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二百二十一、啥?你说啥?

二百二十一、啥?你说啥?

 
    建刚在大隋帝国的第二天,她已经换上了一身百姓的装束,看上去倒是有那么几分小家碧玉的味道。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但!她绝对不能张口说话,一旦说了话,什么小家碧玉什么迎风拂柳都是扯淡,满嘴污言秽语不说,还经常蹦出一些大逆不道的话来。

    “许三儿。”

    建刚遇见的小哥名叫许三儿,家里四兄妹他排行老三,这古代人起名字随便的很,特别是这种靠着下九流手艺过日子的老百姓,那名字更是叫一个随意,不过随意也有随意的好处,总比后头那帮非主流给自己取个乱码的名字还自以为那是燃烧青春来的好的多。

    听到建刚的呼唤,许三儿从外头撩开帘子走进来,手里还沾着茅草碎屑:“姑娘,有事?”

    “事倒是没事。”建刚折腾了一下腰上的袋子,那是感觉相当不舒服:“有什么吃的没?”

    “有倒是有,不过……恐怕是不合姑娘口味。”

    东西端出来,建刚根本都看不懂那是什么个东西,黑漆漆的还散着一股子酸味,根本是拿来喂猪恐怕猪都不肯吃,而且那硬邦邦的样子,怎么特么都看上去不像食物,倒像是猴爷钓鱼时候用来打窝的麸饼。

    “这东西能吃?”

    “这……倒是能吃,要是不急,姑娘倒不如等我把手上的几双草鞋收拾了,去集市上给姑娘换上碗馎饦。”

    建刚捂着额头:“算了,等你。我也得饿死了,你家媳妇是怀着呢吧?”

    许三儿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倒是有了,就是不知道男女。”

    “妈的,你这废物。”建刚从床上翻腾下来,在水缸便用随身携带牙膏牙刷开始刷牙:“老婆怀孕了就吃这玩意,亏还有人嫁给你,等会跟着老子,老子带你去弄点肉来吃吃。”

    建刚的风格那是相当的彪悍的,说到底当年这个姑娘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江洋大盗,要不是猴爷能耐高能把她给收了,她现在八成已经被塔城给逮回去做研究了,有恃无恐就是她的标配,她彪起来的时候连猴爷都不放在眼里的,毕竟死不掉这种事吧……对吧。

    许三儿哪见过这么彪的姑娘,当时就伸手想去拦她,虽然建刚这人身上诸多怪异,但是她真的和自己那不知去向的小妹长得有那么七八分相似,看着她就想到了小妹,所以不自觉的就对她格外照顾。

    “哎哟,姑奶奶。现在兵荒马乱的,又是妖星现世。能有口馎饦吃吃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你就别惹事了。”

    建刚撇撇嘴,眼珠子转了一圈,往水缸边的青石板上一坐:“兵荒马乱是什么个情况?”

    “唉……大业七年到现在,十八路反王就开始折腾,咱这大兴城已经改了姓李了。本来早就打算登基称帝,可适逢这妖星现世,妖魔鬼怪纷至沓来,要不是大兴城里有国师坐镇,恐怕早就生灵涂炭。”

    “****妈的妖魔鬼怪。”建刚往地上呸了一口:“等会啊,我查查看。现在是几几年?”

    “几几年?哦,大业十五年。”

    建刚拿出随身携带的掌上资料库噼啪噼啪的一通查,然后一拍脑门:“根本就没特么的大业十五年!”

    没错,历史资料上其实到大业十三年,隋帝国就差不多终止了,接下来的就是唐王朝,李渊当皇帝,在618年开始大业十四年到了头,成为武德元年了。而现在大业十五年本应该是武德二年。

    历史就在这里出现了分岔路口!

    而从许三儿的话里可以看出,改变历史的根源就在于这****的妖星现世,可惜建刚不是猴爷,她没办法去了解那妖星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不过可以肯定,这东西肯定造成这个世界时间线的不可预知的变化。

    先,李渊和历史轨迹一样占领的长安,但现在长安仍然叫做大兴,年号也没改、登基也没登,说是妖星现世不吉利,这是其一。其二,妖魔鬼怪是跟着妖星一起来的,这说明两者之间有必然的联系,那么建刚调查的起点就应该是这妖星。最后,有个所谓的国师,这个国师能够抗衡妖魔,保一方平安,说明这个人跟那个不明飞行物有着一定的联系。

    啊!建刚虽然的不聪明,但还是准确的找到了事情脉络,要想调查这里世界线的异常更改,先就要从妖星开始着手,可妖星嘛,建刚是上不去的,那么只有从了解内情的人身上着手,这个人是谁?国师啊!

    国师肯定不好见,建刚来之前可是恶补了一下常识性知识的,所以想要见到国师这个等级的,恐怕还真得好好经营一番。

    当然,如果是猴爷,他会怎么样?他当然是直接冲进皇宫,一脚把李渊从龙椅上拎起来,然后质问他国师去哪里了,这才是简单高效的做法。只不过这办法并不适用于建刚,因为她到底还是没有猴爷强力也没猴爷聪明的。

    “妈的,让我过来也不给我弄点钱,现在得饿肚子了。”

    建刚很气啊,虽然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但现在还饿着肚子呢,过来的时候也没弄点钱之类的东西,疏忽……疏忽啊。

    所以,她决定不管干什么,都得先把肚子填填,这才是最关键的事情,反正任务时间不定,想用多久完成都可以,毕竟时空管理局有个绝招就是时间回溯,哪怕她用三百年完成这个任务,到时候转悠一圈,还是什么都解决了。

    “许三儿,你给讲讲那些妖魔鬼怪都是些什么玩意。”

    许三儿老实人,也没在意建刚奇怪的举动和疯疯癫癫的自言自语,在听到问题之后,仔细想了想,然后脸色变得不太好看:“我倒是没亲眼见过,但听说那些妖魔手段残忍、性情暴躁,随着妖星出没,喜吃人!官府为了不让它们生事,常会抓些年轻的姑娘去祭那些个妖魔,我那小妹……”

    “妈的。”建刚手往青石板上一拍,青石板顿时炸裂开来:“还有王法吗?”

    徐三儿瞪大眼睛看着建刚的手,然后又看了看那五寸有余的青石板,嘴里倒吸一口凉气:“姑娘……你……”

    “天生神力不行啊?”

    “行行行。”徐三儿连连点头:“那……你先歇着,我去集上给你淘换些吃食。”

    “等等。”建刚从石板上跳下:“我跟你一起去。”

    “这……这有些不妥啊,姑娘。昨日妖星现世你也是看见了,今日必然有妖魔出现,官府又会抓些年轻姑娘了,你这……”

    建刚撇撇嘴:“老子怕他?老子程建刚这辈子除了那个王八蛋之外还真没怕过谁。”

    “程剑兰……好美的名字。”

    “是建刚。”

    “是啊,剑兰。”

    “操……”建刚骂了一声,口音导致误差,不过误差就误差吧,懒得纠正了,跟这么一个二愣子较真挺没劲的。

    虽然许三儿最后还是带着建刚出街了,但他仍然很是不放心,在他的唠叨攻势下,建刚只好换上了一套男装。这套男装还是许三儿媳妇给人做针线活时,一个公子哥的衣裳,后来不知道怎么了,那公子哥再也没来取,所以这套好衣裳自然也就便宜了建刚。

    不过这事吧,细思极恐啊……建刚一米五是众所周知的,她穿这套衣服刚刚好合适,也就是说这衣服的原主人也就是这个体格?

    “这怕是小明也穿越了吧?”

    建刚穿上一身白衣,腰上挂上红绸穗子,看上去倒也是个唇红齿白的俊俏小哥,连许三儿的媳妇都赞不绝口,觉得要是再高大威猛一点,那一定会成为这长安城里最俊俏的郎君。

    “老子就是矮!怎么了?”

    建刚不以为意,撇撇嘴就走了出去,而许三儿跟在后头就跟建刚的笑跟班似的,总之完全不如建刚有气场就对了。

    走上街,这里的景象跟想象中的繁华国度相去甚远,路上有些破烂,而且行人大多行色匆匆,还有一点就是根本见不着有年轻的姑娘,连雌性都少,大多还是一些四五十岁的老妪。

    啊,说到这个,这是建刚最不满意的一点,她今年二十七了。昨天在跟许三两口子聊天的时候才知道,这二十七岁在这里都快是奶奶辈的了,十二三成亲、十四五当娘是这个时代的常态,而建刚二十七还没尝过肉味的雏儿,一般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而且因为人均寿命短的一逼,所以四五十岁已经算是大娘级的存在了,要放到那边来说,四五十岁有些明星还在跟少女们争夺一席之地呢。

    至于集市上嘛,倒是还有几分热闹,都是些卖杂碎东西的小贩,什么布鞋草鞋、胭脂水粉之类的,对建刚来说还挺新鲜,但对许三来说却已经是习以为常。

    随便找了个空地,许三在地上铺一张布,把包里的草鞋布鞋和他老婆做的枕头、被套之类的东西往上一摆,这生意就算是做起来了,虽然一天赚不了几个钱,但保着一家老小的吃喝还是勉强能够的。

    但建刚就不一样了,他认为这种东西根本就没法活人好么,一天摆摊换上几碗饭,这追求也太低了点啊,这特么不是隋唐盛世么?不是应该人人绫罗绸缎、锦衣玉食么?这连饭都吃不饱是几个意思?

    这也亏了是建刚没文化,其实要换个人来这就能知道了,甭管什么两晋隋唐,就算一直到民国时期,吃饭都是中国人顶天的大事情,碰上好年景还行,要碰个灾年什么的,饿死人那是家常便饭,现代人不可想象的事情在旧社会不要太普遍。而且就算到民国,电视上展现出来的都是些什么少爷小姐的小资生活,穿着好看的民国衣裳在风景明媚的湖边谈个恋爱或者高举革命旗帜闹个事变,可实际上底层老百姓根本就不吃那一套,特么的饭都吃不饱好么,那些民国吹根本就是一群不学无术一辈子除了看电视就剩下吹牛逼的废物了。就民生而言,抛开国际生产力总体提升不说,1975年之后大概是中国有史以来民生最安稳的一段日子了。

    在街上逛吧,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因为胸太平了,愣是没有一个人现自己女扮男装,这自己那一头柔美的秀他们居然视而不见?还有穿上男装稍微画了点淡妆之后的盛世美颜他们居然也看不出来?卧槽,这简直不能忍!

    建刚走在路上恨不得见人就晃着他脑袋问“你能不能看出来我是女的”,但每次想干这种事的时候,看到那些人灰头土脸的样子也就虽然无味了。

    突然,她听到远处有人在哭,哭的还挺凄凉的。卧了个槽了,在那一刻建刚简直就是猴爷附体了,原本只想找点吃的的**瞬间被满腔的八卦热情给淹没了。二话不说,她立刻顺着这哭声窜了过去,热情高涨。

    大概走了有个两分钟吧,转过弯就看到一个女人跪坐在地上嚎哭,身上脏兮兮的,脸上也到处是淤青,看着像被人打了一顿扔在街上似的。

    建刚一看,这哪行啊!作为一个女权主义者,她怎么着都不见一个姑娘被人欺负啊,特别是这姑娘一看就是属于底层劳苦大众的长相。

    “嘿,姐姐。你哭啥。”

    别人都不愿意接近这女的,唯独建刚蹲在了她面前,虽然穿着男装,但一开口那女人调就把她身份暴露了,这一下这三十来岁的婶子可就来劲了,一把抱住建刚的腿开始嚎哭起来:“姑娘救救我家女儿吧……求求你了。”

    “哟?啥事?”

    “她被官府的人拉去给妖怪当祭品了……”

    “啥?你说啥?”

    建刚的火气顿时上来了:“你闺女多大?”

    “十四了。”

    “啥?你多大?”

    那妇人愕然一阵,但还是如实的回答道:“二十有六。”

    “妈的……比我还小一岁,女儿十四。”建刚捏着太阳穴:“头疼……那妹子,你女儿被抓哪去了?”

    这感觉好怪,建刚的心在滴血,她已经感觉自己在急的干瘪了……二十七了,到古代简直就是折磨啊啊啊啊啊。

    “被抓去了国师堂。”

    “国师堂?”建刚眉头一皱:“走,带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