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一三八、不但是牧师,还特么是个暗牧。

一三八、不但是牧师,还特么是个暗牧。

 
    四周围颜色开始变得暗淡,这种情况在地球上倒也是有,不过只存在于实验室里,叫做异步空间位移,身在这个圈里的时候,时间流和外头不一样,虽然景物一样,但因为时间的流不同,所以外头的人是看不到这里也无法进来,里头的人同样也无法出去,并且身在里头的时候也是无法看到外面的情况。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具体就像隔着一层浴室里的毛玻璃,虽然能看到人影在晃动,但具体是十**岁的小姑娘还是六七十岁的老奶奶就不得而知了。

    要突破这个空间位移,只需要静静的等待施法持续时间过去或者干掉施术者就行。但显然人家是有备而来,肯定不可能轻易的让人找到他的位置。至于等待持续时间过去这种事,猴爷相信肯定是不会那么轻而易举的就让他们背靠背的等在里头的。

    “我可没有战斗力哦,公主殿下要保护我。”

    猴爷点上烟,眯起眼睛扫了一圈周围的环境,然后从口袋里拿出眼睛盒,从里头掏出他的金丝框近视眼镜戴在了鼻梁上:“看,我只是个文质彬彬的文职人员。”

    公主殿下被他给气笑了,刚才那一抓的能耐可不像一个文职人员能干出来的,要知道那个被他像捏小鸡一样捏死在手里的此刻可是标准级以上的刺客,虽然身体强度不高,但度已经不是人眼能够捕捉的了,就连皇家聘请的刺客顾问也不过是高级的刺客,那已经是非常高级的存在了,虽然刺客的能力要普遍低于战士,但却也没听说过哪个战士能一只手捏死标准级刺客,就连狮子王都无法做到。

    可现在这个刚刚展现出越狮子王能力的男人居然说自己是文职人员,反而让自己一个大祭司展开战斗,这不是搞笑吗?祭司就是应该站在后头给战士加血加状态啊,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祭司都会被战士娶回家的原因,毕竟加血加血,加着加着就有感情了,哪里听说过大战士在旁边看戏,让一个祭司出手的?

    不过人家是客人而且还是使节,既然他说是文职人员那就是文职人员吧,毕竟塔娜公主认为她的能力还是可以应付这突如其来的袭击的。

    召唤出暗影魔之后,猴爷居然坐在了一个装废物的盒子上,翘着二郎腿抽起了烟,好像这个世界都他没关系。

    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心情!才能让他在这种时候如此悠闲,那副满身剑气的样子,让塔娜公主恨不得把魔杖塞进他的鼻孔里上下给他通通气。

    忽然间,公主的暗影魔出了尖锐的叫声,这嗓子喊得人心底毛,但塔娜公主却从容不迫回过身用魔杖指向后方并在没有看到任何人的情况下爆出了一道紫黑色的光团。

    光团爆炸,一个人影重重的被抛飞了出去,撞在墙上出闷哼,但还没等落地就已经再次消失不见了。

    而这时,一道寒光伴随着一个旋转着冰球快的砸在了公主殿下的后背上,冰团和她接触的不为亮起了金灿灿的光,这些光碎裂一地后,冰球也消散无踪。

    虽然刚才那一击被圣盾抵挡,没有让公主受到严重的伤害,但巨大的冲击力也让她往前踉跄了几步,双眼黑、一口气差点没能顺上来。

    不过好在她从小就开始接受训练,这些疼痛并没有让她叫苦不迭,反倒开始重新试图找主动权。一圈一圈的魔法被她释放在自己身上,最后使她整个人都变成紫黑色半透明的样子,身上还冒着魔法蒸汽,样子倒是有些可怕,不过却意外的很强。

    公主殿下警惕的观察着四周,时不时用手泼洒一些奇怪的法术,在她泼洒完之后,猴爷居然在周围看到了影影绰绰正围着他们打转的人,人数不多,大概五六个。从他们的装扮上可以看出,这些人刚才都是隐藏在那些赶集的人群里一路跟随到这里的,这些人明显是有预谋、有计划而且有组织的,这整齐划一的样子,绝对不可能是临时凑在一起的杂牌军。

    塔娜公主不是吃素的,她盯上一个之后,手上轻轻下压,一只新的暗影魔突然从地底窜出,拉住了一个潜行的刺客的双腿,而因为暗影魔的关系,那个刺客也在一瞬间现出了身形。

    就是这么千钧一的时刻,塔娜公主突然快的念出一段咒语,接着刺客的身上从里往外爆出一阵暗色光晕,接着他痛苦的捂住脑袋跪倒在地上,出充满恐惧的嚎叫,表情狰狞、双目圆睁,嘴角流出白沫,鼻孔里也躺出了淡红色的血水。

    “卧槽……不光是个牧狗,还是个暗牧狗。”猴爷抬起眼睛看了一眼:“公主,屁股屁股。”

    塔娜被猴爷提醒时已经感觉到了身后魔法的气息,但此刻已经来不及回头应对了,不过她并未慌张,嗖嗖往前走了两步,身体突然缩小成了一个半透明的团团,接着那个炙热的火球打在这个球球上炸裂开来,温度把地面的石板烧得通红,但那个球球却好像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她这一手自我放逐着实漂亮,虽然不能动也不能说话,但却能隔绝一切的攻击,这样一来所有人的目标都盯在了猴爷身上。

    一时间集火目标转向了猴爷,这让猴爷这个戴着金丝眼镜的文职人员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用这个世界的语言高喊道:“我就是个文职人员!别杀我,公主殿下马上冷却好了,你们快去!快去啊!”

    但刺客又不是说相声的,哪里会理会他的胡言乱语,四五个人加一个魔法就直奔向猴爷而去了。

    刚才同伴被捏死的事情其实已经告诉这些人——这个号称文职人员的家伙绝对是个高阶战士,所以趁着塔娜公主把自己封起来的时候,转集火秒掉这个高爆的战士才是最好的处理方法。

    猴爷站起来一步一步往后走,一边走一边摆手说:“不要……不要过来了,我就是个文职人员啊,求你们了,不要过来,公主在那边。”

    此刻哪里会听他的话,仍然一步一步朝着猴爷包抄了过去。但突然离开猴爷最近的那个人毫无预兆的就倒了下去,额头上多了一个黑的小孔。

    而这时,他们才反应过来,周围的异步屏障早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被破掉了,他们身边多出了一个……不,两个人,一个女孩手上拎着一个已经昏迷的魔法师,而那个魔法师正是一直在维持屏障的那一个。

    “卧槽,谁让你们来的?你们来了我怎么耍酷。”

    猴爷抱着胳膊不满的看着建刚:“真是没意思。”

    “是啊是啊,没让你装B成功真是抱歉。”建刚随手一扬,把那个魔法师重重的抛了出去,撞在墙上之后,那个魔法师就像一块烂肉似的掉在地上,没有了呼吸。

    刺客们见状,立刻转头就跑,没有任何恋战的意思,但此刻巷子口却被两只暗影魔堵住了去路,外头还有皇家侍卫布置了禁魔屏障。

    屏障撑开之后,几个此刻相继显形,这时候他们才知道自己进了圈套,但现在也没办法了,唯独的办法就是放手一搏,如果能杀掉大使也算是任务完成。

    所以,在逃跑无望之后,他们突然咬碎了嘴里一直含着的药丸,这种药丸在咬碎之后的短短几秒钟时间里,他们的力量和度都呈几何数往上翻,但从他们已经看不到眼白的双眼中可以看出来,这帮人正在用生命开大……

    剩下的几个人,没有任何犹豫,直奔向了站在那的猴爷身边,被微光处理的匕带着破空声从多个不同的角度刺向猴爷的心脏。

    随后赶来的皇家卫士长看到这一幕之后,已经知道自己来不及阻止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使节先生即将死在帝都的街道上,他甚至当时已经打算抽出武器来自刎谢罪,毕竟这样的行为会导致帝国陷入战争之中,他作为城防卫士长没能及时现这场行刺已经是死罪了,而且被刺杀的对象是大使和公主,这个罪名会让他一家人都受到牵连的。

    可就在他绝望的像自杀时,远处的使节大人突然高高扬起了一只手并握紧了拳头。

    在他握拳的瞬间,十二到亮眼的光束纵横交错的射了下来,就像在他的身边织了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几乎在同时,每一个刺客的身上都出现了一个大的可怕而且还在燃烧着的孔洞,几乎所有的要害部位都被打了个通透,尸体在借着惯性往前再冲了几步才慢慢倒下。

    接着,就在城防军和皇家卫队惊愕的目光下,十几个穿着打扮在他们看来非常怪异但非常帅气的女孩,从他身后的屋顶顺着一根细丝滑了下来,手里拿着造型奇怪的武器,脸上戴着会光的面罩。

    她们站在大使的身后,以分散但高度警戒的姿势环绕在猴爷身边,她们面罩上闪烁着危险的光,哪怕是皇家卫队里的人都不被允许接近,只要是想接近警戒范围的人都会被用枪指着脑袋并被强行逼退。

    塔娜公主殿下这时也已经恢复,她站在那里歪着头看着一脸痞气的猴爷,突然现一贯聪慧的她根本看不懂面前这个人了。他简直就是个迷一样的存在,好像他什么都知道似的,而且就算刚才走散的那两个人居然都是他安排好的,这个袭击对他来说根本没有意义。而他刚才在那眼巴巴看自己打来打去完全是恶意的,故意要看笑话的!

    “你……”塔娜公主走上前时并没有被幽灵给逼退,然后走到猴爷面前,背对着皇家卫队的人:“你太过分了。”

    “过分?”猴爷盯着塔娜公主:“怎么过分了?”

    “侍卫在这,我不跟你计较,等晚上再跟你计算。”

    “你怕丢人?”猴爷突然笑得充满邪气:“你居然怕丢人。”

    塔娜公主翻了个白眼,露出了一个笑容,施施然朝猴爷行了一个华贵的宫廷礼,然后轻声细语的说道:“谢谢大使先生的救命之恩。”

    当她抬起头的时候,正好迎上了猴爷那不怀好意的眼神,她心里顿时一慌,立刻就想要逃跑,可还没等她开跑,她的腰已经被握住了,接着一股压倒性的力量把她给抓了过去,然后……

    全场目瞪口呆,不管是幽灵特工、建刚还是城防队和皇家卫队,都表现出了难以形容的惊讶。

    因为……那个敌对国的大使先生,吻了骄傲的帝国之花——整个帝国最优秀的公主、坊间传闻最有可能成为第一任女王、具有神降通灵能力的塔娜公主。

    而且可以看出,这个骄傲华贵的公主,居然没有任何反抗!没!有!反!抗!

    也许在任何文明世界里都有一种相通的规矩,那就是男性亲吻女性的时候,女性没有反抗甚至还略带迎合,这就说明女性已经默认了两个人的关系。

    可……实际上哪里是塔娜公主不反抗,她是压根没有办法反抗,不都说了是压倒性的力量么,反抗根本无济于事,他那只手还有问题,被他捏住之后,根本动不了任何魔法,没有了魔力的魔法师,那就是个软柿子,根本无法跟可以随便捏死一个人的怪物相提并论,既然反抗不了……那就这样吧,感觉还不错。

    “喂,你主动伸舌头干什么。”猴爷在塔娜公主主动把舌头往外伸的时候,果断的挪开了,嫌弃的看了一眼公主殿下,然后快的用手背抹了一下嘴唇:“你吃什么了,怎么是甜的?”

    塔娜公主惊愕的看着猴爷,半晌才缓过神,然后哭笑不得转过身,满脸通红的跟着过来护驾的卫士长离开了这里。

    那些在外围的民众听说这个打扮普通的女人就是帝国之花,都跑过来围观,可他们所有人都看到了如此美丽的帝国之花被一个小混混似的人给强吻的画面,这场景给他们带来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也许在像猴爷这样无法无天的家伙不是很懂,但像他们这样长期生活在王权之下的普通民众,看到偶像级的女神被人如此蹂躏,那感觉其实不亚于心中的信仰轰然崩塌……

    如果有什么东西比风更快,那一定就是流言了。短短的几个小时时间,帝国之花塔娜公主被人亲吻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帝都甚至整个帝国,那些捕风捉影的谣言出现了各种奇怪的版本,并快的被无聊的劳苦大众当成了茶余饭后的话题。

    甚至……连狮子王都听到了关于自己女儿的绯色风闻,而他面前则站着这段绯闻的男主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