秦王殿下……杀进来了。”

    只是一句话,李渊顿时如坠冰窖,他匆匆穿上衣服,走到外头。皇宫禁卫的领是跟着他出生入死三十年的来伙计,看到李渊出来之后,他也没那么多礼数了,只是一抹头上的汗,愤恨的说道:“转眼之间,两千禁军都被斩杀殆尽!不知老二用了什么妖法。”

    李渊的手都在哆嗦,他咬着牙走向大殿,脚步都有些轻浮,嘴里不断的嘟囔着:“逆子……逆子……”

    而一路畅通的李世民现在心里也是不平静,刚才他看到了他的剑兰姑娘怎么横扫号称精锐之师的皇城禁军,这两千禁军曾经可是打得王世充三万人抱头鼠窜,但却在这女子的手下,两千人……不消片刻啊,哪怕是眨上一眨眼,都会有成片的禁军倒在地上哀嚎。

    虽然他明白,还有国师那一关没过,但从现在的情形来看,他恐怕已经是一只脚踏上皇位了,那么得了天下之后,这个女人怎么办则成为他现在最头疼的事情,如果她想要了自己的命,真的太简单了,而如果放任她,恐怕他这个皇帝也只能和李渊不相上下了,而这剑兰恐怕也会成为第二个妖僧。

    渐渐的,李世民带人已经逼近了大殿,隔着老远他就已经看到李渊正站在大殿门口,冷冷的看着他。

    “好儿子,朕的好儿子啊。”李渊一只手背在身后,满脸悲切:“我想天想地,都想不到你会反。”

    “父皇。”李世民走上前一步,单膝跪地:“你睁开眼看看这天下吧!那妖僧已经只手遮天了!您请安歇,让我来对付那妖僧。”

    李渊气得手直哆嗦,半晌没有说出一句话。可就在李世民要继续说话时,他的头顶上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我怎么就只手遮天了?秦王殿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