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特殊事件专案组 > 二十、其实我是个很有爱心的人。

二十、其实我是个很有爱心的人。

 
    冰锥像是流星雨似的飞去,视觉效果着实爆炸,看着就像是猴子曾经看漫画时脑补的万剑归宗一样犀利。λ Αφ八ιι一?ψν中α文网λ?ν wΑw=wι.αDiyTheme.com

    可如果只是这样的火力覆盖,对于猴子来说实在是有些弱。度的确快,任何一根拇指粗的锥形冰锥都能轻易的击穿二十厘米厚的水泥墙。破坏力也强的一逼,那辆依维柯几乎在瞬间就被拆成了零件。

    但它们的目标——猴子,却安然无恙的在雨中穿行。一边躲还有心思一边嘲讽,而他的动作让矮矬子实在有些搞不懂,因为他现,无论怎样密集的攻击,对面的人都能轻易的躲避,哪怕是范围攻击都能安然无恙,实在躲不掉的居然还能用匕敲掉或者敲偏即将命中的冰锥。

    “小朋友,作为一个队长,你不合格啊。队长虽然不一定是能力最强的,但一定需要是最有大局观的。你别说战略了,就连战术都没有。全靠你队员的经验办事?你知道教条主义是什么吗?”猴子从容不迫的接下一个冰锥塞进嘴里嚼得咔嚓咔嚓响:“嘿,穿的是挺好,气势也挺酷。可到底咱是在战场不是,战场上生死一瞬间,没有你耍酷的时间,真的。叔叔今天给你上一课,不过恐怕你以后也没机会用了,下辈子如果还有机会,叔叔让你拜我为师。”

    矮矬子像一头怒的狮子,冰锥越来越多,其中还参杂着石块、废铁和汽车的碎片,度、攻击密度全面提升。

    “啊,对了对了。”猴子仍然从容不迫的闪避,围着矮矬子打转:“你的心理素质也不是很好啊。这个时候你不应该攻击我的,应该和我谈笑风生。你啊,到底图样图森破。呐,不如我们来聊聊天啊,你叫什么名字呐?今年几岁了?下辈子想干什么啊?科学家还是医生?”

    矮矬子死死咬着牙关,连续的输出已经让他魔法值见底了,再加上猴子不断的语言刺激,让他头疼欲裂、眼冒金星,他不知道自己能撑到什么时候,但这时候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心里、脑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干死他!干死他!干死他!!!”。ν 八一=νΑ中?文 ?α wλwψwλ.ι8α1αzνw.com

    可越是这样,他的打法越凌乱,猴子愣是跟他保持十米,左右腾挪。原本还需要突然加什么的,但后来在他近乎疯狂之后,猴子已经背着手像个老干部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

    矮矬子不搭理,继续猛攻。浑然没现自己的鼻血已经肆意流淌,脸上也已经出现了不正常的红晕,四肢也开始颤抖了起来。凝聚冰块的度也大幅减慢。

    这时猴子索性都不动了,坐在一块石头上,点上根烟,翘着二郎腿,手上捡了一根大木棍,一边抽烟一边像打棒球似的打飞各种喷射过来的东西。

    如果说开始的时候是一场混杂着石块、金属的冰风暴,现在撑死就是垃圾桶炸了往外喷垃圾,一点威势都没有。

    最后,矮矬子颓然倒地,猴子也扔下了烟头,慢慢的走上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弯腰从他衣服的内兜里摸出了一张名卡。

    “陈家沛是吗?中央特别勤务办公室四级办事员。”猴子读完,站起身朝他敬了个礼:“对烈士我总是很尊敬的。”

    说完,他从陈家沛的衣服里摸出了一把从没开过火的手枪:“给你个痛快。”

    枪响,灯灭。一切归于沉寂,谁也不知道就在刚才这个不知名的小镇上生了怎样的事情,一个高级特勤组被全数歼灭,没有留下任何一个活口。

    而干了这一切的人,现在已经躺在干燥的货运车厢里透过车皮的缝隙看着天空,咬着一根稻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了。

    旁边的叶菲正在手舞足蹈的和建刚妹妹描绘着刚才自己以一人之力干掉那个庞然大物的兴奋,建刚妹妹则在比划着自己怎样和人生死搏斗时的场景,就好像刚才不是杀了人,而是刚在使命召唤里通了一关,正在交流通关经验。ι八一小说网  wΑwνwψ.λ8ο1?z=wν.com

    在他们离开的第七个小时,小站的战斗痕迹终于被现了,紧接着封锁现场、警方介入,最后因为太多无法解释所以才决定通知上级部门。

    当那个挂着特勤办公室的人到场之后,他们才现自己的一个小队就这样彻底消失了。此刻距离猴子他们跳上火车,已经过去了二十二个钟头。

    “家沛的小队全灭了。”

    一个三十岁左右,天庭饱满的男人对旁边的长官懊恼的说道,他的脸色乌黑。但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愤怒,不管是勘察现场还是汇报情况都有条不紊。

    “我很痛心。”他的长官是一个长满白头的老爷爷,可虽然已到迟暮,但眼神却像鹰隼一般锐利,他低下头掀开白布,看到额头上一个血窟窿的陈家沛,重重的合上白布:“庭玮,这个案子你全权接手。不能让我们的同伴死得不明不白,起码我们要知道是谁干的。区区一个四级修复者不可能灭掉我们一整个精锐小队。”

    “明白。”张庭玮敬了个标准的军礼然后继续汇报道:“根据现有情报,现在几乎没有任何组织能不损失一人的情况下全歼我方小队。这件事如果是********入侵的话,我想申请九级权限。”

    “给你十一级。”

    “是!”

    而在斐济的小岛上,也同样有两个老头坐在那,干巴巴抽着烟,一言不。大屏幕上定格在猴子手枪开火的那一瞬间。

    几个小时过去了,谁也没有说一句话。他们看完了小红过来的图像之后,其实已经头皮麻了,真的头皮麻。那种深邃的恐惧已经开始蔓延,即使是掘猴子并给他足够信心的人都已经陷入恐惧之中。

    他们不断的拷问自己,是不是犯了个错误,从潘多拉中释放出了一个尖牙利齿的恶魔、一头不受控制的野兽、一个具有自己独特价值观的怪物。无法控制代表不听指挥,而不听指挥……

    “我觉得小红已经是他的人了。”老严闭目沉思之后沉声说道:“这段录像看上去合情合理,但似乎很多细节都没有体现出来,是被剪裁过的。”

    “你也看出来了?”

    “是的,你打算怎么控制他?”

    “控制他?你想死一次吗?老头。我们唯一能做的是和他达成协议,而其他的事,既然是我们放出来的魔鬼,只有我们自己来给他擦屁股了。我去准备一下,明天飞回去,再追下去,老家会吃了我们的。别忘了那家伙可是我们准备用来对付高武世界的怪物,老家的人不够他消耗的。”

    在他们筹划着给猴爷擦屁股的时候,猴子哥哥已经带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坐在湖北某市的高档饭店里了。

    身上的衣服是偷来的、花的钱是偷来的、就连他们入住旅店的身份证都是从网吧里偷来的。

    人靠衣装这话还真是没错,洗了个澡换了一套偷来的小西装,猴子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了,看上去居然还有那么点小帅。建刚妹妹和叶菲也都换上了新的衣服,换了个型稍微化了妆,除非用dna和指纹,否则肉眼难辨。

    “人家化妆之后能认出来的,那才叫化妆。化妆之后认不出来的,那你妈叫易容。”

    猴子在沙上盘着腿用筷子卖力的插着一只螃蟹,斜着眼睛看屏幕上的新闻,新闻上没有任何一点关于小镇上生的事情,只是强调了一下关于猴子他们三个人的通缉令,悬赏金额已经达到了四十万,只不过建刚妹妹独占二十万……

    “这个嘛,是女人的天赋技能,化妆是一个人,卸妆是另外一个人,不懂了吧?”在高级餐厅吃饭,叶菲不是第一次,但她倒是第一次以逃犯的身份在这种地方吃饭,又刺激又兴奋:“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猴子没说话,建刚妹妹则一直关注着电视上的通缉令,在看到自己值二十万的时候,兴冲冲的转过头炫耀道:“看到没有?我值二十万呐!一个换你们两个。”

    “那要不要我把你捆起来卖了?然后我带着你家叶子生孩子去。”

    “你敢!”建刚妹妹撇撇嘴:“那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不理会建刚这种无脑的家伙,猴子放下手里的吃食,轻敲桌面:“我们现在不光是被公安通缉,还有怪物们也在追我们。大概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又得被现了。”

    “那怎么办?”叶菲皱着眉头:“我们不是死定了?”

    “今天晚上就走,火车是不行了。换别的方式。”

    “可是除了飞机、火车、汽车,我们还能怎么去?跑过去啊?”建刚妹妹不屑扬起拳头:“管他呢,来一个杀一个,来一群干掉一群。”

    猴子调整了个姿势,翘起了二郎腿,无视餐厅的禁烟禁令,悠然自得的抽了口烟,微微抬起眼皮看了看建刚妹妹:“你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吗?”

    “你?你还能有什么梦想,混吃等死当条蛆、三妻四妾当种猪。你这种咸鱼还谈梦想,真是笑得爸爸奶都疼。”

    反倒是叶菲饶有兴趣的看着猴子:“那你的梦想是什么?”

    “世界和平。”猴子把烟从嘴上拿下来,透过雾蒙蒙的烟气看着叶菲:“你没看错,我就是这么崇高的人。”

    “呵呵……”叶菲干巴巴的笑了两声:“我们还是来聊聊怎么跑路吧。”