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一百三十二、啊!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

一百三十二、啊!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

 
    猴爷对自己的构造上出现问题非常诧异,对于他来说,自己虽然有能伤害到建刚的能力,但绝对不会这么轻而易举。≯≥ 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W﹤W﹤.≦8≤1ZW.COM

    这种变化有两种可能,第一是建刚的能力在消失,可刚刚她还从半山腰跳下来摔成肉泥然后再去食堂吃饭的,所以她的能力绝对没有问题。第二那就是猴爷自己身上出了系统性的问题,看上去拥有了破魔能力,但这能力可不一定是好事。甚至可以说,一切多出来的不受控制的东西都不是好东西,就像白细胞,它是人类免疫系统的关键,但不受控可就是血癌了。

    不过侯爷这人吧,并不是一个有钻研精神的人,既然手边没有能解决他疑问的条件,他立刻就能把这件事给放下,然后专心致志的开始做手头的事。

    而手头的事则是幽给他带来的地区情况分析,建刚的演技虽然浮夸,但她很完美的完成了交给她的任务,而张群带领的探险队也在这颗星球的另外一端现了一个新的国家。

    两份简报往桌上一放,猴爷在看完之后,就突然在心里形成了几个很棒但很坏很阴损的计划,他眯着眼睛靠在椅子上,轻轻捏着自己刚长出来的胡茬子,久久不说话。

    幽站在他旁边,十级的幽灵总Boss,世界级的刺客,现在就像个小秘书一样安安静静的站在那等待着下一步行动的指令。

    “现在这帮野蛮人可能有两个行动可能。一个是求和,因为我们展现出的力量远他们预估,因为未知所以可怕。另外一种是死磕到底,如果这样我们只能防守了,第一仗我们其实已经把家底露光了。”猴爷点上烟,仰头看着幽:“如果真的跟他们死磕,我们扛不住。这个世界的人口也不少啊,而且是高武位面。”

    幽点头赞同,这个事参谋组的人其实都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如果要打持久战,自己这一方根本没有优势,而猴爷虽然在战术方面是渣渣,但在战略方面他绝对是有一套的。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求和,不管是派建刚去挑起矛盾还是炮击城市,都是求和的一种手段,这虽然很难理解,但实际上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因为幽刚得到情报,帝都王城已经有一个使者队伍朝这里进了,估计在三到四天之后就能够抵达,届时语言翻译系统恐怕已经搞定,剩下的就是谈判了。

    其实说起来,现在的感觉还真有点像当年八国联军入侵大清,如果大清死磕别说八国联军了,就算是十国都不好过,但就仗着科技优势和那种未知,硬生生的把一个老牌帝国给干翻掉了。

    像这样力气大但见识少的区域,威吓绝对比来硬的更有用。但绝对不能太过分,要把民众逼起来跳反,那可不是好玩的事情,高武位面啊……

    关于炮击,其实也是有讲究的,因为蚱蜢卫星已经上线,所以炮击的精准度非常高,只攻击军用设施和城墙段,每天早晨九点开始炮击、十一点停止、下午一点半再次开始在五点半停止,晚上七点还有两个钟头。而且在炮击之前都会有一阵高音警报。所以并没有造成大量平民伤亡。

    再加上建刚出色完成任务之后的持续酵,民众几乎都把矛头指向了一直以来就飞扬跋扈习惯的军队。

    这个世界的制度有些像大高丽,实行的是先军政策,军人的政策非常优越,这其实无可厚非,即时是在大高丽,这种政策都没用什么问题。因为在这制度之上是极严苛的纪律保障和惩罚制度。但在这里却不一样,制度和纪律的不完整和监管缺失导致大量的少爷兵、痞子兵出现,这就导致矛盾一直存在,这场侵略者的炮击直接就把这种矛盾彻底激化了。

    为了让这个矛盾更加突出,猴爷甚至在炮击区域外设定了几个临时的难民安置点,这一招是美帝专用的,先破坏别人的家园然后拿一堆破烂塞给人家说这是人道主义关怀。

    这一招早就不新鲜了,但就是那么好用,在与当局有矛盾时,民众更愿意倾倒于外来的侵略者。这无关民族大义,只有关于个人利益,毕竟人类在哪里都是自私的。

    在这种情况下,狮子王城里的风向也开始改变,大批文官轮番上阵带着逃来的难民述说着他们的痛楚,从最开始的控诉士兵们的暴行导致这场无妄之灾到最后控诉武将集团目无王法、监管不力。

    被一通污蔑后,几个威望甚高的老将军气得直接当街砍了几个炮灰。这一下可算是把炸弹彻底引爆了,文官集团和武将集团的矛盾、民众和特权阶级的矛盾、勋贵和王权的矛盾,瞬间点燃。

    而就算事情到了这一步,那些勋贵都不肯认错,就算到了王庭之上都是一副老子就这样,你丫拿我怎么样的姿态。

    狮子王当然不是好惹的,他大手一挥,直接斩了十二个曾经的老兄弟,虽是含着泪水砍的,但他砍头的手却是没有半分停顿。

    这个消息随着帝国使者一起传到了猴爷的耳朵里,他甭提多高兴了,这事生了,只要再点一把火武将集团就特么得反了!这虽然跟他没啥关系,但到底是个好看热闹的,这世上还有比起义造反更有意思的热闹了吗?显然是没有了。

    所以,心情大好的他和前来的帝国使者进行了非常愉快的交流,最后在接收使者礼物的方面,猴爷并没有要那些美女,只是财宝全部留了下来。而且作为回礼,猴爷送了一车懒得回收的废钢铁、一车可口可乐和一车各种军用口粮。

    使者里的最高随行人员就是那个瘦高个的大公,他在得到这些东西之后,激动的眼泪都快出来了,特别是那一车钢铁,虽然看上去已经破烂了,但他知道这些钢铁的品质可是要比之前被偷偷带去王城的更加优秀。

    “我们是朋友了,对吧。”

    猴爷单独的给这个一脸奸人相的家伙开了一桌,坐在酒桌上,猴爷特意开了几瓶高度的白酒。

    “是的,您是我见过最开明的君主。”

    “君主?”猴爷拍着他的肩膀哈哈大笑:“哥们别闹了,我顶多就一军团长。”

    “军……军团长?”

    他显然没有想到对面这个可以和帝国平起平坐谈条件的年轻人居然不是王子、不是大公,只是区区一个军团长,要知道帝国有几百个这样的军团长啊。可不是王族只是军团长,怎么可能调动钢铁这样珍贵的物资?而且还把它送给敌国?这要放在帝国,就算是皇子都要死个七**十次的。

    “你这个人就是想太多了。”猴爷端起装酒的大碗:“喝!”

    完全不知道这个地方喝酒的规矩,但单纯的大公还是决定入乡随俗,像猴爷一样用大碗喝二锅头……

    这种坑人的事吧,在这种算是外交场合里可不是特例,祖国需要你的胃之类的喝酒论英雄的游戏可是屡见不鲜。

    但像猴爷这样作弊的却是独一份好吗,他喝的就特么是一大碗雪碧,给人家倒的是纯白酒……

    一碗下去,大公站都站不起来了,嘴里直嚷嚷着还要喝,猴爷却坐在那里用牙签戳肉丸子吃,吃了一会儿现大公完全不动弹了,他伸手朝后一招:“把他给我翻译一下。”

    信号旗里有专门解读思维的变态,他们能轻易的捕捉到一个人的记忆和思想,所以猴爷轻巧的就获取了这个号称帝国第一奸臣的大公的全部记忆,包括他十六岁还是穷小子时那个暗恋的女孩的样子都被画在了纸上。

    “嘿,还是个痴情汉子。”猴爷撇撇嘴:“这人要死,他活不了了。”

    “啊?他为啥要死啊?”建刚眨巴着眼睛:“你要杀他啊?”

    “我杀他干啥,他老板要杀他。”

    看着建刚不解的样子,猴爷极坏的一笑:“想知道啊?”

    “昂……不,我不想知道了。”

    “到底想不想。”

    “想其实是有点想的,可是你这个变态肯定会要求我干一些奇怪的事,所以老子才不上你当。”

    猴爷摸着下巴打量着建刚:“不错嘛,聪明了。”

    “嘁,老子一向很聪明。”

    从他的记忆来看,狮子王的手段不算什么高明,这种事情中国古代那些大帝们干的不知道比他高多少,只要现有臣子想搞个大新闻,前一秒还能谈笑风生后一秒估计就人头落地了。而面前这个家伙,对于那个老头来说充其量就是个炮灰,难为他还自以为自己得到了重用。

    不过从这可以看出来,这狮子王是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准备给子孙铺路了,不过这一步操之过急,虽然仗着他的威望还能镇压住,可现在自己既然到了这里,就不能让他辣么舒服了。

    “来来来,开会开会。”猴爷兴冲冲的找到第二指挥官,乐呵呵的揽住他的肩膀:“有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听哪一个咯?”

    “您是爷,随您喜欢吧。”因为跟猴爷顶嘴而被揍的鼻青脸肿的第二指挥官顶着用纱布包的头,没好气的看了猴爷一眼:“我没有意见……”

    “这才乖,来来来,有好消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