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九十吧、金黄色的契约者

九十吧、金黄色的契约者

 
    “都在这里了。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小W小W网.网8小1网Z一W.COM”

    鼻青脸肿的世界霸主被人拎到了他的绝密实验室里,跪在地上的样子真的像条狗。不对,应该是比狗还惨一点,简直已经不忍直视了,鼻梁骨被打断、手指头也被打折了几根,本来就丑得不像人的模样,现在更是一塌糊涂。

    该试过的反抗途径他都试过了,真的……生生让人给整绝望了,本以为自己仗着点能力能绝对凌驾于其他人之上,可现在看来自己还真没被这家伙给当回事。

    他之前还想玩点心眼子,但后来现自己那点可怜的智商在硕大无比的拳头面前还真不是叫一回事儿,很多时候人家都不听解释,问不到要问的东西,直接上脚踹,简单粗暴……

    奈非天和张庭玮一人手里拿着一罐八宝粥,盯着被泡在玻璃罐子里赤着身子的u特工,错愕的无以复加……

    这些特工身上插满了管子,奇怪颜色的液体通过这些管子流进他们的身体,有些人的外表特征已经开始生畸变,除了还保持着人类形态之外,几乎和人类没啥共同特征了,看上去应该也是被注射了病毒之类的东西导致了异变。

    “这基本上就完了吧。”

    张庭玮喝了口粥,指着罐子里一个身上已经长出鳞片的女人,如果没猜错,她应该是隶属于幽灵的中级特工,但现在基本上已经没有了人类特征,脸部变化尤为明显和突出,整张脸都变得像非洲鬣狗,还带着花纹。

    “别基本上啊。”奈非天吸了吸鼻子:“死定了。”

    也许这个世界之主不知道他即将要面对的猴爷是个什么样的人,但奈非天和张庭玮都清楚的很。那个家伙没有对错观、没有是非观、没有善良和邪恶的界定、没有正常人应该有的恻隐和怜悯,当他看到幽灵特工被改造成这样之后,会不会同情,这八成是不会,但这个世界之主大概是死定了,没有别的可能。

    然而这个人绝对不能被猴爷逮住。一旦逮住,他很可能会从这人身上挖掘出他先知道的秘密,再通过这个秘密一步一步的找回从前,到时候倒霉的会是谁……奈非天想到就菊花一紧。

    “怎么办?要不直接处理掉?“

    问这个问题的人是奈非天。他在这方面的精通程度比起张庭玮那是差太远了,按照他的理解,只要处理掉这个家伙不被找到那就完事了。

    但很显然张庭玮否决了他的想法:“你这么干了,那才真叫麻烦。”

    “怎么说?”

    “换成别人被杀都还好说,但这个人绝对不行。一旦他死了或者消失了,鱼龙那边一定会感觉到事情不对劲。八 一中文 W一W文W一.网8 1文ZW.COM这年头啊,不管是什么事都耐不住琢磨,只要有人愿意琢磨,只要这事里有纰漏,那就一定一定会露出马脚。”

    “那还能怎么办?杀不得留不得,要不让他修书一封去云游天下?”

    “你是不是傻啊?”张庭玮唏哩呼噜的把八宝粥喝完:“换你你信啊?这破地方有什么好游的。”

    “那怎么办?”

    张庭玮摸着下巴,想了很长一段时间:“你觉得自己是不是好人。”

    “嗯……怎么说呢,原来干过不可饶恕的事,现在正在努力的保护自己、家人和整个世界并打算这么坚持一辈子。虽然从本质上是为了恕罪,但实际上我是个好人。虽然一句年少无知、冲动无畏不能够弥补我的罪孽,但事实上,那时候的我就感觉是被鬼附身。”

    “那你觉得这个人算不算好人?”张庭玮指着窝在旁边的世界之主卡西莫多:“对,就这个人。”

    “他?死不足惜。把一个好好的世界弄成一个丧尸星球,这种人死一百万次都没啥可惜的。”

    “那你怎么对他都没心理负担对吧。”

    “怎么说呢,我这人其实心挺软的。”

    “少废话。”

    张庭玮背着手走了几圈:“你最高能创造出多高等级的生物。”

    “嗯……低于我的都可以。”

    “那你能改造出多少级的生物。”

    “两个有区别吗?”

    听到奈非天这么说,张庭玮重重的点点头,指着地上的卡西莫多:“给他力量!越强越好。”

    “什么?!你疯了,力量不是随便谁都能承受的。能量会侵蚀神经,会疯。鱼龙就是那么疯的,你想再……”

    他说到这,听然住嘴。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盯着张庭玮:“疯子和疯子之间……”

    “永远不会和平相处。就像希特勒和斯大林。”

    “对!对对对!”奈非天以拳击掌,脸上的兴奋难以言喻:“让他得到他想都没想过的庞大力量!”

    这个冲动型人格的家伙,说完就要动手。但却被张庭玮一把拽住,他惊魂未定的抱着甩袖子就要上的奈非天:“你特么疯了啊!”

    “啊?”

    “他那边有能量感应系统,u组织还有蚂蚱卫星,你这一动手。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W一W八W小.81ZW.COM那就跟指路明灯一样好吗!”

    “嗷……你说的对。哈哈哈哈哈……”奈非天拍着张庭玮的肩膀汪汪大笑:“庭玮啊,你就是我的诸葛孔明啊。”

    “滚吧,你还欠我好几个月工资。”

    “那你去跟我姐提工资的事啊。”

    张庭玮点点头:“你赢了。”

    在这之后,这个世界的最高决策者短暂的失踪了大概三小时,这三小时的时间他到底去了哪里谁都不知道,但出来之后他彻底变了一个人,从一个又矮又驼背的丑汉变成了一个一米八五高高帅帅浑身散着邪魅气息的帅哥,皮肤白皙、四肢修长,皮肤透着一股子剔透,眼神中虽然仍有阴霾,但之前的阴霾叫阴霾,现在的阴霾叫忧郁好吗……

    他一头雾水的被扔出来,第一件事就是冲到镜子前对着自己的样子哭了半小时,接着他现自己身体里流淌着抑制不住的力量,庞大到让他欣喜若狂的力量。

    “哈哈哈哈哈!值!真的值!”

    他说的值,就是这顿揍值。刚才那两个人一定是上帝的使者,来考验他的!曾经他一度苦恼自己力量不够,不能够创造出更强的物种,而现在他觉得自己完全有把握了!世界本源的脉络愈的清晰。感受那无穷无尽的力量在身体里涌动,他欣喜若狂。

    “力量这种东西是需要和一个人的心性相匹配,如果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心性,就会着魔。所以你们不要太急,慢慢来。”

    猴爷在无聊的时候就喜欢给叶菲他们开百家讲坛。今天主讲的课题是关于力量的控制。虽然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怎么都显得无比的不靠谱,但却也找不出什么反驳他的道理。只是感觉上有些怪怪的,一个莫名其妙干掉两个营的家伙,居然说出这种话。

    “建刚,你他妈这副表情是什么意思?”

    “我他妈肚子饿了,不想听你哔哔。”

    说完,建刚拎起叶菲就扔了过去:“我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只大白馒头。”

    叶菲护甲的自动平衡装置在空中起了作用,但她在千钧一之际关掉了这个功能,稳稳的落在了猴爷的怀里……

    “你的演技略浮夸啊。”猴爷把她扔起来:“下次好好锻炼演技。”

    “明白!”叶菲吐了吐舌头:“指挥官。我们什么时候出?”

    猴爷眼睛一眯,笑得坏坏的:“别急,让我在这埋个种子。”

    这话乍一听感觉就像是他要在这留个孩子似的,习惯性想歪的叶菲本能的以为他要去上个姑娘然后生个孩子啥的。

    不过她也知道这种事绝对不可能,像猴爷这种切断了七情六欲的家伙根本就不会为了****专门去哪个姑娘。而且自己这种人面桃花的大美人任他随时摘取他都视而不见,这里那些半年不洗澡的母猩猩他能看得上?

    想到母猩猩的时候,叶菲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建刚……

    埋下一颗种子是非常简单的,他只需要让张群开启那个智障一样的阴郁小孩的精神辐射就可以了,这对张群来说根本不是事,作为一个被精神系席研究员盲僧……光波形容为无上天才的家伙。开启一个人的大脑空白区域不要太简单。

    至于这颗种子芽之后会变成什么,那恐怕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至少从现在看来,这个小朋友一旦长大必然会成为这个世界最大的毒瘤。

    这一点都不用去分析后天影响了。一个人大部分的走向其实就隐藏在他的基因之中,这个跨种族出生的孩子,必定不会成为一个泛泛之辈。

    其实现在看来,奈非天和猴爷都不约而同的干了同一件事,虽然出点各不相同,但实际上本质没有什么区别。说到底。在他们的潜意识里,这个世界根本就不重要,是被毁灭也好、是欣欣向荣也罢。总之,跟他们的关系并不大,即使是这个世界完全毁灭,又能有什么影响呢?

    如果放在那些道德评论家的嘴里,他们这种行为简直是不可饶恕、不可理解的天煞孤星,他们两个就该被人道毁灭。

    但是呢,其实很多人这样认为的原因是建立在自身所接受的道德体系之上,而实际上……到他们这种层次,已经根本不存在道德问题了——我所为即是正义。

    奈非天,他深爱的是那个他熟悉的世界,那个有姐姐团团的世界。而不是这个人吃人、狗吃人的世界。他没有理由也没有责任去保护这个世界,这无可厚非。

    而猴爷,他对任何一个世界都没有深爱,在他看来,他需要在意和负责的只有那些认同他、听从他、拥护他的人,其他人与他毫无关联。也许这也就是奈非天害怕他的原因,因为一旦猴爷知道了过去的种种,团团是保不住的,这一点是奈非天不可接受的,这也是他最大的掣肘,而猴爷的人也会一个不剩。

    那么一旦生了这种事情,那么谁也不知道会生什么事情了。所以这两个人之间必须有个人要因为另外一个人而抛开那些所谓的道德。

    成年人的世界啊……没有对错。

    当那个金色眸子的小屁孩被带来到猴爷面前之后,他就把屋子里除了张群之外的所有人驱赶了出去。

    在张群施法的过程中……姑且称之为施法吧,反正也没有什么更好更简练的形容词了。在施法的过程中,周围的精神力已经粘稠到用手都能触碰的地步,那孩子也悬浮了起来,不住扭动,神情痛苦。

    猴爷全程背着手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这颗亲手埋下的种子,也许用不了多久,这个世界会因为这颗种子而变得大不同,也许是毁灭、也许是新生。

    但如果这时有人问猴爷他所希望的结果是哪一个,他一定会回答是毁灭。但他的内心莫名渴望着新生,这种矛盾让他自己的表情都复杂的不行,简直已经复杂到扭曲的地步了。

    “我给你一个衷心的祝福吧。”

    在施法快结束的时候,他走上前一根手指按在那孩子的额头上,心中默念……他不想念出来,因为太中二了啦,再加上张群在这里,会显得自己很蠢很尴尬。

    在他抚顶祝福之后,他还从脖子上摘下了一个他在非洲捡到的狮子牙磨出来的项链挂在那个小朋友的脖子上。

    “希望。”

    张群冷不丁的蹦出了一句,没头没脑……

    “什么?”

    “你在他身上种下了一枚希望。”张群像神棍似的站在那,双眼自光,照得房间里莹莹亮:“一种你不曾具有但渴望具有的情绪,希望。”

    猴爷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希望是什么?希望是对未来一种美好的期待,但猴爷是猴爷,他没有资格拥有这种情绪,他没有任何期待,未来在他眼里根本就不存在。所以他急迫的想要有属于他的期待,于是这个孩子完全是出于私心才被他改造。

    至于这么干到底合适不合适,他觉得合适就合适,没有任何理由,甚至不需要理由。因为猴爷的代名词就是绝望,他对希望的好奇和渴望就行十四五岁的小男孩对女厕所的好奇并没有区别。

    只是他不敢奢望。

    “收拾一下,叫上先知的人,我们出!”

    ==========

    今天到隔壁市开会,有些累了。就更一章吧。

    有人说问有没有群,当然有啊!

    企鹅群是:四六七零八八六八八

    进去之后再详细的问呗~

    还有……有人说剑仙屏蔽了看不了,悄悄的说,去创世中文网一搜我的名字,剑仙全本在等着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