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一九零、如风如雾、似钢似火。

一九零、如风如雾、似钢似火。

 
    “谁求情都没用,一礼拜禁闭。>  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猴爷低着头在桌子前画画,面对来者给小猴子和凤凰求情的要求,他连头都懒得抬,根本没有一丁点情理可讲,哪怕说情的人是张群和叶菲。

    “你家小猴知道你要关她,都快哭瞎了。差不多就行了,又没出事。”

    “等出事就晚了。”猴爷仍然没抬头:“再BB你俩一块给老子进去。”

    有什么办法呢,毕竟是面对不讲理的老猴儿,他连平时宠得不行的小猴子都给关小黑屋了,再折腾要不被他关进去那才是奇了怪呢。

    面面相觑之后,叶菲果断转移话题,凑到猴爷身边:“你画啥呢?我都看你忙一晚上了。”

    “这个?”猴爷把他的画拿起来张扬嘚瑟的晃了晃:“我打算从塔城分离出来,以后他们只有监理权没有控制权,你们觉得怎么样?”

    “想法挺好,可是能做到么?塔城不会把三大精锐兵团给你的,我们就一百来号人,能干什么?”叶菲撇撇嘴:“而且都是退役的。”

    “图样!图乃衣服!”猴爷把几张纸平摊在桌上,指着第一张:“这是我从资料库里调出来的资料。能力者其实一直存在,虽然数量极稀少,但仍然是存在的,而且在灵能者井喷之后,这些灵能者的数量仍然是跟着人口基数走。有记载以来第一个灵能者是埃及人,但之后随着时间的退役和人类的流动灵能者开始遍布世界,直到在一七六五年全世界都有了监管这些灵能者的部门和组织,也就有了真实的资料记载。这些灵能者的数量是随着人口基数而变化的,人口基数越大、产生灵能者的概率越大,而且虽然这些特殊能力会遗传,但到了第三代就已经微不可查,但紧接着就会出现一波新的灵能者。所以这里有个周期,隔代波峰,四十年前灵能者井喷,算起来现在已经到第三代了,那么我们即将迎来下一波的井喷。而即使是井喷,仍然是根据人口基数来走。那么印度和中国,你们选哪里?我肯定是选中国,环境、机制都要远胜于印度。”

    猴爷介绍完第一张图,紧接着又拿起第二张图:“这是塔城的关系结构图,你们看到了没有。其实塔城的关系结构是很特殊的,它从上到下的组织关系结构非常松散,七个轮值主席互相背后都站着人,都在扶持自己的势力,这就造成了上命不达、衔接不顺,势力确实是强,但是统筹方面简直就是狗屁不如。你们信不信,塔城其实早就被人渗透的跟筛子一样了,而且不光是这方面的问题,毛病一大堆。组织机构臃肿、条令不清、互相扯皮、效率低下,光是从上次鲸鲨查间谍就能看出来了,她都快变成毛人凤了,可结果呢?所以说,塔城也许现在看上去并没有什么问题,但应该过不了多久就要崩盘了,即将到来的世界间对话会让塔城崩溃掉。”

    叶菲和张群早就开始在旁边做笔记了,老猴在正经说话的时候,那绝对是很有料的,别看他整天都没啥正经人样子,但只有身边的几个人知道,这个家伙就没停止过学习,一直都在疯狂的进步着,但大部分人都直看到了他神经病的那一面并没有看到他偏执狂的这一面。

    “第三张图,是我对未来的构想,你们看一下。”猴爷把图递给张群:“我并不参与日常管理,只参加决议,尽可能保持自由度。你们也知道,我这人不习惯被人绑着,哪怕是被自己绑着也不爽,所以叶菲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你可能会成为这里的理事长或执行长。不过我觉得你当理事长比较合适,张群更适合当执行长。”

    “你这算是任人唯亲啊。”叶菲笑着,但胸口的起伏和放光的双眼都表现出她内心难以抑制的狂喜:“我可能做不来。”

    “学!”

    张群倒是简单,他现在已经成了个不会笑、不会哭、没有感情波动的帅哥,冷冷的往那一站,不怎么讲话,可只要一开口要不就是让人尴尬的问题要不就是言辞犀利的吐槽,他沉默一阵之后,缓缓开口:“人员、资金、装备,你什么都没有,要靠那些叔叔伯伯用养老金来养你吗?”

    “你说话真难听。”

    猴爷把第四张图拿出来:“我有个交换计划,我们负责给中央特勤培训人员,他们给我们提供补给,未来对其他世界的拓展,所得资源五五开。”

    “他们会同意?这是个空头支票。”

    “他们会同意的。”猴爷斩钉截铁的说道:“一个人口压力巨大、外部环境并不好的国家,比任何人都急迫的想要释放这种压力。为什么我不选印度,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印度并不急于去拓展自身。至于科技……我们一定落后于塔城的,但我们有魔法师。用魔法弥补一部分科技的差距,其余的慢慢展,当未来探索更多的世界,我们大可以跟塔城分头行动,甚至于暂时当他们的拓展支部都没有问题。至于你说的人员问题,我明确的告诉你,这绝对不是问题。”

    其实这还真不是什么问题,塔城的退役老特工全部都在这里,这些老特工也许不能再干几年了,但他们却有着无与伦比的经验和强大的实力。猴爷已经决定了,除了这些人之外,塔城其他的东西他什么都不要。

    这些人就好比是种子,他们中包含了几乎塔城所有机构的前辈,除了信号旗这个新成立的之外,其他的都有,甚至幽的授业恩师都蹲在这,这是多珍贵的资源啊。由这些人做教官,什么样的人训练不出来?

    “那建刚你什么时候打算放出来?”

    “得等鱼上钩了再说。”猴爷翘起二郎腿:“鱼一上钩,然后就要开始跟他们玩个好玩的游戏了。”

    猴爷提到的鱼,其中一条就是毓卿了。他现在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刚跟家里通了个电话,听到孩子咿咿呀呀叫的一声爸之后,他的心情更加沉重。

    作为一个资深特工,他总觉得这件事有些怪,但因为这几天他总是心不在焉的,并没有仔细留意什么,可那股子不寻常的气息却让他感觉很危险。

    先,建刚的招供就是一个大问题,虽然以建刚的脾气和她死不掉的特征,索性大包大揽也没什么问题,但供词上的东西却很不合理。别说还不是她卖的情报,就算是她干的,以她现在的等级和身份其实是接触不到太多塔城的绝密文件的,根据权限来说,在塔城中拥有最大阅读权限的除了七个轮值主席就剩下了猴爷,再往下可就是毓卿自己了。

    那份供词现在想来,几乎逐字逐句都是在针对他自己,仔细推敲一下就能现那东西与其说是一份供词不如说是对他的警告!

    还有就是猴爷的态度问题,毓卿现猴爷对待自己的态度有了明显的变化,语气、眼神、肢体动作都与以往不太一样,这需要极熟悉才有可能现的,而恰好毓卿和猴爷就是那么熟悉。

    完了。

    毓卿没由来的心头一冷,耳朵里一下子全是嗡嗡声,他知道自己应该是暴露了,至于为什么暴露的,他现在没有办法去思考了,从今天的架势来看,如果他不走……恐怕明天就走不了了。

    撩开被子,毓卿三两下就穿好了衣服,虽然急的额头直冒汗,但他的表情却始终保持着淡定。

    拉开宿舍门,他顺手夹了几份文件到腋下,像往常一样顺着走廊向外走去。明亮的回廊灯现在看来居然有几份阴冷,平坦的地面走上去仿佛也是凹凸不平。

    拉开第二扇门,距离出口只有不到十米了,毓卿深呼吸一口之后,慢慢的向外走去……

    “张秘书,这么晚去哪啊?”

    因为他的身份是猴爷的秘书,所以包括张群在内,大部分人都称呼他为张秘书,除了猴爷和建刚会叫他毓婷之外。

    “哦,我出去转转,在地底下不舒服。”

    “外头可不安全,老大说过了,要出去必须三人小队。”坐在角落里的张群没有任何嬉笑,完全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所以请回。”

    “我有能力保证自己的安全。”

    “我只是按照条例命令而已,请不要为难我。”张群虽然是这么说,但脸上却始终没有任何表情:“你也可以到头儿拿审批,他点头我立刻放行。”

    毓卿身上的汗已经把里头的衬衣打湿了,但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夹着文件笑着对张群说:“咱哥们弟兄谁不知道谁啊,别折腾了,我出去喘口气就回来。”

    “不见头儿的签名或者印鉴,一概不放行。”

    面对张群那张死人脸,毓卿终于忍不住了,他皱着眉头说道:“你好像没资格管我吧?”

    “我被授权了。”

    “别拿着鸡毛当令箭,我当你是朋友才跟你说一声。”毓卿冷哼道:“我要出去你挡得住?”

    张群没说话,只是摘掉了抑制器,冷冷的看着毓卿。

    “怎么?要动手?”

    “别说我不给你机会。”张群脸上居然露出了笑容,然后重新带回了抑制器:“你去吧。”

    “莫名其妙!”毓卿气愤的拂袖而去,在临走时还回头看了张群一眼:“你得记住,我的权限并不比你头儿低。”

    说完,他按下了出口电梯的按钮,站上去慢慢升到了地面。

    可这刚到地面,刚才还气势如虹的毓卿,瞬间就像一滩烂泥一样坐到了身旁的这大石头上,从口袋里掏出烟叼在嘴上,可打火机还不争气,啪啪啪好几下都打不着。

    “啪”一声脆响,火苗出现在他面前……

    他下意识抬头,现老猴儿就站在那,嘴上叼着烟,手上拿着打火机正在给他点着火:“这么晚跑出来啊?”

    “下头太闷了,跟睡墓地似的,上来透透气。”

    毓卿颤抖着歪过脑袋点上烟,坐在石头上魂不守舍的抽了几口,虽然他极力想保持镇定,但说话的时候却仍然带着微微的颤音。

    “毓婷啊。”

    “嗯?”这次他没有纠正猴爷的口误,就好像欣然接受了一样:“对了,你怎么也上来了?”

    “跟你一样,睡不着呗。”猴爷背着手,靠在一颗大树下:“毓婷啊,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处理建刚,烦。”

    “我觉得……我觉得冷处理比较好,分批次把接受审查的人放回去,建刚的事情暂时放一边,过不了多久就没人记起来了。我觉得这不是大事。”

    “这不是大事?那还有什么是大事啊。”猴爷叹了口气:“你也知道,我朋友不多,出了这事心里很不舒服。”

    毓卿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声,但却什么都不敢表示,只能尴尬的笑道:“毕竟是个不韵世事的小姑娘,有了这次教训以后就不会犯错了,给她个机会吧。”

    “是啊,我是可以给机会。可是谁知道还有没有下次,我打算让她走,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了。”

    毓卿抬头盯着猴爷的眼睛,现猴爷也正在看着自己,他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几次想说话却没能说出来。

    “好了,我回去睡觉了。”

    猴爷伸了个懒腰,轻轻笑了笑。可当他走到毓卿身边的时候,突然弯下腰凑在他耳边:“滚远一点,带上老婆孩子,直接消失。”

    说完,他背着手坐上电梯消失在了地面,只留下毓卿在原地几乎虚脱。

    “怎么样了?处理了?”

    叶菲迎上回到地下工事的猴爷,仰头看着他:“度挺快啊。”

    “我让他走了。”

    “什么?你让他走???你没毛病吧?”

    叶菲也急了,她着实是摸不透面前这个家伙到底在想什么,严丝合缝的计划,人证物证都有。可他居然让叛徒跑了?这是什么个意思?

    猴爷没有任何解释,只是拍了拍叶菲的脑袋:“明天给塔城个通告,把计划交上去,让他们派监理人过来。然后下午再个申明,说塔城最高级防御指挥官张毓卿变节,扣押他的家人。”

    “明天下午?那不是黄花菜都凉了?”

    “万事留一线,以后好相见。”猴爷哈哈大笑:“保不齐以后你们谁要落在他手里,也顾得个情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