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一百四十三、钩直饵咸,不好上钩。

一百四十三、钩直饵咸,不好上钩。

 
    夜色变得浓浓的,在异界摆摊的夜晚终于也要过去了。> 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猴爷现这个世界的月亮要比地球上大许多倍,站在月亮底下的感觉就跟微信开机画面似的,而且上半夜一个,下半夜还有一个。

    俩月亮看上去还挺漂亮的呢。

    猴爷四个人走在路上,嘻嘻哈哈的撒了一路欢声笑语,在问到小猴子怎么过来的时候,她骄傲仰起头说自己已经被选中成为了医疗队的先遣特派员之一,为前线的战士提供医疗服务。

    猴爷拍了拍她的脑袋以示鼓励。别看这小猴子其貌不扬,但她的能力真的是可怕,连猴爷的屏障都能穿透,用在杀人上绝对妥妥的一柄利刃而用在救人上也是一柄上好的手术刀。在医疗队里,几乎没有她搞不定的毛病,就算是绝症,她的能力还能用自己的穿透能力把癌细胞给分割出来,就好像她能把建刚身上的水分子剔除出来一样。

    不要小看医生,特别是外科医生,因为世界上最优秀的杀手都不一定有他们玩刀玩得溜,他们真想杀人,根本用不着计划的,而且还没有痕迹。

    开始猴爷真的想把小猴子改造成一个级杀手,但想想……她大概是猴爷唯一一个动了恻隐之心的姑娘,他在内心甚至还有一种守护小猴子心底的那份单纯的冲动。

    当然,建刚的不是单纯,建刚是真的蠢……不过蠢也有蠢的好处,至少萌啊!

    “左后方四十五度,一百二十米。”

    叶菲没头没脑的跟猴爷说了一句,然后继续听建刚在这个世界的所见所谓,猴爷倒是露出了笑容,小声问道:“没有装备都能这么准?”

    叶菲扬起胳膊:“生命探测仪,其实你已经知道了吧。”

    猴爷不置可否,只是捏了捏叶菲的屁股:“瘦了。”

    “当然啊,相思成灾啊。”

    “你又胡说,你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你想清楚再说。”

    叶菲的露出笑容,扭过头不再搭理猴爷,只是牵着建刚的手慢慢走在猴爷边上,面带笑容。建刚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感觉叶菲和猴爷之间怪怪的,当然叶菲怪怪的,猴爷也怪怪的,都是怪怪的。

    “你们知道吗,这个世界其实很有意思的,我们看到的还是很少,这里的战斗等级平均都在八级到九级之间,最高级能有十二三级,而地球上只有十级。”

    其实总有人觉得猴爷很酷,实际上他一点都不酷,他只是赖,像癞皮狗一样的赖。而且他还是个喜欢琐事、喜欢家常生活、喜欢占小便宜、喜欢调戏妇女、喜欢讨价还价、喜欢做饭、喜欢抽烟、喜欢看肥皂剧、喜欢吃垃圾食品、喜欢装逼、喜欢看热闹、喜欢玩游戏、喜欢看小说、喜欢买彩票、喜欢打架、喜欢做饭的人,抛开他的能力不谈,他也许是世界上最普通最平庸的男子一枚,有优点也有一身缺点。

    如果没有能力,他这样的人也许扔在人堆里都不出众,甚至很容易被那些高富帅秒杀。但他是猴爷,他有得天独厚的能力,他有异于常人的生活经历,他有值得让他构建的未来和值得让他重建的过去。

    他觉得自己是坏人,大部分人也都认为他是个坏人。但这又怎么样呢,最终他还是走上了为了保护什么而战斗的路。

    人就是这么矛盾,即使是像神一样吕梵磊也充满了矛盾。可能人一辈子总是难以避免成为自己讨厌的那个人,总之他现在都觉得自己的生活已经开始偏离的他希望的轨道。

    可……这又怎么样呢。

    “你在想啥呢,凑撒比,你踩我好几下了。”建刚骂骂咧咧的嘟囔着:“走路给我长点眼睛。”

    猴爷低下头,看着气呼呼的建刚:“我在想,我为什么要保护你们。我也在想,如果有一天我无法保护你们了,你们会怎么对我。我还在想,你们到底值得不值得我来保护。你、叶菲、张群、小猴子,还有毓婷和……整个世界。”

    “是毓卿。”

    一个影子从猴爷身边出现,然后渐渐成型,毓婷像幽灵一般的出现在猴爷面前:“在下毓卿,有何贵干。”

    “你看,我在想,包括这个说相声的在内,你们到底值得不值得我去保护。”

    “我一直反复的拷问自己,你们这些拖油瓶到底值得不值得我保护,我很迷茫。但在迷茫的时候,我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

    猴爷突然停住了,手突然伸向旁边,只听叮的一声,他手中紧紧握住了一根飞向叶菲的飞镖状的暗器,然后露出了一个阴森森的笑容。

    “值得。”

    他说完之后和毓卿对视一眼、相视一笑,接着两个人嗖嗖就消失了,然后身后就传来了声声绝望的惨叫。

    而叶菲站在原地已经泪流满面,这神神叨叨的话,在别人看来可能只是一个人的呓语,不浪漫也不煽情。

    但从这个家伙嘴里说出来却带着一股子铿锵的确定,即使不浪漫也不煽情,但确实世界上最动人的情话。

    甚至连建刚这个准同性恋都被猴爷刚才冷不丁的男友力给震慑住了,捂着胸口站在那深呼吸。

    “卧槽卧槽,他是犯病了吧,突然那么帅是要死啦。”

    叶菲微笑着擦掉眼泪,转身看着黑漆漆的夜晚,然后慢慢伸出手:“外部战斗装置,启动。”

    “不可以!你的身体还不行!”

    “放心,我是最优秀的幽灵。”

    但正在这时,一只带血的手按在了她的手腕上,叶菲仰起头,看到的是杀神一般的猴爷,他身上的血腥气足够把人熏个跟头。

    “你不是对手,毓婷会保护你们离开。”

    “我留下陪你。”建刚自告奋勇的站出来:“老子打死他们。”

    “保护叶菲和小猴子,这是命令。”

    猴爷的命令不容违抗,建刚只好悻悻的带着有些不甘心的叶菲快撤离战场,而猴爷的双眼在他们走后,瞬间就变成了血红的颜色,他的脸上有一道伤口,虽然很浅就像被拉链划了一下似的,但的确是让他感觉到了疼痛。

    “毓婷。”

    “是毓卿。”毓卿嗖的一声出现在猴爷身侧,两个人呈一种交错的站位,他手中握着两柄匕:“人数还真不少,目标好像是你唉。”

    猴爷摘下眼镜,舔了舔嘴唇上溅射到的鲜血,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目光直视前方。

    一个全身被轻盔覆盖的人出现在他的正前方,他的背后背着一柄入鞘的长刀,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双如鹰隼般的眼睛。

    “对不起。”猴爷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对着那人笑着说道。

    “现在说对不起,是不是有些早。”

    “我是跟我的脸说的,因为我的大意轻敌让他受伤了,这让靠脸吃饭的我怎么混下去。”

    “狂妄!异乡人,我很抱歉,唯一能弥补我歉意的事情,就是给你留下全尸。“

    猴爷开始笑了,从嗓子眼里出的呵呵其实和打心眼里出的鄙视没有什么不同,他摊开手,把实力不足的毓卿推到一边,然后用一种狰狞的表情看着对面的人:“你们一起来吧。”

    而与此同时,在宴会之后心情大好的狮子王身边的使唤人突然急匆匆的跑进了狮子王的寝室里,凑在刚搂着妃子准备入睡的狮子王耳边小声说了一句。

    “什么!”

    狮子王从床上弹了起来,满脸暴怒:“他们居然如此大胆!”

    “陛下息怒。”

    “如果使者被杀,你知道代表着什么吗?”

    “陛下,公主说使者的实力不在您之下。”

    “可他面对的是剑圣,四个大剑圣!快,我亲自过去。召集所有侍卫长。”

    狮子王的人马连夜的从皇城里出,他的皇城里也有几位剑圣和大魔法师,这些压箱底的家伙被他一次性全部带了出去,以最快的度奔向猴爷被袭击的位置。

    虽然狮子王的人手充足,但他心里却是没有底,因为他得到情报的时候,说明袭击已经开始,也许使者是个高手,但没有人能同时面对四个剑圣,哪怕是塔娜的放逐都会被硬生生的砍破。所以在狮子王的心里,猴爷大概是死定了,而他之所以还要亲自出马,就是为了先现猴爷的尸体,然后再找到凶手,至少这样自己还能够找到谈判的资本。要知道现在对方的人还在皇城内,如果真的在这期间使者被暗杀,重燃战火的可能性非常之高。

    而正在他们疾驰而来的时候,猴爷的脚下已经躺了三个所谓的剑圣了,剩下的一个,也就是刚才屁话最多的那个,已经被猴爷逼到了绝路。

    作为一个剑圣,不管是历练时,还是这些年江湖飘摇,自认什么样的人都见识过了,但今天他真的无法相信世界上还会有这样的人存在,全世界一共才那么几十个,而算上大魔法师在内也不过区区百人,谁强谁弱虽然大家心里都知道,但能一瞬间解决三个剑圣的人,真的是闻所未闻。

    猴爷眼神涣散,木讷的甩着手上的鲜血,然后慢慢的逼近已经有些脚软的剑圣。这剑圣大人吧,真的是有些无可奈何,他的度是所有剑圣里最快的,号称疾风剑圣。他全前进时,带起的音浪连房子都能坍塌,但却根本无法躲过面前这个怪物的堵截,无论他用什么方式试图放弃尊严的逃跑,都会在下一秒钟被捏住脖子扔回原地。

    就好像……一只猫在戏耍老鼠。

    “跑。”

    猴爷伸出舌头舔了一口已经被鲜血浸透的左手,然后冷冷的对疾风剑圣说了一句。

    到底是剑圣,他对战场的把握十分准确,在猴爷说完的一瞬间,他拼尽吃奶的劲,像一阵狂风似的呼啸而出。

    在这么生死一线的时刻,他感觉到自己居然突破了,突破了那个一直束缚着他的瓶颈。在半空中的时候,他感觉到了风的气息,感觉到了月光的精华。

    虽然心头狂喜,但此刻根本不是庆祝的时候,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快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他回头看了一眼,现身后已经没人了,这让他重重的舒了一口气,逃跑的度也慢了下来。

    可就在他以为安全的时候,一双脚丫子直直的踩在了他的肩膀上,突如其来的冲击让他直直坠向地面。

    就像流星坠地,他的坠落带出了一丛蓬勃的泥土,在月光下像鲜花般绽放。

    脊椎可能是断了,他感觉到钻心的疼了一阵,然后就再也没有了感觉,身子手脚都不听使唤了,唯一能动的只有眼睛。

    他看到一个影子轻佻的跃到他前方五米的地方,然后轻轻转身,露出了那张让他心惊胆颤的脸。

    “你刚才说什么?”

    猴爷蹲在他的面前,而剑圣大人躺在地上,看到离他不远的地方还有三具尸体,正是跟他同来的其他三个剑圣。他终于绝望了,那么久的奔袭,被人一脚踹回了原地……

    “我问你,刚才说什么。”

    被拎起来也无法感觉疼痛了,剑圣大人感觉自己的生命正在流失着,也许再也看不到美丽的朝阳了吧,他突然想到如果自己把名字改成朝阳剑圣会不会更好?不过现在没有什么意义了,生命之花已经败落,无可挽救。

    猴爷冷冷一笑,用手拍了拍他的脸:“下辈子,别这么狂。”

    而就在他捏碎疾风剑圣的天灵感时,就跟警察叔叔一样姗姗来迟的狮子王正好看到这一幕,以及散落一地的尸体……

    在经过身边几个剑圣的辨认之后,他现这里躺着四个剑圣、一个大魔法师,还有一堆高级刺客……

    而他们的对手,只有那个正在用饮用水洗手的使者。

    扪心自问……自己肯定是不能够做到这一步的,巅峰时候面对一两个剑圣也许还能全身而退,而现在……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你到底有多强?”狮子王来到猴爷面前,上下打量了浑身鲜血的猴爷一圈,声音有些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