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一百七十五、那些似曾相识的桥段总让人振奋人心。

一百七十五、那些似曾相识的桥段总让人振奋人心。

 
    总体来说吧,猴爷这个人是一种榴莲一般的生物。≧≥≧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真的,榴莲一般的,说椰子那样的都是抬举他了,椰子可不带着刺呐。没接触时,只看到它带刺的壳,特别扎手还特别硬。好吧,等稍微耐心一点剥开他的壳,紧接着绝对不是看到里头甜甜的汁,那股子扑面而来的男生宿舍的气息堪比公共厕所。

    大部分人到这,基本上就停下来。因为太臭了,闻着像闻屎,根本没多少人敢进一步的去了解他。

    但是啊,林子大了,真的是什么鸟都有。螃蟹那么丑都有人去吃它,榴莲这点屎味对于真的勇士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所以当愿意接近这个移动公厕的时候,他们突然会现——卧槽,这他妈不是幻觉吧,这个人居然是个暖男!

    真的,现在小凤就是这种感觉。她完全没想到这个恶贯满盈的东西居然会是个暖男,而且还是细致的那种暖男。

    怎么说呢,虽然他说脏话而且行为粗俗,但真的会照顾人,而且方方面面都能照顾到,有时候甚至都不用说出来,他就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还有,就是小凤一直把他定义为山贼土匪这个层次,但稍微一接触才现这个家伙居然满腹经纶好么,战国策、春秋、史记、论语、战争论、资本论等等等等,简直就是融会贯通、信手拈来。

    听他跟毓卿哥聊天的感觉,就好像是两个教授在讨论学术,这种感觉奇怪的……就好像看让子弹飞时现张麻子原来叫张牧之。分明张麻子才更适合他,但他却真实的是张牧之。

    “这个概念大概就是叫认知闭合需求了,我不是早就解释过了么,人在找不到答案的时候总是会把这些未知的知识归纳到自己已知的知识体系里。除非有人能给出一个值得信服的答案让这个未知圆满起来,即使这个答案是错的。”猴爷坐在马路边的护栏上和毓卿讨论神学:“我始终认为,所有一神教都是邪教或者具有邪教潜质的。这就是因为认知的闭合需求,这个唯一的神能给予人们答案,而大部分人不会去追寻这个答案是不是正确。”

    “嗯,我大概明白了。”毓卿点上烟:“这也就是世人皆愚的来源对吧。”

    “是的,因为有需求。就好像在证明打雷是因为云层摩擦造成的之前,全世界都以为是云上站着一个什么神,虽然名字不同,有的叫雷震子有的叫罚天使,但并没有什么卵区别。”

    小凤坐在旁边特意给她买的小马扎上,吸着一瓶酸奶,眼睛里全是问号。想想也是,她一个体校出来的特长生而且这么多年就没怎么好好念书的姑娘哪里能明白这种已经上升到社会学高度的对话。

    她唯一能寻求共鸣的大概就是身边算是同龄人的塔娜了,可她转头求助的时候,下巴差点给惊掉了,因为她现那个漂亮的小公主居然在认真的做笔记!做笔记啊!她居然一本正经的在用小本子记笔记,而且记的是那个大恶霸的笔记。

    “你……能听懂吗?”

    “能啊,我父皇曾经也说过类似的话,但并没有这么好懂。我要记下来记下来。”

    父皇……

    天呐,小凤虽然一直觉得这个娜娜有公主的气质,但她根本没想到她还真的张口闭口就是父皇了,而且这种不经意的搭话肯定不会是特意说的,绝对是顺口就说出来的,也就是说她要不平时在家就这么作,把自己当小公举似的活着。要么……她就是真的是小公举。

    “不,她不是公主。”毓卿突然拍了拍小凤的肩膀:“你不用多想了。”

    小凤眨巴着眼睛看了几眼塔娜,然后露出了迷之微笑……

    “她是女王,我们刚刚开拓的那个世界的至高王。”

    啊……

    脆弱的心顿时被刺激到了,小凤觉得世界对她不公平,真的。曾经以为自己具有能力已经是被老天爷眷顾的人了,可自从认识塔娜以来的几个小时,她的认知系统一次一次被摧毁。

    一个十八岁的女孩,不但长得漂亮,还有长腿和大胸。而且还他妈是个十级灵能者!十级啊!十级什么概念!!!刘大壮这个在塔城经过培训的才不过刚刚提升到了六级,这个小姑娘就已经十级了!现在又知道她居然还是个女王……其实公主还能接受,可她是女王唉,这么小小年纪的女王。

    “女……女王?”

    “其实我不喜欢当女王,而且我已经嫁给这个家伙啦。”塔娜笑眯眯的挽着猴爷的手:“就是他就是他。”

    猴爷一脸嫌弃的甩开塔娜并把她推开:“离我远点。”

    小凤挠着头:“你们结婚了吗?可是你们……都是分房睡的啊。”

    “哦,他平时都跟毓婷一起睡。”

    “是毓卿。”毓卿黑着脸:“你怎么好的不学。”

    而猴爷则揪起塔娜的耳朵,狞笑着说道:“你现在胆子大了,敢造我谣?”

    看着被揪得哎呦直叫唤的塔娜,小凤是越来越不明白这群人的关系了,不过可以肯定……女王大人似乎真的是很喜欢这个恶霸。

    其实嘛,猴爷让人带着出来转悠,无非就是吃吃玩玩,然后顺便探查一下那天跑掉的那个帅哥动向。那个能叫自己七号的家伙一天不找到,他一天就不得安生。再加上现在塔城都在折腾塔娜那个世界,在没有新门打开之前猴爷的日子恐怕会非常清闲,他甚至不用像叶菲建刚那样去执行普通任务。

    “建刚现在他们在哪?”猴爷冷不丁的问了一句:“会不会挂了?”

    毓卿拿出手机按了几下:“叶菲跟着幽去了日本,建刚跟着鲸鲨去了罗马尼亚,张群正在回来的路上。对了,五分钟前得到消息,银龙已经大致康复了,不过……”

    “嗯?”

    “具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过段时间他会到这里来接受最后的手术,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猴爷耸耸肩:“他那个狐狸小情人呢?”

    “消失了。”

    “消失了?”猴爷眼睛里冷光一闪。

    “是的,彻底消失了。”

    没有说更多的话,猴爷只是点点头,然后背着手,走了几步之后才突然回头说道:“彻查,还有那个凤凰呢?”

    “我……我在这……”小凤弱弱的仰起头。

    “不是你。”毓卿被逗乐了,然后对猴爷说:“在被星灵弄走之后,似乎当成囚犯关了起来,不过……星灵似乎对他的存在也是有意隐藏,这里头要是没有点不可告人的秘密那才是叫奇迹。”

    “那个什么一百三十三平行世界呢?”

    “顾问还在,他在帮助我们建造属于我们自己的防御体系,看的出来他们是真心实意想要帮我们。不过说起来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猴爷拍了拍毓卿的肩膀:“清醒的时候不肯说实话,就让他们在酒桌上说瞎话。”

    毓卿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你可坏。”

    猴爷只是打了个响指,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低头问小凤:“你是累了?”

    哦!这几个小时的交道,小凤已经摸清了猴爷的行事风格,千万不能客气!饿了就是饿了、渴了就是渴了、累了就是累了,千万不能瞎比装,一装就完蛋,他绝逼不会问第二遍的。不饿?那就晚点吃、不渴?那来吃点辣条、不累?走着!

    刚开始小凤就因为客气把自己给坑苦了,现在只要猴爷问她,她几乎都不用思考了,该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

    所以她不但累了还渴了还饿了,接着把自己所有需求都说了出来。

    “事儿还不少。”

    虽然话里透着各种嫌弃,但到底还是把该安排的安排好了,并找了一家人气十分火爆的大排档坐了下来。

    其实说起来,真正的装逼是什么?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去一次高档餐厅、开名车、戴名表、炫那几万几十万的富,而是明明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个可以只手遮天的人,但你仍然吃大排档、坐公车、逛地摊、蹲在街边吃面条,这种才是真正的装,为什么?因为老子乐意!没什么,就是老子乐意,你管我?

    按照常理来说,毓卿虽然不算什么富可敌国,但把五星级当快餐店也是没问题的,猴爷每个月光津贴就有二十多万,塔娜……塔娜就不提了,那个世界的矿产资源是有她的分红的,现在光是初步阶段,一个月的股份分红就达到了八千多万唉。说她是地球上最有钱的女人都不过份,而作为她的监护人,猴爷掌握着她所有的经济权利……

    只是如此有钱的猴爷,照样没日没夜蹭毓卿的,就这可让毓卿抱怨好长时间了,但猴爷压根不为所动。

    就是这么一票人,坐在人均消费大概四十块的大拍档里,跟着一堆苍蝇坐在一起吃着脏兮兮的小龙虾喝着啤酒……

    “你为什么不把上衣脱掉?”塔娜好奇的问猴爷,然后指着周围的人:“他们都光着膀子。”

    小凤显然不习惯这种地方,但也不好说什么,加上这地方口味还是挺不错的,所以她直接就把自己当成了人肉看板,一言不的……

    “我?我脱衣服?”

    猴爷笑了笑,没有继续说下去。而塔娜却不依不饶的问道:“是啊,你在家好像都一直穿着衣服呢,为什么?”

    这个问题怎么回答?猴爷身体上纵横交错的恐怖伤痕,如果脱下来让人看到的话,那可比纹身什么的吓人多了,所以这点自觉还是有的,猴爷几乎没有短裤更别提打赤膊了。

    “唉,你们知道在这种场合,最喜闻乐见的场面是什么吗?”

    毓卿懂事,他第一时间就把话题岔开,免得猴爷突然脾气,所以他选了最喜闻乐见的话题,一个所有人都会参与进来的话题。

    “是什么?”塔娜不懂行,她歪着头一脸纯真:“这里经常什么什么吗?”

    “酒鬼骚扰。”小凤快补位,从市井中来的她对这些东西还是挺熟悉的:“我就是因为被骚扰而觉醒的。”

    “然后杀人了?”

    “嗯……”小凤点点头:“然后就被特招了。”

    猴爷用手指敲了敲桌子:“所以,你看看你们。什么狗屁的中央特勤,里头都是些杀人犯、装逼犯和肆无忌惮的玩意,不知道天高地厚、只知道肆意妄为!”

    要是别人说的这么难听,小凤得翻脸。可猴爷……他说就说吧,虽然他不是中央特勤的直属领导,但他说什么都不会有人放个屁的,毕竟下午才刚听说他甚至还把法国第四特勤团给就地解散了,人家法国方面都不敢蹦出个屁。

    “我……我其实没想过的。”小凤低着头:“当时我才十五岁。”

    “为啥别人都不骚扰就骚扰你!肯定是你骚呗,小小年纪就那么骚,你还说你没错?”猴爷撇撇嘴:“所以你要承担一半的责任。”

    这种直男癌的言论简直不要太贱,毓卿都听不下去了,侧过脑袋朝小凤挤眉弄眼……不过这次小凤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笑呵呵的说:“十五岁,我还没育呢。”

    其实真实生活里,当有男性陪伴的时候,大部分女性都会是安全的,哪怕是最低劣的小混混也很难得去调戏有男伴的女性。因为这种事是真会出人命的,除非己方人多势众而那个女的又是倾国倾城,这才会出现不顾一切的流氓行为。

    所以猴爷始终认为小说里那种带着女伴出门就能被混混调戏然后男主角大威风把小混混打得满地找牙的剧情根本就是纯粹没事找事凑字数。又或者……男主角一行去的印度。

    他之前甚至为了印证这个剧情是否会真实生,他分别单独带了叶菲、建刚、迪亚、塔娜、幽都去了各种风评很差的场所。

    要说幽一脸凶没人敢惹、建刚腰上别着双节棍没人去惹,可迪亚、塔娜和叶菲呢?迪亚够漂亮了,没见过比他漂亮的,带着她不但没人调戏,反而有不少人请喝酒。塔娜一脸青春加清纯,带出去也没人调戏,最多的就是趁她上厕所的拍着猴爷肩膀说他老牛吃嫩草,叶菲……叶菲打扮一下是所有人里最骚气的,与生俱来的媚态让她看上去绝对是****中的战斗机,可就算是这样了,也最多有人朝她吹口哨而已……

    “所以,喜闻乐见的桥段并不那么容易生,我试过好多次了。”

    猴爷斩钉截铁的说。

    塔娜这个小姑娘倒是个喜欢惹事的,她眼珠子一转:“不如,我们等会去酒吧,你们装作不认识我们,怎么样?”

    猴爷嘿嘿一乐:“这敢情好!”

    “到时候我再猖狂一点!”

    “好说好说。”猴爷哈哈大笑:“就喜欢你这种懂事的。”

    毓卿在旁边捂着额头,小声对小凤说道:“他一无聊就这样。”

    “我看出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