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一百五十四、纵使千万凌云志。

一百五十四、纵使千万凌云志。

 
    先,活在梦里和像梦一样活着是有很大差别的。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比如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只手遮天、醉枕江山,哪怕在一个县级市也要活出朕即天下的魄力,一个民营企业总经理也可以随口喊出“我就是大局”这样的口号。这是什么?这就是活在梦里。

    在梦里头,人总是可以把自己的能力无限的扩大,然后用一种别人看起来很爽的姿态展示出来,而实际上真要这样的话,身在机关的下个月去秦城报道、身在商场的半年后回家捡破烂。所以活在梦里永远都只是活在梦里,不切实际、难以实现。

    而像梦一样活着虽然和活在梦里有许多共同点,但却有一个明显的界线来区别两者。那就是自知、自制。哪怕是权势滔天、哪怕是钱粮满仓也必须要保持一丝谨慎,一国之君也需要谦逊自知、手眼通天也需要婉转自制。

    猴爷够狂妄也够疯狂,在任何人眼里他都属于那种危险的疯子,这个疯子干出任何事其实都不可以被预料的。可事实上,只要是他处在清醒状态时,他明确的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什么时候不该说什么,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有些时候,一堆男人坐在一起的时候,总有人会问猴爷,说他身边那么多漂亮的姑娘,为什么他始终跟他们保持距离。

    这个问题其实挺毒辣的,活在梦里的人恨不得把全世界长相姣好的姑娘全上一边,就跟马步芳似的。但实际上,****其实是所有情感需求里层次非常低的一种,虽然被称之为原始本能,但它和吃饭喝水睡觉排泄这些本能之间还有非常大的区别,很多时候它甚至是一种可以被忽略的本能。

    虽然所谓天然吸引、生物本能理论被那些见天就闲的蛋疼四处撩妹约炮的移动生殖器奉为真理,但实际上这撑死也就是一种原始本能,压抑它其实并不困难,别说猴爷了,普通人也能够做到。

    当然,也许是因人而异,但感情可以有,激情能免就免。猴爷曾经就和叶菲讨论过这种事情,一切都在感情达到那个地步之后自然而然才是合理并且合乎逻辑的,虽然他是个疯子,但有些事情他还是非常有原则的。

    “起码,我不会看到女人就和床联想到一起。因为一旦到了床上,一切事情都会失去主动。身体捆绑这件事会造成非常多不必要的麻烦。”

    猴爷是这样说的,这句话看似绝情,但却让人细思极恐,他这句话里透出的价值观和爱情观简直可怕,绝对不像一个冲动的疯子说出来的,那冷静到冷酷的味道让人真的是寒毛直竖。

    完全的个人主义、完全的自由主义,真的想不到他居然会是一支军队的指挥官,也许塔城也考虑到了这一点,内政方面派了别人来接手,否则真不知道一段时间之后这支部队会混乱成一个什么样子。

    当然,他也不是毫无优点,至少毓卿可以肯定的说,猴爷是个非常可靠的朋友,也是个典型的强者。他虽然会揍人,但很少会杀死手无寸铁者,也不会对谁施加酷刑,这里有一部分源自于以前鱼龙的人格、一部分源自于现在他的高傲。而且他还是个比较可信的人,他不屑说话,也许为了好玩会吹吹牛,但在正儿八经的事上,他的话可信度非常高。

    不要指望他会主动去守护谁,就算是外星人突然降临开始毁灭地球,只要不招惹到他,他都不会挺身而出,但如果外星人在某件事上让他很不爽了,那他一定会把那些外星人打到渣都不剩下。

    他感觉无趣的事都不会做,所以他大部分时间都很慵懒,而且还非常任性,为了能在异世界玩手机,他强迫科学家们克服时空扰乱让军营里覆盖了iFi,为了能吃顿好的,他甚至会强迫营地的厨子给他上山打猎。

    就是这样一个任性的人,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却成了一群人的主心骨。

    怎么形容呢……在碰到危机的时候,只要看到他在身边,哪怕是坐在那吃点心、抽烟、扣鼻屎都会觉得安心无比。

    这种感觉……就好像小时候看西游记看到唐僧被抓走之后接着又看到孙悟空出现,或者玩一个团队游戏连跪十把之后看到了一个强力的、聪明的队友出现在了好友列表里。

    而现在,这根定海神针毫无预兆的躺下了,知道内情的人不过寥寥数人,就连塔娜公主都不知道他的具体情况。

    塔娜公主来的时候,猴爷躺在床上莫名其妙的睡着了,在外人看来他只是疲倦罢了,而直到小猴子来给他检查完之后,毓卿他们才知道猴爷的情况有多严重。

    虚空的侵蚀已经让他的体内出现了大量的癌细胞,已经遍布全身,说白了就是癌症晚期了,所有的器官都在衰竭,左肺已经失去了功能,肾脏也停摆了,要不是大脑仍然处于高度活跃状态,基本上就可以判定他已死亡了。

    这个消息对叶菲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小猴子在检查完之后也忍不住的哭了,坐在旁边抽着鼻子,毓卿则在门口一根一根的抽烟。

    建刚倒是没心没肺的吃着一根鸡腿,大大咧咧的说猴爷不可能出问题的,他这就是装病博同情并且呼吁大家不要上他的当。

    可当他的片子拍出来之后,身体里大面积的阴影和组织病变就算是建刚这样的半文盲都看出来了不对头。

    张群在这颗星球的另外一端,在接到这个消息之后,花了三个小时匆匆赶了回来。当现已经处于昏迷状态的猴爷时,他也只是靠在窗口没了主义。

    能力也许能干很多事,但绝对不可能挽留一个生命走到尽头的人,这是规则,这里除了猴爷自己触碰到了规则之力之外,其他人根本连边都摸不到,而且猴爷全身性魔免,魔法对他来说根本起不到效果,甚至不光是魔法,放化疗对他都起不到作用,甚至是激光刀这类的高科技都无可奈何。

    也就是说,猴爷……要完了。

    一个刚成立没多久的小队立刻处在分崩离析的边缘,而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第一个提到散伙的居然不是功利主义者叶菲,而是看上去呆萌讲义气的建刚。

    而背叛指数高到让人不敢信任的叶菲却成为了那个最伤心的人,她一整天什么都没干,就坐在猴爷的床边,握着他的手,以泪洗面。

    “其实死有什么不好呢。”建刚站在旁边抠着一根烤玉米:“死真的是一种解……”

    她的话还没说完,叶菲扬起巴掌就抽了过去,结结实实的甩在了建刚的脸上,像一头母狮子一样咆哮道:“滚!”

    建刚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叶菲。从小到大,叶菲几乎没有过脾气,更别提甩巴掌打人了,可刚才那么一瞬间,叶菲的样子居然变得有些可怕,可怕到建刚觉得她变得陌生了起来。

    “你们先别折腾了。”

    从另外一端,跨越了一万两千公里奔袭回来的张群头上仍然戴着抑制器,但这段时间的历练让他仿佛成熟了不少。

    “他的体质跟普通人不一样,现在还不到绝望的时候,你们自己先乱个什么劲儿?”

    建刚歪着头,嘁了一声:“其实不如就现在散伙好了,我继续去求死,你们爱干什么干什么。”

    “现在是说气话的时候吗?”张群眉头皱了起来:“你以为就你想过死?我之前比任何人都渴望死掉,可是现在我现死反而是逃避,你要逃到哪去?你能逃到哪去?”

    “那怎么办?没有他,我们就是一堆乌合之众。”

    建刚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没有猴爷的猴子小队,根本就不堪入目,一个刚成立几个月的小队,根本没有什么磨合和历练,这样的小队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拆散,各自分到别的小组里,各自成为一个新的小组。

    “他最喜欢的就是你。”叶菲红肿着眼睛,抬起头用怨恨的眼睛看了一眼建刚:“你对他就是这种态度吗?”

    建刚无话可说,推开门就走了出去。但在门口时却被毓卿给挡住了,毓卿没说一句话,就是不让走,建刚急的想动手,但却被同样戴金丝眼镜的文职人员给轻轻松松的扔回了房间,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到了傍晚,幽似乎也是知道了这件事,她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在了解到情况之后,作为老牌特工她居然也不知道这到底该怎么办。

    “这件事先压下来。张群,你带着他躲起来,我们对外就说他去另外一个帝国了,紧急任务。其他人必须如常,如果有战斗任务,我们还有毓卿,他足够应付了。千万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他的情况,否则……”幽顿了顿:“我们都要死。小猴子,你跟着张群一起照顾他。叶菲,你的身体也好的差不多了,重新穿上战斗服。程建刚,你给我像个样子,从现在开始你们都必须独当一面,要让人觉得我们是在执行他给的任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