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一百八十九、很好,这很随缘。

一百八十九、很好,这很随缘。

 
    迅如闪电、形如猛虎,具备了猫科动物的特征,但却要比任何猛兽来得更加迅捷有力。>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别人也许对这个人很陌生,但毓卿那是一点都不陌生,这个师弟的能力是锁定,但凡被他圈中的人,无论有什么能力、无论有什么技巧都无法躲避他的攻击,即使那种小说里才有的肉身硬抗天劫的人,只要被盯上了一概秒杀。

    所以,即便是宫廷排名第一的防御法师都无法在他那把普通的匕下存活,因为被锁定了。

    这种锁定非常邪门,它几乎不会被任何探查能力探查,甚至连精神力都无法被侦测到,他往那一站,即使是眼睁睁的看着他在,也同样会有一种面前什么都没有的错觉。

    可以说,他是天生的杀手,是毓卿的老师专门培养改造出来对付难缠对手的,毓卿承认自己如果正面战场上并不怕他,但如果他的目标是自己的话,自己无法躲避。

    同样,他现在已经对小猴子下手了,毓卿的距离太远,已经无法阻挡他的脚步了。喊?喊能有什么用,他的度过了音,而且过了好几倍,等声音传到他耳朵里的时候,小猴子早就已经被贯穿了心脏躺在地上睁着无助的眼睛了。

    就在这一刻,这么千分之一秒的时间里,毓卿的脑中出现了许多的剧情,想到了猴爷的暴怒、想到了他的雷霆手段吗,甚至想起了自己刚出生的孩子。

    也许……一旦被他怀疑的话,自己会被灭门吧。

    绝望,在一瞬间涌上了心头,但他也没有再往前走,只是站在远处,静静的等待着小猴子被自己的师弟击杀,心中默念了三声抱歉。

    可就在这个即将风雷突变的时刻,一个空酒瓶毫无偏斜的破空而去,直直的砸在了毓卿已经出手的师弟脑袋上。

    一声闷响、一声痛呼,那不可逆的攻击就这样的停了下来,毓卿的师弟被瓶子打飞了出去,满脸鲜血的滚到了地上,整个过程几乎肉眼无法看见。

    “你是什么人!”

    狂傲的小师弟从地上站起身,抹了一把额头上的鲜血,然后冷冷的看着那个向他投掷酒瓶的人,表情狰狞且扭曲。

    前方的小猴子和凤凰似乎并没有意识在自己身后的草坪上生了什么事,只看到一个男人站在那里,站在那个醉汉身侧二十米处,嘴里不断的说着什么,只不过因为距离太远而根本没办法听到对话的内容,再加上黑夜的缘故,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到底是经验不足,如果是现在在场的哪怕是叶菲,她也一定会进入防御状态,而小猴子她俩却仍然浑然不觉的坐在那聊一些女孩子家家的八卦。

    小猴子倒也罢了,毕竟是医疗队的,没有在这种场合里摸爬滚打过,但凤凰居然也没反应,毫无警觉性,明明猴爷已经再三告诫了。这智商,下半辈子基本告别手表了。

    毓卿没有上前,因为如果这个时候过去,他暴露的可能非常大,刚才那神来一酒瓶他可是看在眼里了,不偏不倚正中面门,角度还十分刁钻。虽然这瓶子的度相对于他师弟来说几乎跟精致一样,但那个预判简直让人避无可避,从毓卿的角度来看,刚才那一下就好像是他师弟用脸去撞酒瓶一样,看上去很蠢,然而他仔细分析了一下,如果换成自己的话,恐怕也很难躲开那莫名其妙的酒瓶。

    杀手没有废话,他在问了一句没有得到回答之后,立刻开始切换目标,把锁定者从小猴子换成了仍然躺在草地上出鼾声的醉汉。

    冷冷的对峙,毓卿其实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师弟会输……

    会输?在这个距离被锁定,没理由会输的。毓卿了解的,真的没理由会输,这是他师弟最完美的伏击距离,即使是神也躲不开这一下。

    果不其然,就在他心里在作着计算题的时候,他的师弟突然就动了起来,手上的匕在黑夜中没有反射出一丁点的光,那无声无息的攻击,即使在几十米外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们也毫无察觉。

    一击必中!这是他的能力,在这个距离上更是不可能被闪避或者格挡。可就在他接近那个醉汉身侧准备致命一击的时候,地上的醉汉突然弹了起来,身体以一种扭曲的角度窜向了刺杀者。

    “锁定!”

    毓卿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这个醉汉居然用出了和师弟同样的能力,同样的锁定、同样的度、同样的气息甚至是同样的角度。

    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没有,刺杀者和被刺杀者就完成了攻守互换,在错身的瞬间,毓卿清晰的看到师弟脸上错愕的表情。不过这个表情在下一秒就变成了痛苦和难以置信。

    醉汉仿佛只是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继续歪歪扭扭的倒在了草地上呼呼大睡,而那个信心满满的刺杀者却单膝跪倒在地,双目圆睁充血,一只手捂着胸口,嘴角、鼻孔、耳朵里都流出了殷红的鲜血,脸色像喝了一公斤砒霜。

    肋骨全断……毓卿准确的分析出了自己师弟的伤,但他已经不再关心所谓师弟的安危了,反而对那个稀里糊涂但犀利的一塌糊涂的醉汉产生了浓重的好奇。

    “那俩人干啥呢?”

    凤凰侧过头看着身后二十米已经大战过一场的两个人,眨巴着眼睛:“不会是打劫的吧?”

    “啊?那我们要不要报警啊?”小猴子眨巴着无知纯良的眼睛:“要不我们过去看看?”

    “不能去!”

    终于,小凤凰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离开开始警惕了起来,拽着小猴子站起来,目光注视着醉汉和半跪在地上的那个人,并以这个姿态拽住小猴子慢慢后退着,一直到退到人群之中才开始撒丫子狂奔。

    毓卿至此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默默的通过通讯器布道:“没有目标,正在前往下个地点。”

    张群的声音立刻传来:“了解,我也正前往下个地点。”

    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儿,毓卿背着手走到了自己已经无法起身的师弟面前,居高临下冷冷的看着他,不一言,然后就这么看了一会儿就自顾自的隐没在了黑暗中。

    他好奇,但他不能有任何异动,他不能在这种场合和师弟有任何的交集,哪怕是说上一句话,回去之后他都可能成为阶下囚。

    掉脑袋的……会掉脑袋的。老猴子绝对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他的实力足够无视那些暗杀者,但绝对不会对背叛者和欺诈者有半点情面。

    在毓卿离开时,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那个呼噜震天的醉汉并准确无误的记下了这个人的长相,微胖、满脸络腮胡、身穿破旧的衣裳、浑身馊臭味。

    从这些特征开来,他和任何一个拾荒者、无家可归者并没有太大的区别,然而他会是个普通的无家可归者?显然不可能!直接用同样的招数一击把老师视若珍宝的师弟打成重伤,这个人究竟会是谁?

    带着疑问,毓卿继续搜索小猴子去了,虽然他明明知道她们两个已经再归队的路上,但却仍然进行所谓的地毯式搜索。

    “你什么时候开始怀疑他的。”

    张群坐在公厕的顶上,旁边是吸着一瓶酸奶的猴爷,俩人坐在那看着毓卿离开的背影,轻声交谈。

    猴爷扔下瓶子,又从口袋里捞出一瓶插上习惯:“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等有空慢慢给你解释。”

    张群斜眼看了猴爷一眼:“这是厕所,麻烦你别吃东西了行么。”

    “我没吃啊。”猴爷三两口吸光一瓶哇哈哈:“我是喝。”

    “有区别么?”张群摇摇头,指着正在试图挣扎起身的刺杀者:“那个家伙怎么办?要不要灭掉他?”

    “有必要么?”猴爷伸了个懒腰:“你以为就他一个人?你好歹也看看谍战片啊,毓婷的那个老师可是个老狐狸,智商可高。他绝对不会把鸡蛋全放在一个篮子里的,毓婷只是他的棋子之一,甚至我觉得他是故意想让毓卿暴露的。”

    “何以见得?”

    张群说话一概很简单,没有太多的修辞语调,不会像猴爷那样说什么干什么都带着一股子浮夸风:“故意暴露对他有什么好处?”

    “谁知道呢。”猴爷耸耸肩,指着地上那个醉汉:“那个家伙我才是感兴趣的,我是顺着他的气息才过来的,没想到看到了这么一幕。”

    这世界上总有些东西不能用常理来揣测,即使是最最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有些时候也必须要用玄学来解释一些事情。

    草地上那个醉汉的气息不是别人,正是猴爷上次捡回家管他叫七号的那个家伙,可不管是从气质、身份、能力、外貌还是穿着打扮都已经换了一个人。

    要说是伪装吧,可哪里有人伪装能把自己一切特征都伪装掉的?除了气息一直以外,其他一切的东西都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这就让猴爷感觉不可思议了,根据他的分析,这个家伙恐怕不光能够拷贝模拟他人的能力,还能拷贝模拟他人的一切。

    也是难怪那天之后就再也找不到他了,因为这样的人如果不是缘分到了,想找他简直难如登天。

    不过让猴爷觉得奇怪的是,这家伙似乎对酒精有强烈的依赖,从第一次见到他开始,他似乎就一直在醉酒状态,但就是在醉酒状态居然还能准确的干掉一个无法评级但绝对强力的刺客,很讽刺呐。

    “你现在怎么打算?”

    “打算?”猴爷耸耸肩:“演戏演全套,总不能谁都知道要干什么唯独我蒙在鼓里吧。”

    刺客先生重伤,但到底是身子骨硬朗,没多一会儿居然还能自己站起来晃晃悠悠的离开,不过现在的精神头可比刚才那自信满满的样子差多了,猴爷估计除了有身体上的创伤还有心灵上的创伤。毕竟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有人用自己的四门六道把自己干趴下了,他八成会痛哭一场,然后去黄金城洗浴中心点六十九号技师……

    刺客走了、毓卿走了、小猴子走了、小凤也走了。可这醉汉却始终躺在那,好像这个世界跟他也没关系。

    这里没有了策划者、没有了执行者、没有了目标物也没有了添乱者,但他仍然和之前没有区别,这说明他同样对今晚的事情没有预想,绝非故意来救个人什么的。恐怕就是单纯的觉得那个家伙很烦,打扰到他睡觉而已……

    “如果让毓卿的小伙伴知道自己居然因为这样的理由被打趴下了,他应该会找根绳把自己给勒死吧。”

    猴爷调侃一句:“我们离那个家伙多少米?”

    “一百五十米,而且我用精神力隐形了,除了精神系的人,别人看不出来。这算是我跟一个法师学的招,很管用。”

    “用石头扔他。”

    “扔他?”

    “对,扔。”

    张群不知道猴爷又要搞什么,但既然他都话了,那就扔呗……

    一颗在厕所旁边不知道蹲点了多少年的石头飘飘忽忽的升了起来,也没人控制却像一颗炮弹似的****而出,直奔向一百五十米之外的那个醉汉。

    石头还在飞行中,醉汉微微仰起身子,身侧一块差不多大小的石头以同样的度却相反的方向冲了过来,直直的冲着张群就过来了。

    “松开你的石头。”

    那块飞过去的石头直直落地,飞来的石头也同样的落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能力?”张群满脸不可置信:“为什么我停下他也停下?”

    “神奇吧。”猴爷嘿嘿一笑:“这种能力我倒是听过一次,叫矢量操纵。力、力矩、线度、角度、位移、加度、动量、冲量、角动量、场强、度。都是他能够控制的,甚至更引申来说甚至连空间和能量他都能操控,当然他的复制能力和矢量控制能力是一种复合能力,还真是稀奇呢。”

    “你还挺博学,这么稀奇的人不带回去?”

    “带回去也留不住,到时候我自己来吧,收队。”

    -------

    我家老头第一次手术比较成功,如果复查没有现癌细胞的话,这事就算是过去了,谢谢大家的关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