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二百三十三、夜一深就倍感孤独

二百三十三、夜一深就倍感孤独

 
    长安暂时回不去了,带着这两个残疾人只要出现在门口就会被围困,而且建刚也许能在国师的手下安然离开,但这两个家伙肯定是被秒杀的份。{{<(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所以她只好把他们拖上山,像猴爷当初在山里照顾她和叶菲那样照顾这两个残疾人。

    很多事情只有自己亲自上手去做了才知道其中的困难,当建刚面对一大堆草药还得仔细从资料库里辨认的时候才明白猴爷是个多么强大的人,他拥有的不止是力量的强大还有那近乎变态的知识量。

    她在熬药的时候坐在那里就在想如果现在猴爷在场会是怎么样,恐怕什么事都已经解决了吧,难怪那只老猴子总是一副信心百倍的样子,那种干什么都信手拈来的自然,真的不是一般人三年五载能够掌握的。

    曾经建刚仗着自己永垂不朽经常觉得猴爷也不过如此,而现在她真的觉得猴爷就是一座高山,自己什么都不用干,只要躲在他的羽翼之下就能躺着获得胜利的果实。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会有强烈的不甘,她不愿意就这么服输,而且还有一点……她真的很想在猴爷那证明自己的价值。

    因为叶菲做到了,她把外务整理的漂漂亮亮、张群做到了,他把内务料理的清清楚楚、幽不用说,她的能力毋庸置疑。而即使是后来的塔娜和迪亚都把自己的优势挥的淋漓尽致,塔娜的特务组织、迪亚的研机构等等,哪怕是小猴子的医务组。可是……唯独自己却什么也没干。

    存在感越来越稀薄,除了一身蛮力之外什么都干不成,脑子也转得不快,脾气还不好。这让建刚感觉到无比的沮丧,她知道猴爷不会赶他走,但难道自己就要以一个市店长的身份存在于一个组织结构都属顶级的集团之中?这说起来她都觉得无言以对。

    而这次的任务,她知道困难重重,但就因为憋着这股劲儿,所以她坚决不给猴爷求救信号,虽然她知道哪怕她一千次一万次那个家伙都会瞬间出现在他面前,除了调侃之外不会有半分责怪,但一个无能的自己是不能忍的。人……都是有自尊心的。

    所以为了这份自尊心她也必须完成这个任务并以此告诉所有人,她也是个优秀的特工而不是只是一家市的店长。

    在药熬好之后,她先是给朴力士的胳膊打了夹板,又给墨荀敷了药,然后还得想办法给他们弄点高热量的食物来补充体能。

    这倒不是难事,这个年代山上的野生动物还是挺多的,抓点野味根本不是个事,但要想弄得跟猴爷做的那么美味就不太可能了,不过这种时候谁在乎那个,有口吃的就已经相当可以了。

    抱着膝盖坐在已经清醒的朴力士对面,看着他面色苍白但一言不的样子,建刚一句话也没说。

    墨荀的伤很重,已经开始烧并且说胡话了,在现有的条件下,建刚已经把能做的都做了,唯一的就是看他的命数,如果天亮之前他能退烧,基本上就算是躲过一劫,而如果退不了烧,那么……他基本上就算是交代在这了。

    建刚身上最后一点应急的巧克力融化成浆糊灌进了墨荀的嘴里,剩下的就只能看他造化。

    朴力士的手断了,玄铁棒也断了。苦练几十年的功夫在人家面前不堪一击,这样的冲击对于一个自诩为高手的人其实是致命的,他现在要是去自杀都不是不能理解。

    “吃点吧,傻大个。”

    朴力士看了建刚一眼,然后居然像个孩子似的抽泣了起来,上了夹板的手虽然不能动,但却仍然努力的想用双手蒙住脸来掩盖自己的窘迫。

    建刚一言不,从山洞里走了出来,自己一个人坐在洞口仰望星空,把这悲伤的时刻留给那个老爷们自己去承受。

    不知道呆坐了多久,天边终于泛起了亮色,直至朝霞千里。

    建刚伸展了一下身体,从大石头上跳下,返回山洞,里头的朴力士正坐在那呆,而墨荀居然也已经醒来了,虽然看上去还是很虚弱,但看样子小命倒是保住了,他并没有像朴力士似的哭天抢地,反而费劲的在吃着建刚留在那的食物,努力的吃、努力的活。

    看到建刚进来,他居然还露出了一抹笑容,然后继续狼吞虎咽。

    建刚摇摇头,从背包里拿出水包递给他和朴力士:“想通了?”

    “是,想通了。”朴力士深深叹息:“只是心里有些难受。”

    墨荀没说话,只是接过水包咬开就喝……建刚都来不及阻止。

    “操,这是重复利用的,你给咬了……”建刚哭笑不得的站在那:“用一个少一个啊,鬼知道还要在这地方呆多久。”

    墨荀有些抱歉的看了她一眼,手上却没停下,一口一口吸干了水包,然后双手撑地,挪到角落,倚在岩壁上,胸口微微起伏。

    “知道么,你们两个算捡回一条命。”建刚背着手来回走着:“你们现在知道什么叫一山还有一山高了没?”

    墨荀看了建刚一会儿,轻轻说道:“大丈夫死则死矣,只是恨大仇未报。”

    “再大的仇也得量力啊,朋友。”建刚拂袖而去:“我去给你们弄药,乖乖在这别动。”

    而在建刚这料理两个残疾人的时候,在大明宫之中,李渊和几个儿子也在开个碰头会,聊的就是关于昨天城门上那个奇女子,也就是建刚。

    “二郎,那女子就是你说过的异人?”

    “是的,父皇。”李世民额头微微有汗,显得有些局促:“可二郎不知他和墨家妖孽是一伙的。”

    “他们不是一伙的。”

    “不是一伙的?”李世民吃惊的问道:“可她明明救走了那两个逆贼。”

    “若他们是一伙的,今天就该是建成登基的日子。”

    这话一说,李世民就清楚什么意思了。李渊看的倒是明白,昨天那个女贼一击可以把妖僧打得跪地吐血,要是有这能耐,再加上墨家的两个妖人,他要不交代在那才奇怪呢。

    “父皇,那妖僧不是已经身受重伤了吗?为何不趁着这个机会一举拿下。”

    对于李元吉话,李渊显得嗤之以鼻,倒是太子李建成笑道:“元吉,那妖僧可不是你我能对付的,昨日我试探过了,虽是重伤,但要想让他束手就擒恐怕……”

    李渊满意的看了一眼李建成:“建成,晚些时候带上礼物拜访一下国师,无论如何他对朕也有救命之恩。”

    “是。”

    李家三个儿子,李渊无疑最喜欢的就是李建成,而且相对来说李建成也是三个儿子里最有出息的那一个,老二虽然也不错,但性子太冲动且好大喜功,老三资质平平,不堪大用。

    对于这一点,李世民看在眼里,心里是相当不满的,但毕竟是父亲和大哥,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好站在旁边默不作声。

    其实吧,臭汉脏唐这事最早的开端大概就是李世民了,这家伙不管后人把他吹成什么样,说白了他骨子里就是个混蛋的操行,此刻他心里虽然不说话,但看着老爹和大哥那亲热劲儿之后,一股子怪念头就在他脑子里冉冉升起了。

    “必须找到那姑娘!”

    李世民是个聪明人,他之前就已经找过了,但建刚的销声匿迹让他也绝了望,而现在建刚不但再次出现,还是以这么强势的面貌出现,这一下可把他的火气重新撩了起来,脑子里那个邪恶的计划再次出炉。

    作为一个思维模式有些前的人,他根本就不在乎建刚的所作所为,满脑子就是想着找到她之后用什么样的措辞和条件把她留下来,甚至他都不觉得那两个墨家妖人刺杀李渊有什么错,可想而知李世民这人性……

    回到家里,他把自己的想法给媳妇长孙一说,长孙的眼珠子溜溜那么一转,就站到了他的身后开始给他按摩起来:“二郎,你说那两个妖人被国师打成了重伤?”

    “生死未卜。”

    “那就权当他们没死。”观音婢嬉笑一声:“你说,受伤之后没死,会怎样?”

    “寻医问药咯。”

    “寻医恐怕是不行了,现在长安城里风声鹤唳,谁敢收留这两人。但问药倒是简单了,只需要去各大医坊查查这两日谁购入了伤药,再顺藤摸瓜不就行了?”

    李世民一听,顿时一蹦三尺高,抱着媳妇就亲了一口:“我若为王,你必为后!”

    “二郎!可不能胡说!”

    被媳妇这么一提醒,李世民立刻也反应了过来,压低声音说道:“这事我不好经手,父皇受惊这几****要常伴左右。”

    “明白,我哥哥那可是个大闲人呢。”

    跟聪明人聊天就是畅快,李世民兴头一来,也不管是大白天的,抱着媳妇进房间就干了个爽,然后痛痛快快的离家回宫。

    而接下来长安城里可就热闹咯,但凡是医生都被拉出去审了一通,再经过严格的排查,终于在城郊的一处游医那得到了个消息,早上确实有位美貌女子采购了伤药,然后转眼就不知所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