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三十五、万万没想到,啦啦啦啦啦、

三十五、万万没想到,啦啦啦啦啦、

 
    男女平等这个概念,提出来有多少年了?不说外国,就光说****大概都有六十年了吧?

    可实际上吧,这事真的没有实现,从广泛性来看,社会仍然是由男人主导。φ 八一小说ο网  wνwλwα.α8λ1zw.com当然,除了女频小说和女性影视作品里,毕竟如果马尔泰若曦真的存在,她最好的结果大概也是会被其他妃子端上一碗麝香红花汤,然后告诉她“喝了吧,喝了就不疼了”。

    所以叶菲这个很会审时度势的女人,她从来不会把男女平等放在嘴上,心甘情愿的把自己摆在弱者的阵营里。

    真的,也许再也找不到比猴爷更直男癌的家伙了,他的各种毛病加起来简直就是女性公敌。可没办法,他又帅又厉害,即使当附庸也能当的安安稳稳。也许世界上任何一个霸道总裁都不如他这个霸道的怪胎霸道。

    当然,这种霸道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学的,霸道总裁很有魅力,但霸道的**丝说白了还不如普通**丝。

    叶菲也现了自己的改变,先就是心态上的巨变,原来她总是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管是总裁还是**丝,她都很小心的应付着。可自从认识了吕梵磊那个怪物,她觉得自己很难再去小心翼翼了,甚至已经没几个人能让她看得起。

    一晚上坐在高档的酒吧里,虽然目的就是勾搭人,但她却现没有一个人是能让她看得上眼的。搭讪的人络绎不绝,但在她眼里这些曾经让她怀揣着警惕和害怕的男人们,现在渐渐的已经一文不值。

    “建刚,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喜欢上那个家伙了?”

    建刚趴在桌上,睡得跟头猪一样,长岛冰茶她喝了十二杯,这种喝起来像饮料一样的烈酒,让她变成了醉猫,哪里还听得见叶菲在说些什么。

    “算了,反正你也听不见。”叶菲一只手撑在桌子上把玩着建刚的头:“傻丫头。”

    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四十五分了,但这个充满**的地方却仍然灯火通明,年轻的男男女女就像不知疲倦一样在嘈杂的环境里玩着各种流淌着**的暧昧。

    叶菲对这些东西毫无半点兴趣,即使坐在这等人上钩的时候,脑子里也充斥着前几天晚上的那场杀戮。对她而言,那也许才是真正的刺激,甚至看着杯子里鲜红的酒水都能让她怀念起那铺天盖地的血腥味。

    “我注意你很久了。八一?中α文网οο wΑwοwλ.?8φ1Αzψw?.λcψoλm”

    一个男人带着温暖的笑容拉开叶菲身边的凳子自顾自的坐了下来,然后把一杯酒递到叶菲的面前:“你坐在这里一晚上,拒绝了无数人的邀请。像是在等人。”

    叶菲轻佻眉头,端起那杯酒抿了一小口,举手投足的烟视媚行让这个不之客不自禁的恍惚了片刻。

    “是啊,是在等人。”叶菲撩起头,露出被彩灯照得半透明的耳朵和完美无瑕的侧脸,显得美丽而慵懒:“可我不知道能不能等的到。”

    “介意告诉我吗?”

    那男人的笑容就像温暖的阳光似的,但叶菲看在眼里却无比怀念那个坏家伙的笑容。怎么说呢,那个家伙的笑容里带着满满的故事,而这个男人的笑容里只有空洞的伪装。

    “你是谁?”

    “我是……”

    他刚要说话,他身边站着的一个人就凑了过来小声嘟囔了一句:“邓公子,小心一些。”

    “没事。”他摆摆手,笑着对叶菲说道:“我叫邓锦。”

    叶菲茫然的点点头,眨着眼睛看着他:“你很有名吗?”

    邓锦就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似的,他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面前这个女人居然不知道自己是谁?他虽然不是明星,但作为这个国家最有钱男人的儿子,他的曝光率早就过了一般的明星,再加上他也经常在电视上露面,绝对算得上一个不大不小的名人了,就算不关注,脸熟总是有的,哪怕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脸也不熟,名字总是该听过的吧。

    “你真的没听说过我?”

    他问出这个问题,其实自己也很诧异。因为他虽然从小背负着富二代的名头,但着实不是个傻瓜,见多识广的他哪里看不出一个女孩的心思。可当面对叶菲的时候,他却有些迷糊,因为这个女人让他有些看不透。

    他搭讪过的女孩就连他自己都记不得到底有多少了,但凡听到自己的名字之后,很少有人能保持淡定的,一部分是满脸憧憬、一部分是满目惊讶还有一部分恨不得直接上去把他生吞活剥。

    但面前这个姑娘在听到他名字的时候,却显得十分不上心,眼神飘忽,像是有什么心事似的,根本没把他这个年少多金帅气的男主角放在眼里。ν ?八αο νλα一νλΑλ中文wαwνwι.DiyTheme.com

    这个样子,应该就是只有两个可能。要不是新套路,要不就是她真的不知道自己。

    虽然是新套路的可能性更大,但邓公子却宁可相信叶菲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这种想法让他觉得很搞笑,但人有时候就是这么没有道理。

    “好吧,那我自我介绍一下。鄙人邓锦,今天来和几个朋友在这聚会。没别的意思,只是看你在这坐了一晚上,很好奇。”

    “你好,叶菲。”叶菲继续环顾四周,不知道为啥她现在很着急想看见那个坏家伙,至于面前的是千金公子还是财团总裁,她只想快点看到那个吊儿郎当没个正经还总占人便宜的大混蛋。

    “你好像有心事?”

    面对身边男人的嘘寒问暖,叶菲反而皱起了眉头,表情相当不愉快:“你过来就是想问我在想什么吗?”

    “骚瑞骚瑞,我的错。”邓锦愣了一下,声音却充满了喜悦:“我只是觉得你很特别,想和你交个朋友,没别的意思。”

    这时,建刚迷迷糊糊的站了起来,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叶菲连忙上去照顾她,但邓锦却伸手揽住了叶菲:“我帮你吧。”

    说完,他抬起手扬了扬,这场子的老板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弯腰在他面前赔笑道:“邓公子,有什么吩咐?”

    “我朋友喝多了,麻烦你找人帮她处理一下吧。”

    他说话很客气很温婉,但夜场老板却像接到了圣旨一般,连忙招呼了几个打扮妖艳的女人搀扶起了建刚。

    “不用担心,我还不屑干什么下流的事。”邓锦注意到叶菲关切的眼神:“这是我朋友的场子,比别的地方干净。”

    被邓公子称为朋友,夜店老板立刻笑颜如花的点头:“好说好说,你们聊着,我那边还有点事。我先把她带到……”

    他的话还没说完,搀扶建刚的两个人却被粗暴的推开了,而建刚也软趴趴的倒向地面,不过下一刻一双手却稳稳的拖住了她。

    叶菲转过头,终于看到了那张等了一晚上的脸,原本连说话都兴致缺缺的样子立刻变了,笑容瞬间爬上了眉梢。

    “你特么是不是傻?”猴子抱着建刚走过来:“我之前说什么来着?不允许离开互相的视线。”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嘛。”叶菲双手合十朝猴爷告罪:“我只是累了啦,乖乖不要生气。”

    猴子抱着叶菲一屁股坐在邓锦对面,二话不说抄起叶菲剩下的半杯酒一口灌了个精光,然后指着邓锦:“这孙子谁?”

    这句话一出口,现场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邓锦的表情很不自然,身边夜场的老板则已经开始横眉冷对了。

    “再给我瞪一眼试试。”猴爷指着夜场老板:“我特么就让你再给我瞪一眼!”

    能在市中心开这种地方的人,哪一个不是一方豪强,啥时候受过着瘪气,他冷笑一声就要招手,但邓锦却朝他摆摆手:“曹哥,你先去休息一会吧,别动气。”

    “那……邓公子,我就先走了,您小心。”夜场老板离开之前恶狠狠的瞪了猴子一眼。

    “呵呵。”

    猴爷站起身跟了上去,手上拎着一瓶还没开的科罗娜。

    “这位朋友,给我个面子,算了。”邓锦连忙拦下了猴爷:“大家出来玩,就是求个开心,没必要。”

    猴子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他见人家好说好话,自然也就懒得计较了,回头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歪着脑袋看着邓锦:“你看上去挺眼熟啊,不是那个……那个……”

    邓锦一听,连忙笑着点头。

    “思聪!”

    话一出口,邓锦的表情僵在了脸上,半晌没能缓过来。最后还是叶菲的嗤笑声把他拉回了现实,他笑着摇头道:“我叫邓锦,是看叶菲一晚上都在等人,所以过来看看情况。”

    “你特别有钱是吧?”猴子挠着下巴,打量着邓锦:“看上去挺眼熟啊,明星?”

    “不算不算,不算有钱。”邓锦连忙摆手:“勉勉强强而已。”

    “那你认识不认识黑社会的人?”

    这个问题就尴尬了,邓锦被噎了个够呛。在他看来,那些狗屁黑社会撑死就是他的小马仔,而看来对面这个家伙也就这样了。不过也是,从他的穿着打扮来看,他的水准撑死也就是个高级点的小混混。

    既然是个小混混,这就让邓锦有些看不懂了。从刚才的情况来看,叶菲明显就是在等他,那样一个冰霜冷美人在这个家伙面前居然如此小鸟依人,连挨骂都笑嘻嘻的。这是个怎么情况?要知道叶菲的穿着打扮可不像那种下三滥的女人,那气质那笑容,绝对是从小到大受过良好教育才能培养起来的。

    怎么就看上这么个家伙了?

    “不认识?”猴子撇撇嘴:“不认识你还在这干啥,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呗。”

    “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

    终于,邓锦身后的保镖看不下去了,挺身而出训斥起猴爷来。而猴爷却冷笑道:“你还真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

    “阿城!”

    “对不起,邓公子。”

    邓锦训退保镖,陪着笑脸对猴子说道:“还不知道兄弟叫什么呢。”

    猴子抠了抠耳朵,根本没打算搭理他,只是转过头对叶菲说:“一晚上就在这坐着啊?”

    叶菲委委屈屈的点点头:“嗯……”

    “算了算了,明天再说。回去休息吧,小撒比都成这样了。”猴子扛起建刚站起身:“饿了没?刚才看到外头有烤红薯,请你吃。”

    “我要吃白心的。”叶菲也站起身,笑着朝邓锦礼貌的笑了笑,转头跟上了猴爷的脚步:“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呢。”

    邓锦被晾在这,眼皮直跳,牙齿被他咬的吱嘎吱嘎作响。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自己好歹也是客客气气的,居然被人当成个屁,这让一贯都被捧着的邓锦真的是难以忍受。

    “阿城,送送我们的新朋友。”

    当保镖的,眼力价肯定是要的,同一句话的不同意思,他当然是听的出来的。在邓锦说完之后,他点了点头,跟着猴子他们就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