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一二零、脑子不灵活也是很要命

一二零、脑子不灵活也是很要命

 
    “我是第一百三十一号平行世界时空管理局监察员,你们违反了宇宙基本法第六、第九和第十一条,请配合审讯调查,否则等待你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在抵挡攻击的空档,他把他的出场语先说了一次,但并没有任何效果,不但没效果,还因为他的分心,后背上重重的挨了一下。Ⅴ    Ⅵ  八Ⅸ一  ⅦⅣ小ⅥⅧ说网 Ⅳ W W W亻. 8 1亻ZW.COM

    这一下并不如星灵开始给他的那一下重,但不知道为什么连星灵都突不破的防御却硬生生的被攻破了,后背上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鲜血狂涌而出。

    “这是你们……你们最后的机会了。”

    他说着,转动了手腕上的一个银色手环,能量生器笼罩在他的全身,全套武器瞬间装备,砰砰砰连开三枪,三个袭击者猝不及防之下被炸裂一地。

    但背后的伤口却更加疼痛,几乎让他昏厥……

    “不行……不行,我不能死在这……”

    他喃喃自语一声,然后用威力巨大的能量武器逼退了一波进攻,接着飞身想要逃跑,但当他腾空到一半时,迎头就撞在了能量罩上,在一阵头晕目眩之后,他重重的落地,然后迅被袭击者围了起来。

    看着面前这些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头的袭击者,他眯起眼睛,声音冷冽:“你们做好了面对我强大的联邦了吗?”

    “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孩子。”

    沙哑如老木头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袭击者慢慢散开,给来者留出了一条路,接着一个干枯如树皮似的人走了进来,他的手杖上那些恐怖的饰品撞击在一起,出难听的摩擦声。

    “你是……是谁……”

    “我只是一个死灵法师,你们这些科技文明的人,总以为自己很强大,其实真正的强大是出于自身的淬炼。虽然你这次放跑了我的星灵,但你的身体也很不错。请交给我吧。”

    “你怎么敢……啊……”

    被绿光笼罩的星际刑警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他明显感觉自己的生命力正在流失,虽然不相信存在灵魂,但他真切的感觉到自己的意志正在被摧毁。自己的灵魂正在被撕裂……

    “我是……第一百……三……三十一号平行……啊……”

    “安详的睡去吧,你们这些血肉垃圾。”

    星际刑警没有了声息,虽然还没有死亡,但虚弱和疼痛已经让他处在濒死的边缘,意识还算清晰。但身体已经开始不听使唤了。也许吧,也许清醒的状态下看着自己一点一点的死亡是最残忍的事情,但……又能怎么办呢。

    “喂,那边那根火柴棍,你在我的地盘上干什么呢。”

    突然,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击穿噼啪的雨声传到宇宙刑警的耳朵里,他已经快要沉沦的意志仿佛在一瞬间重新焕出了旺盛的生命力,像是回光返照似的喊道:“快……快跑……他是秘法……秘法世界的……啊……”

    他模模糊糊的看到了两个人影,一个是刚才从他手中逃脱的星灵另外一个则是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男人,甚至连能量反应都没有。

    “星灵?哈哈哈哈。我美丽的星灵又回来了。”

    火柴棍转过身,一脚把宇宙刑警踢到一边,拄着棍儿走向迪亚,完全无视了迪亚身边的那个人……

    “鱼龙哥哥,就是这个人!”

    猴爷怎么会在这,这其实并不是什么问题,在这个火柴棍杀掉第一个u组织的特工之后,鱼龙就已经出了,在半路上刚好碰到慌慌张张跑回来的迪亚,她说有个时空监察员找她麻烦。猴爷虽然不知道时空监察员是干什么的,但从这个名字看,应该也是别的世界来的人,既然阴差阳错的碰上了。那就去看一眼呗。

    可刚到这就看到一个火柴棍在虐新手,这事儿吧,虽然猴爷也懒得管,但那火柴棍太丑了,本着丑比必须死的原则,猴爷就觉得管一管就管一管吧。这么丑还到处跑,就应该天诛地灭。

    “喂,火柴棍。老子问你话呢。”猴爷抠着鼻孔站在原地看着离他越来越近的火柴棍:“你再往前走一步试试。”

    死灵法师是非常强大的存在,他们对于能量的敏感甚至过了任何仪器,他没有感觉到这个话多的男人身上由任何能量,所以他的眼里只剩下了面前的迪亚。

    星灵,那可是每个死灵法师梦寐以求的容器,自己即将夺取神格,但大限将至了。星灵是唯一的希望,一旦得到星灵的生命活力,他甚至可以直接成为多元宇宙里有数的强者!为了这一天,他整整研究了四百年星灵的运行体系,得到了一套可以克制星灵的方法和相应的魔法阵,只要捕捉到星灵的位置,那么这完美的个体就注定是他的补品了。

    “嘿,你还真敢。”

    死灵法师的耳边只依稀听见这么一声嘀咕,然后他坚若铁石的身体就这样被弹了出去。他落地的一瞬间,他的死灵护卫二话不说就动了最猛烈的攻击,但这些攻击……都好像泥牛入海,星灵远不是这些杂兵可以对付的。

    他挣扎着爬起来,但现自己的双腿已经消失不见……而那个看上去平凡无奇的男人手上正晃着他两条坚固的大腿,就像晃着两条蚂蚱腿。

    “凡人!你怎敢……”

    他还没说完,身子就被拎了起来并扔向了山体……

    像山崩一样的巨响传来,非天然的山洞变成了隧道,隧道深处闪烁着属于死灵法师的莹莹绿火。

    “嘿,我不知道你猖狂的自信是从哪来的。”猴爷蹲在隧道口朝里头喊着话:“你这种档次的垃圾就不要折腾了。”

    “你的灵魂会永远被折磨!”

    绿色的火焰像爆炸似的冲出隧道,接着一头骨龙从里头窜了出来,带着森森的死亡气息,可就当这条骨龙要对猴爷进行第一次俯冲的时候,猴爷却从原地消失了……

    “这呢,凑撒比。”

    骨龙下意识的抬头,但却被一脚踹断了脖子,巨大的身躯扑腾了几下落在地面就没有再动弹了,而猴爷手上则从两条腿变成了一个大脑壳。

    “我说了,你这种档次的。不够看啊。迪亚,把那个警察叔叔先带走。”

    “啊……他会告我妈的。”

    “他要死这了你才有麻烦。”猴爷重重的拍了一下迪亚的屁股:“赶紧去!”

    “哦……那你要帮我啊,不然我会被打死的。”

    猴爷懒得搭理她,只是走到隧道口。把骨龙的头骨扔进去,然后听到里头传来的闷哼,满意的笑了……

    “死吧!死吧!死吧!!!”

    一道绿色的光从里头射出,直中猴爷,接着死灵法师化作一团黑雾从里头飘了出来。一只手指着猴爷一只手指着迪亚:“你们是无法忤逆神的威能!”

    猴爷看了一眼他的样子,然后双手捂胸的瘫软了下去:“啊啊啊啊啊,好痛……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哈哈哈哈哈,你们这些无知的凡人。”

    不过迪亚看上去是真的很难受,她身体已经悬浮,不受控制的悬浮,双手胡乱的在空中抓挠着,能力根本无法释放,就像一条上了岸的鱼。

    “我会让你死得无比痛苦,凡人。”

    死灵法师飘到猴爷面前。用他闪烁着鬼火的骷髅头上的窟窿看了猴爷一眼:“让你感受折磨!”

    “喂,火柴棍。”

    猴爷突然毫无预兆的站了起来:“你是多没眼力价,我演技这么差你都看不出来?”

    他的突然起立让死灵法师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虽然他的脸上也不可能有表情,但他就是不可置信了。

    “你……怎么可能!我的死亡意志怎么可能……”

    “玩过游戏吗?”猴爷突然蹿到他身边,搂住他的肩膀:“有种东西叫……”

    猴爷的手渐渐收拢,死灵法师身上的骨架子出不堪重负的吱嘎声,他扭头看着猴爷,张了张嘴,却被猴爷的另外一只拳头打掉了满嘴牙。

    “魔法免疫。”

    猴爷拆人一贯暴力。死灵法师也无法被杀死,但无所谓啊,拆的只剩下一个脑壳之后被猴爷用绳子串起来拎在手上当手电。

    这大概是有史以来最悲情的死灵法师了吧,被人把身体拆掉了、把晶核打碎了。就连虚化的意识都被人捏在了手里,逃不掉、跑不出,只能被塞在一个没有什么用的脑壳里当手电筒。

    这已经不足以用耻辱来形容了,所以他一路上都在追问猴爷为什么,但猴爷显然不打算和这个没什么用的脑壳说话,他说一句猴爷就从他的眼眶里把烟塞进去熏他一会儿。

    至于那个已经昏厥过去的宇宙刑警。他被迪亚踢在手上晃晃悠悠的跟着猴爷一起从山上走了下来。

    路上有几辆车,毓卿靠在其中一辆的车门上目光愣的看着那具被吸光生命力的特工的遗体,表情冷冽。

    “这玩意喜欢做实验。”猴爷把死灵法师的脑袋放在毓卿的面前晃了晃:“去通报一声,说老子给那帮科学怪人带了上好的实验材料过去,让他们准备最好的能量隔绝柜。”

    毓卿低头看了一眼那个骷髅头,露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阴森笑容:“我会让这个东西知道什么叫煎熬。”

    “那我下次去看他的时候,他要不叫爸爸,你们等着瞧。”

    毓卿眼睛里精光一闪:“叫爷爷也不难事,对付精神系,最好的办法就是高压电离。”

    “够狠。”猴爷竖起大拇指,然后指了指被拎在迪亚手上的宇宙刑警:“这家伙好像是同行,一起带走。这个不需要交工,带到市里的医院去,这点要求你不会反馈的,对吧。”

    毓卿笑了笑,指着那个脑袋:“我要这个交差就行,我会亲自让他知道,我的人不是那么好杀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