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一百六十、一眼不见尽头

一百六十、一眼不见尽头

 
    核弹的威力的确骇人,不管是能复生都少次的死灵士兵都在一瞬间化为了骨粉,虽然魔法世界不讲科学,但化学性质的改变却让这些士兵怎么都无法再次投入战斗了。≯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再次集结士兵需要时间,所以四皇子所剩无几的部队挑了个隐蔽的地方就地休整。

    这是个主动进攻的好机会,但……地球联邦那边同样有了大麻烦,水源、食物大多被污染,大量平民被感染成为死灵疯狂袭击。所有的饮用水和生活用水都需要从门那头转运,这对现代军队这种十分依赖补给的部队简直就是噩梦,而且因为瘟疫的传播,已经有不少士兵出现了感染症状,狮子王城内所有的祭祀、主教,就算是塔娜女王都亲自上阵开始净化瘟疫。

    这段时间出征显然也是不理智的,所以两边也只能互相脏着……真的是互相脏。四皇子那头每天来一次瘟疫之雨,地球联邦扔凝固******和脏弹。

    什么叫互相伤害?这就是典型的互相伤害,瘟疫之雨胜在范围广、******胜在见效快,至于脏弹……这玩意直接把整个平原污染的寸草不生,活脱脱就是一片四地,连根毛都没有自然也就没有了亡灵生物的来源。

    四皇子似乎也因为这样而感染重病,但张庭玮这边也没好多少,现在就连吃饭都需要分批进入消毒室内才能摘下防生化服。

    但没有人有意见,上到指挥官下到普通士兵,每天唯一要警惕的就是周围的人会不会突然狂,这样提心吊胆的生活其实很压抑的。

    瘟疫之雨样本已经送回去做分析了,借着病毒之王残疾科学家直接从塔城坐着轮椅就赶了过来。

    作为gTRs病毒的亲爹,他对这种传染物的了解可以说是非常高深的,但即使是他也无法解析瘟疫之雨里的内容,既不像细菌也不像病毒,甚至连生物活性都没有。

    但作为使毒的高手,他倒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把军队和平民非正常战损给降了下来,方法简单的令人指……

    “塑料大棚是阻隔外部污染最高效也最便捷的方式,大棚两侧做出引水槽,把有毒物质集中在一起,阻止它继续污染土壤。”

    所以,临时基地里在一天之内就长满了巨大的白色塑料帐篷,塑料的稳定性让那些可以溶解有机物的瘟疫雨一点空子都钻不了,在里头虽然闷热了一点,但至少不至于变成死灵。

    而在之后,这个瘟疫使者居然和那些法师大主教搞在了一起,通宵通宵的折腾病毒,甚至把他自己研究出来的病毒拿出来跟人分享成果。

    这段相持阶段非常无聊,所有人都没什么收获,除了……这个残疾的法师,他不但在魔法的帮助下重新站了起来,还得到了瘟疫法师称号和头衔并成为了魔法师协会的荣誉会员……

    为什么说科学家在任何地方都显得很奇怪,原因大概就在这里了,在这帮子魔怔宅男的折腾下,属于他们的瘟疫士兵终于出炉了。他们的试验品是一头猪,然后用瘟疫之雨混合gTRs病毒轮番折腾,最后这头普通的用来烧烤的猪硬生生的被他们给折腾成了猪斯拉。不但具有高级智慧还同时拥有三千公斤的体重和狂躁的攻击性。

    猪中暴君隆重登场……而后来祭司用宁静术把这头猪的攻击性去除,再接着魔法师们轮流给它打上了魔法烙印,最后由主教加上了各种buff……

    反正这暴君猪在最后已经不是等闲高手能打赢的了,什么剑圣都是被它随便踹踹,唯一的缺点就是这东西吃的有点多,但好处是它喝污水、吃被污染的粮食完全没压力。

    所以,就连大主教都感叹,这样一个弃暗投明的圣兽就这样被用来处理垃圾,真的是让人心情有些沉重。

    当然,这些事情只能算相持阶段宅男们拿出来娱乐的产物,因为瘟疫之雨天天来,想出站根本做不到,所以这些士兵每天除了等着战斗命令之外,就只剩下坐在蔬菜大棚里勾搭姑娘还有去看望那头巨大的喜欢吃垃圾的猪……

    小动物姑娘对这些异世界的士兵还是比较有好感的,再加上这个世界的民风本身就比较开放,如果不是张庭玮下达了严格禁令,恐怕一大堆人都得在这留下孩子了。

    第十七天,两边开始脏人战术的第十七天,在蔬菜大棚里的人都感觉兴致缺缺,现在对付瘟疫之雨的方法越来越丰富,但始终没有更好的办法出去作战。而敌人那边也被脏的不行,如跗骨之蛆似的无人机昼夜不分的往下扔燃烧弹,通常晚上一波烧,早上的时候脚下的泥都变砖了,这让他们也是苦不堪言,每天都在转场,士兵从三十万到十万到三万到五千到三千再到十九个。

    然后又变成三十万……

    “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看着侦查画面上密密麻麻前进着的死灵士兵,张庭玮的头皮都有些麻,那些在屠城中被杀掉的百姓全都重新站了起来,它们顺着大路往前走着,而在他们的身后,仍然有数不清的亡灵士兵在朝这个方向赶来。

    从坟墓里、从战场上、从城市里,瘟疫之雨满世界下着,狮子王城也许能够抵御,但其他城市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再加上水源的污染,现在整个狮子王城以北所有的城市都被笼罩在了死亡的气息中。

    而因为这样,那无穷无尽的亡灵大军正像涨潮一样向狮子王城扑来。

    此时此刻,狮子王城就像一道屏障横亘在南北之间,北方已经是一片焦土,亡灵正在疯狂滋生,而南方是大皇子的地盘,那里相对来说比较安全,但如果一旦狮子王城失守,恐怕整个帝国都会成为亡灵的世界了。

    看上去地球联邦的防御起了效果,但只有知道真相的那几个人才知道,亡灵大军的前锋线在以每天三到四公里的度往前推进,一开始一百七十公里的距离到现在的一百一十公里,也许用不了几天,狮子王城就要直面浩瀚如海的亡灵大军了。

    “你玩过星际争霸没。”张庭玮坐在指挥室里苦笑着调侃:“我感觉到了人族打母巢之战时候面对密密麻麻虫群的绝望了,我不知道还能撑几天。我甚至不敢想如果和他们短兵相接之后的结果。”

    幽的表情冷清的很,她坐在那一动不动的闭目养神,听到张庭玮的话之后才微微睁开眼睛:“如果不是为了拖延时间,我们应该撤退。因为一旦把他们引到了老家,我们就成了全世界的罪人。一场瘟疫雨,恐怕以那边的人口密度,人类就八成要绝种了。”

    张庭玮点点头,他哪里不明白这种风险,但现在他已经没的选择了。没想到最开始所有人都认为搞笑的叶卡捷琳娜却成为了他们最后的退路。

    两亿五千万当量的核弹,应该能够摧毁一切吧。记得当初大伊万的影响范围半径大概在五百公里,虽然冲击波扩散不能简单的乘以装弹量,但但凡是摧毁范围能达到五百公里,目的就达到了。

    “你说,如果他真的回来了,能扭转战局么?”

    “能或者不能,但至少能给人希望。”幽说了等于没说,她有些疲倦的靠在椅子上:“他是不是让你制定过一个胜率百分百的作战方案?”

    “嗯?”

    “也就是说这次的事情,他自己也不清楚到底自己能不能挺过来,所以他才会给你下这样一个命令。当时你还抱怨过,而现在看来……你的计划切切实实是你自己在使用。”幽捏着太阳穴:“在大决战前,我会把重要的研究资料和有价值的研究对象都带走。如果你顶不住,就只能永别了。”

    张庭玮没说话,三个特工组织的价值非常高,全部耗在这根本是得不偿失,所以一旦狮子王城的第二道防线被突破,一部分人就要开始撤离了,但这些人绝对不包含张庭玮。所以幽的话很残忍也很现实,因为一旦溃败,张庭玮注定要战死在这里的,塔城没有指挥官逃跑的先例,任何时候都没有。

    “只能祈祷我们一路顺风咯。”

    在接下来的十几天里,亡灵大军依旧保持着每天推进一点的度在往狮子王城的方向进,虽然越是接近狮子王城经受的火力越是凶猛,最多的一天一共有三千五百架次的轰炸机和无人机对亡灵大军进行的无死角轰炸。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轰炸的作用越来越小,异界的科技虽然落后,但他们到底不是傻子,从开始站在原地被炸到后来稍微会躲一躲,到现在的散兵阵型分散列队,其实前后不过一个月的时间。

    这一个月,大概是这些地球士兵最难忘的一个月了,因为已经零星有突破外围亡灵士兵进入他们的视野了,虽然前后加起来不到十个而且被即刻消灭了,但这种心理压迫却是越来越厚重。

    看过丧尸电影的都知道,一旦在某个地方看过了一只或者两只丧尸,那么在不久的将来,丧尸群就一定会出现……

    从现第一个死灵士兵时,战备等级就一定达到了红色,所有武器都二十四小时有人值守,城墙上也是补下了层层防御,雷达、卫星和蓝光探测全部开启。

    悠哉的日子过去了,从平行世界运来的脉冲炮已经完全安装完毕,这种口径堪比巴黎大炮的巨炮,射只有七分钟一,但它的弹药却能打碎一颗小行星,所有另外一个世界的顾问称它为轨道清障跑。

    这东西就跟防空炮躺平了打步兵一样,是绝对丧心病狂的想法,但它却又无比适合打这种密集阵,基本上一炮弹出去,它飞行轨迹上的和周围的东西估计都没有生存的可能了,所以四门这种级大炮成为了城防的核心,它们分立在城墙的四个角,并在魔法师的帮助下镌刻上了破魔雕文,

    在四皇子那边,他其实也并不舒坦,在那次爆炸之后,他的身体越来越差,经常咳血,皮肤脱落之后也不再长出新的,手上背上大块裸露的肉让他天天被剧烈的疼痛折磨着,这几天甚至连起床的能力都没了,队伍的指挥权也莫名其妙的被交给了一个红的年轻人。

    那个年轻人他只见过两次,但他能感觉到那个家伙非常的强,强到自己绝对无法匹敌。而且他也不笨,在卧床的这些天里,他也算搞明白了,自己终究还是年轻,因为一时冲动和被仇恨蒙蔽导致他看不清眼前的现实。

    现在……他的权利被架空,自己重病在床,甚至也许命不久矣。这个时候要还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他真的白吃了这么多年的皇家饭。

    可再怎么样,现在悔恨都晚了。想着他父亲战死沙场的壮烈,四皇子甚至有种强烈的渴望,渴望着自己也能像父亲一样轰轰烈烈一把。

    这时,门被推开。外头走进一个被斗篷笼罩着的人,他手上端着一碗药水放在四皇子的床头,一言不的转身离开。

    “让我死。”

    四皇子出小声的呢喃,然而那个黑袍法师却只是呵呵笑着:“你还有用,不能死。”

    “让我死!!!”

    “哈哈哈哈。”

    伴随着一阵笑声,房间里又剩下了浑身上下渗透着绝望的四皇子。他眼神里的东西非常精彩,如果猴爷在这,一定会觉得非常高兴。真的,非常高兴。

    而在另外一间屋子里,那个莫名的没有理由画风还不一样的年轻人正在大雷霆,因为从头到尾他要找的人到现在还没有出现!那才是他的目标,而这些所谓的城池、权利对他来说就是狗屁,他所有的目标、所有的目的都是为了那个人,然而都到现在了,居然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都!没!有!

    这种感觉让他很不爽,那种知道对手在这里却又不知道去哪里的空虚真的很恼人,就像玩一个射击游戏,明明知道身边有人却不知道具体在哪里,那种不爽加不安……会让强迫症崩溃的,真的。

    “找!给我找!把这里给我翻过来也给我找出来!”

    “是……是的……”在别人面前趾高气扬的禁忌法师,在他的面前却满是谦卑:“我会努力的。”

    “三天,三天之后还没消息,我要你的命!你们的命!”

    -------------

    本来是想更两章的,但太累了。这段时间工作不太顺,人的精神也不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